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95章敲骨吸髓要好处

第95章敲骨吸髓要好处

        翼展长达十几米的铁翎一震,铁溪己出现在青色青黑色飓风近前,细小的风刃击打在铁翎上叮当作响,铁溪收拢铁翎,全然不顾的啄击而下。

        这是铁翎妖鹰家族神通;“一啄定乾坤”。

        讲究的是全身修炼的钢浇铁铸一般,自身就是巨大而致命的法器,铁翎妖鹰家族高手甚至能够从中高阶妖兽透体而出,一击致命。

        锋利的鹰喙便是矛尖,用家族秘法融合无数坚硬的材料锤炼而成。

        家族高阶长老鹰喙甚至用极其珍贵的《星辰秘金》炼成,哪怕是上品法器都能一啄即碎,威能极其强悍。

        猫妖知道厉害;

        这事关生死时候它也无法躲避,更无法节省法力用于疗伤,这一下若被啄实了立时毙命,啥也别谈了。

        它张口喷出一道大圆桌般的风刃正面相迎,风刃厚重而锋锐,表面带着浓重的血红之色。

        两者交击,发出响彻天地般的巨响声音

        铁溪一头撞碎了血色风刃冲入飓风中,身上的铁翎纷飞,转眼间血光四溅。

        猫妖满身鲜血的倒飞而出,高速旋转的飓风瞬间消散,铁翎妖鹰被巨大的力道掀向另外一边,狠狠砸在草木狼藉的灌木丛上,溅起土石高高飞落。

        猫妖几乎半边身子被啄碎了,气息急剧衰落到三阶水准,它狼狈不堪的逃入万年槐树精守护范围之内,翼望能得到庇护。

        铁溪满脸凶戾的站了起来,他的身上多处铁翎破碎,血染红了羽翼,一侧羽翼被强猛的力道砸得变形,看样子受创不轻,但依然能够作战。

        他大声的咆哮一声;“槐树精,我知道你能听得懂我的意思,只要你能够严守中立,我不会继续杀戮,这是我郑重的承诺。”

        万年槐树精用行动做了回答,仅剩下的七个枝干形成密密匝匝的树墙狠砸了下来,在猫妖惊恐至极的眼神中,将其砸成碎片。

        风系是木属性元素分支,猫妖体内的风源之髓对万年槐树精也有极强滋补作用,虽然会浪费大半,但总能够恢复不少实力。

        所以,万年槐树精直接灭杀了猫妖。

        对于任何一个妖兽来说,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敌人怜悯之上,是最愚蠢不过的事情。

        万年槐树精活得足够久远,见到的看到的,听闻到的也足够多,在这个关头做出了正确抉择。

        “槐树精,你这是在找死……”

        铁溪狂暴的扇动翅膀,将无以计数的风刃挥洒而出,立马将树墙打的千疮百孔。

        纵然再次击断两根主要枝干,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万年槐树精取走猫妖体内的风源之髓,而不敢贸然上前。

        万年槐树精确实移动不便,但攻击力可不是玩的,妥妥四阶层次实力,虬结有力的枝干怪力无穷,并且附带着木系元素严重伤害。

        铁溪只能狂暴的扇动翅膀,将无以计数的风刃打出,双方鏖战再起……

        这一战从午时打斗到天黑,铁溪终于将万年槐树精剩下的5个枝干全数击断,然后发疯一样将其所有的细枝全部击断,但也仅此而已。

        若想将万年槐树精主根刨断了,估计他累死也完不成。

        毕竟是4阶妖树,强大的根系深深的扎入地下,在这木系元素丰沛的森林中如鱼得水。

        铁溪拼命的施加伤害,万年槐树精也全力的汲取营养恢复,双方相持不下。

        铁溪不惜法力的狂击而下,妖树庞大的本体绿光闪烁不停,密密麻麻的伤口肉眼可见的恢复,然后被打烂又恢复,再打烂再恢复,如此循环往复……

        原本铁翎妖鹰家族三个联手是可以的,仅凭他一个恐怕很难熬死对方。

        若是放弃攻击,万年槐树精暂时无法恢复强力旁枝,但是一夜之间绿荫如盖是不成问题的。

        再多给些时间,生命力强盛的木系妖树恢复如初半点问题都没有,有可能实力更上一层楼。

        付出惨重代价,辛辛苦苦将四阶猫妖打入濒死状态,宝贵的风源之髓却被抢走了。

        铁溪简直气疯了都,他感觉到身后有一道金线疾驰而来,鹰眸暴戾至极的回头望去。

        必然是那头猞猁搞的鬼!

        这不是什么法器攻击,就算砸到身上也不会有丝毫伤害。

        铁溪正想挥动翅膀挡下来,谁知这看似全无分量的金色物体一闪,竟然没入自己的身体中了。

        他全身的妖力顿时被锁住,不能启用半分,身体“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嘿嘿嘿,妙啊……”

        王天一又惊又喜的出现了,转瞬间来到近前,他方才扔出的是金色“锁丹符箓”,原先割下来以后就没敢动用,一直丢在储物戒边角中。

        这玩意儿对内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禁制住,王天一不知道管用不管用,谁想到一试竟然成功了。

        现在想来

        能够跟在火云宫主身后的虬髯大汉,必然是来自神凰岛的顶尖高手,最少也是超过7阶的妖帅,甚至有可能是妖王。

        如此一来,它随手画出的金色“锁丹符箓”可就不简单了,对于被禁制的妖兽来说几乎无解。

        可偏偏王天一当时不是妖兽,只不过是变异野兽罢了,吞在腹中的三颗内丹都是缴获的战利品,没有内丹可以锁,阴差阳错的留下了一线生机。

        因此才能手术刮骨割下来,连妖丹一起丢入储物戒之中。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铁溪神情中惊恐万状,被王天一踏在地上半点动弹不得,浑身连一丝妖力都无法调用,好像完全的冻结住了一样。

        反派死于话多……

        王天一声不吭的抽出利刃开始干活,割喉,然后张开血盆大口吞咽妖鹰鲜血,将其硕大的铁翅卸了下来,然后是利爪,本命翎羽和储物戒指,毫不客气的扒皮抽筋,将铁溪外皮剥了个精光。

        此时即便铁溪恢复三阶巅峰妖力,已然无力反抗了。

        他双目仇恨的盯着王天一,没想到自己有一日会惨死在这只猞猁手上,实在太憋屈了。

        这时候王天一才有功夫解释下;

        “没想到吧,4年多前,你曾经与铁炉屠杀了两只猞猁,一只是我的母兽,一只是我的三弟,对你们来说也许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次猎食,偶尔打打牙祭,可对我来说是灭门之祸,如今终于能血债血偿,手刃了仇敌,希望他们的在天亡灵能够安息。”

        听了这番话,铁溪双眼惊恐至极的睁大了,似乎想解释什么?

        可是它喉咙早就被割断了,只是凭借着妖兽顽强的生命力在支撑,根本说不得一句话。

        王天一哪有闲工夫听他瞎咧咧,一刀将鹰头剁了下来,手指掐诀收摄妖魂,然后小心翼翼的贴上禁制符篆收了起来。

        他将妖婴胸口的一大块肉都剜下来,连同内丹整个扔进储物戒指中,心中方才安稳一些。

        幸亏金色“锁丹符箓”没有神智,才能任其操纵,看来可以在危急时候作为真正一个底牌。

        但缺陷也比较大,只轻轻一击就飞了,只能应用于特定的场景中。

        比如说,现在完全无法反抗的万年槐树精……

        王天一收起了妖鹰残骸,这都是生命精华浓烈的好东西,三阶巅峰妖兽实力远比后期强得多,蕴含的精华能量当然更甚一筹。

        作为食肉猛兽,这么好的东西不能浪费。

        “槐树精,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话,在你活过万年的悠久岁月中,五行秘境曾经开启过无数次,你对外来妖兽也见怪不怪了,我就当你听得懂。”

        王天一略微停顿了下,眼神冰冷的看着万年槐树精继续说道;

        “刚才的手段你也看见了,如果不想被锁住木源之髓,那么就老老实实的把猫妖风源之髓拿出来,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我拿不出,风源之髓已经被吸收了。”万年槐树精果然听得懂,而且会说兽语。

        “哦……呵呵!”王天一气极而笑,语气中冷酷至极;“你这个舍命不舍财的狗东西,脑袋瓜里只剩下木浆了,我可不是同你商量,而是命令,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只有取你的木源之髓了,锁住妖力之后我看你拿什么抵抗。”

        “这位道友请等一下……”

        看着王天一陡然翻脸,万年槐树精慌忙叫停了,他现在被铁溪全身削的光杆一个,只剩下庞大的主干深深的扎根在大地上。

        若是妖力再被锁住,连根被掘起撕碎当真分分钟的事儿,而且不费什么力气。

        万年槐树精根本就不敢赌,也没有排面去赌,只能言语苦涩的说道;

        “这位猞猁道友,你虽然实力不行但是手段千奇百诡,我老槐树认栽了,风源之髓我确实没来得及吸收,这个至宝我可以给你,只求你发一个心魔血誓,保证拿到宝贝以后掉头就走人,不会对我继续下毒手……”

        “心魔血誓决不可能,风源之髓我现在就要,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王天一说得斩钉截铁,做势蠢蠢欲动,万年槐树精只能屈从于他的淫威之下,乖乖的拿出了风源之髓。

        庞大的槐树主枝干无声无息的裂开一个口子,青光莹莹的风源之髓就位于其中,王天一手一招就落入爪中,满脸欣喜的检查一番之后收入囊中。

        “嗯……听说你们活过万年的草木精怪都有些好东西,比如说万年木髓液,你看能不能给我来一大桶,给了之后我保证转头就走。”

        王天一拿到了宝贝之后心情轻松了好多,但这番话听在万年槐树精耳朵里脸都绿了,急忙辩解道;

        “猞猁道友,哪里有这回事啊!万年木髓液还一大桶,你不如把我杀了得了。”

        “槐木道看样子是真心赴死啊!宁舍命也不舍财。”

        “求您放过我吧,万年木髓液对于我们草木生命来说就像是精血一样珍贵,一大桶把我杀了也没有,最多可以给出几滴来,这已经是最大程度了,还请猞猁道友多多体谅修炼不易,且行且珍惜。”

        “哼,别蒙我不懂,人类修士的精血都可以呕出一小碗,你这么大的体魄就给几滴,真是打发要饭的啦,这样吧,你给我一小桶就算了。”

        “真没有那么多,猞猁道友,我最多只能给出一小碗,这需要修炼千年才能恢复过来,绝对是最大极限了,求你不要再逼我了……”

        “这么少你也送不出手啊,我也不稀得要,希望你能够认清现实再多给一些,反正只要能保得命在,多修炼一段时间就回来了,这个账也不会算吗?”

        “当然,可……”

        双方讨价还价后,王天一终于拿到了一大木碗碧绿浓稠的万年木髓液,他高兴的将其封在玉瓶中,小心翼翼的贴上禁制收了起来。

        反观万年槐树精主干都枯萎了许多,看起来一副半死不活的惨样子。

        王天一没准备把对方逼到极处,他也不知道“锁丹符”还能不能继续用,还能用多少次?

        显然用在木妖身上是不划算的,既然榨取了足够的好处便乐得放手,迅速离开了这处危险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