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25章 谁是猎手?

第25章 谁是猎手?

        距离空旷山谷不远的峡谷中,王天一和瓶儿懒洋洋地趴在一块石头上休憩,他们兄妹三人可是忙了大半夜。

        “瓶儿,山谷狮群平常都待在哪里?”

        “说不定,距离这里有两个山头的地方有个很大的洞穴,它们吃饱喝足了一般都会回去休息,狮王‘蛮汉’则会四处乱转,小大子和小二子都会跟在后面,尤其是最近领地里面来了两个不怀好意的流浪雄狮,让他越发警惕了。”

        “哦……最好赶紧滚蛋。”

        “大佬,你担心什么?”

        “呵呵呵,计划最好一击奏效,我怕山谷狮群在这里坏了我的大事。”

        王瓶儿有些困惑的看了下,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忽然高兴的站了起来说道;“大佬你看,蛮汉带着两个儿子走了。”

        王天一眯着眼睛看向远方;

        果然,吃饱喝足的三头丛林雄狮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向着远方而去。

        山谷狮群的领地范围达两百多平方公里,这一圈边界巡视下来,最少得两三天的功夫。

        其他的12头母狮趴在残骸不远的地方,互相舔舐脑袋上的血迹,做餐后的清洁工作。

        幼狮们也吃饱了,在残骸边上嬉笑打闹,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据此不远大群的亡灵秃鹫垂延欲滴的围拢上来,试图在血肉残骸中分一杯羹。

        在亡灵秃鹫距离幼狮过近的时候,便会有母狮冲出来驱赶,如此周而反复。

        远处,有几头嗜血巨鬣狗闻着血腥味凑过来,两头母狮警惕的发出低吼;“滚远点,你们这些肮脏的混蛋!”

        “哦嚯,勇敢妈妈要保护宝宝了,可是我们还饿着肚皮呢,多么美味的血肉啊,让我们帮你吃一点,桀桀桀……”

        “滚开,你们这群恶棍!离我的孩子们远一些。”

        “桀桀桀桀……”

        嗜血巨鬣狗依然怪笑着靠近,它们根本不怕母狮,唯一畏惧的只有狂暴的黄金狮王“蛮汉”。

        见赶不走这些“丛林强盗”,狮群在嗜血巨鬣狗骚扰下烦不胜烦。

        领头的母狮招呼一声,率领着狮群施施然离开了,应该是回洞穴中去休息了。

        几头嗜血巨鬣狗兴奋的一涌而上,争抢剩下的残渣剩饭,骨头啃的“嘎吱嘎吱”让人头皮发麻。

        亡灵秃鹫也围拢了上去,找机会叼上一块肉皮就跑,现场乱哄哄像一锅沸腾的粥。

        半晌之后

        一头体型庞大的脊骨野牛经过食肉动物的几轮分食,已经涓滴不剩,只留下草地上渲染大片血迹,告诉迟来者这里曾经有一顿丰盛大餐。

        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

        王瓶儿神态慵懒的张开嘴露出獠牙,有些嘴馋的舔了一下,脑袋靠过来在王天一的银色颈毛上蹭了蹭,表示亲密之意。

        “大佬,感觉到肚子好饿,要不我也去逮头鹿来吃吃呗。”

        “逮什么鹿啊,老老实实在这待着。”

        “可……要是铁翎妖鹰不踏入陷阱,那我们一直在这里干等着吗?”

        “当然。”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王瓶儿顿时哑然,忍了一会儿又憋不住了,脑袋一个劲儿的顶着大佬光鲜美丽的皮毛磨蹭,终于把王天一弄的不耐烦了;

        “闲的难受是不是……搞毛哇!”

        王瓶儿心里说,对呀!

        可是她嘴上却不敢这么说,看着正在空旷山谷里游荡的王岱忍不住问道;

        “大佬,为啥叫二哥做诱饵呢?”

        “这还不简单嘛,他长得比你高大肥壮,一看就是变异过的猞猁,对妖兽的吸引力比普通野兽大的多,而且吃起来也赏心悦目的样子,下意识的就会选他喽!”

        “可是大佬,你的毛皮更鲜亮嘞,而且你比我们都肥壮了好多,为啥你不去嘞?”

        呃……

        王天一吔了眼这个拖油瓶,知道她神志差不多四五岁的孩童一样,这话问的纯粹是无心,想到哪里自然就说出来了。

        可我总不能告诉你……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智者有事,蠢货服其劳。

        “事关成败,我要在这里居中指挥,这份重担你们两个不爱动脑筋的家伙谁能承担,只有大佬我勉为其难喽。”

        “哦……那我们等会儿怎么做?”

        “别问了,听我指挥就好,现在你给我闭上嘴安静一会儿,吵的我脑瓜仁都痛。”

        “哦。”

        春天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来,晒得身上暖洋洋的昏昏欲睡,这是美好而平静的一天。

        湛蓝的天空下点点白云飘浮,远远的有两个黑点疾速飞过来,身影很快的变大了。

        正在空旷山谷游荡的王岱一眼就发现了,他紧张的毛发都炸了起来,语气急促的低吼道;

        “大佬,有两头妖鹰飞过来了,都是一阶妖兽的样子,我该怎么办?”

        “不要慌,给我稳住。”

        “他们来的速度好快,我现在能逃了吗,再晚我怕来不及了。”

        “不要着急,你可以装作没发现的样子,朝峡谷这边靠一靠,注意脚步不要太急促了。”

        王岱吓得腿都有些软了,什么叫不要慌,不要着急,感情不是你做诱饵哦!

        此时,王天一和王瓶儿都躲在峡谷里面的灌木丛中,把自己隐藏的很好。

        本来做了一桌人的饭,却来了两桌客人。

        行,开饭店不怕肚子大,那就全都收了吧。

        他密切注意天空中飞来的铁翎妖鹰,这两头妖鹰也发现了山谷中的变异猞猁,顿时兴趣大起,在空中盘旋了一下,改变了姿势俯冲下来。

        “跑……”

        现在哪还需要别人提醒,王岱吓的亡魂大冒,一路狂奔逃命。

        天空中的两头铁翎妖鹰极速俯冲下来,隐隐的能够听到身后带起的风声炸响,宛如一串鞭炮扔在水里的闷响声,双方距离迅速拉近。

        开阔山谷距离峡谷不远

        只见这头猞猁灵巧的跳过山石障碍,速度极快的穿越灌木丛,从清澈的溪流边一跃而起20多米远,踩踏中间的一块山石再度发力,身形矫健的越过了溪流逃入峡谷中。

        这处峡谷地形像喇叭口,进去不远就急剧收缩,变成只有三四十米的狭窄通道。

        这头猞猁灵巧的在山石间跳跃飞奔,宛如树梢上舞动的精灵,山石上轻轻一点就飞出十几米远,狂奔起来只留下一道残影。

        比速度,铁翎妖鹰从来就不怕。

        他们在峡谷口灵动的一个盘旋,张开巨大的翅膀将极速俯冲的身形改平,扑扇两下又追了过来,口中得意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真是有趣而可爱的猎物,没想到在丛林外围还能遇见变异兽,实力越强我越喜欢,血肉吃起来更筋道。”

        “没错铁羽尖,猎杀会变得更有趣。”

        “铁羽毛,你想和我比一下谁先抓住猎物?快跑吧,我就要追上你了小家伙,看你能逃到哪里去。”

        “好,那就比一下。”

        王岱在峡谷底端飞速的奔跑,不时的回头看一下空中的铁翎妖鹰。

        他看见双方距离己急剧拉进到百米左右,铁翎妖鹰比钢铁还要锐利的脚爪张开,随时都能发动致命一击,性命危在旦夕。

        猞猁奔跑中急剧的大幅度转向,逼的身后铁翎妖鹰扑扇着翅膀跟着转向,身形在盘旋中又慢了下来。

        若继续保持俯冲速度,可能就飞到这只灵活的猞猁前面去了。

        带着凌空下击的速度,铁翎妖鹰寒光闪闪的利爪可以轻易的穿透猞猁头骨。

        “救命啊……”

        狂奔中的王岱抑制不住心中极度的恐惧,喊声变得凄惨而无助,这一幕正中两头铁翎妖鹰的下怀。

        “猎物恐惧会让肉变得更加紧绷好吃,看来今天要享受一顿美味的早点,运气真不错哇!”

        “别顾着感叹了铁羽尖,你已经落后了。”

        冲在前面的铁羽毛看准了凌空下击,这只滑溜的猞猁忽然窜入山石凹陷中躲避,让他不得不再度张开翅膀扑扇几下,盘旋着又飞了起来。

        原来,在峡谷的底端因为年复一年山洪的冲刷被掏空,有一个明显的凹陷,在空中无法看到,这只滑溜的猞猁借助地形继续亡命逃窜。

        “哇哦……我还以为你已经得手了呢,原来白忙了一场。”铁羽尖看着同伴盘旋的又飞了起来,忍不住出言讽刺。

        “气死我了,这个小东西太狡猾,我不会我放过他的。”被一只小小的野兽戏耍,铁羽毛面子上挂不住了。

        “还是看我的吧。”

        这一下

        铁羽尖在狭窄的峡谷中灵活的盘旋下切,在空中勾勒一个曼妙的弧线,有点像右摆拳一样狠狠的杀了过去。

        靠近山谷底部的时候,它张开翅膀急速的飘了进去,这是一个高难度的飞行动作。

        像一个飘零的落叶,做起来却显得是那么轻松惬意。

        看着王岱已经无法逃脱毒手,他却在高速奔跑中猛的一个急刹,一头钻入旁边的洞穴中。

        铁羽尖寒光闪闪的利爪狠狠的抓击在山石上,就像捏爆豆腐一样炸碎开来,铁翎在地面山石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印痕,火星四溅。

        虽然声威赫赫,这一下终究是抓空了。

        恼羞成怒的铁羽尖张口吐出一串青色风刃,紧追着猞猁击打进洞穴里去,能够听到一声惨叫传出来。

        铁羽尖眼神中闪过一丝残忍之色,毫不犹豫的钻进了洞穴中,随后落下来的铁羽毛略一犹豫,紧跟着也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