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37章 紧锣密鼓准备

第37章 紧锣密鼓准备

        随着玄城子一番描述,事情经过大致浮现;

        寒冬时节,大雪封山。

        太玄观也变得人迹罕至,道士每日里早中晚三遍功课之外,粗茶淡饭聊以度日,日子过得平淡而又规律。

        这一天

        青风山后“轰隆隆”的爆响声不绝于耳,声势惊人,良久以后方才安静下来。

        玄城子带着两个心腹道士,小心翼翼地前往后山一探究竟,吃惊的发现这里草木一片狼藉,山石破碎,殷红血迹星星点点的分外刺目。

        很显然,发生过一场血战。

        二名褐色劲装汉子死的惨不忍睹,还有一名身着道袍的修炼者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身下汩汩一汪鲜血,胸腹部有着两处惨烈的伤口。

        七手八脚的将修炼者抬回道观,经询问后方才得知;

        此人乃著名的修仙家族公孙氏门下子弟,名叫公孙不章,是练气期巅峰修士,路遇两名宵小意欲不轨,遂一力毙之。

        公孙不章感谢一众道长仗义相助,自行取出疗伤丹药恢复,这一切都落在玄城子眼中,心中不免起了异样心思。

        太玄观乃是属于太玄门下一处道观,作为中型修仙门派,太玄门下道观足有数百处,分散在参星国,毕星国,昂星国等地域,处于修仙门派的最外围组织。

        别看玄城子乃是一观之主,其实仅仅是太玄门的外门子弟,不受重视的跑腿打杂之流。

        修炼二十八载,仅是炼气期五层修为,再上一层楼的可能性几近于无。

        因此被打发出来,在这一处偏僻的道观主持,实质上相当于流放了。

        仙途已绝,玄城子自甘堕落,放纵情欲,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修仙修的是什么?

        与天争,与地争,争的就是一份机缘。

        公孙不章虽然警惕性很重,话中语焉不详,没有透露出什么情况。

        但玄城子将他抬回来的时候,发现其衣服里一个储物袋,足以让其产生贪念。

        玄城子在太玄门厮混了二十几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一个储物袋价值高昂,最少是炼气巅峰或者是筑基期内门弟子才能享有的,自己混了二十几年也没有弄到一个。

        更何况

        二名褐色劲装汉子身无长物,储物袋里最少有三把修炼者使用的神兵利器,这在俗世可是万金难求的宝贝。

        若能够弄到手,这一辈子就可以尽享荣华富贵。

        剩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重伤后的公孙不章被下药害死,尸体扔入后山让野兽吞食干净。

        两名心腹道士也不能幸免,被打发出去游方挂单,其实半路上已经被玄城子害死了。

        玄城子从储物袋里发现大惊喜;

        除了两把刀,一柄剑一张弓以外,还有11张低阶符箓,三个白玉瓶里分别装着三颗疗伤丹药和八颗增灵丹,一些随身衣物,最大的惊喜是有一坛“春霖甘露液”。

        这一坛“春霖甘露液”出自著名的“一道门”中阶炼丹师之手,是极其珍贵的中阶珍药。

        主材选用三千年以上年份的春霖草,配以万年甘露石髓和数十种珍贵药材制成,价值胜过万金难求的筑基丹。

        功能洗髓伐骨,汰除杂质。

        用以提升年轻人的修炼资质,年龄越小用的效果越好,不但可以提升修炼天赋,而且可以全面强化身体。

        是修仙大门派和修仙家族为门中重点培养的弟子准备的珍药,可遇而不可求,真是天大的机缘。

        如此珍贵的“春霖甘露液”怎么会出现在公孙不章身上?

        现在他已经死了无从得知,想来无非是偷窃,明夺暗抢,设计欺骗这些不入流的手段,反正不可能是正当途径得来的。

        玄城子眼界见识还是有的,自家人知自家事。

        他现在已年届中旬,实际上比黄之中还大上许多,独自享用这样珍贵的宝药无异于暴殄天物。

        年龄越小服用效果越好,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物欲横流,杂质丛生,想要洗髓伐骨,汰除杂质可不是一般二般困难。

        效果比起孩童来说十不存一,最多也就是延年益寿的效果罢了。

        所以咳咳……城儿想与心上人分享,长久的做一对神仙鸳鸯。

        说到情深处,两人又搂抱在一起……

        浓荫蔽日的大树上

        王天一无奈的抱着头,真是颠覆了三观,可怜黄之中先生还是自己半个恩师呢,咋喜欢这个调调呢?

        好吧,为尊者讳。

        虽然辣眼伤耳朵,今天的收获不可谓不大。

        王天一这下知道黄之中先生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珍贵的藏书了?

        寻常读书人哪里会有,敢情……都是从城儿这借阅的。

        两人这关系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啥好东西借不出来?

        玄城子言道;

        这“春霖甘露液”功效逆天,药劲儿也十分霸道,需要很多珍贵的辅药佐配,以免对体内经脉造成伤害。

        玄城子倾尽所有,亦不过仅仅收集了一些名贵药草,自己动手炼制了三十枚清脉灵丹,属于不入流的丹药,能够缓和些许“春霖甘露液”王霸之气。

        所以,准备三日后两人沐浴更衣,正式开始服用清脉灵丹,循序渐进的使用“春霖甘露液”云云。

        逆天好东西享用,必须要有仪式感。

        酒席散了之后

        两人在凉亭中又手谈了一局,当真是棋遇对手,将逢良才,至日暮时分方才携手归去。

        这只美丽的猞猁从大树上悄然而下,施施然离开了,来到一处偏僻的山坳中。

        一众猫手下齐聚在此,甚至还有十几个硕大的老鼠,全都神态恭敬地趴在地上。

        王天一找了个舒服的大石跃上去,神态慵懒的侧卧着,仿佛高居于王座之上。

        “说说吧,你们找的这些杂兵侦查的情况怎么样?太玄观里所有的一切我都要知道,一个个汇报吧,就从大宁开始,二宁准备,按照次序来谁都不用抢。”

        “猞猁大王,我找了本地的两个鼠王,得到的消息是……”

        一个钟头之后

        所有手下的马仔都散去,按照要求去探察太玄观内的情况了,主要是由鼠类承担。

        王天一是众猫的天,众猫就是鼠类的天,一众鼠类“呼啦啦”的撒出去,当真能把道士三岁时尿床糗事都调查出来。

        略一沉吟

        王天一仔细梳理得到的消息;

        太玄观里外五进院子,庙宇屋舍一百三十多间,各等道士四十七名,还有住在道观里虔诚的居士二十多人。

        前三进院子一般性监控就好了,重点在第四进和第五进大院,是最紧要的地方。

        居于此处道长只有九人,都是资历深厚的道长,玄城子位于其中之一。

        这九名道长中,有四人日常都打坐修炼,可能是修炼者。

        王天一布置下去的任务就是;

        除了玄城子,其他三名道长姓甚名谁,实力如何?

        使用什么武器,有什么特长,每日作息规律若何?

        玄城子和黄之中住在哪里,重要的私人物品都放在哪里?太玄观是否有暗道,是否有隐藏的神秘人物等等事宜,务必要调查的一清二楚。

        事关自身安全,王天一可不敢马虎。

        若一切情况都弄清楚之后,他准备三日后下手,就定在玄城子和黄之中沐浴更衣的时候。

        平日里,玄城子应该随身带着储物袋,那可是须臾不能离身的看家宝贝。

        除非强行抢夺,否则不可能得手。

        唯一的例外,玄城子沐浴时候总不会带在身上,万一兴致来了,与黄先生来一个鸳鸯戏水……

        咳咳……

        王天一连忙晃了晃脑袋,把这个不纯洁的念头抛到九霄云外,自己也不禁汗颜些许。

        麻蛋,没注意就被带歪了。

        此后两天

        消息源源不断的传来,不管大宁二宁,还是大虎,二虎三虎,小数,手底下都掌握着数目不等的鼠类,甚至还从其他地方补充。

        众猫为了讨得猞猁大王欢心,多收集消息,真是把一众鼠类逼的上蹿下跳。

        一时间,太玄观鼠满为患。

        “啊……老鼠。”

        “这有什么可稀奇的,睡觉时老鼠都在旁边盯着,这两天太玄观老鼠成灾了,这小东西可灵验,怕不是有什么灾祸要来吧。”

        “不是,老鼠把我的木碗拖走了。”

        “呃……”

        正在进斋饭的道士闻言抬起头,果然见几个老鼠合力抬着木碗,速度飞快的跑出去了。

        “要不……你再重新去拿个碗装饭吃,出家修行之人用不着和鼠辈计较。”

        “师兄,道观里一人一个碗,哪里还有多余的?”

        “那你等一下,我这碗吃完了给你用,等到闲暇时帮你凿一个石碗,就不怕鼠辈抢夺了。”

        小道士听了师兄们的安慰,苦恼的挠挠头,也只能这样做罢了。

        密林中

        王天一终于听到一个好消息;

        玄城子打发观里众位道人,去距此约二十六里路程孟廷县城一个大户人家做驱鬼祈福法事,太玄观内那三位修炼者尽在其中,七八日之内不得回返。

        他立马意识到;

        这是玄城子为了服用“春霖甘露液”,提前支开了道观里碍手碍脚的人,方便自己与之中哥哥行事。

        下面陆续传来的消息,也印证了王天一的猜测。

        道观里下山做法事的众人离开之后,观主玄城子随后宣布;

        第五进宅院外人不得擅入,他要闭关修炼一门紧要的法门,所有人通通不得入内打扰清修。

        留宿在第五进宅院的黄之中先生,收到一整套藏青色道袍,连同崭新的鞋袜,内衣等物什,以为沐浴更衣后使用。

        黄之中先生吩咐小雯,明日上午多准备柴薪烧火,煮几大锅开水作沐浴之用,还准备了一些花瓣,龙涎木用作香薰。

        第五进大院子里,除了玄城子,黄之中这二人,还留有服侍的小雯和一位小道童青松,此外再无旁人。

        按照玄城子一贯心狠手辣的作风,只怕事成之后为了不泄露口风,这一对童男童女也会命丧九泉。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王天一知道;该自己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