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3章 卡戴珊狮群

第13章 卡戴珊狮群

        前方不远处的空地上

        卡戴珊狮群中的两头黄金雄狮正在进食,四周有七头母狮和八头幼狮焦急的徘徊等待,它们必须等到雄狮吃完以后才能进食。

        一头400多公斤的银环角鹿,根本不够狮群分配的。

        狮群中有着森严的等级,黄金雄狮是整个狮群的保卫者,也是领地的所有者,平素里不用参与猎杀,但享用血肉却要第一位的。

        卡戴珊狮群这个名字也是王天一起的,这样会让他更多的想起前世的记忆,不会因为漫长岁月而消磨。

        丛林狮群的贪婪霸道特质与卡戴珊一家相当的契合,这七头母狮都是榨汁机,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幼狮出生。

        黄金雄狮是兄弟俩,眉头上长着黑毛的一头叫做奥多姆,是两兄弟中的老大,另外一头叫做哈登,都是脾气暴躁的家伙。

        实际上

        这一片丛林山谷方圆100多公里,都是卡戴珊狮群的领地,它们是这片土地无可置疑的王者~丛林之王。

        至于其他的食肉猛兽,嗜血巨鬣狗也好,花斑豹也好,猞猁家族也好,所谓的领地都是其中的一份子,必须臣服于丛林黄金狮的统治力。

        虽然没有上下级关系,但必要的敬畏是要有的。

        猞猁家族是树梢上的王者,在悬崖峭壁上如履平地,离开这些优势地形就玩不转了。

        真正统治这片大地的顶级猎食者,依然是卡戴珊狮群。

        这时候

        王祖儿与二呆子联袂而至,猞猁家族差不多团圆了,看着依然在大口进食的狮群,王祖儿的眼神透露着高傲;“走吧,这群蛮横的家伙不喜欢别人窥探。”

        “等一下,讨厌的嗜血巨鬣狗来了,我可不想在荒野中被他们一路追着跑,先上树再说。”

        王天一警觉的嗅了下,他从风中嗅到了一丝讨厌的味道,却没发现自己的嗅觉显著增强,母兽王祖儿一点都没闻到。

        等到猞猁家族从容的在树梢上趴好,一大群嗜血巨鬣狗已经从四面八方掩来。

        方才若是离开,有可能就陷入丛林强盗的包围圈中,在这种草木稀疏的山谷空地中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

        一群母狮和幼狮正在进食,银环角鹿还有一多半的残骸,奥多姆和哈登警觉的站了起来,发出响彻天地的怒吼声,警告嗜血巨鬣狗不要靠近。

        “滚开,你们这些满身恶臭味的混蛋!”

        “再敢靠近,我会让你们品尝狮王的雷霆怒火,所有胆敢触犯狮王威严的卑鄙强盗都会死。”

        “你们可真是最恶心的强盗,全都给我滚开!”

        猞猁家族在高高的树上看的明白,这一群嗜血巨鬣狗约有五六十头,后方远远的还有十几头跑过来。

        如此强大的力量,给予巨鬣狗群首领挑衅的充分信心,它怪笑着说道;“真是小气的家伙,有了好东西也不知道请我们分享,既然如此就别客气了,小的们,前面就是新鲜的血肉谁抢到归谁的,全都给我上。”

        “冲啊,抢啊……”

        卡戴珊狮群意识到危险的临近。正在大口的吞噬血肉,想要尽量多吃一些。

        大群嗜血巨鬣狗猛冲过来,奥多姆和哈登愤怒的迎面冲上去,嗜血巨鬣狗立马从中间分开,绕过黄金雄狮继续冲向血肉残骸。

        狮群怒吼,巨鬣狗怪叫,现场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两只黄金雄狮顾得了东顾不了西,追逐巨鬣狗就逃,放弃了巨鬣狗马上转身就回来,粘皮糖一样的贴着不放,真是让雄狮狂躁而又无奈的战术。

        若黄金雄狮攻击某一头嗜血巨鬣狗,其他的就会使出**绝技,上去狠狠的撕咬黄金雄狮屁股。

        嗜血巨鬣狗啮合力惊人,黄金雄狮纵然战力无匹,面对这种卑鄙无耻的群殴打法也得跪,只能松开了先保护自已的菊花。

        大群嗜血巨鬣狗都是抢劫的老手,只一个冲击,就把卡戴珊狮群击退了,乖乖的丢掉猎物撤退。

        这暴露了它们最大的软肋,就是有太多的幼狮要保护。

        王天一趴在树上看着这一幕,感觉嗜血巨鬣狗更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能够通过合理的战术逼退更加强大的对手。

        他们会六七头嗜血巨鬣狗组成一排齐头并进,与极为强大的黄金雄狮对峙,可以看到一排的尖牙利齿咆哮,真的无从下手。

        就像一字长蛇阵;

        攻击蛇头,蛇尾卷了上来。

        攻击中间,两边卷了上来。

        这些丛林强盗都是皮糙肉厚之辈,粗壮的脖颈和尖牙利齿绝非好相与,卡戴珊狮群只能悻悻的后退,拱手把肥美的猎物让出。

        经过灌木丛中的大树时,没吃饱的幼狮喊道;“妈妈,这树上有一头好漂亮的猞猁,把它抓下来吃了吧,我的肚子好饿啊!”

        吃你妹呀!

        大树上的王天一立马满头黑线,我看起来就这么好欺负吗?

        哦……感情在丛林強盗那吃了瘪,想找软柿子捏。

        “喂,你们不要听小孩子瞎讲,我就是路过打酱油的,各位该上哪儿上哪儿去,该干嘛干嘛,用不着这种眼神看我,怪渗人的。”

        大树底下

        卡戴珊狮群各个抬着头贪婪的望着,那种凶残和渴望根本无法掩饰,有几头母狮蠢蠢欲动了。

        两头黄金雄狮懒洋洋的趴在灌木丛中,都是贪婪的向上面看看,张开的血盆大口露出让人胆寒的獠牙,涎水不住地淌了下来。

        “大哥,这只猞猁长得真漂亮,想必味道也不错。”

        “嗯,我虽然吃饱了,还能再啃一条后腿。”

        “既然这样,那还等什么?”

        黄金雄狮的体重过大,一般情况下不会攀爬过高的树,顶多只会在主干树桠上休息。

        这种追逐猞猁的活儿,自然由母狮出马。

        一声令下

        两头母狮一前一后的窜了上去,第三头母狮也随后向上攀爬,口中低吼着;

        “漂亮的家伙乖乖下来吧,挣扎都是徒劳的,我会温柔的咬断你的脖子,吸干你的血,把你吃到肚子里去。”

        “嘿嘿嘿……这么大的一只猞猁你可吃不完,可别忘了我啊!”

        “不要抢,见者有份。”

        听这些母狮的口气,仿佛王天一已经成了口中之食,随时都可以享用了。

        王天一站起来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讥讽的说道;“被一群浑身散发着恶臭的丛林强盗打败了,我不知道你们哪来的自信,觉得可以轻松的逮到我,再次提醒你们一下,我可不好惹。”

        “哦……哈哈哈,你觉得能够从我们的利爪下逃生,这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确实傻的可爱,尤其紧梆梆的肌肉更是让人看了欢喜,吃起来一定很有嚼劲。”

        “快抓住他!”

        三头母狮先后窜上了树,这是一颗浓荫蔽日的大树,两人合抱粗的主干约有30多米高,伸展出的枝桠直冲天际,最高处离地面约有70多米。

        王天一灵巧的向上攀爬,一路来到约60米的高处停下,脚下踩着胳膊粗的树枝冷冷的看着下面。

        “提醒一下,若知难而退还好,否则,没有谁能救得了你。”

        丛林母狮的体重在300至400公斤之间,少数稀有品种和变异体能够超过这个数值,比如冰原雪狮或山地嗜血魔狮,都是战力远超前者的种类。

        顺着树梢爬上来的母狮约在320公斤的样子,她伸出腥红的舌头贪婪的舔舐着獠牙,笑的不怀好意;

        “你既然这么贴心,那就乖乖下来到我怀里,我保证最温柔的对待你,把你可爱的脑袋一口吞在肚子。”

        “滚开,离我远一点。”

        “嘿嘿嘿……真的很有意思,我更想吃了你啦。”

        “别做梦了。”

        丛林母狮试探性的向前走,上到约50米的高度,这里的树枝只有一拳粗细,还不到母狮肥厚的脚掌宽度。

        母狮四肢弹开的锋利脚瓜,外缘已经无法很好的握持过于细窄的树枝。

        爬到这样的高度实在很危险,她也不得不小心从事,其他两只母狮则在更低的位置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包抄逃窜的猞猁。

        相对于猞猁的优雅从容,这头母狮动作显得小心翼翼而笨拙,真的不想再向前走了。

        也许是看出了母狮的想法,树梢高处的猞猁索性优雅的趴了下来,在胳膊粗的枝条上微微的上下起伏,看起来很惬意的样子。

        知道你不敢上来,隔着十多米远还怕你咬我啊!

        “别放弃,他已经无处可逃了,慢慢上去没事的。”

        “想一想猞猁美味的血肉,冒点险是值得的。”

        下面的两头母狮很有点旁观不嫌事大的意味,极力怂恿最高处的这头母狮,因为她的体重最轻能够爬的更高。

        如果这头母狮没戏,其他的也只有望猞猁兴叹了。

        “怎么样,怕了吧?”

        优雅趴在高处的王天一有意识激怒对方,野兽毕竟是野兽,都是一些神智未开化的动物。

        纵然聪颖一些,充其量不过相当于人类四五岁的孩童,其他的更多凭借本能行事。

        在老奸巨猾的王天一面前,都是渣。

        果然,只是一句轻轻的挑逗,眼中流露出不屑的神色,这头丛林母狮就被激怒了,小心翼翼的继续向上攀爬。

        王天一无奈的打了个哈欠,一副你好像不听人劝,吃亏了别找我的样子,这个模样真的特别欠。

        霸道而又目空一切的丛林母狮怎么可能忍受?

        她忽然猛地向前一窜,这一下跃过七八米落在胳膊粗的树枝上,应该能够抓到这只可恶的猞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