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34章 清风山

第34章 清风山

        凌空下击的铁翎妖鹰连续两招都落了空,这让他有些恼羞成怒,扑扇两下翅膀猛然坠地。

        “轰隆”一声巨响

        将峡谷中的石块都抓爆了,掀起来一声风雷炸响,四处烟尘弥漫。

        这都没有影响到铁翎妖鹰,锐利的鹰眼看了下黑漆漆的洞穴,冷哼一声也跟着钻了进去。

        他根本想都没想过这会是陷阱,表演太特么逼真了!

        真是用生命和灵魂在演绎,没有丁点匠意之处,简直浑然天成。

        洞穴里

        最先一头钻进来的猞猁速度飞快,四肢在洞穴墙壁上连着点两下凌空窜出去,熟门熟路的三绕二绕奔向后面,还有时间抽冷子回头看一眼。

        什么情况,蛮汉没有跟进来?

        这个疑问在脑袋里没有超过一秒钟,就感觉到洞穴一声闷响,从头顶上扑簌簌的掉下来很多灰尘。

        “蛮汉”摇摇晃晃的一头撞进来,被脚底下潮湿的柴火拌了个跟头,连滚带爬的继续往里跑,好像屁股后面着了火一样。

        王瓶儿不敢怠慢,跑到小洞口一个纵跃跳水的姿势,前肢和后肢都拉成了一条直线,精准的钻进小洞口里,向前滑行了六米之后头露了出来,肚子却卡在里面了。

        “快,拽我一把。”

        实力暴涨带来体型的迅速增长,她的体长已经达到了两米九,体重也相应的增加了,。

        这个小洞口已经显得过于狭窄了,王瓶儿几乎是带着哭腔,慌得六神无主。

        屁股后面紧跟着一头狂暴中的黄金狮王,偏偏卡住了,真是要人命的节奏啊!

        短毛和黑头连忙用力去拖,将王瓶儿费力的拽出来。

        这时,就听到后面蛮汉“嗷呜”的一声怪叫。

        王瓶儿脸上不由得露出喜滋滋的笑容,肯定是踩到柴草里的兽夹了,这下乐子可就大了。

        兽夹就像鲨鱼的锯齿一样,由强力弹簧控制着力道极大,且都集中在尖锐的锯齿这一点上。

        只要踩到机关猛的一合,呵呵……纵然是大腿粗的骨头也得怼裂了,厉害到不要不要的。

        果然,能听到蛮汉狂暴的怒吼一声;“哇靠,痛杀我也,这特么到底是谁干的?”

        “怎么啦……有人伤害你吗?小狮子,跪下来献出你的血肉让我品尝,或许我会帮你找出是谁干的恶作剧,确实很有意思。”

        铁翎妖鹰不慌不忙的走进洞穴里,巨大的铁翎一路拖在地上,好像拖着两个大刀片一样与岩石摩擦带出两道火线,火星四溅,在岩石上留下浅浅的沟痕。

        他收束了翅膀后,在体型庞大的黄金狮王面前并不占优势,但是高高在上的傲慢气息半分也不削减。

        这副劲头子,仿佛要让“蛮汉”跪舔才行。

        “我管你什么妖兽,去死吧!”

        什么叫蛮汉?此刻彻底陷入癫狂状态的黄金雄狮就是。

        他有源自血脉的骄傲,不可能在扁毛畜生面前跪舔,纵然死了都做不到。

        两者相距40余米,“蛮汉”怒吼着就扑了上去,可前肢上的兽夹极大地妨碍了他的行动。

        “哼,到底是低贱的野兽啊,简直不知死活。”

        铁翎妖鹰脸上浮现出讥讽之色,张开鹰嘴吐出一连串的青色风刃,“蹦蹦蹦蹦”像弹棉花一样密集,几乎瞬间就打到了眼前。

        “蛮汉”只来得及低下头,青色风刃一股脑劈头盖脸的就打了过来,转眼就变得皮开肉绽,头上,身上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伤口,看起来凄惨极了。

        未曾想,这反而激发了雄狮蛮悍的凶性。

        狂吼一声又扑了上来,瞬间把两者的距离缩短到十几米。

        贴身肉搏吗?简直妄想!

        铁翎妖鹰脸上浮现出的讥讽之色更浓,身体迅速后退中又吐出一连串的风刃,劈头盖脸的狂揍黄金雄狮,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中。

        就在这时候

        洞穴口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响,震动碎石头“哗啦啦”的掉下来,灰尘弥漫。

        然后就听到“轰隆隆”的巨响,洞穴里原本就不多的光线彻底黑暗下来。

        这对铁翎妖鹰锐利的鹰眼构不成麻烦,他有些吃惊的回头望去,搞什么鬼?

        只见一块巨大的圆石“轰隆隆”的滚进洞穴来,当真吓了一跳,脑海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出现一个念头;

        遭了,中了陷阱……

        这时候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圆形大石挟带着下冲的巨大势能袭来,铁翎妖鹰首当其冲,他只能挥起翅膀猛击,试图阻止圆形大石继续滚动下来。

        “咣当”一声巨响,石屑粉飞,火星四溅。

        圆形大石遭受到重击势头减缓下来,若是能够腾出手,铁翎妖鹰可以把大石头想办法停住,然后再推出洞穴去,充其量多费些力气罢了。

        问题是他根本没机会……

        之前被揍到凄惨不已的“蛮汉”发狂冲了上来,张开血盆大口狠狠的咬在翅膀上沿,狂暴摆动着头部将伤口撕裂的更大。

        黄金雄狮利齿巨大的咬合力,破开了铁翎妖鹰兼坚韧羽毛和皮肤的防御,将他的肩部整个咬穿。

        “我的天,瞧你干了什么?”

        铁翎妖鹰立马暴发了,两支铁翎泛着青色的寒光狠狠击打在“蛮汉”身上,仿佛是硕大的砍刀似的,将其一下子打退了十几米远。

        可这下转身一耽误

        圆形大石狠狠地撞击在铁翎妖鹰后背上,它“哇”的狂喷一口鲜血,身体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

        圆形大石重达十余吨,滚动起来势不可当。

        二阶铁翎妖鹰体重充其量两百四五十公斤,纵然本领通天,亦无法面对身后大圆石和身前狂暴雄狮的双面夹击。

        皮糙肉厚的雄狮“蛮汉”刚刚爬起来,硬顶着青色风刃的摧残冲上去张口就咬,将铁翎妖鹰柔软的胸腹部撕咬下一大块血肉,痛得铁翎妖鹰尖啸起来,闪电般的伸出铁爪穿透雄狮的前肢肩胛骨。

        互相伤害呗,谁怕谁?

        雄狮“蛮汉张开血盆大口狠狠的咬在铁爪上端,獠牙切断了肌肉组织,狂暴甩动着将其撕扯下来。

        铁翎妖鹰痛的眼泪都下来了,还没有等反应过来,后背再次遭到大圆石重重的一击,“哇”的狂喷一口鲜血,被迫继续向洞穴深处走去。

        “来,用劲推。”

        王天一和王岱在大圆石后面用劲的推着,看着脚底下殷红的血迹神情兴奋,胜利就在眼前。

        终于,“轰隆”一声巨响。

        大圆石死死的卡在狭窄的地方,哥几个用其他碎石头垫紧,然后将大木头叼过来闸上。

        至此,大功告成。

        陷阱里的两头狂暴野兽依然在互相攻击,嘶吼声不断,还有铁翎妖鹰恶毒的咒骂声。

        行吧,先让你们嘴上快活,我要开始烧锅了。

        片刻之后

        浓烟滚滚淹没了陷阱洞穴,这一次是烟熏黄金雄狮和铁翎妖鹰,果然是难兄难弟的一对好搭档。

        从午后到日落

        猞猁捕猎队占据的峡谷无人敢靠近,所有鸟兽都绕道而走,俨然成为了一处禁地。

        根据王天一的分配;

        他独占二阶铁翎妖鹰,另外分到了三百公斤黄金雄狮血肉,王瓶儿负责诱敌劳苦功高,分到了三百五十公斤雄狮血肉骨骼,王岱负则剩下的包圆。

        至于短毛和黑头,能分到一些骨头啃就不错了。

        这种高层次的血肉,哪里是这些打下手的马仔能够觊觎的,那是想都别想。

        野兽对食物的占有欲望极其强烈,容不得分享。

        一处单独的洞穴里

        不时有低沉的吼声传来,一只体型巨大的猞猁双目中露出摄人的光芒,他的全身热气蒸腾,显示出体内的温度极高,双眼充满可怕的血色。

        二阶铁翎妖鹰血肉极为精纯,蕴含着巨量的神秘能量,进入体内后仿佛岩浆从上而下浇灌四肢百脉,每一寸细胞血肉都发出欢快的呼喊。

        变异一直在持续的进行中,向着更强大的方向。

        骨骼更加紧致,皮肤更加坚韧,血肉吞噬能量后更具活力和生机,血液也变得更加浓稠厚重。

        这次狩猎的丰盛收获,让王天一的清风山之行不得不推迟一天。

        一天一夜之后

        当他再次出现在峡谷中,整个形态已经出现了巨大变化,变得更加威猛摄人,仿佛王者再临。

        体长从3.7米爆涨到4.4米,体重也随之增长到近四百公斤,仿佛是一头小型的黄金雄狮,只不过皮毛更加光彩漂亮。

        黄金雄狮的鬃毛主要在脑袋上,蓬松开来,威风凛凛,身体上的金黄色毛发并不长。

        猞猁不同;

        他全身都拥有金黄色蓬松毛发,脸型与雄狮非常像,但是湛蓝色与淡金色混合的美丽双瞳更大,更有神采,配合颈部一圈银色蓬松的颈毛,高傲到无以复加,举手投足都透露着优雅迷人的风范。

        这是一种极美丽的动物,可以说是猫科动物中的选美冠军,修长的体态蕴含着惊人爆发力,隐藏了顶级猎杀者的凶悍。

        王天一的出场,引起了手下发自肺腑的崇拜,默默的跪倒在一侧,紧紧夹着尾巴表示臣服。

        “王岱,王瓶儿,我离开以后,你带着短毛和黑头他们也离开,防止铁翎妖鹰家族追踪而来,还记得距此八百多公里的原石滩吗?”

        “记得大佬,那里的猎物相当多,实力也比较强。”

        “嗯,你们的实力足够去闯荡了,记得收一些小弟,比如丛林豹之类的,这些猎物吃起来也没多少营养,不如留在手底下跑跑腿,等我回来再说。”

        “知道了,那……大佬,你这一次到人类社会得有多久?”

        王天一抬起头看了一下清风山的方向,眼神中流露出坚定的神色,语气淡淡的说道;

        “少则三五个月,多则三载五载,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做事一定要小心在意,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记得,小心驶得万年船。”

        “瓶儿差点为此付出惨重代价,你们给我牢牢记住,一旦做错谁没有机会重来的。”

        王岱和王瓶儿如今深有感触,互相看了看认真的点点头,表示绝不会忘记大佬教导。

        王天一满意的笑了,说道;“现在就离开这里吧,走的远远的,我会去找你们的。”

        两大两小四只猞猁顺着峡谷走进丛林中,身影消失不见了,王天一收回目光,迈着优雅的步伐向着另外一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