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10章流落他乡

第110章流落他乡

        绿树如茵,春暖花开。

        王天一在浑身疼痛中苏醒,感觉好像浑身的骨头都断了,他发现自己躺在山脚下的草丛里,远处是炊烟袅袅的人类城镇。

        空气中的五行元素稀薄了很多,肯定己脱离了五行秘境。

        这是一处他从来没到过的地方,还有几个人类拿着棍棒刀剑一路走过来,似乎发现了什么。

        王天一伤势极重,根本无法自行移动,只能勉力的取出《无影纱》罩在身上,隐去了庞大的身形。

        一会儿工夫,几个人类走了过来。

        在山坡上,忚们相隔几十步距离左右察看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疑惑的说道;

        “朱老伯,你说看见天边一声霹雳,好像有什么东西坠下来似的落在这一片的山坡上,别不是老眼晕花了吧?”

        “怎么会……我的眼神好的很。”

        “那怎么会啥也没有?”

        “你这个后生急什么,再往前面去看一看就是,反正我肯定是不会看错的。”

        “那……就到前面山林里看看吧。”

        几个人边说边走,很快离开了这一片山坡走进山里,越走越远看不见了。

        根据气息能够看出这几个都是普通的人类,即便是重伤,王天一吹口气都能分分钟灭杀一大片。

        他没有那么凶残嗜杀,更不愿意节外生枝。

        这里可是人类社会聚集地,不知道离城市有多远,但只要动了这几个人就捅马蜂窝一样,麻烦会源源不断的到来。

        环顾体内

        王天一才发现自己在时空乱流中遭受的重伤,比想象中严重的多,全身骨骼断裂了不下几十处,更糟糕的是经脉破损,全身就像漏气的皮球,这让他现在很难施展妖力。

        防御法器损失严重,《离元合乾土盾》,重盾魔器和金元盾全都在时空乱流中碎裂丢弃,也用掉了缴获自雪地魔狼的保命血骨底牌,甚至“震天尺”也遭到了重创,距离废弃不远了。

        幸好王天一手段众多,方才从必死之境中逃脱一条命来。

        他很能想得开,除了一只庚精血爪用的合手之外,这些法器大半很不适用,损失了就损失好了,要有机会量身定制合用的法器才好。

        王天一现在手中的高档材料巨多,有七阶巨龙和墨蛟利爪,皮甲鳞片,主筋和利齿等等,都是极其珍稀的高阶材料,唯一欠缺的就是量身打造的机会。

        这事儿暂时不急,当务之急是急需恢复全身妖力,修复经脉和锻炼骨骼伤势,才能谈到下一步的行止。

        举目四望

        此处是人类村镇郊外,算不得荒野之地,远远的可以看见成片农作物播撒在地上,露出绿油油的禾苗。

        临近下午时分

        远处还有三三两两耕作的农人,王天一现在所处的是小山脚下,这是一片未开垦的荒地,野草长得非常茂盛足有齐人高,暂时能够躲避一二。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

        一行拿着刀棍的数人从山林里走出来,看样子毫无所得,互相埋怨着白跑一趟离去了。

        他们不知道自己有幸逃脱了一场大劫,即便是重伤的妖兽,也绝非普通的人类能够染指的可怕存在。

        王天一吞服了几颗疗伤丹药,感受着体内伤势正在缓缓好转,开始考虑下一步的问题。

        妖兽的恢复力超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勉强行动。

        必须尽快的找一处安全的隐蔽场所,彻底养好身上的伤势,以免被打扰。

        人来人往的人类城镇对妖兽来说非常危险,敌意满满,而且根本无法交流,必须要尽快的远离。

        除了万兽门的修士,很少会有修士精通兽语,一头重伤的妖兽,在人类修士眼中看来就是最好的材料来源,发一笔小财,仅此而已。

        几个小时很快过去,天色黑了下来。

        王天一翻找出一些疗伤的灵植,无非是千年的人参,数百年份的通络草,温润如玉的千年雪蛤等等,都是以前战斗中缴获的一些珍贵草药,漫不经心的放在嘴里咀嚼,帮助恢复伤势。

        这种等级的灵植魔雾森林中要多少有多少,只要细心采摘总会有的,王天一见到都不会挖取,而是直接漠视了。

        他既没有大量的玉匣木柜,也没有过多余的禁制符箓,可以保证这些灵植的草木精华不流失,既不会炼制丹药,也没有那么多疗伤滋补的需求,当然不愿意带这些累赘在身上。

        一般的伤势恢复,只要吞服几颗疗伤丹药就好了,谁能够想到伤势如此之重,差一点没有命回来。

        时空传送就像速度无限快的高速机车,稍微一点震动就偏离了原有轨迹,跌入时空乱流中。

        若没有兽神牌最后爆发勉强撕开了一块缝隙,今天就是自己的祭日啊!

        想到这里,王天一依然后怕不已,实在太危险了。

        这时,从人类城镇传来的动静,引起了他的注意。

        几个半大的孩子,手里拎着简陋的灯笼走出来,正在向着这片荒山走过来。

        看样子,是想抓点兔子飞鸟什么的。

        不多一会儿。

        几个半大熊孩子已经快走到了跟前,在手里拿着小棍儿,东面敲敲西面打打,想把躲在茂密草丛里的小动物或者野鸡惊吓出来。

        在这黑夜里野鸡野兔视线不良,灯光乍一照到动都不会动,木棍子敲到野鸡头上就能打死掉。

        眼看着距离只有二三十米,王天一纵然身披着《无影纱》也难保不被发现,他轻轻地吹了口气。

        瞬间,荒山坡上草木摇曳,一股怪风盘旋而至。

        夜晚草木森森,几个半大熊孩子猝不及防间吓了一大跳,互相间惊疑不定的看了下说道;

        “石柱哥,这……这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啊,估摸着就是山风吧,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附近应该有一窝野鸡,要能逮到两只就能打牙祭了,我们再找找吧。”

        “可……我怎么觉得有东西,在我衣领口后面吹寒风啊!”

        “不会吧,是不是错觉。”

        “啊……真的有怪东西……”

        其中一个熊孩子一声尖叫转身就跑,其他也吓的抱头鼠窜,跌跌撞撞很快就跑远了。

        王天一收回养灵坛,这是当初缴获黑魔宗修士吴师弟的八阶灵器,功能只有一项,就是豢养灵鬼。

        这玩意儿丢在储物戒的偏僻处很长时间了,王天一并没有兴趣研究,也没有闲工夫打理,里面的几只灵鬼差点饿疯了。

        如今只是拿出来,阴测测的鬼息就能吓破小屁孩的胆,若是将低阶灵鬼放出来,这几个小屁孩都会成为可口血食。

        王天一显然没有这样的打算,不顾灵鬼拼命的尖叫,掐决将其重新又封印起来丢进储物戒里不问了。

        刚才被小屁孩一打扰,重新找一个藏身之地就迫在眉睫了。

        他勉强的站起身来活动了下,断裂的骨骼还没有痊愈,恢复尚需时日。

        只凭借强悍的妖躯堪堪能缓慢行走,他辨别一下方向,向着远离人类村镇的方向走去。

        数个钟头之后

        一轮明月照在头顶上,山岭四周的草木寂静无声,这里只是两处人类乡镇中间的荒山野岭,大大小小十几个山头而已。

        王天一如今的伤重之身,实在不能够寻找更加安全的地方了,只能勉强开辟了一个能够容纳自己的洞穴,只好隐匿阵符和探妖灯,然后一头钻了进去。

        山洞里很狭小,只能够勉强容纳王天一的庞大妖躯,他做完了这一切身心疲惫,躺在洞中昏昏沉沉的便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