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43章 刮骨疗伤

第43章 刮骨疗伤

        一切准备就绪

        王天一深吸一口气,柔软脚垫中带着倒钩的利爪弹出,约有六公分长短,用其中的两个稳稳夹住锋利尖刀,然后在虎猫胸口开了个刀口。

        他看了一下,用力好像小了,没有完全剖开胸口血肉。

        考虑了下

        又划一刀将其彻底剖开,尝试着把锋利尖刀探入胸腔之内,小心的剜除胸腔上壁血肉,不小心却一刀将其心脏伤到了。

        王天一懊恼的叹了口气,他现在就像莽汉穿绣花针,一举一动都非常小心。

        他不会傻到拿自己先开刀,那得有多莽啊!

        万一把自己心脏捅穿,小命岂不是玩蛋了吗?

        当然要用动物尸体先做试验,等到娴熟有把握之后,才能在自己身上动刀。

        锋利尖刀足有一掌宽,并不适合做这种精细的手术,探入胸腔内左右活动的余地也很小,稍有不慎就会伤到附近的心脏。

        忙了好一会儿

        再一次割破虎猫心脏后,王天一满头大汗的放下手中的刀,愤愤的骂了一句;

        “操,真他娘的难弄。”

        没奈何

        丢掉锋利尖刀,王天一又拿起二阶铁翎妖鹰的本命翎羽,这是一支比鹅毛笔略为宽大些的翎羽。

        表面黑漆漆的散发着隐隐光泽,经过飞行妖兽长期凝练相当锋利,也足够坚韧。

        对于王天一来说,本命翎羽好处是足够小巧,坏处是拿捏不稳,更别提做细致手术了。

        因为猞猁宽厚的肉垫中,能够弹出四枚弯钩形状的爪尖,长度约六公分,相隔大概两指的距离。

        虽然可以小幅度移动,缺点是不能握持。

        过于细小的物件拿不稳,本命翎羽正好是其中的一件,就像厨房里的牛耳尖刀一样,太细太窄了。

        皱着眉头思考了会儿

        王天一忽然一拍脑门儿,笑骂道;

        “我特么脑子真进水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考虑半天,看来在野兽中生活时间长不动脑子,智力也是会退化的,以后真要注意了。”

        想到就做

        他将虎猫皮剥下来,裁成一截截毛巾大小留作备用,然后又裁了五公分宽的细条,细细的缠绕在利爪上。

        最后,将本命翎羽紧紧的插在两个利爪中间,略用力便夹的紧紧,半点儿也不可能松脱。

        终于大功告成,王天一长长地舒了口气;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古人诚不我欺也!

        有了合手工具心情好了,下面进展也就推进的更快。

        随后进行的试验很顺利,本命翎羽尺寸比较小非常灵活,能够轻松地探入胸腔内,割除胸腔上壁血肉。

        同时很锋利,甚至能够把坚硬骨骼刮下一层来。

        出于谨慎,王天一在三头银背野狼尸身上同样做十来次实验,动作愈发的娴熟,刀口也可以切的小一点。

        至此,时间过去了大半天,该下决心了。

        三颗疗伤丹药,半截吊晴白额虎残骸是王天一留着恢复伤口用的,若时间过长精纯的生命精华流逝,可就不起什么大作用了。

        但事到临头

        毕竟是在自己身上动刀,王天一还是有些手软了,犹豫了好一会儿,他悲愤莫名的狂吼一声;

        “草……火云宫主,络腮胡子混蛋,我特么操泥姥姥,草……草草……”

        王天一咬住一块大骨头,将本命翎羽在火焰上烤了下消毒,小心的拿到胸口狠心切了下去……

        “草……火云宫主我草呢八辈祖宗,草草……”

        语无伦次的痛骂并不能削减肉体的剧痛,胸口划开手掌那么大的一个切口,王天一哆嗦着拿起小截的骨头撑开,然后用虎猫皮擦拭不断涌出的血迹。

        他凝神内视

        小心翼翼的将锋利本命翎羽探进去,轻轻的靠了一下散发着淡金色光芒的“锁丹符”,“锁丹符”很自然的滑到了一边,没有什么异动。

        还好,还好……

        事先判断正确,意外没有发生。

        若是排斥就麻烦了,或者缠绕起来更麻烦,当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诸天神佛保佑!

        王天一心下稍定,极力稳住颤抖的右肢,对准胸腔内壁血肉狠狠的剜过去。

        “啊……”

        嘶吼惨叫中,王天一已经把口中的大骨头咬碎了,巨大的创痛令眼睛一黑。

        他用强大的意志力克制,事情没完可不能晕过去,那可就坏了菜了。

        此刻他痛的泪流满面,浑身轻微的抽搐着凝神内视,发现“锁丹符”淡金色锚根总共有七根,剖开胸腔内壁血肉能够看到,深深扎入了脊椎大骨中。

        糟了,这是最坏的情况,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王天一横下心来继续干,粗言秽语的咒骂着,又拿出一根大骨头含在嘴里,对着脊椎大骨开始用力的刮,耳朵里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摩擦声音。

        好在骨头上没有神经丛,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

        这七个金色锚根极其坚韧,而且滑溜异常,本命翎羽都割不断,只能从脊椎骨里把它挖出来。

        王天一心中企盼七个金色锚根千万不要穿透脊椎骨,那岂不是要把脊椎骨挖断了?

        好在这种最恶劣情况没出现,忍受着巨大伤痛总算获得回报。

        第一根金色锚根被挖出来的,顶端像钉子一样有个凸起,怪不得能够牢牢的吸附在骨骼上,拽都拽不脱。

        看到了解决隐患的曙光,剩下的就简单了。

        一根接一根金色锚根从脊椎骨中被挖出来,此刻的脊椎骨千疮百孔,王天一嘴唇哆嗦着将“锁丹符”从胸口拿出来,送瘟神一样赶紧放入收纳符中。

        此时,他全身就像大病一场似的瘫软如泥,勉强将一颗疗伤丹药吞下。

        稍微休息片刻恢复,便大口的吞噬半截吊晴白额虎残骸,借以帮助恢复伤势。

        滚滚生命精华涌入身体中,迅速修复胸部伤口,并大量涌入脊椎骨的缺口中滋养,这个过程一直在持续着。

        王天一不知道

        雌性吊晴白额虎己经带着三头未成年猛虎一路追踪过来,在这片熟悉的森林中,要弄清仇人是谁还是很简单的。

        若是实力强大的妖兽,雌虎母子肯定有多远跑多远,可一只变异猞猁竟敢猖狂,这就绝对不能忍。

        报复,必须报复……

        幸亏王天一事先清洗了周围野兽,所以雌虎母子只能确定大致范围,却无法精确追踪到隐秘洞穴中。

        万一在最虚弱的时候闯进来,真就完犊子了。

        雌虎是经验丰富的顶级狩猎者,她坚信;

        只要花费细功夫梳理,总能找到隐藏在暗处的可恶猞猁,把它挖出来撕成碎片。

        至于实力更加强大的吊晴白额虎为何会死在猞猁手中,雌虎想的很简单;

        肯定是中了人类的陷阱,然后被可恶的猞猁捡到便宜,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

        关键是变异猞猁胆敢吞吃虎王血肉,这已经触及了母老虎的底线,必欲杀之而后快,将虎王血肉抢夺回来。

        雌虎母子来到山岩之上,从这里俯瞰山岭纵横的森林大地。

        温暖春风吹来,松涛阵阵作响。

        峡谷中溪流潺潺,岸上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春意盎然的绿色渲染山林,到处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雌虎情绪非常暴躁,在凸起的山岩上转了几圈,低吼吩咐道;

        “叼着那么重的尸首,那头该死的变异猞猁不会跑的远,你们三个散开来去打听消息,附近山林中曾经出现过什么异常?遇到不愿意的杀无赦,快去吧。”

        三头幼虎不敢违抗暴怒中的母老虎,连忙点头称是,迅速的散开追踪去了。

        在这片森林中,能够威胁到他们的顶级猎食者很少。

        母老虎并不担心虎仔撞上危险的变异猞猁,也不担心虎仔生死安危,现在充斥胸口的怒火只需要杀戮。

        不能把人类的情感带入野兽中,那样会错的离谱。

        母老虎不是为了公虎复仇,她是垂涎半截尸体中蕴含的大量生命精华,吞噬以后就会变得更强大。

        母老虎受到重创的时候,甚至会杀死幼崽吞噬疗伤,这是为了生存的残酷兽性。

        略一观察

        雌虎挑选了另外一个方向,从巨石上跃下,带着不可抑制的杀意步入森林中……

        隐秘洞穴里

        经过数个小时的恢复,王天一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下手在自己胸口动刀剜肉的经历简直像噩梦。

        再来一次,他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这样干。

        吊晴白额虎高质量的血肉精华,促使他继续变异,吞噬了整头猛虎体型增长的却不明显。

        这是因为体型越大,增长需要的能量就成倍翻番。

        他体长从4.4米增长到4.65米,体重也随之增长到460余公斤,实力窜升了一大截。

        按照王天一自己归纳总结较为科学的战斗力划分方案,从爆发力,杀伤力和战斗技巧以及力量等多因素评判,相较此前实力增长一倍有余。

        若再次面对吊晴白额虎,胜率会从不足一成提升到两成以上,这仅是保守估计。

        若对战普通黄金雄狮,充分发挥猞猁一族的高明技巧,胜率可以达到五五开。

        最大的好处来自于血脉,若以去年猎杀缺耳头狼为时间节点,原本稀薄的神兽白虎血脉指数为1。

        开启变异进化之路后,差不多八个多月时间,血脉指数增长到4.4水平,成功地实现了体形到实力的剧变。

        这其中

        妖兽缺耳头狼,铁翎妖鹰这些异类贡献的是海量血肉生命精华,对于促成血脉精纯并无作用。

        从1到4.4,来自于曾经猎杀的众多猫科动物,其中丛林豹,母狮和雄狮占据了大头,他们都属于比猞猁血脉更精纯的猫科动物。

        让王天一感觉欣喜的是吊晴白额虎,血脉尤其精纯,简直是血脉进化的宝库。

        吞噬了一整头之后,血脉浓度从4.4暴涨到5.9,足足提升了1.5之多。

        吊晴白额虎远比黄金雄狮血脉更纯正,几乎是后者三倍之多。

        猞猁身体华美的金黄色皮毛上,原先褐色点状斑纹有扩展融合的迹象,最终会向着威风凛凛的虎纹发展,这就是血脉理论最直观表现。

        如今体型更加庞大,獠牙利齿更长更致命,四肢更有力量,毛发更加浓密光泽,一切都说明返祖迹象明显。

        王天一掌握的资料不多,掌握的知识也不多,也无从找长辈释疑解惑。

        他只能结合上辈子科学的归纳方法,从中寻找到蛛丝马迹的正确方向。

        用科学方法解释神秘学,恐怕他也是异世界独一份。

        这全是被逼的,算不是办法的办法。

        事实证明还是很有用的,对自己胸腔里开刀刮骨解除了最大隐患,拆掉了随时能够引爆的炸弹,就是用科学方法解决神秘学最典型的例证,效果一级棒。

        趴在干燥的山洞里恢复体力,洞外突然传来轻微的响声,这是暗记被触动了。

        王天一警觉的站了起来,用储物袋将虎皮和一众物什全收起来,悄无声息地向洞外走去。

        他倒要来看看,是谁敢冒犯虎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