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8章 傻憨憨一家

第8章 傻憨憨一家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黑石队长一拳震开扑上来的恶狼,此时距离缺耳头狼约有20多米远,救之不急。

        他闷喝一声,将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在双股钢叉上投掷出去,宛若投射标枪。

        双股钢叉上带着黄蒙蒙的莹光破空而去,速度疾若闪电,20多米距离也就是一眨眼。

        缺耳头狼正要下口咬碎人质的脑袋,听到恶风袭来匆忙避了下,却已经迟了。

        只听到“噗嗤”一声。

        钢叉深深地扎入缺耳头狼左前肢,又从接近腰部的位置透了出来,差一点将其扎个对穿。

        缺耳头狼“嗷呜”一声惨叫,狼群发狂一样的进攻黑石队长,转眼间将他撕咬的浑身鲜血淋漓。

        手里没了武器,纵然有黄光护身也不顶事,眼看着要命丧狼吻。

        这一幕惨烈的情景激怒了所有的猎人,大家吼着冲上去狂砍乱杀,竟然将野狼群杀的步步败退,最终只剩下不到30头掩护着缺耳头狼一瘸一拐的败逃了。

        大战过后猎人们也伤亡惨重,无力再行追赶,只能任其逃之夭夭。

        众人将浑身是血的黑石队长抬了回来,见到他满身创伤奄奄一息,忍不住失声痛哭出来。

        远处的大树上

        王天一没有在意双方的激烈大战,却陷入深深的思索中;

        黑石队长脖子上挂的那块黄石头是什么,怎么有如此神奇的作用?

        后续的厮杀中,缺耳头狼连续口吐风刃伤了四个人,他还有余力吗?

        有几记风刃切在猎人的护盾上,看起来大概切入二指左右深浅,这个威力好像有点弱啊!

        切断小猫一样粗细的月影貂是够了,对稍微皮燥肉厚一点的动物,都只能算挠痒痒。

        而且距离超不过30米,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是否重伤以后,对其影响太大?

        凭籍猞猁极其灵敏的动作,只要不是距离缺耳狼王过近,应该危险不大。

        想到这里

        他眯起眼看了一下狼群逃走的方向,略犹豫就从大树上窜了下来,远远的跟踪而去。

        至与人类宿营地,有那么多的轻重伤员需要照料,估计这几天都走不了多远。

        追踪半夜,大约凌晨4:00左右。

        王天一相隔远远的停下了,在他的察觉中,银背狼群已进入前方的一个山谷,并且停留好一会儿了。

        略一细想便清楚,缺耳头狼伤的太重走不了了。

        钢叉整个扎入体内,等于从左肩胛穿入从后腰又透了出来,造成的伤害极其恐怖。

        两股尖锐钢叉之间距离有一掌左右,生生撕裂血肉扎那么深,凭借黑石队长的臂力绝不可能,想来应该是那神秘黄光的妙用。

        哪怕头狼恢复力再强,这一路滴洒的鲜血不停,继续向前走血都要流干了。

        王天一走到前方低头嗅了下,这里是缺耳头狼伤重停留处,於积了一小汪的鲜血,在夜晚的冷风中传来丝丝诱人的芬芳。

        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下,立马有种舒爽暖洋洋的感觉传遍全身,这……难道就是妖兽血液的味道?

        真的好香,王天一此时心中有种难以割舍的强烈欲望;

        冲过去咬死缺耳头狼,吸干它的血液,吃光它的血肉。

        听起来好像蛮残忍,其实就像人类吃狗肉火锅差不多,再加点冻好的狗血。

        这种强烈的愿望,来自于进化后高层次生命的诱惑,简直无可抵挡的一阵又一阵涌上心头。

        夜色中

        王天一眼睛蒙上一层血色,显得极其凶残而又冷酷,正是暗夜捕食者的本色。

        原来以为缺耳头狼是变异种,没想到竟然是进化种,这太好了。

        凭借直觉,王天一知道只要能够吞噬缺耳头狼血肉,必然受益匪浅。

        他用理智强行压制住兽性,开始想算计点子。

        硬来肯定不行。

        缺耳头狼身边还有30多头强壮的银背野狼,这远不是王天一能够对付的,把猞猁家族狩猎团队全喊来也没用。

        那么,就应该给它们找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眼珠一转

        王天一想到距此不远有一家傻憨憨,都是皮糙肉厚的家伙,倒是可以让它们打头阵。

        那么剩下来就简单了。

        他折断了两个碗形树叶,凑到血汪处勺了小半下狼血,然后用嘴衔着轻盈的跑向远方。

        越过了几个山头,王天一左右看看;

        嗯,差不多就在这附近。

        他记得从冰河山谷过来的时候,看见这一家傻憨憨在河边捕鱼,收获还蛮不错的样子。

        于是他放下一只树叶,叼着另外一只树叶继续向前跑,粘稠的狼血在寒夜里接近凝固状态,几乎没什么损失。

        向前又跑了一段,王天一把剩下的一只碗形树叶丢在地上,站在原地仔细嗅了下;

        没错,就在前面山洞里了。

        黑漆漆的山洞里

        有几头庞然大物闭着眼正在酣睡,沉重的鼻息拉风箱一样的“呼哧、呼哧”的,睡得非常香甜。

        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摸进来,在这黑暗的环境里看的一清二楚。

        两大三小一共五头白头棕熊全在这里了,成年棕熊体重超过一吨,利爪像钉耙一样锋利,狂暴起来力大无比。

        这三头未成年棕熊也有300多公斤到400公斤的样子,都是不好惹的家伙。

        山野里的白头棕熊是杂食动物,不但抓鱼吃,而且受伤的野鹿,野猪和兔子从不放过,甚至连田鼠都抓来吃。

        不过由于身躯过于笨重,捕猎的手艺糙的不行,大多数时间还得啃食竹笋,野果这些东西裹腹。

        王天一可是知道棕熊没有那么简单,别人误以为棕熊不吃人肉,那是因为它没有尝过人肉的美味。

        上辈子的扶桑国,曾经有一头吃人的棕熊,咬死咬伤十多个人,其中七个人都被生吃了,被称为“三毛别罴”事件。

        所以,白头棕熊绝不会放过啃食新鲜血肉的机会,这是他的猛兽本性决定的。

        短暂的一失神

        王天一看着山洞里酣睡的五头棕熊分外可爱,伸出利爪狠狠叨了一下熊屁股,这头棕熊哼哼了两声又转过头继续睡了。

        怎么办呢?

        小动静闹不醒这些傻憨憨,王天一走到公熊面前张开嘴露出獠牙,感觉一下又缩回来了。

        特么的脸盘子太大,咬下去好像效果也不太好。

        他又转了一圈,找了一头较小的白头棕熊,比划了一下感觉刚刚好。

        然后,就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能够感觉到嘴里面汁液飞溅,这一口恐怕把它眼睛咬瞎了一只,这头熊痛的狂嚎了一声坐了起来,然后向前猛冲“咕咚”一声顶在另一头熊的肚子上。

        黑暗中狂暴的白头棕熊不管不顾的乱撞,终于把酣睡的一窝白头棕熊全都闹了起来,咆哮着四处乱撞,把山洞里的石头撞得“哗啦啦”直往下掉。

        王天一无精打采的坐在洞口,神情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等了好一会儿这家傻憨憨还没出来。

        然后他感觉地面震动,庞大的白头黑熊一头接一头冲了出来。

        王天一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在前面,距离他们只有二三十米远,跑远了这些熊瞎子又看不见了。

        白头棕熊家族终于发现了罪魁祸首,咆哮着冲了上来,把这一片的山地踩的“咚咯”乱颤。

        追了一会儿看不到了,白头黑熊当真是气的怒火冲天,仰头嚎叫;

        “该死的混小子给我出来,我要把你骨头都一寸寸碾碎了。”

        “滚出来!”

        然则,任何回应都没有。

        棕熊家族终于平静下来了,找不到肇事者,只能漫无目的的四处转了转。

        母熊忽然闻到一股特别芬芳的的味道,走过去舔了一下立马吼了起来,声音中充满了愉悦。

        旁边的公熊蛮横的挤开她,也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脆将整个树叶全都吞到嘴里面,然后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

        这种鲜血的强烈诱惑力,简直无法阻挡。

        恰巧在此时

        王天一迈着优雅的步伐从他们眼前走过,这还了得,追……

        于是这一路狂追,终于被引到银背野狼群躲藏的山谷中,那个坏的让人牙痒痒的猞猁不见了,鸿飞冥冥。

        风中传来的血腥味已经很浓了,这群傻憨憨再闻不到,王天一就准备给它们打差评。

        此刻天已经蒙蒙亮,光线好的多了。

        王天一找了个很舒适的位置,一颗四五人合抱粗的大树,高高的树干足有50多米,四周的视野非常好,趴在浓密的树叶中就像柔软的小床,居高临下看戏再好不过了。

        说起来也巧

        就在白头棕熊一家四处乱找乱撞之际,山谷里的银背狼群听到兽吼声,警惕的从山洞里蜂拥而出。

        它们成群结队的出来看个究竟,正好与傻憨憨一家撞上了。

        几只银背狼如何能是白头棕熊家族的对手,被一路撵着追进了山谷,这下彻底圆满了。

        白头棕熊闻到了熟悉的血腥味,早已经把肇事的小混蛋丢之脑后,狂野的向山洞冲去。

        山洞里传来缺耳头狼仰天长啸;“全都给我上,不惜代价拦住它们。”

        来自血脉和上位者的压制,令银背狼群对首领俯首帖耳,两者当即爆发一场激烈大战。

        三十余头银背野狼围着棕熊家族就是一阵狂撕乱咬,然而发狂的白头棕熊又岂是那么好对付的?

        公熊就像重型坦克似的冲在前面,当者披靡,凡是阻挡躲避不及的银背野狼,力若万钧的熊掌拍上去立马骨断筋折,飞出去有十几米远。

        后面的母熊同样狂暴,一家五口推土机一样的扫过,打的开心极了。

        七八头野狼或死或伤,根本不能够阻挡。

        这时,身后的小熊传来痛苦的哀嚎之声,原来有一头小熊被咬断后腿,还有一头小熊屁股被撕咬的鲜血淋漓。

        银背野狼群也不是白给的,盯着小熊的屁股和腿就是一阵狠咬,效果相当显著。

        两头成年公熊狂暴的回头,立马将狼群驱赶开,可只要他们一掉头,狼群又围着小熊一阵狂咬,顾得了前面顾不了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