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1章 劝你别爬树

第11章 劝你别爬树

        这只花斑豹警惕的四周查看了一番,然后放下心走了过来,目光看向依旧懒洋洋躺在树上的猞猁,大惊小怪的说道;

        “哇喔……哇喔,瞧瞧我这是看到了谁,一只危险而又美丽的猞猁,难以置信,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搞得有点太血腥了吧。”

        “把自己打扮成和平使者前,是不是忘记收起利爪?”

        “嗬嗬嗬嗬……真是牙尖嘴利的小可爱,我记得去年还捕食过一头猞猁,啧啧啧,非常弹牙的紧致肉感,真是让人回味悠长啊!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王天一冷眼旁观这只自以为优雅的花斑豹,它是猞猁最危险的对手,没有之一。

        丛林豹类同样善于攀爬树木,喜欢在大树上进食和收藏猎物,防止被可恶的“丛林强盗”抢走。

        它同样拥有猫科动物柔软的脚垫,利爪可以收缩在肉垫内伸缩自如,有一种“收刀入鞘”的效果,这是猫类动物特有的独门绝技。

        奔跑的时候只用足底肉垫,利爪收缩在内,可以防止与地面的摩擦始终保持锐利,在丛林叠嶂的山区行走寂静无声。

        由于体型更大,爆发力更猛,尖牙利齿更具有杀伤力,丛林花斑豹可以对猞猁造成致命威胁,这一点甚至大于丛林狮。

        唯一的欠缺在于体重过大,空中无法变换姿势,无法象猞猁一样往灵活来于森林树梢之间,更无法狩猎低空飞行的鸟类。

        相比较优点,这稍许的遗憾完全可以忽略。

        花斑豹可以说自己不喜欢捕食鸟类,因为他喜欢在天空中飞翔的这些小可爱,也不喜欢变换姿势玩花样,那样显得不稳重。

        因此,大树下的花斑豹充满了自信,他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说道;“怎么不说话了,小可爱,难道是我说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吗?”

        王天一对这个自以为蛮屌的花斑豹腻歪透了,从里到外都透露着一种极度的贪婪,同样显得很蠢。

        “喂,大肥屁股,那里有现成的肉吃了赶紧滚蛋。”

        “嗬嗬嗬……生气了。”

        丛林豹走到银背野狼残骸边仔细看了看,又伸出舌头舔了下翻开的伤口,摇摇头说道;

        “真的好残忍呐,我可以看到你咬断了他的双腿,嗯……还有喉咙,可为什么要把他一刀一刀的剁成这样?

        哦……让我想想,我大概明白了。

        这是那些狡猾而残忍的人类干的好事儿,他们就喜欢把动物剁成千万块,剁成肉靡,掩盖内心的虚弱。

        他们还喜欢在动物血肉中撒入奇怪的东西,用以满足各种怪诞的嗜好,这是对兽群最大的侮辱。

        那么你这个小可爱为什么和人类在一起呢?

        也许……你就是他们豢养的宠物。”

        说完,丛林豹对着大树上的猞猁狂吼一声,露出锋利的獠牙;“做人类爪牙的都该死。”

        “你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大肥屁股?”

        王天一知道丛林豹误会了,把密集风刃斩出的伤口,当成了人类的刀口所致,不过他也无意去解释。

        丛林豹能够看出皮毛残骸是一头强大的猛兽所留,以为是人类与猞猁联手猎杀,却万万想不到这是一头妖兽,憋屈的死在自己手里。

        他无意解释,讥讽地说道;

        “更何况,你从和平使者转变为魔雾森林的秩序维护者和审判者,完全靠意淫是不是有点太轻佻了?

        猪鼻子插根葱装大象,谁拿你蘸大酱吃?”

        丛林豹终于撕下脸上假惺惺的面具,恶狠狠的盯着王天一说道;“花皮小子,我最恨的就是与人类合作的家伙,遇见了全都要死,我很快就会咬断你的脖子,然后把你一块一块肉全吃下肚。”

        “就凭你吗?这牛逼给你吹的杠杠滴,黄金雄狮见了你都得跑,扛不住哇!”

        “你觉得我的份量不够,加上她如何?老婆,出来给这个小帅哥亮个相吧。”

        话音未落

        从另一边的灌木丛中走出一只丛林母花斑豹,体型稍小一些,约有220公斤左右,依然比猞猁重上一倍。

        王天一立马警惕的站了起来,他现在的形势相当不妙,两只丛林花斑豹一只在上追逐,一只在下控场,真的能够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甚至危及性命。

        一般而言

        花斑豹想要捕猎更为高明的猎手猞猁绝非易事,即便成功猎杀也要付出不菲代价,在猎物充足的情况下用不着两强相斗。

        刚才这头公豹一番废话并没有白说,成功的吸引了王天一的注意力,让另外一头母豹悄悄的潜伏过来。

        “吓了一跳是吗,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呢,我要吃了你。”

        “大树底下就有现成的猎物,何必呢?”

        王天一再也不能淡定了,他神情焦躁的在树桠上回的走动,不时的露出獠牙恐吓对手。

        这时,母豹径自走到了大树底下,抬头看了看吼道;“因为他的母亲就死于人类之手,准备亡命逃窜吧小可爱,我会在大树上抓住你的,然后把你一块块的撕碎。”

        “你最好不要上来,否则会后悔的。”

        “哦,恐吓我?我真的好怕怕。”

        母豹露出锋利的獠牙吼了一声,然后向上一纵,四爪紧紧的抓住大树攀爬上来。

        这一株大树主干约有50多米高,上面的枝桠更是繁盛,远远的伸展开去达六、七十米远,形成浓荫蔽日的巨大伞盖,笼罩了诺大的地方。

        “我说过了,不要上来。”

        王天一惊恐万状的在大树上吼叫,浑身的毛发都炸开了,露出锋利的獠牙示威。

        母豹贪婪的望着上面,奋力的向上攀爬;“乖乖受死吧小可爱,你无处可逃了。”

        “是吗?”猞猁嘴角露出极为人性化的讥笑,;“你觉得从这么高的树上掉下去,能不能摔死你。”

        “别做梦想好事了吧。”

        “未必哦!”

        王天一突然从树桠上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嘴上叼着一杆黝黑发亮的闪亮双股叉,闪着寒光的叉尖正对着大树底下的母豹。

        哇……靠!

        这一惊吓着实非同小可,正在奋力爬树的母豹顿时毛发炸起,两只前爪一软差点向后摔下去。

        它此时已经攀爬了一大半,距离地面大概有40多米,差不多是人类楼房十三四层的高度,距离大树顶端还有十几米,正是上不得下不去的尴尬处境。

        爬树不比平地上那样的移动灵敏,只能直上直下的攀爬,左右移动起来非常困难。

        除非是向侧前方纵身跳跃,但这是极危险的动作,一旦抓不住大树就糟了。

        天晓得,大树上怎么会有一杆双股钢叉?

        这万一从上面掉下来,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母豹此时眼神惊恐的看着对方,流露出一丝求饶的神色。

        在野兽的字典里没有怜悯二字,一旦等母豹上树,猎杀猞猁时绝不会手软。

        大树底下的公豹急忙高声吼叫;

        “喂,花皮小子,我们可以安静的离开,就当从来没有来过,没有必要殊死博……”

        王天一嘴里面叼着十来公斤重的钢叉,侧过来的姿势非常难受,他眼睛瞄准母豹嘴突然一松。

        双股钢叉从上而下的坠落,吓的丛林母豹向侧上方纵身跃起,试图躲避这雷霆一击。

        谁知下面发生的情况让人大跌眼镜,王天一嘴巴猛的一合,再度紧紧咬住了下坠的钢叉,可以听见让人头皮发麻的硬物摩擦声音。

        然后他向前移动了下,留出一定的亢余量松开了嘴,双股钢叉再度下坠。

        说起来繁琐,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事儿,最多不超过三眨眼。

        纵身跃在空中的母豹悲催了,她可没有空中再变换姿势的技巧,刚刚靠近大树四肢正待紧紧的抓住,双股钢叉从天而落,正好叉在右前肢上。

        顿时鲜血溅起,扎入有一掌多深。

        这一下痛的母豹浑身痉挛,四肢抓树的动作完全走形了。

        带着倒钩的脚爪只抓起了几块树皮,然后带着长长的惨叫,就从40多米的高处直接摔了下去。

        王天一头皮发麻的捂起眼,只听到沉闷的“咕咚”一声响,然后浓烈的血腥味就传了过来。

        “叫你不要爬树,非要爬,现在摔下去了吧!”

        想想两百多公斤重的动物从十三四层楼的高度摔下去,那是什么后果?

        这可不是体重只有几公斤的小猫,根据能量守恒定律,重量乘以速度等于冲量,从高处摔下来也可以理解为冲击力。

        体重越大,摔得越惨。

        母豹可能是脊椎骨摔断了,身体呈现怪异的扭曲状态,从口中吐出了大团的鲜血,看情况相当不乐观。

        原来只扎入一掌深的双股钢叉深深的透入体内,将其前肢牢牢的扎在大树根系上,动都动不得。

        公花斑豹狂怒至极的冲过来,嘶声吼叫着;“不,天呐!你这个愚蠢的混蛋干了什么?老婆,你还能说话吗?”

        “节哀吧,我说过上来会后悔的,真的劝不动她。”猞猁人性化的一脸唏嘘之色。

        “你去死……”

        公豹纵身向树上攀爬,两只眼睛已变得赤红如血,狰狞的神色极其可怕,它同样是爬树的健将,大树根本拦不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