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44章 气死母老虎

第44章 气死母老虎

        在距离隐秘山洞外一千余米的地方,虎仔学习母虎搜寻猎物的动作,谨慎地穿行在山林中。

        虎仔400多公斤重的体型很有压迫力,即便遇上实力强悍的丛林豹,自保无虞。

        这个年龄段的虎仔对森林中一切都感觉新奇,好奇心特别旺盛,而且胆子特别大,信心爆棚。

        初生牛犊不怕虎,虎仔又何尝畏惧其他的猎食猛兽!

        它浑然不知已经触动暗记,被悄悄缀上了,危险时刻会来临。

        密林中

        王天一眼神冰冷的盯着虎仔,重新把身体隐藏在灌木丛里,他需要观察一下再做决定。

        这片丛林有一公一母两头成年吊晴白额虎,三头半大的虎仔,这应该是其中的一头虎仔。

        王天一需要确定;

        这头虎仔离开母虎独自搜索,而不是一个陷阱。

        他做事向来谨慎,在隐秘山洞口的附近都留下了暗记,一般野兽不会察觉到异常,往往在一脸懵逼中暴露出来。

        具体做法就是将小石片,放在距离地面80公分到一米的灌木丛枝叶上,下面是裸露的山石,而不能是泥土。

        这样小型动物经过,不会触动石片掉下来发出虚警。

        只要中大型动物经过,不论食肉动物还是食草动物,必然会触碰到伸展在丛林小径中的枝条,石片掉落发出的轻微响声就是警报。

        方法很简单,同样很有效。

        仔细观察约莫半个钟头

        王天一终于确定这头虎仔独自深入,四周并没有母虎接应,简直胆大妄为之至。

        既然送上嘴的猎物,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片刻之后

        这头自负不凡的虎仔就成为了变异猞猁口下亡魂,猎杀过程也没啥好说的,偷袭加上致命的一口封喉,任何挣扎都是徒劳。

        虎仔为自己的年轻幼稚付出生命代价,最可怜的是丁点消息都没传出去,就这么白白的枉死。

        数天之后

        母虎声震山谷的怒吼声回荡不绝,远远地传播开去,冲天怒火怎么也掩藏不住。

        那头可恶至极的变异猞猁始终躲在暗处,三头虎仔一个接一个的神秘消失,怎不让她抓狂?

        “卑鄙至极的猞猁,你给我出来……出来……出来!”

        “你这个胆小鬼!只敢在暗处下黑手,敢不敢与我堂堂正正的一战,我会把你撕成碎片……碎片……碎片……”

        “快出来……出来……出来!”

        山谷回音久久不息

        情绪极度焦灼,而且暴躁无比的母老虎已经几天没有进食,她的胸膛被怒火充满,简直快要气炸了肺。

        在暗处追踪一天

        王天一仔细评估双方实力对比,觉得正面对战胜率在五五开,所以要痛下辣手了。

        他需要一个通过血战修正科学评估理论的契机,通过血战锤炼战斗技巧的经验,通过血战成长的过程。

        总是在背后玩弄阴谋诡计,他害怕丧失正面对决的勇气,丢掉了猎食猛兽原本血性。

        这头800余公斤的母老虎实力相差仿佛,力量和爆发力远远弱于公虎,正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这些天来

        猎杀三头虎仔让王天一受益匪浅,每一头虎仔竟然能够贡献0.5的血脉精纯度,差不多等于一整头黄金雄狮,三头加起来等于一头吊晴白额虎。

        令其血脉浓度从5.9攀升到7.4,真是送上门的礼物。

        所以,更不能放过这一头母虎。

        “是谁在这里狂喊乱叫打扰我的睡眠,是你这一头母大虫吗?真是让人讨厌的东西。”

        王天一站在高高的峭壁上,神色踞傲的看着山谷里的母老虎,仿佛在看一个臭虫似的。

        “啊……是你这只卑鄙无耻的猞猁,不要走……我要和你决一死战。”

        母老虎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迈开腿便狂奔过来,从距离约3000多米远的山谷一路冲向山岩峭壁。

        这是王天一有意为之,一路狂奔下来会极大的消耗母虎的体力,将其胜算降低半分。

        在王天一精心选定的悬崖峭壁战场对战,习惯于在森林中猎杀的母老虎,胜算再降一成。

        猞猁毕竟曾是“树梢上的舞者”,四肢踝关节都可以柔软的旋转180°,以适应悬崖峭壁和树梢高难度的跳跃,攀爬和作战。

        这是造物主的恩赐,王天一没有理由不充分的利用。

        虽然现在体重过大,不可能在树梢上战斗了,但坚硬的悬崖峭壁没问题,足以承载王天一全力战斗所需。

        数分钟后

        母老虎已经带着凛然的杀气冲上山来,沉重的鼻息显示其并不轻松,一场巅峰对决开始了。

        兔起鹘落,吼声不绝。

        激烈博杀在一开始就陷入了白热化,双方都亮出锋利的獠牙利齿,在悬崖峭壁上忘我血战,殷红的鲜血泼洒开,昭示了这一战的惨烈。

        片刻之后

        王天一全面的占据了上风,虽然身上伤痕累累,血脉里蕴含的狂暴战斗天赋激发出来,他兴奋的仰天长吼。

        狂暴的野兽生涯,狂暴的碾压一切……

        尽情宣泄血脉中的战斗本能,酣畅淋漓的血战一场,真是爽毙了。

        反观母老虎就不乐观了

        她躯体伤的更重,前肢和腹部都出现了几个恐怖的血洞,到处伤痕累累,这让她的战斗中变得不再灵活,眼神中已经露出一丝惧意。

        战斗中几次凶猛的扑咬,差点儿失足摔下悬崖峭壁,让母老虎才意识到这处战场对自己极其不利,可惜已经晚了。

        面前这只凶悍的猞猁兽性大发,绝不会轻易的放自己离开。

        “猞猁,我们谈一谈吧。”

        母老虎看着天上盘旋不去大群亡灵秃鹫,语气已经缓和了很多,甚至有些低三下四的味道,这对一向蛮横的母老虎简直不可思议;

        “既然事已至此,你杀了我的老伴和三个虎仔,一切都无法挽回了,我们在这里只能互相拼的两败俱伤,最后却被别的卑鄙动物捡了便宜,我提议就此结束争斗,这片广阔丛林足以容纳我们双方互不侵犯,你看如何?”

        王天一似笑非笑的看着母老虎,嘴角的嘲讽之意根本不加掩饰;“我不会放弃唾手可得的猎物,所以这个建议我拒绝。”

        “你太狂妄了,猞猁,我并非没有还手之力。”

        母老虎被他的态度瞬间激怒了,低吼咆哮着说道;

        “既然你愿意继续这无聊的战斗,我可以随时奉陪,要知道在这悬崖峭壁上,你没有可能一口封喉,最终的结局是我们都会受到重创。”

        母老虎这话说的有理,食肉猛兽最致命的就是咬断猎物喉咙,不论是对食草动物还是对同类都是如此。

        不如此,妄想一口口咬残甚至咬死猎物,累也把自己累倒了。

        野猪被咬断了下半截身子都能逃跑,脊骨野牛屁股后面被咬开大血洞,内脏被嗜血巨鬣狗掏出来都能逃命,挣扎跑到无人处悲惨的死去,类似的情况太多了。

        生命力极其顽强的野生动物很多,居于食物链顶端的吊晴白额虎反抗能力极强,很难被咬死。

        别看变异猞猁现在牢牢占据上风,对母老虎带来极大的生命威胁,她在这悬崖地形上真不怕猞猁,大不了同归于尽。

        猛兽一口咬住猎物咽喉要害,猎物难免翻滚挣扎,最危急时就不会担心是否坠下悬崖,不拼命挣扎再也没机会了。

        最终的结果就是双双坠入悬崖,这是母老虎底气所在。

        拼命呗,谁不会?

        “太可笑了,记住我的话,我会让你看着怎么死的。”

        王天一无意与对方耍嘴皮子,战斗到现在已经足够了,他准备迅速的解决母老虎,怒吼一声就扑了过去,双方再次厮打起来。

        巨爪互相拍击在对方身上,力道何止万钧,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沉闷响声,每一次都会带出血淋淋的伤痕。

        战斗再起

        你来我往缠斗片刻,母老虎又一次凶猛的凌空扑击过来,王天一竟然稳稳站在原处没动,早就等着这一刻发难。

        在两者距离三米多的时候,王天一两个前肢突然抱着一杆锋利长枪,寒光闪闪枪口正对着母老虎的胸口要害处。

        这一瞬间

        母老虎吓的浑身毛发炸起,可王天一蓄谋已久,根本没留下半点反应的机会。

        “噗嗤”一声响,血光乍现

        锋锐长枪是人类炼气高阶修士使用的神兵利器,穿豆腐一样轻松的穿透胸膛,母老虎下意识的一掌拍下去,正拍在枪杆上。

        钢铁长枪底部顶在岩石裂缝里,锋锐的枪尖穿透胸膛,这重重一掌拍下去什么后果?

        长枪嗡鸣着颤抖不已,横向豁开了巨大伤口,这里正是心脏要害部位,几乎搅的稀烂。

        长枪轻易的透体而出,露出血迹斑斑的枪身,将母老虎死死的钉在峭壁上。

        一击致命

        王天一得手之后迅速向后跃开,避过了母老虎的临死一击,看着她临死前的抽搐挣扎眼中喜悦的神采一闪而逝。

        虽然尽量不用阴谋诡计,给予母老虎公平战斗的机会,可忍不住又使出来了。

        呵呵呵……习惯了。

        母老虎临死前回光返照,嘴里溢满了大量鲜血喃喃说道;“我终于知道老伴怎么死的,太卑鄙了……”

        “咳咳……”

        王天一干咳两声,解释道;

        “那个啥……已经给你公平对战的机会了,智慧是实力的一部分,我还没拿刀捅你呢,还有好多手段没使出来,战斗中的手段怎么说baby呢?”

        “太不公平,这是狡猾人类的手段,我死的好冤呐!”

        “不冤不冤,在我的肚子里可以一家团聚,也是个蛮好的结局,省得你老伴和三个虎仔孤单……”

        王天一话未说完,母老虎气的后肢一蹬翘辫子了,生生地被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