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38章 偶然相逢

第38章 偶然相逢

        王天一是个做事谨慎的人,此处山林距离第五进院子后墙不远,他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布设的陷阱,一切都看不出异样。

        这两天他也没闲着,准备了几个后手以防万一。

        抓了几头穿山甲来挖陷坑,足足挖了四个连环陷坑,里面插上尖锐的荆棘木,上面则用枝叶盖好,撒上丛林中常见的腐土落叶。

        至于这几头穿山甲,拍晕了给一众猫小弟打牙祭,也算是资源不浪费。

        此外,还用树藤做了几个套索,绕过树椪另一头绑上大石头,万一追踪的敌人踩中,只要把石头推下就可以把敌人吊起来。

        只要阻挡一两分钟,足可以令王天一逃之夭夭。

        作为一名有智慧,爱学习的野兽,王天一把能够做的已经做到极致,剩下的只有明天上午见分晓了。

        “你们几个今晚开始就守在这里,驱赶任何试图靠近的野兽,不要让这些蠢东西坏了我的大事,否则拿你们是问,万死不得赎罪。”

        “请大王放心,我等绝不敢误了猞猁大王的大事。”

        “嗯,小心做事,自有尔等的好处。”

        王天一满意的点点头,看着天色已黑,是时候动身了。

        他脚步优雅的顺着树木中间的林荫道前行,很快来到第五进院子的后墙头,刚要侧耳倾听,就听到墙头上传来“吱吱”的叫声。

        “大王,来这边没人。”

        抬头一看,一个硕大的灰老鼠趴在墙头上人性化的招手,谄媚之意根本掩藏不住。

        好吧,那就省点事儿。

        王天一纵身轻轻一跃,仿佛优雅的舞蹈家似的落地无声,把这个潜入他人宅院的动作做的雍容而华贵,己悄无声息的潜入院中。

        如此惊艳的身手,几乎让大灰老鼠看傻了,它略一犹豫忙迅速的爬下来,此时已经有三四十只老鼠汇扰过来,黑压压的一大片。

        王天一见状眉头一皱;

        哪里需要这么多老鼠在此,搞的什么鬼?

        “你是谁的手下,这里怎么乱糟糟那么多老鼠?”

        “回禀猞猁大王,我是在这里有十几年的老灰,现在是大虎的手下,太玄观众位道长下山做法事的消息就是我传出去的,他们呃……是其它猫主子的手下,和我不是一个系统的。”

        “哦,你做的很好,事成之后自有赏赐,那么你能够听懂人言喽。”

        “回禀大王,这里的道长我都认识,也能够听懂人言,道观里每一个窟窿我都知道,很多还是我亲自啃出来的。”

        王天一听着真有些违和,再一想鼠辈可不就这么生活吗?

        他淡然的一挥爪说道;“传我的命令,这第五进院子只留下五只老鼠就好,每只老鼠监视一个人,老灰留在这里给我带路,其他的全都撤离这里,鼠多办不了事,反而碍手碍脚的引人注意。”

        “遵命,猞猁大王。”

        黑压压的鼠群转眼间散去,也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当真是人有人道,鼠有鼠路。

        只留下五只大老鼠,算是能够听懂人言的精英老鼠,自然狡猾大大的。

        月光下的庭院里,清冷肃穆。

        这一进宅院呈“凹”字形,玄城子居于东首,黄之中居于西首,中间是会客及清修的雅室,书房等所在,小雯和道童青松平时睡在会客室的长凳上,两张长凳一并,然后放个枕头就完事儿。

        此时,王天一敏锐的嗅觉能够发现;

        夜色朦胧中的东首房屋内,玄城子与黄之中正秉烛夜谈,可能还会抵足而眠,具体谈什么他也不想了解。

        作为一名爱学习、爱思考的野兽,王天一对玄城子收藏的典籍很感兴趣,第一时间当然去书房查探一番。

        旧时代的房屋除了大门有锁,其他各房只有木质门闸,有人在内的时候可以从里面关上,无人的时候完全不设访。

        这只猞猁迈着优雅的步伐,仿佛把自己当成主人一样丝毫不见外的推门而入,别提有多自然了。

        书房里布置的雅致简洁,除了一桌一椅一榻一书架之外,还有盆景,棋盘和长箫等物点缀其间,彰显主人高雅兴趣。

        王天一脸上露出拟人化的赞赏之色;

        “虽然说玄城子为人阴毒狠辣,但是志趣颇为高雅,除了下棋之外还喜欢吹箫呢!呃……”

        他立马反应过来了,感觉牙酸的嗟了下嘴,摇了摇头走到书架边欣赏起来。

        书架上的典籍并不多,寥寥五、六十本的样子,但每一本都是精品,他略过一些关于音律和道藏典籍,目光落到一本《太玄丹谱》上,忍不住见猎心喜取下翻阅。

        这并非是讲授如何制丹的书,而是纵论天下九品二十七等修仙丹药,应该是一本普及性的丹书,详细讲解识别方法和功效,但却是王天一最需要的知识。

        他立马将颈毛中收藏的收纳符取下,开心的对着《太玄丹谱》一晃,就把这本书收取了。

        王天一心安理得的继续浏览,很快又找到一本《太玄符箓集汇》,同样是关于讲解天下各门各派常用的符箓及其威力效用,也是普及性的知识。

        很好,收起……

        找到一本《太玄入门剑谱》,很好,收起……

        找到一本《基本拳术精要》,很好,收起……

        找到一本《百草图谱》,很好,收起……

        找到一本《广义兽材妙用大全》,很好,收起……

        找到一本《基本丹理通解》,很好,收起……

        不知不觉中收了十来本书,整个书架上去掉了五分之一,就是瞎子也能看的出来进贼了。

        这还是个爱书的雅贼,但玄城子绝不会联想到神志未开的野兽身上,至多怀疑到道观里的众人。

        所谓;法不传六耳。

        这些太玄门内典藏,也许对于修仙门派来说只是常识,但对于寻常人等是难得一见的瑰宝,足以令他们做出不智的行为。

        这绝对不是偷,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

        不能怪王天一吃相难看,虽然都是修真世界的基本知识,可对生长于蛮荒的野兽来说,不可能有人为其解惑答疑,这些基本知识就变得无比宝贵。

        纵然没有得到“春霖甘露液”,王天一觉得这一趟来的也太值了。

        修炼者认为常识性的知识正是他最缺乏的,要想在这条路上走的远,知己知彼是必要的。

        后果就不是他要考虑的了,玄城子明天一早就要沐浴更衣,焚香礼拜,然后与心上人中哥哥一起享用洗髓伐骨的无上妙药,哪有心思来管这些小事儿。

        等他腾出手来查问,猞猁大王早已经鸿飞冥冥,回到无限广阔的魔雾森林中了。

        人类世界还是太危险,王天一表示齁不住哇!

        在书房里停留许久

        王天一透过窗户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将银白色的光华洒向大地,天地间一片静谧,真是个令人心旷神怡的夜晚啊!

        他信马由缰走出书房,抬眼看一下东首房间灯已经熄灭了,呃……好吧,为长者讳。

        明亮的月光照在猞猁华美的皮毛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银色光晕,是那么的神彩飞扬,卓尔不群。

        忽然,这只猞猁有些吃惊的回头看;

        小雯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走出来,似乎是想起夜。

        抬头正好看见体型硕大的猞猁,傲然站立在幽静的院子里,二者四目相对。

        小雯只是短暂的一哆嗦,突然睁大眼睛差点儿惊喜的叫出声来,在猞猁威严的目光下连忙用小手捂住了嘴;

        她还记得这个神情孤傲的猞猁,不喜欢别人大惊小怪叫嚷,不喜欢暴露自己的存在。

        小女孩敏锐的第六感知道,这只凶猛的猞猁对自己并无恶意,苦难的幼年生涯,让她宁愿接近野兽也不愿意接近人。

        王天一此时陷入纠结中;

        本来想咬断她的脖子,可小丫头蛮伶俐,要不……这次就算了吧!

        王天一在心里面给自己找个理由,然后迈着优雅的步伐向西面走去。

        小雯不由自主的跟了上来,就像个小跟屁虫,她从内心有些依恋这只美丽而凶猛的野兽。

        小雯永远不会忘记;

        是猞猁帮她报了杀母之仇,也救下了自己的生命,免遭癫狂的少寨主黑南风蹂躏,并且帮着掩盖了一些要命的细节。

        小雯年龄虽然小,可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细腻心思,她怯生生的看着神情高傲的猞猁,用手比划出心里的意思;

        猞猁大哥,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

        当然不是了。

        这只皮毛华美至极的猛兽无奈的撇了下眼,然后高傲的扬起了头,一副不想理睬小屁孩的样子。

        小雯并非高傲的少女,而是能够厚起脸皮的小女孩儿,她腆着脸慢慢的走近,用手比划说;

        猞猁大哥,我真的好喜欢你诶,能让我摸摸吗?

        哼,休想!

        小雯被无情的拒绝了,一颗童真的少女心更加痒痒的不得了。

        看着猞猁华美的皮毛和矫健身姿,她转眼间化身为小迷妹,灵动的大眼睛似乎都长出小手来。

        非要摸一下才能甘心,于是祭出了磨人大法;

        求求你啦猞猁大哥,我只摸一下下好了,真的只摸一下下,人家好喜欢你哦,求求你嘛!

        猞猁大哥,别那么高傲嘛,我保证不会伤害你的哦!

        我知道你不喜欢暴露行踪,这只是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我一定会牢牢的放在心里的,就让我摸一下下嘛!

        求求你啦!

        这只美丽而高傲的猞猁被她磨的直翻白眼,这个动作似乎给了小雯极大信心,她小心地走上去,伸出白皙小手摸着蓬松油亮的毛发,顿时爱心泛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