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9章 黑水湾鳄

第19章 黑水湾鳄

        山谷里湍急的溪流“哗啦啦”的奔向远方,在临近岸边凝结大块的冰冻,寒气濛濛,积雪覆盖的灌木丛中,只有偶尔的枯黄草叶倔强的露在外面。

        山风呼啸着穿林而过,大地一片萧瑟。

        猞猁三兄妹鱼贯而来,在临近溪水边的时候王天一停下来,转身看着弟妹说道;

        “此次遭此浩劫,又何尝不是一场机缘,你们俩个现在也都强大了起来,拥有了独立生存的能力,是愿意继续跟着我还是独自闯荡,需要你们自己下决心。”

        “大佬,这有什么不同吗?”

        “如今母亲不在了,跟着我就要听我的话,守我的规矩,否则我是不会客气的。”

        “还不就是你先吃嘛,我和拖油瓶都习惯了,在寒冬腊月狩猎超困难的,我总感觉没把握的样子,还是跟着大佬好了。”

        “我也一样。”

        长期的习惯让猞猁兄妹产生了依赖心理,走在最前面的高大威武猞猁神色缓和下来,眼中露出一丝温暖,语气淡淡的说道;

        “你们两个是我的弟妹,放心跟着我,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们饿着,你俩以后也不用叫二呆子和拖油瓶了,取个什么正式的名字好呢?”

        最小的拖油瓶讨好的摇摇尾巴贴了上来,头顶着王天一美丽的银色颈毛摩擦,颇为依恋的说道;

        “哦……大佬,我们的名字还好啦,为什么要改?”

        拖油瓶是母兽,她能够嗅出大佬身上强悍的气息,当然愿意抱大腿了,这一切源自于野兽极其敏感的直觉。

        这话还真不好回答。

        王天一索性做出决定;“二弟以后就叫王岱,四妹就叫做王瓶儿,我们三兄妹以后齐心同力,总有一天也会成长为强大的妖兽,在整个魔雾森林跺跺脚震天响的大人物。”

        “哦。”

        王岱没什么追求,对王天一说的宏伟前景也没什么概念,跟在大佬身边只要能够吃饱肚子就行了,真的没想那么多。

        他的智力相当于人类小孩儿三岁左右,捕猎中更多的凭借野兽本能,唯一强于其他猞猁的就是围猎技巧,这半年来配合的相当娴熟。

        瓶儿显得更活泼些,歪着头问道;“哇……真没想到这么多,我也能和妖兽一样强大吗?”

        “我向你们保证,会的。”

        “耶……太好了,大佬以后我们就跟你混了。”

        此时,从溪水里浮现出一头体长约十米多的黑水湾鳄,铁灰色眼珠贪婪的盯着岸上猞猁三兄妹,冷笑着嘲讽道;

        “我老鳄在水底睡了一觉出来,就听到三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谈论制霸魔物森林的事,真是笑掉我的獠牙了,蠢货怎么变得这么多?”

        它的出现,让猞猁兄妹都警惕起来。这是一头强大的水生野兽。

        王天一抖了抖身上光滑美丽的金黄色斑点皮毛,冷冷的看着对方说道;“我们谈论的是未来,又不是现在,你怎知道做不到?”

        “桀桀桀桀……真笑死人了,你可知这魔雾森林有多大,强者有几多,甚至几万年十几万年的老怪物都有,拥有腾云驾雾,移山倒海之能,是你们做梦都想不到的恐怖强大。

        你等在这森林外围只看到了沧海一粟,却大言不惭的要制霸这无尽之林,真是让人耻笑。”

        听他这么说,王天一立马眼神一凝,心中暗喜。

        母亲王祖儿一辈子生活在冰河山谷这方圆一两百公里的地方,从未试图踏足过此地,对外界不甚了解。

        听眼前这头老鳄话音,似乎对外界世界相当了解的样子,甚至对中间层和里层都有所了解。

        这些知识,正是王天一渴求而不得的。

        “你可不要欺负我们年幼用大话吓我们,我们兄妹可不吃这一套,别骗人了。”

        王天一故意用话激它,黑水湾鳄果然上当了,慢悠悠的说道;

        “我活了100多年,见过的世面可不是你们能想象到的,这魔雾森林最外层五百公里,外层五千公里,中间层五万公里,再往里面去还不知道有多深远。

        最可怕的是终年紫色魔雾笼罩的禁林,从来就是飞鸟难度,再强大的妖兽进去也出不来。

        这片无尽丛林越往里面去越可怕,绝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

        你们几个小鬼头大言不惭,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王天一头一昂,神情不屑的说道;“这些事在血脉传承里面就有,我们一出生就知道的事,能算得了什么?”

        “哦,血脉传承?”

        “当然啦!”

        黑水湾鳄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们沉吟不语,王天一知道这个老货肯定明白了什么,受限于手上掌握的知识太少,他估计到血脉传承必有蹊跷,故意的说了一句;“这下知道我们不简单了吧?”

        “呵呵……比一般的野兽强一些,但没有机缘亦是枉然。”

        王瓶儿听对方倚老卖老的语气,不服气的冲上来反驳道;“谁说我们没有机缘,没见到大佬和我们都变异了吗?”

        王天一脸色一沉,训斥道;“瓶儿,不要贸然对陌生人说我们的事,到后面去不要乱插嘴,这个老家伙在诈我们呢,他能知道个屁呀!”

        “哦!”

        王瓶儿俏皮的吐了下舌头,乖乖的回到王天一的身后,忍不住伸出鼻子嗅了下,结果被大佬的毛茸茸的尾巴打了一下。

        黑水湾鳄纵然活了100多年,也不过就是一头顶级野兽,深水里的上层猎杀者。

        若是遇到体型庞大的山地铁线森蚺,分分钟被秒杀的下场。

        其神志未开,顶多相当于人类四五岁的小孩儿,哪里禁得住王天一的激将法,冷笑一声说道;

        “我不知道?

        在这外层魔雾森林外中比我见识更多的寥寥无几,因为我就出生在中间层,长大以后才逃到外层来的。

        要不然,早就成为其他强大妖兽的口中之食。

        你们在出生时就拥有血脉传承知识,说明曾拥有一个强大的祖先,实力最少达到高层妖兽的前辈大能。

        血脉传承知识的越多,说明血脉之力越浓厚。

        不过,看你们只能混在外层山林,体内残存的一些强大妖兽血脉之力稀薄的几近于无。

        像你们这种货色,在魔雾森林中还不知道有多少,只不过稍微比寻常野兽强一点罢了。”

        “那我们怎么样才能变得血脉浓厚呢?”

        “野兽当然是吞噬了,只有吞噬血脉比你更浓厚的妖兽,才能更多复苏血脉中的记忆,若是其他种类吞噬多了,呵呵呵……就会像你们这样发生变异,最后变成谁也看不懂的妖怪。”

        “那按照你的话说,山地铁线森蚺就不能吃喽,杀死了也只能白白地丢掉。”

        “桀桀桀桀……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黑水湾鳄终于反应过来了,阴测测的讽了一句。

        雪地里

        猞猁兄妹神态优雅的趴了下来,仿佛是冬日里坐在廊沿下晒太阳的贵妇,身底下并非是寒冷彻骨的冰雪,而是厚厚的羊毛地毯。

        他们个个肚子吃的溜圆,不介意在这里消消食,顺遍听一些奇闻异事长长见识。

        “这几天吃的真有些撑,这样吧湾鳄老兄,既然你见多识广,不如讲一些有趣的事情来听一听,作为交换,我们会驱赶一些味道上佳的温血动物前来,你就有机会饱餐一顿,我这个主意怎么样?”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这些毛头小子?”

        “你先帮我们回答这个问题,等一下拿到实际的好处,我们再慢慢聊。”

        黑水湾鳄略一犹豫,实在无法抵挡美味温血动物的诱惑,捡自己知道的先说了出来;

        “那你们几个就听着,从野兽进化到妖兽只有三个途径;

        第一个是妖兽家族传承。

        源自于祖辈上强大的高等妖兽直系血脉,自然有秘法修炼,这是妖兽家族的核心秘密,外人绝对无法得知的。

        第二个是吞噬进化。

        机缘巧合之下吞噬强大妖兽,野兽有一定的几率可以突破自身,华丽丽的晋升为妖兽之路,从此可以吞吐日月精华修炼,一步步的从弱小成长起来。

        当然喽!

        风险伴随着机遇,相差越大越危险。

        野兽吞噬过于强大的妖兽血肉精华,九成的几率是爆体而亡,甚至连高阶妖兽的一滴血都承受不了,便会炸成一团血雾。

        第三个是天地机缘。

        在这无尽的魔雾森林中,奇花异草遍地,还有众多妖兽古冢和远古修士遗迹,若能够得到其中机缘,也可以成长为天地妖兽。

        至于你们所关心的血脉传承,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晓得吞噬过多属性不合的妖兽血肉,将会发生不可知的变异,具体的就不知道。

        这样的回答,你们是否满意?”

        王天一站了起来,神情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说道;“既然事先说好了,那我们正好也活动下,就请湾鳄老兄在这里潜伏好,准备接受我们的馈赠吧。”

        “桀桀桀……果然言而有信,你们只要把猎物赶过来就好。”

        “等着吧,我们去跑一趟。”

        半晌之后

        山谷里传来隆隆的奔跑声音,猞猁三兄妹一路追逐银环角鹿群冲了过来,把鹿群赶向溪流之处。

        五六十头银环角鹿群狂奔过来,临近宽约四十几米的湍急溪流放缓了脚步,准备顺着溪流边夺路而逃。

        那怎么行?

        “瓶儿,杀一个震慑下。”

        一声令下,王瓶儿咆哮着扑倒了一头两百多公斤的幼鹿,狠狠地咬住它的喉管,当真是一击必杀。

        永远不要忘了,她是一头捕猎技巧高明的猛兽。

        这血淋淋的一幕,让银环角鹿群极大的恐慌起来,加上王天一与王岱从侧后驱赶,被迫一头又一头的跳入冰冷湍急的溪流中,奋力的向对岸游过去。

        事情做到了这里,王天一和王岱就放慢了步伐不再围猎,任由部分银环角鹿从缺口夺路而逃。

        这些在幼年时很难猎杀的大型食草动物,现在他都兴致缺缺,不会多做凶残杀戮。

        寒彻入骨的溪流中

        十几头银环角鹿奋力的向前游着,却被湍急的溪流冲向下方,水底隐隐出现一个庞大的黑褐色身影,忽然出现巨大的响动。

        黑水湾鳄张开血盆大口咬住一头体型最大的壮年银环角鹿,这头银环角鹿接近500公斤,陡然遭受到狂暴一击,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水面上飘浮起大量的血水,黑水湾鳄发动“致命绞杀”,将水面搅腾的如同开锅一般,粗暴地吞食着大块的血肉……

        好一顿血肉饕餮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