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56章 收获满满

第56章 收获满满

        就在此时,情况陡变。

        一前一后两只血色巨爪凭空出现,瞬间破开三阶雷云豹真气防御狠狠抠下去,这猝不及防的凶猛一击让雷云豹血洒长空,身躯旋转着摔了下来。

        雷云豹反应极快,正待稳下身形反击,兽躯上已经《霓虹彩云凌》和无数绿色藤蔓紧紧缠绕。

        只见它雷角上雷霆电光闪烁,立时爆发开来。

        几乎在一息之间就将绿色藤蔓劈斩的寸寸断裂,《霓虹彩云凌》亦被雷电击打的灵性黯淡,哀鸣一声倒射回来。

        在山谷低处

        三位女修口中狂吐鲜血仆街在地,一个照面之下已经全部重伤。

        但重伤换取的一息时间,己对三阶雷云豹形成了致命打击,两只血色巨爪再度狠狠的抠下去,深深凿入三阶雷云豹柔软腹部然后撕裂开,一柄黑色重水剑瞬间透体而出。

        须臾间

        雷云罩挡住了三阶雷云豹临时反扑,一柄亮银色长剑凌空斩断雷云豹诺大头颅,无头尸体“轰隆”一声摔在山岩之上,砸出了一个硕大岩石坑,激起漫天石屑飞舞。

        经过两个多月的血腥磨砺,林霄云任务小队配合默契无间,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林霄云率先出手偷袭,七品法器《庚金血爪》威力非凡响,一击便破开妖兽真气防御,他喜滋滋的迅速赶了过去,从雷云豹尸身上取出橘子般大小的银色内丹,顺便把斩下的兽首纳入储物戒中。

        皮毛和利爪就由其他人分享,三位实力低微的女修争取了宝贵的一息时间,可以用二阶雷云豹的材料补偿。

        三阶雷云豹材料太过珍贵,远远不是炼器期女修可以染指的。

        不论是妖兽还是人类修炼者,自峙功力高深在魔雾森林上空飞行都是极其危险的,雷云豹被突然而至的集火攻击瞬间打爆,连个闪避的机会都没有。

        说起来,这头三阶雷云豹也是倒霉透顶,重伤之下又被偷袭了,短短一息功夫便身首异处,材料被瓜分一空。

        没过多长时间

        躲在远处山头王天一远远看见一行身着黑魔宗服饰的人类修士驭剑而来,神态极其不善,他明智的察觉到一场大战将起,悄无声息的溜下山头,迅速跑的远了。

        这种凶险的场合,还是不掺合为妙。

        气势汹汹追赶过来的黑魔宗一行八人,比两个月前刚刚进山时少了三个人,想必折损在雷暴山脉之中了。

        即便如此,实力依然强于雾隐宗任务小队倍许。

        王天一所料不错,双方话不投机战斗瞬间爆发了,远远看见剑气飞舞纵横,女修惨叫声戛然而止,一场残酷的内斗开始了。

        片刻之后

        林霄云,范荣昌及何方舟三人驭剑四散奔逃,黑魔宗六名修士一路紧追不舍,其中三名修士紧追着林霄云消失在天边,两名修士狂追筑基中期修士范荣昌,往另一个方向而去,看来是分散逃命了。

        只有一名筑基中期修士紧追着何方舟,追追打打的来到王天一避开的方向。

        短短时间内,

        雾隐宗任务小队损失四人,黑魔宗亦损失两人,可见人类修士激斗的惨烈,是比妖兽更为危险的存在。

        何方舟驭剑飞逃,黑魔宗修士追赶的速度飞快,眼看迫近到何方舟身后,何方舟脸上一片悲愤的神色,大声叫道;“黑魔宗这位道友,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要苦苦相逼置我于死地,我乃参星国七王子,若你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参星国必有厚报。”

        黑魔宗修士脸上露出不屑神色;“参星国七王子在我眼里一钱不值,杀了你取了身上储物戒,所有的好处都归我。”

        “休要欺人太甚。”

        “哼……死到临头还聒噪。”

        这名黑魔宗修士探手取出一只《百鬼幡》,脸上露出残忍笑容对着何方舟扬手就是一招。只见乌压压的黑云翻滚,其间无数鬼头兽身狰狞闪现,转间之间就将何方舟包裹起来正待狂撕乱咬。

        何方舟面临生死大难再也顾不得了,探手抛出七品法器《雷云罩》,肉痛的大喊一声;“爆……给我爆。”

        黑魔宗修士没想到他如此果决,大惊失色之下连忙掐决欲待招回法宝,可惜已经迟了。

        “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天空中电闪雷鸣。

        整套三阶雷云豹材料炼制的《雷云罩》自爆威力何其大,偏生雷电又是恶鬼阴魂类法器的克星,只见空中的滚滚黑云一扫而光,无数鬼头兽身惨叫着泯灭。

        黑魔宗修士与何方舟两人齐齐其的狂吐一口鲜血,身形从空中止直坠下来,几番努力才没有摔的灰头土脸。

        威力极大的《百鬼幡》己然炸裂,损失的灵鬼不计其数,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岁月才能重新补回来,如此惨重损失让黑魔宗修士眼睛都红了,颠狂的举剑就劈刺了过去。

        漫天剑影狂卷而下,何方舟举剑相迎,在身体前隆起一道诺大的土墙,试图阻挡一二。

        黑魔宗修士手中法决一变,漫天剑影合为一股巨剑,势不可当的劈碎了土墙,余势未竭继续突进,誓要将何方舟一斩两段。

        何方舟探手抓出一张御土符,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上面发动,土黄色的圆形光罩立时挡在身前,被巨剑狠狠地斩在其中,形状全都扭曲了,悬之又悬的挡了下来。

        “哼,还有多少宝贝都拿出来,且看我的魔剑斩碎你的乌龟壳。”

        筑基中期的黑魔宗修士发了狠,手掐法决狂劈不己,可纵然修为比对方筑基初期高一个小境界,土系修士善于防御可不是吹牛,何方舟吐血不停依然死死坚持。

        黑魔宗修士一番狂攻之后也是脸色发白,索性发了狠一口鲜血喷在剑上,然后狠狠的劈下。

        这一剑威力何止增加倍许,瞬间斩破土黄色的圆形光罩,就要将何方舟从中一分为二,可是这厮又拿出个土黄色的厚重盾牌顶在头上。

        “咣铛”一声巨响过后

        巨剑与盾牌交击溅起漫天尘雾,何方舟顿时被巨大的力道抛飞20多米远,盾牌也脱手而出飞得很远,他半空中狂喷的鲜血不要钱的挥洒,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翻滚两下,要看着进气少出气多快不行了。

        黑魔宗修士同样被反震的也不好受,腹中翻滚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来。

        他手里拎着剑摇摇晃晃的走过去,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对着何方舟再次举剑劈下,谁知道何方舟躺在地下突然翻过身来,手上赫然捏着一枚低阶剑符,剑符上灵光闪动,显然已经被激发了。

        何方舟此人心计深沉,隐忍到现在就是为了致命一击,方才摔倒在地上翻滚只是为了隐藏发动低阶剑符。

        “去死吧,妖人。”

        恐惧的神色刚刚爬上黑魔宗修士脸庞,只见亮光一闪,低阶剑符已经洞穿胸膛,在心口位置留下一个硕大血洞,尸体无力的向后摔倒。

        “哈哈哈……”

        何方舟纵声大笑起来,满嘴的血沫子喷的一脸都是,但他一点都不在乎。

        他能够活到现在绝不是没原因的,心计足够深沉,花样繁多的宝贝足够多,为人足够隐忍,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算计了半天只为了最后的致命一击。

        若是放在平时,低阶剑符根本不能够对黑魔宗修士造成威胁,可是在苦战之后敌人引颈就戮,黑魔宗修士大意之下靠的太近。

        “哈哈……呃……”

        何方舟狂笑声音戛然而止,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胸膛透体而出的锋锐刀尖,脑袋瞬间呆滞了。

        此刻,他身边一块大石头忽然飞奔而起,转眼间就跑的远远的,何方舟全身上被密密匝匝藤蔓缠绕住,甚至连临死一击都做不到。

        若在平时

        他轻轻一震就可挣脱开,可现在体内灵力枯竭又陡然遭受到致命重创,肉体力量潮水一般的退去,竟然被捆的粽子一样倒毙于途。

        大喜大悲,莫过于此。

        静待片刻

        王天一顶着雷鳄皮小心的走回来,人类修士实在太狡猾了,这让他不得不小心,用掉了手上仅有的两张藤蔓符箓。

        看到何方舟死不瞑目的双眼,王天一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丫都撞到我嘴上了,不下狠手太对不起人了。

        迅速褪下了何方舟与黑魔宗修士手上的储物戒,然后将灵剑和厚重盾牌全都收起,王天一迅速的离开这危险之地,反身向来处跑去。

        他没有忘记有一头三阶雷云豹残骸依然留在原地,对人类来说是不屑一顾的东西,对自己来说可是好宝贝。

        山谷间

        坚硬的褐色岩石上到处都是凌厉剑痕,雾隐宗筑基初期修士刘未尸体四分五裂,死的惨不忍睹,不远处还有一名黑魔宗修士倒毙于途,炼气中期的胡娜娜,胡露露姐妹俩同样惨死在这里。

        如此看来,这里不知道发生什么变化,方小影尸体未在其中,还少了另外一个黑魔宗修士。

        乌云翻滚,雷声隆隆,是这片了无生气褐色大地唱响的挽歌。

        王天一小心探查了一番才敢上去,迅速收起三阶雷云豹残骸还有一面残破的八品《离元合乾土盾》,一柄折断的降魔杵,然后远远地离开了这处危险之地。

        人类修士不管是输是赢都会返回,收敛同伴的尸体,若是迎面撞到乐子可就大了。

        王天一收获满满,早已经心满意足了,当然不想节外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