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45章 服用春霖甘露液

第45章 服用春霖甘露液

        在悬崖边闹出大响动,森林中不知道有多少动物目睹这一场血腥巅峰对决,变异猞猁一战成名。

        森林中强者为尊,猞猁取代吊晴白额虎成为这片森林的主人,赫赫威名远播。

        王天一宁愿不要这个名声,闷声大发财。

        出于对天空的心理阴影,王天一叼着沉重的母老虎残骸进入浓荫蔽日的森林中,开始大口享受血肉饕餮盛宴。

        十数个钟头之后,己是黄昏时分

        天空中依然盘旋着很多亡灵秃鹫,森林中浓烈的血腥味有无比的诱惑力,令其久久恋栈不去。

        亡灵秃鹫招引来了大量的嗜血巨鬣狗,足有三四十头之多,可他们只能望着高高树干上的新鲜血肉团团转圈,口中涎水流淌老长,根本无计可想。

        猞猁将母老虎残骸叼到大树上享用,距离地面三十多米,嗜血巨鬣狗只能狂吠不已,望树兴叹。

        王天一强横实力秒杀嗜血巨鬣狗,但这讨厌的脏东西杀不胜杀,更不愿意吃,他无意多费手脚展开血腥杀戮。

        这时候,天空中的亡灵秃鹫忽然拍打着翅膀四散开来。

        王天一注意到了空中异样,果断丢弃嘴边剩下的小半截母老虎残骸,速度飞快的从大树上下来,飞一般消失在浓密的森林中。

        这引起嗜血巨鬣狗群一阵骚乱,依然在大树底下眼巴巴的看着血肉残骸淌口水,乱糟糟怪叫不己,在森林中吵闹的一片喧嚣。

        极度贪婪是嗜血巨鬣狗身上鲜明标签,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何况是母老虎新鲜血肉呢?

        “哎呀吴师兄,这里有一大群面目可憎的野兽,你看……那树干上还有半截猛虎血肉,估计曾发生过有意思的事儿,要不要去看看?”

        “秋云师妹,我们去太玄探察紧要之事,别在一些不入流的野兽身上浪费时间。”

        “哦……好吧!”

        忽然从天而降大片火球,将嗜血巨鬣狗群淹没其中,惨叫声不绝于耳,很快就烧成了一个个黑炭头。

        “秋云师妹,你这……”

        “咶噪,我嫌这群可憎的野兽污了耳朵。”

        “呵呵呵……你还是太年轻啊,以后在魔雾森林中游历多了就知道,这些畜牲杀不胜杀……”

        天空中几名身穿统一服饰的修士踏剑而行,说说笑笑的离开了,应该是哪个修仙宗派的弟子。

        随手丢下一片火球毙杀数十头嗜血巨鬣狗,只是因为污了耳朵,言语中浑不在意。

        几名修士很快越来越小,变成几个黑点消失在远方。

        从头至尾

        王天一躲在巨石的背后目睹这一切,眼晴中透露出复杂的神色;

        人类何曾将野兽性命放在心里,卑微到连蝼蚁都不如。

        修士并不需要吞噬血肉成长,只是看着不爽就杀了,而且杀了几十头嗜血巨鬣狗。

        如此嗜杀行径,难怪一众妖兽对人类痛恨不已。

        我……也是野兽中一员呐。

        若是跑的慢了,说不定就被随手赏了一记火球,莫名其妙的惨死在这里。

        此刻,王天一心中升起由衷的悲哀,更感觉到迫在眉睫的危险临近。

        太失策了……

        太玄观发生惊天变化之后,我就应该远远的遁去,避开可能紧随而至的巨大危险。

        应该想到;

        此地必然会引起修仙者的高度关注,还有各修仙宗派接踵而至的探查,生死已经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因为贪恋吊晴白额虎精纯的血脉力量,我在这片将要面临极大危险的丛林中恋栈不去,简直昏了头了。

        吊晴白额虎任何时候都可以回过头来捕杀,生命可只有一次啊,怎么能犯如此愚蠢的错误?

        太危险了,太大意了,这个深刻教训一定要牢记。

        今后但凡闹出点响动,必须要第一时间远远遁去,小心使得万年船。

        今天目睹这一幕,让王天一危机感更加强烈。

        静待片刻之后,他迅速返回大树上将母老虎残骸叼下来,很快消失在丛林中。

        数日之后

        魔雾森林中

        此地距离清风山足有千余公里远,更是远离圆石滩方向,属于沟壑纵横的魔雾森林外层,一处从来没有到过的陌生地域。

        王天一已经查探周围二十里方圆,没有发现高度危险的存在,可以放心的闭关十余日。

        高山峭壁的一个山洞里

        干燥的山洞里放着两张柔软的虎皮,这是王天一舒适的床铺,能够住的舒服一些他可不愿意将就。

        他的体长已经达到五米之巨,体重520公斤有余,美丽皮毛上闪烁着动人光泽,激烈战斗后的伤痕全部都恢复了。

        血脉浓度从7.4增涨到8.6,吊晴白额虎一家五口在王天一腹中团圆了,带来了巨大好处,现在是身体的最佳状态。

        此刻

        王天一面前是三十颗颜色青紫的清脉灵丹,一瓶装在青玉大肚瓶中的“春霖甘露液”,装在白玉瓶中的两颗疗伤丹药,一头流浪黄金雄狮完整尸骸,死去不到四个钟头时间,躯体还是温热的。

        他十分珍惜仅剩下的两颗疗伤丹药,上一次自杀性的开刀剜骨,也不过使用了一颗而己。

        关键时刻,一颗疗伤丹药就是一条命啊!

        一切准备就绪

        王天一取出三颗清脉灵丹吞入腹中,能够感觉舒爽的温热在身体内蔓延开来,果然对保护经脉大有益处。

        点了点头,随即打开青玉大肚瓶中的“春霖甘露液”,仰头“咕噜、咕噜”喝了五分之一份量,然后紧紧的盖好放在面前地上。

        “春霖甘露液”入口之后,王天一立马体会到了霸道至极的药力,果然非同凡响。

        冰寒彻骨的药力进入内腑之后,忽然猛烈地发作了,宛如千万个钢针刺疼,让他浑身抽搐起来。

        那种抓也抓不到,挠也挠不到的极致痛苦潮水一般的一浪又一浪涌来,似乎无止无歇,每一秒钟都是极痛苦的煎熬。

        王天一低沉嘶吼着,动作迅速的又抓起二颗清脉灵丹吞入腹中,温热的感觉似乎略微减轻了点痛苦,又或者只是精神上的些许安慰。

        他原本觉得野兽强健的躯体,可以承受更大冲击,想省下一些清脉灵丹用作研究,兴许能派上什么用场?

        当真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春霖甘露液”霸道的药效。

        无论身体肌肉多强健,皮糙肉厚怎样耐操,对作用于骨髓血肉的“春霖甘露液”半点毛用都没有。

        由内而外撕心裂肺的苦痛,没有办法缓解,只能苦苦的咬牙捱下来。

        “春霖甘露液”逆天功效提升修炼资质,必然要承受超越寻常的苦痛,且有极大的危险性。

        能挨过这一道鬼门关的仅十人中三四而己,无不是天纵英才之辈,因果循环隐含天道至理。

        这“春霖甘露液”霸道的药效可以将一个人硬生生疼死,必须要极其珍贵的辅药调理,循序渐进的服下。

        纵然是顶尖的修真家族和大门派,族中子弟服用最少也得八岁至九岁以上,有一定的修炼基础才行。

        年龄再幼小些,风险就会翻倍急剧提高,年龄越小服用越危险。

        王天一才多大?

        两岁零三个月而已,“春霖甘露液”可不会分辨人类和野兽,所以痛苦来的极其猛烈。

        从玄城子那里偷听到的服用方法本就是错的,他这种不入流的外门弟子,怎么可能了解到如此珍贵丹液服用方法,当真是想也不要想。

        玄城子炼制的“清脉灵丹”货不对版,凭借可怜的药理知识,仅仅是他臆测“春霖甘露液”性属冰寒,“清脉灵丹”性属温热,而且有舒张四肢百脉的效果,应该能够缓和一些痛苦。

        其实大谬不然,药理完全弄反了。

        “清脉灵丹”功能与“春霖甘露液”两相叠加,会刺激霸道的药力扩张,来的更猛烈,更彻底。

        王天一完全不知道这一切原委,懵懂中服下丹药,很快就痛苦的在山洞里翻滚哀嚎起来,喊得声嘶力竭。

        身体猛烈撞击山洞岩壁,“哗啦啦”的碎石块震颤中掉落,搅的烟尘四起。

        一浪又一浪的痛楚袭来,似乎永远无穷无尽,当真是度秒如年呐!

        许久之后

        身体中的痛楚似乎稍稍减退,王天一却到了油枯灯竭的时候,两眼一翻很干脆的晕过去了。

        等到再次醒来

        一轮明月高悬天际,山洞外黑漆漆的正是午夜时分。

        王天一翻身爬了起来,探查了一下黄金雄狮血肉尸骸,里面的生命精华早已经流失殆尽,说明晕过去超过20小时。

        撕咬开血肉之后,他嚼碎一截腿骨品尝了下,只剩下淡淡的一丝生命能量精华,也几乎流失殆尽了。

        王天一差不多有数了,不禁暗自咋舌;

        根据血肉精华流逝的程度来看,这一次晕过去最少40个小时,不多于45个小时。

        没办法,他没有钟表,只能大概估计一下。

        看了看自己身上,分泌出一层厚厚油腻黑黄色杂质,粘在皮毛上闻之让人欲呕,已经有些干裂了。

        素来爱干净的王天一要被自己熏吐了,匆忙跑了出去,冲到远处的溪水中一头就扎了进去。

        这一次畅快的洗浴,全身上下洗的干干净净。

        王天一站在草地上,细细体察身体内的变化,突然抬头看着明月光辉播洒下来,深深张口一吸……

        似乎百川归流一样,银色月华束成一缕宛若实质的细线,投入张开的血盆大口中。

        王天一能够感觉到

        胸口形成一处淡淡的漩涡,细线似的月华很自然的投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