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76章 一年后

第76章 一年后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王天一才有时间细细的查看书房里收获的十几枚玉简,这是人类修士储存功法及重要信息的手段。

        许久之后

        王天一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对这个隐秘所在大致了解,知道了其来龙去脉。

        山洞中坐化的高古老者,乃是西洲修仙界顶尖门派一道门的内门长老葛幕,金系元婴后期巅峰修为,在此处闭死关,试图突破晋阶离合期。

        葛幕自知希望渺茫,但是修道者勇猛精进,断然没有退缩的道理……

        由于位置极其隐蔽,这处山洞口仅设置了三道阵法,以防止意外闯入。

        第1道是用于隔绝内外,屏蔽一切声音响动的“膈元阵法”,将黑水潭的水全部隔绝在外。

        第2道是用于困敌的迷幻阵,唤做“丛林迷阵”,一旦有外敌入侵,可以争取从容应对的时间。

        第3道是用于伤敌的杀阵。

        王天一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杀阵,这个锅要魔蟒老祖来背,当初闯进来肯定吃了不少苦头,彻底破除了。

        玉简里有阵法祭炼运用之法,王天一看了后大有收获。

        此处就保持原样就好,他略微沉吟了下,放下手里的玉简又研究下一枚。

        随后的几枚玉简都是一些人类功法,参详起来高深莫测,晦涩难懂。

        此类传承无数年的宗门功法还是要长辈讲解要决,精义之处,免得误入歧途,到时候可没有后悔药吃的。

        人类和妖兽的经脉不同,手脚四肢不同,灵力妖气不同,王天一暂时无法克服这些困难,只是略一查看就放下了。

        他取出最后一枚淡金色玉简贴在额头,放出神识仔细查看,神色不由得为之一凝。

        这枚玉简讲的是山洞里的透明禁制,因为要克制锋锐无比的庚金之精,所以是一件防御力超强的阵盘,元婴后期修士葛幕耗费了巨大代价炼制的阵盘,唤作;“先天庚金阵”。

        “先天庚金阵”自行汲取矿脉中庚金之气,源源不断的循环运转,是品阶达到4品的阵法。

        这里面至为珍贵的是一丝先天之气,乃是开天辟地最初的气息,天下至刚至柔之物。

        对修道人士来说是最为珍贵,即便元婴后期修士也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至宝,葛幕恰巧得到了一丝……

        来头如此大,当真是捡到宝了!

        王天一现在兴致盎然,信步来到了洞窟后面,发现笼罩着矿脉的透明防御罩颜色又加深了些,似乎厚重了不少,防御力也随之迅速增强,。这是什么原因?

        心中怀着疑问,王天一在山洞里仔细观察半晌,防御罩的颜色继续加深了些许,防御之力更强了。

        期间也出现一次震动

        飘浮在半空中多如牛毛的庚金之精瞬间活泼起来,四处乱窜。

        撞在透明防御罩上通通被拦了下来,没有一丝能够突破出来,这与早前的情况完全不同。

        考虑了片刻之后

        王天一想到了一个可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要真是这样妖蟒老祖可就蠢到家了。

        打开阵法无非只有二种办法,其一掌控阵法,其二是破解阵法。

        破解阵法若是精通阵法的还好说,黑纹魔蟒老祖这样的妖兽只有蛮干,日复一日的重复攻击消耗防御阵法,最后促使阵法瓦解。

        它不会攻击了二三百年吧?

        王天一拿着淡金色玉符哭笑不得,野生妖兽纵然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很少有谙熟人类文字的,也没有地方去学习。

        明明钥匙就放在手边却看不懂,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文盲要不得啊!

        他看看金光闪耀的山洞里,无以计数牛毛般庚金之精漂浮在半空中载浮载沉,映照的光芒灿烂,看得人头皮发麻。

        这玩意儿锋锐无比,王天一若敢坐到山洞里面去修炼,必定会被扎的像筛子一样。

        元婴修士葛幕虽然修为高深,当初在此地闭死关时,庚金之气也绝不会浓郁到形成实质。

        为今之计,还是以稳妥为上。

        每次放开一个小口子,吸纳几根庚金之精将之炼化吸收,按部就班的修炼才是正解。

        考虑周详之后

        王天一将盘成一圈的墨蛟残骸放出来挡在正面,又拿出残破的《离元合乾土盾》护在身侧,最后拿出震天尺顶在头上,防护真是做到了极致。

        他尝过庚金之精的大苦头,知道其厉害,当真不敢稍有怠慢。

        王天一神色严谨的爪掐法诀,对着透明防御罩几处连着点了几下,然后凝神静气的一指。

        透明防御罩底部出现巴掌大小一个缺口,山洞里的庚金之精宛如随着水流流淌一样,迅速向缺口涌过来,眨眼间已经有几十根飞射而出。

        王天一没想到如此敏感,连忙掐诀封住了缺口,暴露在外的屁股上,腿上己连中了十几下,被锋锐无比的庚金之金穿透了,那真是针扎一样的痛。

        他现在的体型太庞大了,人类的法器过于纤小,再加上没有时间祭炼只能挡住要害部位,结果被穿透了十几个细细血洞。

        其余庚金之金撞击到墨蛟上,震天尺上发出叮当脆响,然后爆出金色光华炸裂开,形成一团又一团浓郁的庚金气息。

        王天一龇牙咧嘴喊着疼,当下也不敢怠慢,马上做了个虎啸西山的修炼姿势。

        开始大口的吞吐纯净庚金气息修炼起来,在口鼻端形成一团小小的旋风,金色气团被他一口吞下,在体内按着既定的经脉方向运行……

        山洞中的金系元素浓郁至极,完全都被淡金色光华填满了,正是金系修士梦寐以求的修炼圣地。

        王天一完全沉浸在忘我的修炼之中,实力随着修炼一点一滴的增加,在外界苦修十几年,也达不到如今一年的效果。

        一年后

        依然是大雪纷飞的寒冷季节,距离黑水潭一千多里的恶狼峡谷中激战正酣。

        王岱王瓶儿率领着一干猫众围攻大股的银背妖狼群,陷于围攻的足有七头初阶妖狼及一百多头银背野狼。

        虽然野狼群数量占据多数,可是场面完全被一干猫众压着打,对银背野狼是一面倒的屠杀,很快野狼尸体便躺满了峡谷,看上去至为惨烈。

        王岱王瓶儿率领黄金雄狮七兄弟,加上短毛,黑头,狞大等高手一起围攻妖狼,战况最为激烈。

        吼声连连,身影穿梭,鲜血与青色风刃漫天飞舞……

        苦战良久之后

        捕猎团获得最终胜利,将7头妖狼一一格杀,一干猫众满身浴血的在峡谷中仰天长啸,狂野的兽吼声绵延不绝,在山谷中久久的回荡。

        如今,王岱和王瓶儿身长都达到了6.2米之巨,相比较一年多前增长了70公分,超过了普通黄金雄狮的体长。

        经过这一年多修炼,他们的气息都达到了普通野兽的巅峰,凭借变异兽的强悍战力可以越阶战斗,格杀实力较弱的一阶银背妖狼。

        初阶妖兽体内丰富的生命精华深深吸引了他们,这是生命进化的原始渴望,大佬曾经说过;

        想要持续变异进化,必须要不断挑战更强者,将他们的新鲜血肉作为最好的养分吞噬。

        猞猁大王不但是一干猫众的主人,而且是其修炼之路的引领者,猫众庇佑者,理所当然得到了一干猫众顶礼膜拜。

        他说过的话,自然被奉为金科戒律。

        一干猫众无论是猞猁,雄狮猛虎,丛林豹还是狞猫,虎猫,本就是性情凶猛的猎食猛兽,杀戮行为得到猞猁大王默许,愈发的好斗起来。

        以黑水潭为中心方圆数千里,但凡初阶妖兽出没的地方都被血洗了一遍,闯下了诺大的赫赫凶名,谓之“残暴军团”。

        血腥战斗中有很多同伴陨落,但是有更多新鲜血液加入进来,比如新近加入的三头吊晴白额猛虎,围猎中表现就很突出。

        血战过后

        王岱身上的气势更显凌厉逼人,他是围杀行动的主角,在血战中先后格毙两头妖狼,强悍战斗力有目共睹。

        战利品由他亲自分配,一阶妖狼体型三米多长,重量在360公斤到450公斤之间。

        王岱当仁不让的占据了两头体型最大的妖狼尸骸,自己拿一头,王瓶儿拿一头。

        剩下的5头妖狼尸骸,三头分给坏小子军团七个黄金雄狮,剩余的两头由短毛,黑头,狞大,虎大等猫众分享,很快的就瓜分一空。

        至于普通的野狼血肉他们完全看不上,就赏给手下一众小弟了,也包括了三头新加入的吊晴白额猛虎。

        相比较战斗力极其强悍的变异兽,,这三头猛虎实力就有些不够看了,只能做小弟。

        这种好处先紧自己来的霸道作风,很有猞猁大王风格,一脉相承的沿袭了下来。

        战斗过后,盛宴随即开启。

        王岱,王瓶儿高居在巨石之上,享受着自己的血肉大餐,位置低上一圈的是坏小子军团7头雄狮,其他猫众按照实力等级分明的远远铺展开,场面蔚为壮观。

        王瓶儿大口的撕咬新鲜血肉,享受的咀嚼了几下一口吞下,语气含糊的说道;“王岱,上次你见到大佬,有没有说啥时候出山?”

        “没有。”

        “没有什么……是你没有问吗?”

        “我当然不敢问,大佬也没有说,这样做有问题吗,你胆子大就不能自己问啊!”

        王瓶儿脑袋一缩,脸上畏惧的神色十分明显;“大佬现在的气息越发可怕了,我们遭遇到二阶妖兽也没有这么可怕的气息,简直让人生不起半点反抗心思,再多给我一个胆子也不敢问。”

        “那你还说……”

        王岱不由得翻了个白眼,锋利獠牙撕下一块血肉来,享受的咀嚼着,感受着生命能量精华涌入体内的舒畅。

        王平儿吞吃了几块血肉,不由得停下嘴来畅想一番;“王岱,你说咱们修炼也快到了进阶的关头,若是进阶妖兽,是不是也能和大佬一样强大?”

        “想屁吃了吧你……呵呵呵!”

        王岱被她这种妄想逗得笑了起来,用关怀智障的眼光看着王瓶儿,有些于心不忍又带着落井下石的快感说道;

        “大佬修为通天,闭关修炼之前猎杀二阶黑纹魔蟒吃饭喝水一样的容易,一阶妖兽都不稀罕吃,而且曾亲手格杀了魔蟒老祖,那是何等惊天动地的作派。

        黑水潭附近方圆千里都是我们的巢穴,等闲妖兽望风披靡。

        如今大佬功力更加深厚,法力大增,捏死你就像捏死个小虫子一样容易,不要说晋阶一级妖兽,晋阶二级都没戏,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这话说的毫不避讳,旁边坏小子军团的7头雄狮听得“吃吃”直笑,互相间挤眉弄眼的快活异常。

        王瓶儿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忍不住大发雌威咆哮道;“你们这几头蠢狮子给我闭嘴,姑奶奶奈何不了王岱,修理你们几个肌肉棒子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要懂得敬畏……知道不?”

        狮大装作怯生生的回答;“瓶儿姐,您对猞猁大王可不够敬畏呀!”

        这话说的没错,王瓶儿竟然妄想与猞猁大王比肩,太膨胀了点。

        王瓶儿被这一句话堵得眼睛直翻,却拿不出有力的话反驳,引得一干猫众“吃吃”的暗笑不已。

        在这片血色弥漫的峡谷中,无形增添了欢乐氛围,远远的传扬开去。

        这一年多来

        离开了猞猁大王护翼,再没有可以轻易得到的一阶黑纹魔蟒飞速增强实力,一干猫众只有在丛林中舍生忘死博杀,获取宝贵的成长机会。

        抚今忆昔

        知道得来不易,一干猫众更加感恩猞猁大王的恩赐,也更加想念在黑水潭极深处修炼的猞猁大王。

        经历过血腥洗礼,“残暴军团”迅速地成长强大起来,已经有王岱,王瓶儿和狮大修炼至野兽巅峰,近期就有可能冲击妖兽瓶颈。

        此外还有几头修炼速度同样喜人,有希望在半年以内晋阶妖兽,成为新的实力中坚力量。

        在这个广袤无边无际的魔雾森林中,隐藏着无数妖兽族群,野生妖兽想要在强者如林的丛林中混出点名堂,抱团取暖是最好的办法。

        一头妖兽实力纵然再强横,也不可能包打天下,不可能独自争取对自己修炼有用的资源。

        魔雾森林中最好的修炼资源,大都被一些强大的妖兽族群和妖兽家族所占据,例如风暴峡谷,雷暴山脉,黑水沼泽这些险地秘境,野生妖兽胆敢闯入凶多吉少。

        一切都要靠拼,靠抢,靠厮杀,靠战斗中展现出的强悍实力说话,没有半分脉脉温情可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