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41章 吊晴白额虎

第41章 吊晴白额虎

        猞猁与吊晴白额虎一逃一追,咆哮声回荡在山林中,惊动无数动物惶惶不安,迅速逃离了二者将要经过之处,生怕殃及池鱼。

        吊晴白额虎高达六米八的庞大身躯追赶速度极快,跑起来惯性也更大,逐渐拉近了二者的距离,逼迫猞猁不得不急转向逃避。

        吊晴白额虎同样是躯体控制的顶级高手,总能很快的再度咬上来,与猞猁仅仅首尾之差。

        王天一吃到变异强大苦头了,由于体型急剧增长,体重也随之增加,他现在已经褪下“树梢舞者”的名号,再也不可能爬上大树甩脱对手。

        相比蛮力,却又差了一大截。

        吊晴白额虎凭借强横的躯体,在力量和獠牙利齿这些主要武器全面碾压猞猁,实力差距相当大。

        猞猁引以为傲的弹跳力,爆发力和花样百出的空中舞蹈,在绝对强悍的实力面前就像一面易碎的镜子,破碎的体无完肤。

        绕了一个大圈子,王天一带着狂暴中的吊晴白额虎高速冲了回来,速度快的像一道残影。

        只见他每一次在地面强有力的蹬踏,整个身体都会呈现向上反弓的弯月型状,宛如飘飞的羽毛四肢极力舒展开来,向前猛窜40多米远,就好似贴着陆地飞行一般。

        匆忙中一撇

        王天一发现一众猫小弟虽然吓的抖抖呵呵,依然能够坚守岗位,心中顿时大定。

        此前的咆哮传音,效果还是彰显的。

        此刻容不得他半点懈怠,距离陷阱处只有千余米远时,吊晴白额虎已经狂追到他的尾巴后,极速奔跑中伸出巨掌在他的后肢上捞了一把。

        王天一在危急关头依然保持身体的平衡,乘势向右前方窜出去,奔跑了十几步又向左前方急剧变向,顿时又拉开了二者间的距离。

        “混蛋,别想跑出我的利爪,今天你死定了。”

        “臭大虫,你怎么不去做小丑,凭借嘴炮就能把人喷死,我干脆叫你口活儿老虎算了。”

        “去死……”

        吊晴白额虎在王天一灵便的嘴皮子面前,翻来覆去就是混蛋和去死这几句话,却被王天一各种花样嘲讽撩拨的火气暴涨,戾气十足。

        从来没有任何人敢于触犯虎威,今天碰到了一个大刺头,逾发死命的追逐起来。

        吊晴白额虎心中发狠,可以保证;

        绝不会一口咬死他,一定要慢慢的折磨这只可恶的猞猁,让其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王天一在高速奔跑到陷阱之前,刻意的调整步伐,并且匆忙回头看了一眼,他在计算二者的步幅落点。

        这让吊晴白额虎再次狂追到了尾后,忽然看见前面猞猁试图再次变向,不由的脚步就缓了一下,随时准备跟随变向。

        谁知,王天一飞奔的脚步准确踩踏在一丛枯草上,陡然发力跃起。

        紧追而至的吊晴白额虎脚步一缓儿,准备也向上跃起,“啌嗵”一声巨响摔倒在陷阱里了。

        “呜嗷……”惨号一声

        皮糙肉厚的吊晴白额虎摔了个七晕八素,庞大身躯上扎满了荆棘铁枝,虽然入肉并不是很深,但是浑身扎的像刺猬一样疼不可当,怪叫连连。

        它费力的窜出陷坑,因为腿上扎的都是荆棘铁枝使不上力,两个前肢费力扒在陷坑边缘处。

        谁知道猞猁迅速冲上来,狠狠的咬了一口。

        这一口咬在右前肢根部,咬的特别狠,生生撕扯下足足3公斤的血肉,简直痛的吊晴白额虎抓狂,猛的用力窜上来。

        受伤的野兽是最狂暴的,吊晴白额虎双眼血红的步步紧逼,方才吃了那么大的亏,它试探着向前走,凶戾之气却喷薄而出,简直把这只狡猾的猞猁恨到骨子里去了。

        任你奸似鬼,也得吃小爷的洗脚水。

        王天一脸上浮现出讥讽的神色,前爪一挥发出信号……

        吊晴白额虎刚刚感觉到不妙,受伤的右前肢忽然一紧被树藤缠住,然后猛的绷紧向上拽,痛的他再次“嗷呜……”一声大喊了出来,

        巨大的力道将吊晴白额虎吊到半空中,离开地面足有十几米高。

        树藤另一端大石头被推到十几米深坑里,吊晴白额虎同样就被吊起十几米高,在空中忽悠悠的转着圈。

        此时,这只猞猁猛地跃起开始下狠口,张开血盆大口咬在柔软的腹部,借助下坠的巨大力量将猛虎的肚子豁开若大的血洞,痛的吊晴白额虎浑身痉挛。

        它猛的用力收缩右前肢去咬树藤,可惜短刃一般锋利的獠牙咬了个空,吊晴白额虎尖锐的獠牙对付猎物特别好用,对付一根坚韧树藤就差强人意了。

        瞅准这个机会,凶猛猞猁一遍又一遍的凌空跃起,将拼命挣扎的吊晴白额虎下半身撕咬的浑身鲜血淋漓。

        当真是半点不容情,一口下去就是两三公斤的新鲜血肉,尤其是软腹部大血洞,半边内脏都露出来了。

        终于,吊晴白额虎命挣扎之下树藤断了,它重重的摔倒在草地上,痛的在草地上翻滚了几下,“咕咚”一声又摔到另外一个陷阱里了。

        人倒霉时,喝凉水都塞牙,吊晴白额虎何尝不是如此?

        它再次摔进陷阱里,就连痛吼声都中气不足。

        大量失血让他的凶焰大减,浑身再次扎满荆棘铁枝,吊晴白额虎几乎无力再爬出十多米高的陷坑。

        “猞猁,这一次算你赢了,你总不会赶尽杀绝吧?”

        “回答错误。”

        王天一站在陷坑旁边仔细观察了下,吊晴白额虎虽然受到重伤,但还没有到致命的程度,他语气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小的们,给你们虎爷爷再来一份大餐。”

        “明白。”

        众猫齐齐的应了一声,速度极快的爬上了树,然后用口中的利齿咬着断掉的树藤坠下来。

        一只,两只,三只……很快就有十几只大小猫主子肉串儿一样的咬着树藤,将大石从十几米深的土坑里拖出来。

        如今一只狞猫变异之后身长约有一米七,大概百余公斤,其他的几支虎猫也差不多,还有众多的未成年狞猫,虎猫,薮猫一起挂在树藤上,生生的把一吨多重的大石头拖了出来。

        王天一走过去看了下悬在半空中的大石头,吩咐道;“下来一个小的。”

        立马有一只小狞猫松开嘴跳了下来,大石头向下坠了两三米,王天一继续吩咐;“再下来一个更小的。”

        立马有一只小薮猫猫松开嘴跳了下来,大石头又向下坠了六七米,王天一伸出前肢已经能够到大石头了,他狞笑着将大石头推向陷阱,爆喊一声;“全下来。”

        一众猫主子全都松开了嘴里的树藤,雨点一样跳下来,东倒西歪的摔了一片,好在不是太高没什么大碍。

        大石头呼啸的砸下去,吊晴白额虎只来得及勉强避开身体上部,一吨多重大石带着巨大的势能“呯”的砸中下肢。

        瞬间骨骼尽碎,凶悍异常的吊晴白额虎尖声哀嚎着,现在森林之王简直惨不忍睹。

        “小的们,把石头再给我拽起来。”

        一众猫主子再次爬上树椪,照此办理又砸了一次,这次正正的砸在吊晴白额虎脑袋上,当场死的不能再死。

        王天一可不会为了展现自己的勇武,跳下陷坑去博斗,吊晴白额虎临死一击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脑袋得有多大坑才愿意这么干。

        他的后手很多,用陷阱就足以玩死傻憨憨的吊晴白额虎,这些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野兽,在爱学习的猞猁面前就是渣。

        这次下到陷坑里,王天一凭借强健的肌肉爆发力,生生将吊晴白额虎叼了出来。

        拖出自己不吃的一套猛虎下水丢给众猫,这部分也有一百多公斤,简直让众猫高兴疯了。

        做梦也不敢想,有朝一日能够享受猛虎大餐。

        王天一没功夫理会众猫,开始独自享用大餐,大口的吞噬虎心,虎肝,虎鞭,虎肉,这都是超级滋补的新鲜血肉啊!

        三天没进食,王天一现在胃口大开。

        大吃大嚼吞了一百多公斤血肉才暂停了下来,感觉躯体中热滚滚的生命精华能量翻涌,似乎比黄金雄狮更契合自己的血脉,受益也更多。

        王天一不但爱学习,而且善于总结规律,对身体的变化明察秋毫,所以总能感悟出特别的规律。

        不管是缺耳头狼,丛林豹,铁翎妖鹰,黄金雄狮或吊晴白额虎,根据《广义兽材妙用大全》所述,血肉中蕴含的能量精华可以称之为“妖力”。

        这是一种血肉生命能量,妖兽越强大,等级越高,体型越大蕴含量就越多,是一种精粹的生物能量。

        妖兽可以通过互相吞噬吸收,野兽同样如此。

        吞噬可以促使其变异和强大起来,与吸收日月精华修炼相辅相成,实现实力的蜕变晋阶。

        不同种类的妖兽,“妖力”是一样的,都是可以吸收的生命能量精华,妖兽内丹就是储存妖力最大的蓄水池。

        人类修仙者通过特殊手法炼制符箓,法宝,就是将妖兽血液毛发及内丹中妖力封印,然后释放出来发挥极大威力。

        促使妖兽发生变异进化的是血脉,而不是“妖力”,二者不可混淆。

        所以;

        王天一在吞噬吊晴白额虎血液,内脏和血肉之后,能够感受到极多的能量涌入血脉中,潜移默化的在改变着血脉,令其更加浓郁。

        这只能说明,吊晴白额虎体内蕴含的血脉比猞猁更加精纯,更加高等,效果数倍于黄金雄狮。

        猞猁体型增大,体重增加,獠牙和利齿变得更长更锋利,越来越向猛虎的体型靠近,应该就是一个血脉返祖的过程。

        王天一由此得出结论;

        猎杀吊晴白额虎显然比猎杀黄金雄狮效果更好,这应该是因为猞猁血脉更靠近猛虎,只不过是其中较为弱小的一支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