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4章 狮王逆鳞,触之必死

第14章 狮王逆鳞,触之必死

        愿望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在丛林母狮暴起发难的时候,这只美丽的猞猁突然腾空向上跃起,二者在空中交错而过,虽然相差区区两三米,但却可望而不可及。

        猞猁霎那间的爆发力极强

        身形曼妙的原地窜升十几米高,轻盈的落在头顶更高的枝头上,这是一个只有手腕粗细的枝条。

        由于靠近更粗的枝干,勉强承受了猞猁百余公斤的重量,只是极为危险的向下弯曲了许多,真正展现了树梢舞者的强悍技艺,宛若在刀尖上舞蹈。

        反观母狮就狼狈的多,它这一下扑空,把自己置于极危险之地。

        由于肥厚宽大的脚掌无法握持细窄的树枝,它的身体极为危险的左右晃动了下,胳膊粗的树枝剧烈的向下倾斜,似乎不能够承受过重的负荷。

        母狮惊的连连吼叫不己,就连大树底下的黄金雄狮也猛的站了起来,担心的看着树梢上的母狮,生怕她一着不慎掉下来。

        大型猫科动物的平衡能力依然强悍,四肢带着弯钩的锋利脚爪,就像钉鞋一样牢牢抓住细枝,在大幅摆动的细枝条上稳住身形,不至于一头栽了下去。

        谁知,变化突然发生。

        “不……”

        终于稳住了,树梢上的母狮心中刚刚窃喜,就听到其他母狮的吼叫,急切之间勉强的转头看。

        上面的猞猁飘然落在母狮后背上,然后张开獠牙对着后臀就是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这口咬下了有一两公斤肉,刹那之间血光迸溅,母狮痛的浑身颤抖,嘶声怒吼……

        可是它动也不敢动,无法掉头也无法扑咬,无法做任何剧烈的动作,只能硬生生的承受。

        胳膊粗的树枝在二者重量的叠加下,再度危险的向下倾斜,能够听到树枝纤维崩断的声音。

        太危险了,树枝随时都可能折断。

        母狮颤巍巍的向后退了一步,谁知道站在身上的猞猁不依不饶的又是狠狠地一口,将方才的血口扩的更大。

        “快住口,你这个混蛋不要咬了,竟然敢冒犯黄金狮群的威严,当心把你们全族赶杀殆尽!”

        这只美丽而又危险的猞猁抬起头冷冷的一撇,伸出鲜红色的舌头舔了一下锋利獠牙,说道;“记得给我留一块最肥美的肉,我会变成狮群最好的朋友。”

        说完,冷酷的抖了抖身上的华丽毛发,低下头狠狠地又是一口。

        大块的狮肉吞入腹中,那种欢畅淋漓的炙热感觉再度浮现,虽然比缺耳狼王弱的多,恐怕仅仅是1/10的样子,但王天一绝不会记错。

        他在吞噬豹肉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估计是因为花斑豹属于中大型猫科动物,实力强的有限,对自己的滋补作用不太明显。

        狮肉就不同了,作为丛林中的陆地王者,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大型猫科动物,其血肉蕴含着更丰富的生命精华,对促进猞猁实力蜕变受益匪浅。

        若是按照这个比例,完整吞噬10余头母狮,差不多能够抵上一头低阶妖兽。

        这种怪诞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王天一毫不留情的下口撕咬,纵然是狮群怒吼连连都没有用。

        母狮浑身颤抖着向后退,一连五六口之后再也忍不住了,猛地转回头就想撕咬一下。

        就在这时

        猞猁轻盈的向前一纵,稳稳落在靠近更粗树干的地方,在细枝上灵活的转了个头,目光冷冷的看着母狮;

        这次你还不死,我就算你狠。

        犹如走在钢丝上

        母狮这个过大的动作,彻底让身体失去平衡,再加上右后腿几乎被咬残了,赫然出现一个小脸盆大小的血洞,再也不可能维持巧妙细微的平衡。

        它绝望的摔下树去,挣扎的时候将细枝霍然折断。

        猞猁只是轻巧的退后了几步,两只后腿依旧稳稳的站在断裂的树梢根部,上身人形直立起来,丝毫不带感情的看着母狮坠落。

        “啊……呜……”

        惨叫声戛然而止,母狮下坠中不知道撞断多少树枝,上肢和头部竟然卡在一处枝桠上,整个身体和下肢晃晃悠悠地悬在空中,口中鲜血喷涌而出,顺着毛发滴滴答答的落在树下。

        这个位置离地有三十七、八米,说高也不高,说低也不低。

        另外一只母狮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探查,发现坠落母狮的情况不容乐观。

        它的右后肢已经被可恶的猞猁咬残,根本使不上半点劲儿,脊椎在下坠过程中受创,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脱离险境。

        内伤的情况不得而知,看起来显然不轻。

        “哦……天呐,真该死……都是你干的好事。”

        面对大树上母狮的指责,这只美丽的猞猁像露出人性化的无奈表情;“如果我说提醒过你们,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能否接受我的解释呢?”

        “不能,你为什么不去死?”

        “呃,很抱歉,这个我做不到。”

        “去死啊,混蛋!”

        王天一很理解狮群的愤怒情绪,不想在这个时候,还在伤者家属的伤口上再撒一把盐,那就变成腌肉不好吃了,咸货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野兽的逻辑就是这么奇怪,三句话离不开吃。

        他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趴了下来,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准备眯瞪一会儿再说。

        卡戴珊狮群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走不了,王天一肚子里面刚吃了七八公斤狮肉,正好消化一会儿。

        这两天从人类宿营地一路赶了回来,300多公里的崎岖路程,一路上跋山涉水,飞跃深沟险壑,穿过溪流峡谷,他充分锤炼了自己的极限能力。

        原本一跃可以达十六、七米远,现在一跃可以达接近30米,原地腾空跃升从七、八米变成十四米,穿越深沟险壑如履平地,速度也极大地提升了。

        这是王天一敢与狮群周旋的底气,只要不把这一棵大树烧掉,狮群就拿自己无计可施。

        大树下方

        其他母狮努力了半响功夫,将伤者的头皮和前肢咬的鲜血淋漓,也无法让其从树桠上脱困,反而变得气息奄奄。

        黄金雄狮奥多姆迫不得已攀爬到大树上来,试图解救这头受伤的母狮,可一切依旧是徒劳。

        奥多姆所能做的,无外是用蛮力咬着母狮向上拖,可是这种三叉路一样的枝桠越拖卡的越紧。

        原本母狮还有的救,被这一番摧残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身上更是被咬的凄惨不忍目睹。

        都是一群猪队友啊!

        王天一被大树下方吵得无法入眠,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趴着,慵懒并非是小猫的专属,也是猞猁的代名词。

        忽然,他的眼睛危险的眯了一下。

        狮群在这里闹出的诺大动静,终于让嗜血巨鬣狗群发现了,它们屁股颠颠的跑了过来,试图看个究竟。

        结果这一瞧,差点儿笑岔了气。

        “哇……难道是眼睛花了,我这是看到了什么?”

        “嘿嘿嘿……这下乐子大了。”

        “我是第一次看到树上挂着丛林狮,哇塞……还淌了好多血,难道今天我们可以吃狮子大餐?”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嘿嘿嘿……我希望它现在就掉下来。”

        数十头嗜血巨鬣狗不怀好意的围拢了过来,这让树底下的卡戴珊狮群高度的警惕起来,发出一阵阵怒吼。

        大树上的黄金雄狮奥多姆和其他母狮也不得不下来,保护狮群中的幼狮,防止被可恶的嗜血巨鬣狗一口叼了去。

        双方虎视眈眈的对峙,威胁的露出獠牙利齿,怒吼连连,谁也不肯相让。

        巨鬣狗群首领悠哉的从远方跑了过来,它已经吃饱了,看着大树上挂着的母狮依然垂涎三分。

        跑过去舔是地上残留的血迹,感觉到充沛的生命精华眼珠子都红了。

        可是面对宛如炮仗一点就着的卡戴珊狮群,它也不敢轻启战端,那个结果可不是巨鬣狗群能够承受的。

        这树上挂的是一头母狮,而不是吃了一半的银环角鹿,此刻狮群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可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大条,最后弄的两败俱伤。

        首领智慧并不高,但它凭籍丰富的经验和本能,知道这时候不能去招惹卡戴珊狮群。

        狮王逆鳞,触之必死。

        凡事都有意外,现在又发生了。

        “喂,那头猞猁……不准偷吃我们的狮子大餐。”

        嗜血巨鬣狗不约而同的惊叫起来,狮群霍然抬头望去,这一刹那怒火“砰”的一下就被点燃了。

        只见这只可恶的猞猁不知何时悄悄溜了下来,四只锋利的脚爪牢牢的固定在母狮身上,正大口撕咬血肉,吃的不亦乐乎。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向霸道的丛林之王什么时候受到这样的奇耻大辱,黄金雄狮哈登怒吼一声,纵身向大树上攀爬而去。

        雄狮哈登过大的体重,让它的爬树动作显得很笨拙,带着倒钩的锋利脚爪牢牢攀附住,然后向上艰难的攀爬。

        猞猁冰冷的眼神注视了下,依然不管不顾的大块朵颐,吃的血水淋漓。

        本来就是食肉猛兽,这时候有啥好谦虚的?

        王天一的原则就是;

        人不犯我,我不一定保证不犯你。

        人若犯我,那我就一定和你死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