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7章 灭顶之灾

第17章 灭顶之灾

        一切都太迟了

        厚厚的积雪爆炸一样的四散开,山地铁线森蚺摆动着巨大的三角形蛇头,张开血盆大口猛地咬住最前方的嗜血巨鬣狗,然后庞大的身体裹挟着漫天积雪而来,将另外两头嗜血巨鬣狗转眼间环绕在一起。

        恐怖的巨力发动,能够听到让人头皮发麻的骨骼碎裂声,这两头嗜血巨鬣狗就像装满水的瓶子被挤压开,殷红的鲜血喷洒的到处都是,立刻就死于非命了。

        剩下的两头嗜血巨鬣狗简直吓尿了,闷头夺路而逃,很快的隐入山林中看不见了。

        不远处

        猞猁家族全程看到了狂暴的捕猎全过程,不禁相顾骇然……

        王祖儿犹豫了下说道;

        “冰河山谷以前从来没有如此恐怖的巨兽,应该是……”

        她的目光看向远方,猞猁家族都知道,这应该是从魔雾森林中间层出来的。

        至于原因无人知道,他们也无意去深究。

        “桀桀桀……真是一群热情而又可爱的小动物啊!”

        收获了丰厚的猎物,这头山地铁线森蚺阴冷的眼神扫过猞猁家族,晃动着笆斗大的三角形脑袋阴测测笑起来,感觉再满意不过了。

        吞下这三头嗜血巨鬣狗,它可以两个月都不用再进食,真是大丰收啊!

        现在,就是享受盛宴的时候了。

        猞猁家族无意看到这血腥的一幕,转身就准备离开,王天一突然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比方才强烈了十倍都不止。

        他迅速地四处看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向天际……

        只见遥远的天边有两个黑点正在迅速的扩大,王天一凭借着极其敏锐的目力看到,赫然是两头巨大的铁翎妖鹰急速飞驰而来,快到不可思议。

        “跑……”

        猞猁家族立马炸了窝一样的逃窜开,王天一竭尽全力奔逃起来,瞬间的速度爆发极为惊人,甩开了其他猞猁一大截,距离密林越来越近了。

        大难来临……这时候自顾自逃命就好,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从高处急速俯冲的两头铁翎妖鹰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神情漠然的说道;

        “呵呵……铁溪兄,这里有一条长虫和五个小家伙,你想要哪一个?”

        “哼,这些小东西还不够垫肚子,还是从中间层跑出来的这条肥蛇吃起来过瘾,足够我们两个补充长途飞行的能量,我去抓这条蛇吧。”

        “那我闲着没事,抓两只猞猁带回去,大小姐应该比较喜欢这种漂亮的动物,养在家里面玩儿也好。”

        “铁炉老弟,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只要不耽搁正事就好。”

        “呵呵,不会的。”

        此时,正在吞噬嗜血巨鬣狗的山地铁线森蚺发现不对劲,抬头一看吓得肝胆欲丧,吞了一多半的嗜血巨鬣狗吐又吐不出来,急切之间又吞不下去,只能高高的昂起蛇头拼命了。

        说时迟,那时快。

        铁翎妖鹰已经凌空袭到,距离两三百米的时候张口吐出青色风箭,速度快到匪夷所思。

        转眼间已临身前

        山地铁线森蚺极力躲避中“噗噗噗”的爆起三朵血花,青色风箭透体而出射入积雪中,山地铁线森蚺庞大的躯体上出现三个碗口大的血洞,庞大身躯痛苦的扭动着。

        一时间

        抽打的附近飞雪走石,甚至将嗜血巨鬣狗残骸扫入半空中,飞出去数百米远炸开来,宛如硕大的血花一般。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连续又是十多支青色风箭透体而过,铁翎妖鹰转眼间杀到。

        一只反射着寒光的利爪轻易的穿透森蚺三角形脑袋,另一只利爪深深凿入七寸之中,就像抓豆腐一样容易,体型庞大的山地铁线森蚺立刻毙命。

        这时,铁翎妖鹰凌空而下的风雷声尾随而至,将方圆数百米积雪全都炸了起来,一片白蒙蒙的雪雾。

        王天一疯狂逃命时发现,另外一头铁翎妖鹰竟然冲着自己凌空而来,真是亡魂大冒啊!

        正好此时半空中炸起一片血雾,残肢乱飞。

        他的脚步略一偏移,冲向漫天血雾的下面,籍此隔开自己与铁翎妖鹰的直线下坠方向。

        他知道,速度越快改变方向就越不容易,高速直接冲击到残肢断臂中,哪怕是铁翎妖鹰也不会好受。

        飞机撞鸟是常识,无异于一颗炮弹。

        果然,凌空直线下击的铁翎妖鹰扑打了几下翅膀,迅速改变了冲击的角度。

        王天一眼睛一直瞄着对方,立刻也改变了自己的逃命方向,依然向着阻碍铁翎妖鹰的方向狂奔而去。

        “这个小家伙蛮滑溜啊!”

        凌空下击的铁炉短暂浮现了一丝念头,他的扑击速度非常快,自然就把目标放在第二强的王祖儿身上,转眼间已经杀到。

        在距离地面数十米的地方,铁翎妖鹰急速的扇动了几下翅膀,令高速下击的身形迟滞下来。

        随后而至的风雷声将这一片雪地炸开,白蒙蒙的雪雾将王祖儿,三傻在内全部包裹其中,肉眼难见。

        王天一掉头看到了这一幕,来不及思索一头钻入密林之中,使出浑身解数左弯右绕的狂奔,很快消失在白皑皑的积雪密林之中。

        许久之后

        两头吃饱喝足的铁翎妖鹰展翅而起,很快消失在高空中,这对他们只不过是一次中途加餐而已,对于小小的猞猁家族却是灭顶之灾。

        一片狼藉的山腰处

        神情凄惨的王天一缓步走入此地,看着到处斑驳的血迹分外刺眼,他的心头一片冰冷,感觉到透彻骨髓的创痛。

        身后二呆子,拖油瓶颓丧的一路跟着,任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不会无动于衷,仿佛天塌了似的。

        母兽是未成年幼兽的强大后盾和可以依仗的靠山,这种依赖源自于血脉,决非轻易可以割舍。

        王天一的嗅觉极敏感,在炸开的一片狼藉的雪地中,他闻到了王祖儿与三傻的血液气息,万分之一的侥幸彻底破灭了。

        一股巨大的悲痛击中他的心灵,忍不住仰天悲嚎……

        悠长苍凉的哀嚎声响彻山谷,蕴含着难以言喻的深深创痛,大滴泪水脱眶而出。

        此刻,曾经哺育自己一天天长大的母亲魂归山陵,王天一隐藏已久的人性充分表露出来。

        他匍匐在雪地上,任由大滴的泪水滑落,在积雪地面形成一个袖珍小水汪,寒风中很快的凝结起来。

        二呆子,拖油瓶完全无法理解王天一此刻心中难言的苦痛,知道不是打扰的时候,只默默的趴在他的身后。

        良久

        王天一感觉整个身体已经被抽空了,一颗心坠入黑暗深渊,回想起王祖儿慈爱的目光,曾言道;

        “天一,你比他们都更为强大,是时候独自出去闯荡了,用不着顾忌到我们。”

        如今音容尚存,斯人己逝。

        舔犊之情深入心灵,血脉相连的母亲从此阴阳相隔,这个世上再没有关心自己的生物,哪怕她是一只猞猁。

        王天一看着皑皑白雪上的殷红血迹,是那么的刺眼,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

        强烈的孤独感包裹全身,他浑身开始颤栗起来,完全无法停止。

        二呆子,拖油瓶无所适从的互相看了一眼,还是拖油瓶硬着头皮说道;“大佬,你是不是饿了?那边还有很多蛇肉,要不去吃一些吧。”

        “哦……”

        王天一就像失去灵魂一样,随着二呆子,拖油瓶来到山地铁线森蚺残骸面前,大口的开始吞吃血肉。

        巨大的山地铁线森蚺有38米长,体重超过三吨多,两头铁翎妖鹰挑挑捡捡的吃了有1/4,剩下的完全弃之不顾了。

        这是一头比丛林黄金雄狮还要强大的巨兽,身体里面蕴含的丰富生命精华几乎相当于缺耳头狼八成左右,差不多是处于野兽顶点位置,略逊于初入门的妖兽。

        二呆子,拖油瓶吞吃了一会儿,身上立马热气蒸腾,出现了变异的雏形。

        直觉告诉他们,这是千载难逢的机缘。

        王天一比他们两个都强上好多,一股股炙热暖流涌入身体里,丝丝缕缕的被青色内丹吸收了,剩下的持续改造身体中。

        这让他极度悲怆的内心好受了许多,便不管不顾的大口吞吃起来,速度比二呆子,拖油瓶两者加起来都快上好多。

        有时候暴饮暴食可以疗伤,这话真有道理。

        不久之后

        二呆子,拖油瓶身上出现一阵密集“噼里啪啦”的爆响,体型的改变持续进行中……

        二个多小时之后

        二头神情畏缩的嗜血巨鬣狗从深林里面出来,环顾这一片山谷,发现可怕的山地铁线森蚺已经成了一堆残骸,两头铁翎妖鹰亦不知所踪。

        山谷中一片狼藉,只有三只猞猁在闷头大吃,这还了得?

        二头嗜血巨鬣狗胆气为之一壮,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

        “喂,你们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这些好东西是你们能够享用的吗?都给我住嘴!”

        “既然不想走就不要走了,都给我死在这里好了。”

        “快给我住嘴,没听到吗?”

        王天一缓缓抬起了头,他头上的毛发沾满了鲜血,冷冽至极的神情极其骇人;

        “老二,老四,现在有两个狗东西想打断我们变异进化的道路,你们能够忍受吗?”

        “大佬,你说怎么办吧。”

        “我听你的。”

        “好,那头强壮些的脏狗归我,你们两个去缠着另一头,等我杀了它就去帮你们,记住,从今往后我们是无人疼爱的独行者,必须要在血腥杀戮中成长,不要怕受伤,蛇肉中的生命精华会让我们尽快痊愈,去尽情战斗吧。”

        话音刚落

        王天一双眼血红的扑了出去,他现在需要一场痛快淋漓的搏杀,哪怕伤痕累累也不怕,可以抚平内心更深的创疼。

        猞猁本就是食肉猛兽,在战斗中成长是必由之路,二呆子,拖油瓶同样兽性大发,怒吼着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