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39章 依恋之情

第39章 依恋之情

        不能相信一个女人的保证,更不能相信一个未成年小女孩的保证。

        虽然口中说的是摸一下下,可小雯摸过以后就不撒手了,索性亲呢的抱住猞猁的宽厚脖颈,把脸和小脑袋轻轻磨蹭,就像王瓶儿依恋的动作一样。

        小雯能够感受到这个光滑美丽皮毛下,有着怎样强健的一副躯体,凹凸分明的肌肉蕴含着无穷爆发力,配合可以180°灵活旋转的足踝关节,在悬崖峭壁和大树上如履平地。

        还有收刀入鞘的利爪,柔软宽大的脚垫,都给人以极强的安全感。

        猞猁每一寸皮肉都是为了战斗而生,经过变异进化后更加强大,全都隐藏在美丽的皮毛之下。

        王天一神情高傲的在屋角处趴了下来,对小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可这个举动

        让小雯能双手抱着他的脑袋,把小脑袋顶在猞猁的血盆大口旁边,闭着眼睛特安心、特幸福的样子。

        这个亲呢动作表示了小女孩无限信任,没有丁点的造作虚伪,让王天一也有些动容,这是他来到异世界第一个表示亲近的人类。

        好吧,虽然是个小屁孩,但是……

        这种被人亲近的感觉也蛮好的,最起码小雯身上特有的少女清香不让人讨厌。

        痴缠了一会儿

        小雯忽然站起来捂着肚子,本来就是要起夜的,被猞猁大哥突然出现一打岔,现在想起来更内急了。

        小女孩匆忙打个手势;

        猞猁大哥,等我一下下马上回来。

        哼……我可没那闲工夫。

        求求你啦!很快就好。

        小雯双手合什露出哀求的表情,这只高傲的猞猁索性转过头去,没说离开也没说不离开。

        小女孩心中有了底,匆匆忙忙的跑到一边去解决内急了。

        “哗啦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中很明显,想装作听不到都难。

        没过一会儿

        小雯清秀的脸庞红扑扑的伸出头看了一下,见猞猁傲娇的撇了一眼,然后扭过头去,一副我不稀得理你的样子。

        不知怎的

        她一颗少女的芳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又羞又急的跑过去,小拳拳捶打着猞猁光滑蓬松的皮毛,小声的说道;

        “哎呀,讨厌死了,猞猁大哥你什么也没听见嘛,我说的对不对呀?”

        “快说,快说不准装作不理我,反正我就当你没听见是吧?”

        此刻,小雯才焕发出少女纯真天性,感觉仿佛与邻家大哥哥在打闹,是那样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

        可惜快乐总是短暂的,腻了一会之后……

        这只骄傲的猞猁抖了抖身上华美的皮毛,迈着一贯高雅的步伐走到后面的院墙边,回头看了眼轻轻一跃就离开了。

        小雯呆呆的看着高高的院墙,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悲伤袭来,小手紧紧捂着嘴,清秀脸庞上挂满了大滴大滴的晶莹眼泪。

        猞猁大哥哥也离开自己走了,她感到好委屈,好伤心呀!

        其实,在院墙的另一边,这只猞猁静立在那里,小雯压抑的哭声和情绪宣泄如掌上观纹。

        他人性化地摇摇头;

        只不过是对安全感的依恋罢了,小屁孩知道个什么?

        许久后

        一轮红日破开浓重夜色,映红了清晨的第一缕朝霞,带着春天的阳光普照大地。

        新的一天开始了

        身型纤瘦的小雯和道童青松忙碌开了,不断的添柴烧水,然后费力的把水桶拎去灌满浴桶,一趟又一趟。

        房间里

        浓郁的檀香混合着花朵的清香味儿袅绕,早起的玄城子面色红润饱满,正是心中快乐到飞起的最佳状态,他随手除去了身上的衣服,然后一步迈入浴桶中。

        热腾腾的水面飘满了芬芳的花瓣,让他舒服的呻吟一声,听到门“吱呀”的一声响,道童青松又拎着一桶热水进来了。

        “好了,热水不需要再拎了,去把我换洗的道袍拿过来,等下关上门就好,用不着你继续伺候了。”

        “青松知道了,马上就去拿。”

        青松放下了热水桶,转身到外面将崭新的道袍、内衣和鞋袜拿了进来,仔细的放在几凳上,还细心的把皱折抹平。

        玄城子坐在水桶里舒适的把热水撩在身上,摇头晃脑享受着热水浴。

        青松一脸认真的做事,浑然没发现身后出现一只体型庞大的猞猁,悄无声息的叼着换下来衣服中的储物袋离去。

        这时间掌握的恰到好处,两个眨眼之间,储物袋已经不翼而飞了。

        王天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若不被发现还好,倘若被发现略一迟疑的功夫,足够自己跑出去好远了。

        虽然整个过程寂静无声,掩盖在了洗浴水“哗啦啦”的声音中,玄城子依然似有所觉,回头看了一下敞开的大门,皱着眉头吩咐道;

        “行了,你出去吧,出去随手把门关好。”

        “遵命,观主。”

        道童青松转身走出门,把大门“吱呀”一声关起来,然后向着柴房走去。

        王天一脚步轻盈的准备离开,忽然,他的脚步顿住了,转过头静静的看去……

        小雯满脸通红的走出门来,白皙的胳膊抹了一下额头的汗珠,她今天上午的事儿也做完了。

        向前走了几步刚抬起头,小雯仿佛凝固住了似的,又惊又喜的看着眼前高贵而雍容的猞猁大哥。

        几乎用不着去想,小雯飞奔过去跳了起来,紧紧的抱住猞猁宽厚的脖预,把小脑袋深深地埋在蓬松的皮毛里,感觉是那样的温馨。

        猞猁大哥,你是放心不下又来看我了……是吗?

        知道你是放心不下我的,不管你怎么否认也没用,我知道就是这样的,猞猁大哥你太好了!

        猞猁大哥,你能带着我离开这里吗?

        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呀……

        王天一无奈地抖了抖身上的皮毛,小雯松开手看着猞猁淡金色和湛蓝色混合的美丽双瞳,见他眼神中露出无奈而温馨的神色;

        小屁孩,我养不了你呀!

        人类社会太危险了,我终究要回归魔雾森林,你一个小屁孩在那里根本无法生存,我也无法保护好你。

        人有人的苦难,兽有兽的麻烦。

        在这片天地中唯有各自面对,但愿岁月静好,有朝一日那个啥……

        春暖花开,面朝大海。

        小雯是个极为灵慧的小女孩,瞬间就读懂了猞猁美丽双瞳中蕴含的深意,离别的巨大痛苦突然击中了她弱小的心灵,是那种撕裂的痛苦。

        她默默无声看着猞猁大哥,要把他的影子深深的印在心底,晶莹的泪水大颗大颗的从眼眶里掉下来,就像开了闸一样怎么都止不住。

        王天一微微叹了口气;

        真的无法抚养这个小女孩,无亲无故的也不可能把这个累赘带在身上,那是想都不用想。

        莫如就跟着黄之中先生前往京城,以后也能有个归宿,人类还是应该在人类的社会生活。

        他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听到一声惊“咦”从九天之上传来,如此清晰的传入耳中。

        让王天一心中升起了巨大的危机感,立马抬头望去,只见九天之上一道红色人影几乎在须臾之间,已经出现在面前。

        这是一个身穿红色宫装的美妇人,珠圆玉润的脸庞不怒自威,一双凌厉的丹凤眼让人印象极其深刻。

        关键是,此人修为高深的可怕。

        不同铁翎妖鹰家族从九天之上俯冲下来,一阶妖兽带着凌厉的风声,二阶妖兽挟带着风雷声,三阶妖兽则是速度更快,人已到而风雷声未到。

        这位红衣宫装的美妇人丁点声响风声都没有,从九天之上瞬间闪现。

        仿佛一直就站在这里似的,树叶不摇,衣袖不抖,就这么突兀的出现的,这才是最可怕的。

        “哼,怎么还有一头腌臜的野兽,竟然还敢在本宫面前站着,简直是不知死活。”

        宫装美妇人冷哼一声,突然间,如山的威压若实质般铺天盖地而来,立马将王天一压倒在地上,能够听到骨骼让人牙酸的挫响,下一秒钟就要将其压成糜粉。

        王天一在这绝望的情境下,简直没有半点的反抗力量,死亡就在须臾之间。

        他的心中简直恨到日了狗,这特么好好的一辈子刚刚开始,马上眼睛一睁一闭又过去了。

        下辈子投胎到哪儿呢?

        “大姐姐,请您不要伤害他,我求求您了。”

        小雯忽然跪在了地上,膝行两步紧紧抱着红衣宫装美妇的腿,脸上满是祈求之色。

        “哦,你要为这只低贱的野兽求情,为什么?”

        “大姐姐,猞猁大哥帮我报了杀母之仇,他还救了我的命,他真的不会伤害人的,求求您放过他吧!”

        “哦……”

        宫装美妇脸色稍缓,一把拉起小雯的胳膊,仔细摸了摸她的骨骼肌肉,眼睛中闪亮的神色更浓重。

        此时,宫装美妇身后不知道何时出现四名褐衣劲装大汉,泥雕木塑一般的站在边上动也不动。

        宫装美妇的动作让小雯不知所措,她心疼的看着被压在地上的王天一,泪水又默默的流淌了下来。

        猞猁大哥是何等傲娇的性格,却这样四肢趴着被压倒在地,这是让人难堪的羞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