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00章祸从口出

第100章祸从口出

        经过妖树时,王天一看到吊在大树上的雪地巨熊妖只剩下干枯的皮毛,被无数的藤蔓紧紧的缠绕在其中,用不了多少时候便会吸收殆尽,情形十分恐怖。

        雪地巨熊妖人立起来高达11米之巨,体重超过5吨,原本是一头庞然巨兽。

        可是在树妖面前没有丁点反抗能力,生生被吞噬了。

        树妖潜伏时表现的人畜无害,难察觉出异样。

        一旦暴起发难,移动缓慢的雪地巨熊妖成为了最后的受害者,此刻树妖毫不掩饰的大块朵颐,庞大的树身都散发着一层蒙蒙血光。

        这树妖气息足有4阶巅峰,是让人战栗的存在,王天一远远的绕了过去,忽然停下脚步问道;

        “”拜托这位树道友,问你个事儿,你知道前方何处能够有白虎一族所需的血精果实?”

        静等片刻,没有丁点的回音。

        王天一轻轻一叹说道;“树道友,我知道你一向在这里猎食,原本不想打扰你的安宁,可你这种态度就让人不爽了,说不得我只能在前后各两里的山壁上刻下;此处有妖树,往来需绕行的字样,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这番语带威胁的话说完,变化顿生……

        妖树本体阵上幻化出一副老叟容颜,横眉立目的斥责道;

        “哼,区区蝼蚁胆敢胁迫本妖将,当真狂妄不知死活。”

        “请勿冤枉好人,我只是问下路罢了。”

        “来来来……走到近前来,我细细的与你分说,想知道什么再无半点保留。”

        “树道友尽管说,我听得见。”

        “岂不闻法不传六耳,你这只不晓得好歹的猞猁,趁着本妖将心情好赶紧滚蛋,否则就不用走了。”

        “问个路有这么难吗?”

        “滚……”

        对于妖树充满蔑视的回答,王天一并不感到奇怪,这是一个只承认实力的残酷世界。

        幸好我还有点实力,既然丫冥顽不灵那就上大餐。

        他默默的拿出剧毒囊袋,打开封口以后向后连忙退开了几十步远,恐怖的腐毒气息让附近的温度都降低了好多。

        这时,能够听到参天巨树一阵“哗啦啦”的响动,显然受到的震惊非小。

        “这位猞猁道友且慢,我在杀戮战场中已经生活了无数年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说,一切都好谈,请你尽快把这个让人胆寒的毒物收起来,万一泄露了,我就得拔出树根转移到其他地方去。”

        “其实……这原来是准备浇在你身上的。”

        “不……别这样。”

        妖树巨大的树冠发出“哗啦啦”的响声,显示内心极不平静。

        他还没有修炼到百毒不侵的地步,更何况这玩意儿可不单纯是剧毒,而且还渗入了其他让人胆寒的东西,可以毒蚀神魂。

        “小友,一切问题都好说,赶紧把这剧毒玩意儿拿开吧。”

        “这个不急,咱们先谈谈。”

        “你……”

        妖树当真气的不轻,可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呢,只能强忍着怒气说道;“我知道小友关心什么,距离远的我可真不知道,但是向西30里一处沟壑中,当真有一颗虎族传承的血精果树……”

        话说到这里,看着王天一神情为之吸引,从地下忽然爆射出无数的狰狞树刺,触手一样穿透猞猁庞大的身躯,宛若无数口器一样吮吸开。

        “哈哈哈哈……当真是愚不可及,送上门来的美食……”

        树妖裂开嘴大笑起来,很快便戛然而止,狰狞树刺穿透的不过是一道残影,在雾团涌动中消散了。

        还没有等树妖反应过来,王天一身影一闪而逝,树妖裂开的大嘴便被喷进浓墨一样的毒汁。

        剧毒速度飞快的渲染开来,痛得他五官急剧的扭曲变形,肉眼可见的发黑腐败起来。

        “啊……好痛啊……”

        庞大的树身疯狂的扭动起来,树妖惨嚎一声响彻山谷,老叟般容颜迅速的隐去,原来的位置只剩下颜色漆黑腐烂的树瘤状模样,慑人的四阶巅峰气势也迅速的衰退下来,一路下降到4阶初期水平。

        这颗万年树妖当真果决之极,危急情况下分裂了神魂,断然将遭受污染的部分神魂割裂舍弃了。

        随后就听到“咔啦啦”一声巨响,参天大树竟然裂开了,舍弃了足有1/4的树木本体,一路由树籐托送着远远的甩开去。

        黑色浓烈的毒烟滚滚弥漫,带来一股望之闻之欲呕的腐臭气息,阴毒的幽冥鬼气森森,已然将这一截舍弃的妖树本体变得黑漆漆的,碧绿荧光闪烁,令人望而却步。

        “树道友,这口稠的味道怎么样,是不是能让你的态度变得好一些,友善一些。”

        王天一手提着囊袋,神情淡然的看着树妖,原本平和的口气变得狠戾起来;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见识过本猞猁大爷的步伐神通,你那点草木精怪的手段慢的出奇,也好意思拿出来显丑,也只有雪地巨熊这般蠢物才能着了你的道。

        忘了提醒你一下,方才那一点只是四分之一的量,想要吃这里还多的是,我看你有多少神魂可以分裂。

        既然知道移动速度慢是树妖的致命缺憾,千万不要得罪那些你得罪不起的大妖,譬如我……”

        “这位猞猁道友,树老儿这是被树油蒙了心,冲撞了道友,还请海涵则个。”

        树妖闷声闷气的声音传来,再也看不出幻化的老叟模样,吃过一次大亏之后,哪里还敢再暴露出来。

        王天一眉毛一挑,露出森森的獠牙;“海涵个屁啊,你猞猁大爷是血山尸海里滚出来的人物,这两个月来斑斓猛虎妖,巨齿豹妖,铁翎妖鹰都吃了不少,哦……对了,还有一棵万年槐树妖。”

        说到这里,他得意的拿出一碗万年木髓液展示了下,浓烈的生命精华半点也做不假,这番作为是赤裸裸的炫耀武力。

        说啥都是假的,只有实力才是硬梆梆的铁律。

        树妖见之整个脸全绿了;这个强盗,太可恨了!

        那个让他讨厌至极的声音继续响起来;

        “那……我呢,还是愿意讲道理的,但有的蠢货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真的很让人头疼。

        想当初我从三阶后期铁线妖蛇那儿弄到这袋毒液很不容易,别看这东西恶心,铁线妖蛇血肉倒是蛮好吃的,吃起来紧致弹牙,鲜美可口。

        你觉得这开胃小菜怎么样?

        这后面还有八荤八素八冷碟,烹炸煎炒的大菜都没上呢,是不是想都试一遍啊!”

        “呵呵,猞猁道友说笑了。”

        “谁同你说笑了。”王天一身形一晃,庞大的妖躯转瞬间消失了,用“震天尺”在妖树上狠狠的砸了一记,完全是把6品法器当作板砖来用,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

        他的速度迅捷至极,妖树密集的枝条抽打在本体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崩崩”响声,可惜全都落了空。

        妖树对自己的伤害远超过王天一,这一记板砖的伤害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可真正的威胁不在于此。

        若是毒计劈头盖脸的喷洒下来,妖树笨拙的身形避无可避,宛若一滴墨汁浸入水缸中扩散开,难道妖树本体全都舍弃了不成?

        王天一用实力证实自己确实有能力对妖树造成致命伤害,有这点就足够了。

        妖树实力再强大,却无法威胁到滑溜至极的猞猁,浑身的力气无处使,只能乖乖的由对方牵着鼻子走。

        同样的例子有很多,赤尾妖狐就不知道噬魂虫的存在吗?

        恐怕未必,但知道不一定能够对付得了。

        没有摄魂术神通赤尾妖狐只能束手无策,不可能将所有的七彩烟雾全打散,大海捞针一样的找出噬魂虫。

        王天一声音变得冰冷无情;“老树怪,我的耐心已经消失殆尽了,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罢了罢了,形势比人强,向西北方向80里一处沟壑中,当真有一颗虎族传承的血精果树,当初我是听到来自历练的妖兽所言,这话说起来又有300多年了。”

        “那当初为何舍而未取?”

        “猞猁道友当真是细心,这也是老树要对你说的,那一处沟壑属于五阶妖将领地,有一头山岭巨猿食煞兽守护,寻常人靠近不得。”

        “”山岭巨猿食煞兽?”

        “是的,这是一些前来寻觅机缘的妖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及时的脱离杀戮战场,或是重伤,或是奄奄一息,或是被困住,等到无边煞渊的煞雾蔓延上来,笼罩了整个杀戮战场广袤天地,因缘巧合就会转变为食煞兽,再也无法离开这里,还有古老传承久远的各种怪东西,形成了千奇百怪的食煞兽,这头山岭巨猿就是如此。”

        “哦……”

        王天一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身形一闪又转到了其他地方,他不会给予树妖半点偷袭的机会,接着问道;“既然你说常人无法靠近,想必你是有办法的。”

        树妖庞大的身躯无风自动,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正是,这头山岭巨猿每逢月中都会离开一天,去遥远的西方某地,这是唯一的机会,道友要去的话时间可要抓紧了,再过两天就是月中旬。”

        “呵呵……不着急,我的速度快的很,来回一趟花不了多少时间,树道友再多想一想,应该不会说错了什么吧。”

        “猞猁道友太谨慎了些,老树哪里敢说谎?”

        “哦,这就好,那山岭巨猿巢穴中没有什么防范吗?”王天一脸上表情笑得好假。

        “这我真的不知道。”

        树妖语气中流露出难言的苦涩,甚至带着些哀求的意味;“猞猁道友,我只是区区的一介树妖,扎根在此半分挪动不得,只不过活得够长久偷听到只言片语,万请不要再为难了。”

        “哼哼,把自己描述得人畜无害一样,此前吊在树上的雪地巨熊暂且不谈,300多年前经过此处的妖兽,恐怕也死于你的毒手吧!”

        王天一冷笑着身形一闪,再度出现在另一侧说道;“修炼一道就是大道争锋,我没有兴趣替别人讨公道,既然你说活得够久,那就再说个3件5件合用的血精果下落,必须得是虎豹一族的哈。”

        “血精果又不是大白菜,那有这么多……”

        妖树当即就惊了,树冠“哗啦啦”的摇动,彰显内心的不平静;“我另外还知道一件事,这就全告诉你,下面你也莫要再逼迫我了,大不了鱼死网破求个干净,免得再受你羞辱……”

        “好了别唧唧歪歪……痛快说吧。”

        妖树的话被生生打断,只能无可奈何的说道;“180年前,有支妖兽小队从此经过,其中有一头碧水麒麟说过,根据在家族典籍中翻找到的线索,距此约300里远的弯月峡谷中,很大可能藏有一颗7阶血精宝树,具体来源不详,我此后再也没有见过这只妖兽小队,应该是陨落其中了,至于是否取到血精果那就不得而知。”

        七阶血精果树,王天一听的心中“呯呯”狂跳,身形一闪已经将一块血肉丢在妖树桠上。

        只见金光一闪,金色的“锁丹符箓”沉入妖树庞大本体内,然后是碧绿色的妖光狂闪几下就熄灭了,传来妖树惊惶至极的声音;“这是何物,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对不起树道友,这个消息太重要了,我没办法控制你的嘴不到处去乱说,只能委屈你一下。”

        “你……你想干什么?”

        “哼,去死好了。”

        话未说完,王天一便迅速的行动起来,拿出血色巨爪对着树根一阵狂刨,完全失去了妖力加持,再大的参天大树也吃不住此等摧残,很快的便轰然倒地。

        半晌过后

        王天一从七彩迷雾中大汗淋漓的走出来,手中拿着禁制符篆贴在一大块木髓上,里面隐隐的可以看见金光闪烁,鼓鼓囊囊的一大包内丹包裹其中,正是百试百灵的“”禁丹符箓”。

        王天一小心翼翼的将其收起,脸上的喜色一闪而逝,手中又出现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雪白色巨熊妖丹,还有一大块万年木髓芯。

        这块万年木髓芯极其坚韧,可以炼制护体甲衣,在煞雾中来去自如。

        至于木妖早已经死的翘翘了,兹事体大,王天一可不想留下任何隐患,下辣手除去原本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