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21章 强大之路

第21章 强大之路

        话未说完

        王天一就猛冲了出去,肯达尔愤怒的一口撕咬过去,眼前这只可恶的猞猁转眼不见了,生生的咬了个空。

        后肢连续遭受重创,不可避免的影响到肯达尔战斗时的灵活性,她的动作完全跟不上滑溜的王天一,一个假动作已经被晃开了。

        天呐!野兽搏斗竟然还有假动作,说出去谁敢相信?

        肯达尔再次感到左后腿一痛,急转身的时候竟然摔了个跟头,强健有力的左后腿己然被咬残了。

        母狮后腿极其粗壮有力,可也禁不住连续的撕咬,终于被偷袭得手。

        她左后腿皮肉翻卷,坚韧的主筋已经被咬断,锋利的獠牙切断了强健的后腿肌肉,呈现触目惊心的几处严重伤口。

        这下,母狮肯达尔就极危险了。

        也许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怒吼起来;“你这只卑鄙的猞猁,就知道在背后偷袭吗,我发誓……黄金狮王绝不会放过你的。”

        她只顾着宣泄愤怒的情绪,在激斗中留下了极大破绽,被机敏的猞猁狠狠的一口咬在喉咙上,翻滚着倒下。

        她拼命挣扎的利爪在对方身上留下几道伤痕,却无法改变这一切。

        凶猛的猞猁狠狠地咬住她的咽喉要害,锋利的獠牙切断颈部肌肉深深的凿入喉管,创口带来的大量血液流入了气道,肺部,极大的影响了肯达尔呼吸,出现严重的血胸症状。

        另外一侧

        母狮金正与两只极其灵巧的猞猁缠斗不休,看见肯达尔被咬中了要害,吓得亡魂大冒再也不敢恋战下去,连忙夺路而逃。

        猞猁三兄妹太凶悍了,凭借野兽敏锐的直觉,金知道继续留下来凶多吉少。

        虽然王岱和王瓶儿极力纠缠,依然无法阻止一心逃跑的母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消失在白雪皑皑的山林之间。

        “大佬,你得手啦,真的太棒了!”

        “哇塞,母狮都不是大佬的对手,真的好佩服你呀!”

        王岱一路兴奋的跑了回来,二话不说大口撕咬起来,开始与瓶儿分享狮子大餐。

        大量的血肉精华下肚,那炽热暖流的感觉又出现了,猞猁三兄妹顾不得其他,在卡戴珊狮群返回之前多吞吃血肉才是正道,把好处拿到身上再说。

        大半天之后

        黄金雄狮奥多姆和哈登才怒气冲冲的冲上山来,怒吼声响彻山谷,蕴含着深深的恨意。

        卡戴珊狮群只有七只母狮,与嗜血巨鬣狗群血拼一场,毙杀对方20多头不过损失一头母狮,却在猞猁兄妹这里连续翻船,生生的损失了两头母狮。

        作为狮群捕杀猎物的主角,母狮力量急剧衰退,在这猎物稀少的严酷冬季,意味着卡戴珊狮群很快将面临食物不足的问题。

        直接后果,四头没有独立生存能力的幼狮可能活活地饿死,无法度过这严酷冬季。

        黄金雄狮奥多姆和哈登为何姗姗来迟?

        他们吃饱了肚子巡视领地去了,一直跑到了遥远的北方边界,金花费了很长时间找到他们。

        这处积雪覆盖的山巅

        只留下大片殷红发紫的血迹,还有已经被啃食大半的母狮残骸,可恶的猞猁三兄妹已经溜之大吉。

        奥多姆被刺激的暴跳如雷,狂吼着;

        “出来,你们这几个卑鄙的胆小鬼给我出来,有胆和我血战一场,快出来……”

        吼声在幽深的山谷中不断地回响,经久不息……

        二个月之后

        黑风寨

        这是一个处于陡峭山谷中的人类村寨,在峡谷口用大块的岩石堆砌寨墙,阻挡魔雾森林中凶猛的野兽。

        20多米高的寨墙上,有手持猎叉和强弓的寨民守护,他们都穿着毛皮夹袄,翻毛皮帽,眼神警惕的注视白雪皑皑的旷野。

        这里是危险的魔雾森林边缘,野生动物出入频繁,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村民严重伤害。

        不论是采摘野果,耕种土地,商队往来都需要成群结队,保证强悍的防卫力量。

        恶劣的生存条件,造就了山地猎户彪悍的习性,他们善于攀登狩猎,谙熟弓矢刀枪,每个成年人都能拿起武器与野兽搏斗。

        山林里一声低沉的号角传来,立马引起山寨里的骚动,很多人纷纷跑上寨墙注目远视。

        极远处的雪地上

        从山林里走出一队人马迤逦而来,马车上拖着大堆的猎物,猎人们身上背着大捆剥好的皮毛,满脸喜气的大步向黑风寨走去。

        寨子里欢呼声一片,紧闭的寨门打开了,很多人从寨子里涌出来欢迎捕猎队满载归来。

        平静的黑风寨沸腾起来,喜气洋洋。

        捕猎队带回来村民渴求的肉食,补充急需的脂肪和蛋白质,这在酷寒季节显得尤其重要。

        没有人注意到,山林边缘一棵高高的大树上。

        一只毛发美丽的猞猁静静的趴在枝桠浓密的树冠处,他体长接近三米,淡金色和湛蓝色混合双瞳流露出人性化的神色,将人类捕猎队的一切情形尽收眼底。

        他耳朵上高高耸立的金黄色丛毛,宛如王候一般高贵,脖颈下银色毛发,更显得雍容大气,线条流畅的躯体透露着惊心动魄之美。

        他是消失了两个多月的王天一,闲暇时经常追踪人类捕猎队,对人类的语言掌握的很彻底。

        可惜,只能听不能说。

        面对捕猎队欢乐的回归场面,王天一心情颇为复杂;

        他现在一岁零八个月了,己成长为丛林中无人敢小觑的凶猛猎食者,即便凶悍的母狮也只能成为口下亡魂。

        猞猁三兄妹的食谱中,增添了白头棕熊,母狮,丛林花斑豹,花斑森蚺这些猛兽,促使其在变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猞猁体型更巨大,战斗力更强悍,更具危险的杀伤力。

        即便面对最强大的人类猎手,也能一击致命。

        丛林中为了生存而进行的杀戮,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会让王天一大部分时间忘记了上辈子曾生而为人,潜移默化的改变他的性格。

        变得更残暴,更兽性,更加的冷酷无情。

        这一次偶遇黑风寨进山的人类捕猎队,一路静悄悄的跟踪了七八天,远远注视着人类的协同合作捕猎,充满烟火气的生活,营地里飘扬着炙烤兽肉的香味,欢声笑语的大口喝酒,大声地谈论家常里短……

        一切的一切,让王天一重新找回了上辈子生而为人的感觉,对他触动极大。

        淡金色和湛蓝色交织的美丽双瞳流露出温暖神色,这只高大威猛的猞猁静静的看着人群欢笑着,喧嚣着,脸上流露出向往的渴盼。

        对于一头野兽来说,生存和繁衍是永恒的主题。

        但在王天一这里行不通,既然保留了一份人性和一份宝贵记忆,那就是上天的恩遇。

        让王天一拥有寻常野兽和妖兽都不能够企及的智慧,他想要的更多……

        首先,必须变得更加强大,成为妖兽是唯一的途径。

        最关键的是无从教导,无从学习,猞猁兄妹这些没根没底的野路子,也不可能加入哪一个妖兽家族。

        若贸然前往,很可能被实力强大的妖兽一口吞了,变成粪球球滋润这片无边无际的广袤森林。

        王天一不敢冒险,也没有本钱去冒险,他只能凭借智慧从极少的信息中找出一条通往强大的道路。

        在黑水湾鳄处得到的信息并不准确全面,但是足够王天一分析,找出真正的进化之路。

        三条成长为妖兽的道路中;

        家族传承首先就排除掉,加入以直系血脉为纽带的妖族传承,没有半点可行性,也不一定适合自己。

        天才地宝可遇而不可得,王天一没可能把未来赌在撞大运上,所以,奇遇这一条可以排除。

        剩下的唯有吞噬进化了,也是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

        从这几个月的经历来看,王天一虽然吞噬了一阶初级妖兽缺耳头狼,吞噬了青色内丹,可并不能继承缺耳头狼的风系能力,更别提口吐风刃了。

        胸口里的青色内丹虽然一直在吸纳能量,不知为何,却无法真正运用出来。

        总有些疏离的感觉,就好像家里面住着一位客人,虽然亲近但却不是自己血脉,每天山吃海塞伺候着,但是同邻居打架时候又指望不上它。

        这种感觉,真的超郁闷。

        内丹必须要自己吞吐天地精华孕育吗?

        反过来考虑,若是吞下一头三阶妖兽的内丹,就会摇身一变成为三阶妖兽吗?

        想想也不可能,经过审慎评估,王天一觉得大概率是这样的。

        自己距离成长为妖兽还差多少呢?

        吞噬了那么多猛兽的血肉,血脉异变一直在持续,感觉效果越来越弱,依然没达到量变引发质变的程度。

        王天一仔细分析过后,总结了几点疑问;

        有可能血脉属性不契合,有可能资质较差,有可能没寻找到真正突破的契机,缺少了入门的宝贵知识,妖兽血脉稀薄,吞噬进化没有达到量变引发质变的条件。

        猞猁兄妹猎杀丛林母狮,新鲜血肉精华蕴含的能量,对身体的滋补作用已经越来越弱。

        若想继续强大,只有把目标对准最强者。

        丛林黄金狮王或者低阶妖兽,王天一若想走上强大之路,必须要验证这个猜想。

        这些强者,是现在猞猁兄妹难以匹敌的强大敌手,贸然前去挑战只有送死。

        王天一长长地叹了口气;

        “唉!怪不得丛林妖兽这么少,寻找强大对手吞噬与找死没二样,没有妖兽家族传承的扶持,没有入门知识和修炼功法,简直就像蒙着双眼乱撞,尤其是野路子出头特别难,说不得只有杀出一条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