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27章 动了恻隐之心

第27章 动了恻隐之心

        入夜后

        王天一熟门熟路的再次潜入黑风寨,偷听到学堂黄先生和朱先生对话,从中得知想要的消息;

        黄之中先生拟于五天之后,随同前来黑风寨的商队一起前往清风山太玄观踏春访友,学堂内的一应事务悉数交由朱先生料理,细细的交代详尽。

        此前,黄之中先生已经向黑老寨主辞行,准备应同窗好友陆远风之邀,前往京城为其参赞谋略云云。

        一句话,不管怎么样,这教书先生的话计不干了。

        想一想也是;

        若能得到珍贵的“春霖甘露”提升资质,就可能踏上修炼一途寻求长生,至不济也可以延年益寿,当然不能窝在这偏僻之处终其一生。

        不论去深山大泽修炼还是前往京城,黑风寨肯定不能待了。

        相隔不远的储物间里

        这只毛发华美的猞猁脸上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浅池子留不住真龙,黄先生淡泊名利的外表下也有一颗火热的心啊!

        反正字也认识了,藏书也看完了,那我就用不着在学堂多留了。

        从地理图志上看

        距此地两百余里的清风山也不难找,大路就那么一二条,太玄观没有明显的标注,到时候在山下等黄先生就是了。

        五天后出发,商队带着沉重的货物一路不停的走也需要三天时间,那么就是八天。

        要是一路走走停停的做生意的话,可就没准数儿了。

        从黑风寨越往内陆去,人烟和村寨越发的稠密,猛兽猞猁一路上肯定要潜踪匿行,万一被发现就麻烦了。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可是有修行者的,各种法术手段层出不穷,王天一真没有把握能够应付。

        两百余里的距离,一夜就能赶到。

        王天一考虑了下,那就用不着在黑风寨继续待着了,先回魔雾森林中再说。

        最好能迅速增强实力,以应对可能面对的各种情况,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王天一想到一鸟在手时,神色不由的一动,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这段时间,看看能不能再引诱一头铁翎妖鹰,这玩意儿可是妖兽啊!

        熏烤妖鹰这法子不错,只要没暴露引来更强大的妖兽,短时间还可以再干一两票,增强实力杠杠的。

        猞猁悄无声息的潜出学堂,顺着街道月光的阴影一路而行,忽然停住了前行的脚步。

        前面街口走过来一群猎人,是今天刚刚返回的一个狩猎队,趁着酒兴正大声谈论着毛皮买卖,兴致显得特别高。

        这群猎人迎面而来,转过弯儿就正面相遇,在长街上几乎避无可避。

        这只猞猁动作轻盈的一跃而起,跳入临街一家富户的院子里,左右看了下认出是黑南风少寨主的后宅。

        这时,院墙外一群醉熏熏的汉子声音传来;

        “哈哈哈……这一次咱们的收获可不错啊,猎杀了一头流浪雄狮,还有几头花皮犀牛,这都是很值钱的皮毛,肉食同样受欢迎,该能卖到100多星宿金币。”

        “还是咱们狩猎队长指挥的好,几个月前黑石队猎杀100多头银背狼皮,也不过就是卖到这个数,而且还死了二十几个有经验的猎手,连黑石队长都没逃过这一劫,整个狩猎队大伤元气,这一整个寒冬都没有缓过劲儿来,损失太惨重了。”

        “黑石队长运气不好,留下个孤妻寡女没人照顾,日子过的蛮惨的。”

        “惨?呵呵……看你怎么理解了。”

        “黑石队长的老婆可漂亮了,咱想照顾也没门儿,早就被黑南风霸占了,说不定现在就在热被窝里快活呢!”

        “啧啧啧,那娘们儿一身细皮嫩肉真馋人呐,只可惜小妮子受罪了。”

        “这有啥,你没看狮群只要换了狮王,新狮王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幼狮全杀了,这样母狮才能发情……”

        “好了好了,越谈越远了,这话可不要让少寨主听见。”

        “一个瘸子……屁的少寨主。”

        “没错,哈哈哈哈……”

        声音渐渐的远去,夜色中的猞猁在月光下皮毛散发着迷人的光华,显得高贵而典雅。

        这种变异猞猁的珍贵皮毛,最受有钱贵妇人的溺爱,品相华贵而且卓尔不凡,市场上相当于三头黄金雄狮皮毛的价格。

        这只猞猁高高耸立的耳朵上,金黄色的丛毛微微闪动了下,他霍然回身看过去。

        只见一个穿着青色衣衫的小女孩站在水井边上,手里拿着井绳动也不敢动,正用畏惧的眼神看着冷酷而凶猛的猞猁,紧紧攥着井绳的小手已经发白。

        王天一认得她,是黑石队长的遗孤,一个十来岁名叫小雯的女仆。

        这个小女孩长得很清秀,白皙的脸庞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灵动极了,就好像会说话一样。

        被这只凶猛的野兽发现,小女孩不禁害怕的手一抖,水桶“啪”的一声掉进水井里。

        猞猁威胁的露出了闪亮的獠牙,意思很清楚;

        只要这个小女孩胆敢发出一点声音或者尖叫,他会毫不犹豫的咬断她柔嫩的脖子。

        怜悯,不存在的。

        任何危及到自身安全的行动,猞猁都会痛下杀手,这是你死我活的单选题,用不着多做考虑。

        看见猞猁目光中闪露出的凶残,小雯瞬间读懂了,连忙伸出小手摆了摆,示意自己不会发声。

        对年幼的小女孩来说,小小年龄就见识了太多的人世间黑暗,野兽并不比人类更凶恶,不会没来由施暴。

        她的眼中流露出求饶的神色,希望这只美丽而危险的野兽不要伤害自己。

        嗯,算你机灵。

        王天一看见小文如此的聪慧,打消了伤害无辜的凶残念头,依然抛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小孩子更容易和野兽沟通,是因为都凭借直觉,没有大人转弯抹角的心思,从眼神中就可以看出对方的好恶情绪。

        小雯默默地双手合十求饶,纤瘦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显得那么柔弱而无力。

        既然你不会暴露我的行踪,那么暂且饶你。

        王天一迈着优雅的步伐准备离开,却被不远处房屋里传出的声音挽留住了,这是黑南风少寨主和一个女人的声音。

        房间里透出来明亮的灯光

        从窗户的剪影中,是一个身材相当有料的美丽女人,声音悽婉动听。

        “少寨主,我们无冤无仇啊……求求您放过我一个弱女子吧,不要再为难我们娘儿俩了,我只想和女儿小雯相依为命,请您不要把她卖了。”

        “哼,为难你……黑吴氏,我这条腿就是你男人见死不救才伤到的,现在变成了瘸子,连少寨主的位置也做不稳了,你说我们有没有冤仇?”

        “这……少寨主,我男人黑石已经死在兽群中了,他在狼口下救了你呀!”

        “放屁,黑石那个混账要是早救我,我也不至于断了一条腿,他欠下的血债就要你们娘儿俩个还。”

        美丽女人扑通一声跪下来,苦苦的哀求道;“我一个妇道人家真不知道,只求您让小雯留在我的身边,不要把她卖了,我做牛做马都感谢您的大恩大德,叫我做什么都愿意。”

        “真的吗,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呵呵呵……”

        黑南风银笑一声,伸手挽起哭到梨花带雨的黑吴氏,搂着她的圆润肩膀走进里面灯光昏暗的房间……

        月光如水的院子里

        这只美丽的猞猁回头看去,只见小雯清秀的脸庞上露出仇恨的神色,小拳头攥的紧紧的。

        猞猁眼神中展现出一丝人性化的遗憾;

        人生有人生的苦难,兽生有兽生的麻烦,谁都不是谁的救世主,但愿各自安好吧!

        也许读懂了这只猞猁眼神,小雯美丽的大眼晴泫然欲泣,年纪幼小的她经历了太多人生苦难历程,神情无助的闪动着晶莹泪花。

        不许哭出声来,否则后果自负。

        猞猁再度用眼神严厉警告了下,房屋里突然传来一声女人撕心裂肺的尖叫,还有黑南风少寨主痛呼声;

        “哎呦……你这个不知抬举的臭女人,竟然敢拿剪刀伤我,到底发的什么疯?”

        “黑南风,你为什么要了我的身子还要卖掉女儿小雯,你真是毒如蛇蝎啊,既如此我也不想活了,拉着你共赴黄泉吧!”

        “卖给黄之中先生做贴身暖床丫头,是小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可别不知好歹。”

        “呸……小雯今年刚刚才11岁,她还是个孩子,纵然你巧舌如簧,我也看透了你的黑心肠,我诅咒你全家都下地狱。”

        透过窗户的剪影,可以看见女人拿着剪刀冲向黑南风,她哪是强壮男人的对手。

        “做梦,去死吧……”黑南风挥舞手中利刃斩下。

        一道鲜艳刺目的血痕冷不丁地印上了窗纸,是那样的触目惊心,又是那样的凄惨动人。

        小雯已经被突然发生的惨剧惊呆了,纵然天生聪慧过人,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心里面带着万一的期盼跑向屋里,哭喊着“妈妈……”

        许是心底深处的一丝人性浮现,王天一微微的叹了口气,竟然跟在小雯的身后走向房间里。

        他知道;

        若自己不插上一手,这可怜的母女俩今夜全都得命丧黄泉。

        黑吴氏肯定救不活了,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雯飞蛾扑火,做野兽也是要讲良心的。

        小雯飞奔进房间里,看见眼前一幕血色惨剧简直惊呆了,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向前挪动着扑向血泊中的母亲。

        “娘……娘亲……”

        悽惨宛若杜鹃啼血,声声直透人心。

        谁曾想

        半道上被黑南风一把揪住头发,强迫她泪流满面的小脸抬了起来,对着一息尚存的黑吴氏疯狂的叫嚣;

        “你这个该死上一万遍的臭女人,临死之前睁开眼看看,这个小妮子哪里小了,哪里不能用了,我在这里就用给你看,然后把她卖到最低贱的窑子里,任她千人骑万人压……”

        黑南风脸上呈现出神经质的红晕,似乎被自己疯狂的想法刺激到了,伸手就去撕小雯单薄的衣衫。

        身形纤瘦单薄的小雯无力反抗,只是死死地盯着血泊中的娘亲,任由泪水在白皙的脸庞上恣意纵横,一颗心堕入无底的黑暗深渊,早已碎成了千万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