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98章步步艰险

第98章步步艰险

        体型强壮无比的熊大翻身坐在地上,感觉方才短短时间似乎抽空了全身力气一般,脸上带着心有余悸的神色说道;

        “太可怕了,进入这七彩雾团就像进入沼泽一样,根本无法分辨前后左右,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最可怕的是来自于神魂的撕裂痛苦,那种难以言喻的煎熬让人发狂……”

        此言一出,其他三人脸色比哭还难看,看着山间到处飘荡的彩色棉花团脸都绿了。

        没辙,只有硬闯了。

        半晌过后

        等到探索小队一行四妖逐渐走的远了,王天一在后面现出身形,脸色也相当难看。

        熊大的话清晰的听在耳中,其他三妖痛苦的嚎叫也做不得假,这让他头皮发麻。

        看着不远处静静漂浮的彩色雾团,心里踌躇不定。

        王天一的速度在进入五行秘境的妖兽中无出其右,只要他愿意可以远远的跑在最前方,率先深入其中,但这在极其危险的杀戮战场中无异于作大死,智者所不为。

        有这一行4妖探索小队在前面踏雷,安稳的跟在后面难道不好吗?

        眼看着前面探索小队已经走得远了,王天一再不犹豫,身上亮起了浓厚的护体罡气,又拿出一张金身符拍在身上,硬着头皮向前走去。

        堪堪走到七色雾团近前,他忽然又停住了脚步。

        王天一仔细想了一下,利爪掐决做法。

        用的正是惊蛰变中的摄魂决法门,瞬间有无数道肉眼难见的丝线状缠绕而出,撒网一样在七彩雾团之中一捞而回。

        他的心中也没底,只是尝试下看看有无用处。

        数十个细小的透明飞虫被捞了出来,这些透明飞虫手指大小,有着喇叭口一样的狰狞口器,蠕动着拼命挣扎,发出刺痛神魂的尖细啸叫声。

        王天一认不得这是什么怪虫,但知道肯定是其在做鬼,有可能是一种专门吸食神魂之力为生的异虫。

        他反手拍了一下,将其悉数碾为糜粉,肉眼可见星星点点的神魂之力飘散,更加验证了他的猜测。

        王天一将其汁液抹在脑袋上,一咬牙就走入了七彩云雾之中。

        片刻之后

        他满脸欣喜的走了出来,身上的金身符早已承受不住剧烈腐蚀碎裂掉,护体罡气也消溶了些许,却没有遭受到神魂撕裂的困扰。

        嗯,由此可见这个法子是有用的,能够让这种暂且被称之为尸魂虫的怪东西远离。

        尸魂虫离开了七彩雾团的保护,本身也是个脆皮,关键就是很难将其从中找寻出来。

        没想到摄魂术还有此妙用,当真是意外之喜呀!

        看着远处山间,三三两两漂散的七彩云雾越来越密集,王天一唇角露出一丝微笑;

        如此一来,这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七彩雾团,却变成了自己的庇护之地,在这处处危机的杀戮战场安全性大增。

        前方隐隐传来激烈的打斗声,怒吼声,正是甘露露小队遭遇到强敌了。

        战场在山谷中展开

        这是一群行动迅捷如闪电的食煞兽,数量十几头,有点儿像体型缩小版的嗜血巨鬣狗,狰狞的口器可以张开到90度的样子,里面满是密集锋利的利齿,性情极其凶猛暴戾。这一口咬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看着就让人心中胆寒。

        食煞兽身上披着厚厚的青黑色甲壳状护甲,防御力十分强悍,正与甘露露小队打成一团。

        山谷中爆响连连,气浪翻卷。

        熊大狂野的一爪将食煞兽拍飞数10米远,谁知这只食煞兽翻了个身,依然能够一瘸一拐的站起来,跟在兽群后面伺机再度进攻。

        另一边

        巨齿豹一口咬穿了食煞兽坚硬的脑壳,里面黑色汁液喷溅,弥漫出一股难闻的皮肉焦糊味道,这让豹无血负痛大叫一声,甩头将食煞兽尸骸抛出很远。

        再看巨齿豹的血盆大口中,鲜红的舌头和口腔已经被腐蚀小半,迅速发黑腐烂,让它简直痛得发狂。

        甘露露见状凌空禁锢住一只食煞兽,雄浑的火系元素发动,将其立时燃烧成火球。

        “各位道友,这些性情凶猛的食煞兽血液中蕴含阴煞腐毒,千万不能下口咬,用大法力拍死就好了。”

        “你这个臭女人怎么不早说?”

        “无血道友,莫要错怪人,我也就是刚刚看到你的遭遇才想到这点,事先并不知晓。”

        “这……”

        豹无血被这句话的回答堵的郁闷发狂,口中的钻心疼痛更加剧了暴戾情绪,张口吐出大片的金芒,密集如雨的笼罩食煞兽。

        食煞兽晓得厉害,从坚硬的甲壳中散发出浓郁的青黑色部煞气,凌厉金芒雨打芭蕉一样的轰击而下,将体长不过两米多的食煞兽打得东倒西歪,翻倒一片。

        熊大猛冲而至,巨掌狠狠的一拍而下,“轰隆”一声惊天巨响过后,坚硬的山石生生的拍出一个深坑,坑里面的一头食煞兽皮肉骨断筋折,甲壳尽碎,死到不能再死了。

        短短半刻功夫

        食煞兽已经被击毙大半,剩下的终于害怕了,尖啸一声迅速遁入七彩云雾之中,再也不肯露头了。

        见此情景,甘露露小队众人脸色更难看了。

        现在的这片七彩雾团笼罩的面积更大,从山坳里一直蔓延到前方的山腰,范围足有两三里地。

        越过这片七彩雾团,前方肯定还有不知多少?

        杀戮战场自远古至今,无数年来积累沉淀的无边怨念,暴戾和不甘混合的浓重阴煞之气,大多沉淀在无边深渊之中。

        还有一些星散罗布在崇山峻岭和荒原之间,就是眼前这些或是黑褐色或是七彩色或是惨绿色煞气雾团,由此诞生了奇怪的土著异兽,食煞兽便是其中一种。

        这一路走来

        众妖刚刚能够适应这神魂撕裂之苦,不至于陷入其中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现在又出现了食煞兽群。

        强行通过的难度顿时提高了数倍不止,众妖不由对这些怪物迷障的崇山峻岭产生畏惧之情。

        一路辛苦跋涉到这里,回头肯定不可能的,还要白白的再经受一遍痛苦,想来想去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甘露露小队一行四妖休息了片刻,豹无血大口咀嚼着祛毒疗伤的灵植,不时痛得龇牙咧嘴,他心有余悸的问道;

        “甘道友,这杀戮战场里当真是危险之至,你们狐族传承久远,向来以知识积累深厚著称,还希望你把所知道的说出来供我们参详一下,以免自误,到时候悔之晚矣!”

        “此言大善。”

        “这些山峦处处危机,越向深处行去越危险,大家是利益一体的探险小队,还请甘道友不吝赐教。”

        一般森林中的猎食猛兽家族肌肉棒子扎堆,打打杀杀的是个好手,却没有什么文化传承,狐族无疑是个异类。

        大家众口一词,希翼的目光落在甘露露身上。

        甘露露神情矜持的一笑,翻手取出一只玉瓶递给豹无血,说道;“这玉瓶里,是从人类意修士手中斩获的疗伤丹药,无血道友服下应该比嚼灵植效果更好。”

        她略微停顿了下,继续说道;

        “有劳众位道友动问,大家都是利益一体的探索小队成员,甘露露绝不会藏私。

        我们并非圣狐一族主支,只不过是东洲无星山分支一脉,家族典藏记载涉及这一方面的很少,对杀戮战场具体的情形所知寥寥无几。

        据我所知;

        杀戮战场曾为上古时期妖庭的一部分,五行秘境同样如此,只不过五行秘境是以大法力糅合而成,是上古妖庭专用于锤炼低阶弟子的训练场,类似的场所还有很多。

        杀戮战场前身曾经是演兵场,妖庭在此处祭祀,角斗,操练妖兵妖将,再此放逐了巨多的妖魔鬼物用于血祀猎杀,借以取乐。

        妖庭分裂时,这又成为了血腥杀戮之地,整块大陆生生被打断坠落,流落于不知名的空间中。

        过于久远的暂且不论,目前来看:

        不管是高山还是丛林,荒漠地形,越往深处去煞雾越密集浓厚,危险性越大,千奇百怪的食煞兽越多,其间威力绝大的甚至能威胁七阶妖帅。”

        话说到这里,众妖不禁齐齐的倒吸一口冷气。

        七阶妖帅在众妖眼里无疑是高不可攀的妖族大能,有翻山倒海之伟能,成佛做祖一般的霸主级存在。

        这样的妖族大能都有可能陨落在杀戮战场,让他们心中的寒意顿生,想说点什么张张嘴又紧紧闭上了。

        还能说什么呢?

        甘露露敏感的察觉到自己这番话,给众人信心带来的沉重打击,莞尔一笑缓和道;

        “根据我族先辈记载的情况来看,能够获得一份大缘全身而退的,大多没有过分深入杀戮战场。

        按照我等修为,只需要在外围探索一番就好,不必过于涉险。

        我族一位长老数百年前曾在杀戮战场外围,获得一枚六品血精果,奠定了高贵血脉,得以成就东洲无星山有数的高手之一。”

        狼白认真考虑了一下问道;“贵族长老具体深入到何处?”

        “从此处继续深入大约200余里,有一处四面环山的盆地,我族长老就是在一座湖中小岛获得的大机缘。”

        这……

        狼白已经问不下去了,小队进入至今三天有余,深入山脉中不过五十余里,眼见着前方危险性越来越大,煞雾越来越重,真不知道有没有命能够抵达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