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31章 血色之夜

第31章 血色之夜

        黑水潭边

        年长雄狮喘着沉重的鼻息,神态狂暴的来回转圈,而重伤之下的瞎眼雄狮只能心惊胆颤的看着它,丁点也不敢松懈防御。

        胜负已定

        黄金雄狮绕着猎物又转了一圈,就像在炫耀自己的赫赫武力,转身的时候眼中闪现出浓烈的杀机;

        它又不是傻白甜,好处吃到嘴里才是自己的,身边时刻跟着一个战斗力强悍的雄狮,打瞌睡的时候咬断自己的脖子怎么办?

        “这计划听起来不错哦!”

        “你满意就好,老兄,我的计划绝对是最完美的战力组合,不管是遇到流浪雄狮还是盘踞领地的狮王,我们俩都可以发起雷霆打击,杀死他们吞噬血肉,我只要一点点就好,这是个绝妙的主意。”

        “那么……领地里的母狮呢?”

        “放心吧老兄,我绝对不会和你抢,山谷狮群十几头漂亮的母狮都是你的,我们以后还可以抢更多,建立一个大大的后宫。你如果用不过来,随便分给我一头两头也行,真的……我真的不挑的。”

        “呵呵……真的打动我了,那边的三只猞猁你想吃哪一个?”

        “哦……”

        瞎眼雄狮在九死一生的绝境中看到了希望,禁不住高兴的侧头望了一下;“我是不大挑的,但恢复伤势当然多多益善,那头最大的变异兽就不错……”

        就在它分神的这一刹那,年长雄狮一步就窜到身前,张开血盆大口狠狠的咬了下去。

        这一下突施杀手,速度极其快捷。

        瞎眼雄狮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强壮的脖颈被一口咬住,长长的獠牙切断气管和颈部肌肉,在年长雄狮狂暴的甩动下豁开了巨大的撕裂伤,加速了瞎眼雄狮的死亡。

        它垂死挣扎中,狮瓜在年长黄金雄狮身上留下道道伤痕,皮开肉绽显得触目惊心。

        反抗都是徒劳,一切已经注定,伤痕只是雄狮成长过程中的勋章。

        从始至终

        王天一严密注视着黑水潭,原来几道淡淡的水纹已经彻底消失,潜伏在水里的巨兽耐心好的出奇,始终没有发起致命打击。

        这让王天一更加感觉不安,随口吩咐一句;“我感觉很不好,再退后一点。”

        “哦。”

        猞猁三兄妹不但没有凑上去,反而又离开的远了,这与森林中陆续跑出来的猛兽截然相反。

        两头雄狮撕破黑夜宁静,上演了一出丛林中的巅峰对决,巨大的响动和浓重血腥味吸引很多猎食猛兽前来一探究竟。

        有八头嗜血巨鬣狗,几头狐狼,一群长臂黑猿,一只闪电豹和两只猞猁,还有几只豹猫和蜜獾,都在森林的附近探头探脑的观望。

        这其中

        八头嗜血巨鬣狗胆子最大,已经跑出森林来到黑水潭边上,围着两头雄狮战斗的场地怪叫不己,舔过地上和草丛里的血迹变得更加亢奋起来。

        他们距离雄狮只有几十米,高声怪叫着骚扰不停;

        “我的天……这头蠢狮子把这里搞得一团糟,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优美的环境都破坏了。”

        “必须要做出赔偿,就拿这头死去的狮子抵帐好啦,我们不会介意的。”

        “嘿嘿嘿……没错啊,我们就吃点亏吧。”

        “喂,喂,破坏环境啦……你这头蠢狮子到底听到没有?”

        闪电豹小心翼翼的来到巨石上,目光森冷的看了看猞猁三兄妹,又看看黑水潭边热闹的场景,不敢继续接近黄金雄狮了。

        森林之王可不是闹着玩的,咬死丛林豹就像宰一只鹿那么简单,难度不会高上多少。

        闪电豹的打算很简单,若嗜血巨鬣狗能抢到一块血肉,他可以利用速度和强悍战斗力反抢回来。

        毕竟,新鲜的雄狮血肉对所有的猛兽都有致命的诱惑力,这一点毋庸置疑。

        年长雄狮死死咬住对方的咽喉要害,直到其彻底死亡,再也没有一丁点的反抗。

        他松开血盆大口,贪婪的舔舐了一下獠牙上的血迹,浓郁的能量精华让它极为满意。

        只要吞噬了血肉,必定能够更加强大起来。

        至于身边嗜血巨鬣狗群怪声怪气骚扰,黄金雄狮完全没听进去,这群讨厌的恶棍只要不逾越红线,就当它们不存在。

        现在,是享受大餐的时候了。

        黄金雄狮低头大口撕咬起来,黑水潭里的妖兽突然暴起发难,挟带着巨量潭水猛扑出来,仿佛数十米高的水幕劈头盖脸的打过来,声势惊人。

        “嗖嗖嗖嗖……”

        一连串水箭疾射而出,将猝不及防的黄金雄狮打翻在地,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闷响声,一连滚出去十几米。

        这番惊天巨变

        吓的闪电豹浑身的毛发炸起,从巨石上跳下来掉头就跑,当真是速度快逾闪电。

        嗜血巨鬣狗可就倒了大霉了,有三头在挡在水潭和雄狮之间,被突然暴起发难的大片水幕卷在其中,黑纹魔蟒庞大的身躯翻滚扭动。

        其中一头嗜血巨鬣狗被蛇尾狠狠的抽中,惨嚎着飞上半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入黑水潭里。

        立马就看到水面沸腾的翻滚,巨大的黑色身影将它生撕扯成两截,然后一口吞下。

        这黑水潭中竟然不止一头怪兽,而是一群……

        剩下两头嗜血巨鬣狗也不能幸免,被黑纹魔蟒大水缸粗的庞大躯体翻滚碾压,能够听到令人牙酸的骨头碎裂声密集传来,第一时间就丧失了抵抗力。

        再看黄金雄狮被水箭击中翻滚了十几米,竟然爬起来就跑,没有一点战斗下去的勇气。

        黑纹魔蟒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威压,一个猛的前扑就越过了60多米的距离,庞大身躯离开了黑水潭追赶出来,速度同样十分快捷。

        剩下的五头嗜血巨鬣狗吓得魂飞胆散,怪叫一声“妈呀!”便四散而逃,就像炸了窝一样。

        黄金雄狮到底是皮糙肉厚,战斗力十分强悍,在亡命奔逃中被连续击打过来的水箭掀翻在地,浑身鲜血淋漓,打了个滚爬起来又逃,速度竟然半点没有减慢。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那真是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

        黑纹魔蟒上岸以后速度骤减,眼看追不到了,掉头把怒火发泄在嗜血巨鬣狗身上。

        它庞大的身躯立起来只是一个前扑,口吐水箭打翻了两头嗜血巨鬣狗,冲上去又咬住一头,血盆大口直接就吞了。

        50多米的长的躯体盘卷起来,将刚刚爬起来的两头嗜血巨鬣狗死死缠绕在其中,然后怪力猛然发动,能够听到仿佛一阵连珠鞭炮炸响。

        “噗嗤、噗嗤”两声过后

        鲜血喷泉一样激射出十几丈远,这两头嗜血巨鬣狗骨骼寸寸尽碎,被一口一个像吃包子似的吞进腹中。

        黑水潭边

        另外两头重创的嗜血巨鬣狗被几条小些的黑纹魔蟒争抢,很快就撕扯成碎片吞入腹中。

        却没有动瞎眼雄狮残骸,因为这是最强大黑纹魔蟒的战利品,只有它有资格享用。

        若胆敢逾越,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原本宁静美丽的夜晚被打破,遍地开放的野花摧残凋零的不像样子,草丛里,山岩上到处都是泼洒的殷红血迹,浓重的血腥味儿挥之不去,将整个夜晚也染上了一层血色。

        一头黄金雄狮,五头嗜血巨鬣狗命丧当场,成为更强大存在口中之食。

        这就是魔雾森林中的日常景像,血腥杀戮无关乎善恶,不关乎对错,都是为了生存和强大之路。

        黑纹魔蟒庞大的身躯盘踞在巨岩上,死鱼一样冰冷的眼眸盯着丛林深处,仿佛能够看透层峦叠嶂到极远处,阴冷的笑了一声;

        “真有趣,难道我的一时失手竟然为别人做嫁衣裳,这三个小动物让人刮目相待呀!”

        它敏锐的觉察出了猞猁三兄妹一路跟踪黄金狮王而去,距离黑水潭边越来越远,渐渐的已经无法察觉了。

        黑纹魔蟒知道;

        这三个小东西想离开黑水潭边越远越好,这样就有从容的时间攻击猎杀,并且享用胜利成果。

        半个多钟头之后

        遭受重创的黄金狮王连续翻越了三个山头,鼻息沉重的像拉风箱一样,血水从鼻孔,耳朵喷涌而出,它再也跑不动了。

        黑纹魔蟒强劲的水箭对它造成严重伤害,可以看见腹部明显瘪了下去,皮开肉绽的伤口白生生骨茬隐现。

        内脏受到严重的震伤,加上此前的一场激斗和大量失血,黄金狮王战斗力下降六成之多,需要好好的修养一番。

        但这只是奢望,黄金狮王站在半山腰回头看去,眼神中凛冽杀意喷涌而出,低吼道;

        “出来吧……你们这些偷偷摸摸的东西,胆敢觊觎狮王的威严,死上一万遍都难赎其罪。”

        话音落下

        黑暗的森林中走出了三只猞猁,嗯……从另一个方向又走出了第四只和第五只,还有一只闪电犳远远现出身形,隐藏在森林中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王天一看了看左右的环境,点头说道;“这地方跳的不错,那就准备动手吧!”

        “呵呵呵……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宵小之辈,,正好吃了你们疗伤,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有什么能耐?”

        “咳咳……请稍等一下。”

        王天一清了清嗓子,对周围意图不轨的一众猎食猛兽说道;“现在说一下我的规矩,以黄金雄狮为准,周围300米不准靠近,不管是谁违反这个规矩,杀无赦!勿谓言之不预。”

        闪电豹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嘲讽的说道;“哇哦……我这是听到了什么?大言不惭的替我们立规矩,你是不是狮肉还没吃到嘴已经飘了?”

        “瓶儿,去杀了它。”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