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66章 圆石滩

第66章 圆石滩

        黑鬃雄狮威风凛凛的抖了下身上蓬松的毛发,仰天咆哮一声喝道;

        “你们这些不敢应战的废物,简直令人耻笑不已,看看你们这些乌合之众都有什么?猞猁,丛林豹,狞猫,虎猫,哈哈哈哈……真是什么烂货都要,全都是一群垃圾!”

        王瓶儿气鼓鼓的反驳道;“胡说,我们是可以与狮群正面对战的团队。”

        “哟呵,这大话说的笑死我了,只知道暗中偷袭的卑鄙猞猁族群,妄称胆敢与狮群正面对战,真是猖獗得不知所以,那你们就下来大战一场吧,为何不敢呢?”

        “你……”

        真是欺负人到家了,王瓶儿被气的抓狂了,在树干上烦躁的来回走动咆哮,淡金色的眼眸里蕴含着丝丝泪光。

        要是大佬在这里,怎么可能受蠢狮子这种鸟气。

        大树下的几头流浪黄金雄狮见状哈哈大笑,不无调侃的怪叫道;

        “哎呦喂,猞猁妹妹被气哭了,这是谁如此不懂怜香惜玉啊!”

        “啧啧啧……我看这只猞猁体型与母狮差不多大小,毛发也足够漂亮,干脆就把这只小娘皮收入后宫吧。”

        “你不怕睡着以后被咬断脖子吗?”

        “真的吔,那就快活一下杀掉吧,变异兽的血肉还是很美味的,说到这里我又馋了。”

        “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

        “什么过分?”

        “好歹也是丛林里的王者身份,说这些污言秽语简直颠覆三观,坏小子团体果然名不虚传哪,全都是一些流氓狮子。”

        “谁,是谁在说话?”

        七头流浪黄金雄狮嘴炮喷的正兴奋呢,被这中间冷冷的几句话当头浇了盆冷水,立马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

        黑鬃雄狮愤怒的向森林深处看去,吼道;“是谁……你这个鬼鬼祟祟的胆小鬼,给我滚出来受死!”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滚出来受死我还不会,但是弄死你却不费什么劲儿。”

        丛林里传来一声慵懒的腔调,这让王岱,王瓶儿惊喜交加的站起身来四处寻视,这个声音他们太熟悉了;

        是大佬回来了。

        白雪皑皑覆盖的灌木丛里

        王天一神态优雅的漫步其中,这个模样仿佛是徜徉在自家的后花园里,懒散而又优雅。

        但是他体长高达9.5米的庞大身躯,骤一出场就带着无可抵御的威压,那种强烈的上位者生命层次和恐怖的震撼力令在场所有生物全部失声,浑身颤抖着腿都软了。

        太强大,太恐怖了!

        只见王天一身影略一模糊,已经把方才威风凛凛的黑鬃雄狮踏在脚下,短刃一般长的锋利脚爪宛如穿豆腐一样轻松,紧紧的把黑棕雄狮钉在雪地上,竟然连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吹牛逼谁都会,但是吹的这么好我还是第一次见。”

        王天一神情淡淡的看了看四周,王岱,王瓶,短毛,黑头还有猫众当真是连滚带爬的从大树上下来,有两只虎猫甚至硬生生的摔在雪地上,打了一个滚儿,连忙的冲了过来跪下。

        口称;“我等猫众参见猞猁大王,祝大王法力无边,洪福齐天。”

        野兽向来以实力为尊,王岱和王瓶儿也战战兢兢的跪下,施以五体投地大礼。

        一年多前他们还能够站在大佬的身后,可如今两者之间的实力距离已经天差地别一样的远,不由不敬畏有加。

        王天一眼神淡然的扫视了一圈,丛林法则就是这样,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王天一有意赐予一众手下强大实力,这些手下是达到目的的炮灰,实力强大了更能为自己办事,王岱和王瓶儿不过是高级炮灰罢了。

        这话听起来不大舒服,但严酷的现实就是这样,靠山靠水都没用,只有靠自己。

        野兽间一母同胞又如何,在缺乏食物的寒冷冬季,若是野外相遇也会生死搏杀,只是为了生存下去。

        “嗯……那头小狮子,我让你逃跑了吗?”

        淡淡的一句话说过,王天一随手发出一道凌厉的雷霆闪电,越过数十米距离狠狠的劈打在一头正欲逃跑的雄狮身上。

        刹那间五雷轰顶,立时将其劈倒在地,浑身散发着浓重的焦糊味,四肢颤抖着抽搐不己,哪里还能够逃跑啊!

        王天一只动用了十分之一的妖力,这头强壮的黄金雄狮已经承受不住了,可见妖兽之凶悍。

        凶威乍现

        剩下的5头黄金雄狮再也不敢做出多余动作,只是颤抖着五体投地趴下来,表示生死尽由裁决,半点都不敢反抗。

        王天一眼神冰冷的低头看着黑鬃雄狮,黑鬃雄狮的颅骨在利爪之下被压迫的嘎吱作响,只要再用一点劲,就能将其头颅捏爆了,实力就是这么强横。

        “你这头目空一切的蠢狮子,方才不是很嚣张的吗?”王天一目光中的杀意几乎凝聚成了实质,胆敢冒犯强者尊严的狂妄行为,必将受到严厉惩处,怀柔啥的不存在的。

        死亡的阴影在头顶徘徊,黑鬃雄狮强壮的身躯在庞大的变异猞猁妖兽利爪下,就像纸人一样虚弱无力,一戳就破。

        此刻黑鬃雄狮哪还有半点狂傲之气,四肢肚皮朝上紧紧夹着尾巴哀求道;

        “猞猁大王,我老黑就是头有眼无珠的蠢狮子,竟然不知道猞猁兄妹背后还有您这尊大佛,求求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永生永世感恩您的大德,再也不敢冒犯尊驾威严。”

        “哦,身段软下来了,其实我欺负你胜之不武。”王天一慵懒的打了个哈欠,露出血盆大口里的锋利獠牙,这一口下去能把硕大的雄狮脑袋咬下半边来,吃坚果一样的嚼吧嚼吧吞了。

        黑鬃雄狮当真吓得浑身颤抖不已,他从王天一的口气中听到了一丝生还的希望,连忙苦苦哀求道;“猞猁大王,您只要能饶过我这条贱命,让我做什么都行啊,求求您了。”

        “真是烦人呐,那你能做什么?”

        黑鬃雄狮在流浪坏小子军团中是算聪明的,所以才能够做到老大的位置,当下会意的说道;。“猞猁大王,老黑没本事帮您捕猎,但是老黑在魔雾森林中游荡了很久,对方圆数千公里的情况都很了解,能够做您的耳目和前哨,端茶倒水,看门守院还是合格的,祈求猞猁大王给老黑一个机会为您效劳,肯定是比那一群猫众强的多了。”

        这番话说出之后当真捅了马蜂窝,得罪了一大片小跟班,真的是群情激奋。。

        包括王岱,王瓶儿,豹大豹二,狞大,狞二,狞三,虎大,虎二等一干猫众可就不乐意了:

        竟然和我们抢夺猞猁大王的荣宠,老子跟你拼了!

        狞大率众跪伏在地叩首道;“我等猫众谨遵大王吩咐,不远千里前来圆石滩追随二首领和四首领,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在驾前为猞猁大王效劳,忠心日月可鉴,请猞猁大王明察。”

        “嗯,我知道了。”

        王天一神态淡然的点点头,收几个黄金雄狮小弟肯定助益颇大,因为他们先天血脉就比较纯正,能够达到25~30之间。

        超过黄金雄狮血脉的只有虎族,血脉浓度大约35~40之间,到了40就是顶峰了。

        王天一如今的血脉浓度达到了136,可他这一路走来经历了多少坎坷心酸,生死磨难,全都凭借智慧一一化解于无,走得非常艰难辛苦。

        这是一条逆流而上的血脉返祖之路,一切只能凭藉血脉说话,他迫切需要实力更加强大的助手或者是炮灰。

        至于说杀了流浪坏小子军团黄金七雄狮立威,如今的王天一需要吗?

        那可真是大笑话了,初阶巅峰妖兽什么时候需要通过宰杀野兽来立威,说出去还不够丢人的呢!

        黄金雄狮这点可怜的血脉之力就更不需要了,对王天一来说血肉精华几近于无,最多是填饱肚子的需要罢了。

        几头流浪黄金雄狮看着王天一沉吟不语这,目光中不时闪现出极其凶狠神色,当真是吓得魂飞天外,五体投地的趴在雪地上哀求道;

        “我等蠢狮子恳求猞猁大王网开一面,,放我们一条生路,我等愿意尽心竭力的伺候猞猁大王,我们愿意对着兽神发誓,此生忠心不二,若违此誓必受到兽神天谴,下辈子来生做梅花鹿被撕成碎片。”

        对于野兽来说,这个誓言已经是非常重的,王天一神色意动,语气森冷的说道;

        “既然尔等诚心诚意愿入我之门,我的规矩可是很严的,一旦背叛必将打入幽牢抽魂炼魄,受尽九幽之火锤炼之苦,生生世世不得投胎转生。”

        说完,王天一手上拿出养灵坛,掐了个法诀点在养灵坛上,顿时一股黑烟从养灵坛上冒出来,带着森冷幽寒的鬼气。

        一大一小两只灵鬼,在黑烟中不时的冒出身形,翻转嚎叫着显得痛苦万分,仿佛是在油锅里煎熬似的。

        其实,王天一赏了他们一丝的雷力鞭笞,对于灵鬼来说简直是最痛苦的事情。

        这威胁果然效果出众,七头黄金雄狮吓到脸都绿了,齐刷刷的五体投地拜倒,猫众同样如此,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跪伏上,上下牙“床咯咯咯”的抖个不停。

        真是太吓猫了有没有?

        这些终年累月在森林中只知道打打杀杀的野兽,就像偏僻乡下的农人一样,何曾见到过如此可怕的鬼怪魂魄,这下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再给100个胆子,那也是不敢违抗的。

        王天一对这样的恐吓效果很满意,随手收回两只灵鬼,然后把养灵坛收回到储物戒中,语气淡淡的说道;

        “尔等七头蠢狮子即入我门,死罪可免,但是冒犯强者威严活罪难逃,每头雄狮考虑下身上哪几块肉可舍出来,这头胆大妄为的黑毛要翻倍,以作惩戒。”

        这番话说出以后

        坏小子军团的流浪黄金雄狮脸都变成苦瓜一样,他们不敢讨价还价,只能恭恭敬敬的回禀道;“我等蠢狮子罪有应得,谨尊猞猁大王法谕,不敢有丝毫怨言。”

        掉几块肉就掉几块肉吧,总比送了命好。

        黑鬃雄狮心里面尤其的苦涩,因为对他的惩戒是翻倍,这可不单单是几块血肉的事情,搞不好半边屁股都要被咬掉了。

        指望猫众口下留情还是算了吧,完全没可能,他现在就恨自己嘴怎么那么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