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2章 捕猎

第2章 捕猎

        一年后

        草木葱郁的山岗上,出现一只威风凛凛的成年猞猁,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上高高凸起的山岩,从这里俯瞰幽深的山谷领地。

        她的身后,陆续出现一只,两只,三只,四只……

        出现了四只未成年猞猁,身长大约有一米三左右,金黄色的毛发布满了深色斑点,具备了成年猞猁优雅霸气的外观,身上毛皮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一双双警惕的眼神看向左右,学着母亲的样子巡视整个山谷,从中嗅出猎杀的契机。

        没有出现的那一只幼年猞猁,再也不会出现了。

        残酷的自然法则淘汰了最弱者,一只成年母猞猁无法哺育更多的孩子,只能任其中途夭折。

        紧随母亲身后的是一只体型较大的未成年猞猁,身长足有一米四多,拥有一双湛蓝色与淡金色混合的神秘双瞳,凝视远方闪烁着美丽光辉,眼神中竟然蕴藏着复杂的情绪,他就是王天一。

        王天一鼻端嗅着清新的草木气息,细心分辨其中是否蕴含微不足道的血腥味,这是猞猁猎杀的本能。

        猞猁天赋本能的嗅觉比人类强1700多倍,可以从极远处刮来的山风中,嗅到任何可疑的细微气息。

        从中分辨出强大野兽的体味还是山鹿,弯角羚羊或是荆棘野猪这些可爱的猎杀目标,选择躲避或者是伏击。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丛林夜晚,成年猞猁眼神是人类的30倍,听觉是人类的六倍,可以察觉到一千米外逃窜的野鼠,昆虫在树叶下爬行的细微响动。

        随着逐渐长大,对食物的需求也增多了。

        母亲带着未成年的幼兽出来捕食,手把手的教导猎杀技能,在丛林中生活的一切必要知识。

        猞猁作为特立独行的上层猎食者,成年以后就将离开母亲独自生活。

        一般是两年,若食物不是很充足的情况下,这个时间要提前很多。

        一切都是为了生存,这是至高原则。

        王天一傲然站立在山岩上,山风轻轻吹拂他身上美丽的皮毛,这是一个让人惬意的平静早晨。

        平静早晨也就意味着没有收获,没有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东西,他慵懒的打了个哈欠,露出嘴中锋利的獠牙。

        今天特么的没戏,看来又要饿肚子了。

        在森林中的上层猎食者饿肚子是常事,有时候三五天碰不到一只猎物,那就只能饿着。

        王天一不经意的回头看了看,站在山岩稍下点位置的三只未成年猞猁,都是他的弟弟妹妹~二呆子,三傻子和拖油瓶。

        猞猁不是按出生先后排序,而是按照实力大小排序。

        王天一从出生以后就抢到最多的母乳,断奶之后又能抢到最多的肉食,发育比弟妹们强上好多,自然稳稳地坐上了老大的位置。

        谁敢不服……镇压。

        名字是王天一取的,对于一只神智未开的猞猁来说,拥有名字就是值得高兴的事儿了,好坏根本没有概念。

        母亲的捕猎本领王天一已经学了九成九,成为捕猎中的好帮手。

        相对于身后不停打闹的未成年猞猁,捕猎的本领只学了三分都不到,王天一要强的太多了。

        他欠缺的就是更强壮的身体,更为迅捷的速度,更为锋利的獠牙和脚爪,更为强大的咬合力及丰富的捕猎经验。

        母亲的名字叫王祖儿,可能是整个外层魔雾森林的野兽中唯二有名有姓的,另外一个就是王天一。

        这个名字寄托了王天一的孺慕之心,一年多的朝夕相处,舔犊情深,让王天一对强大的母亲满怀敬意,同时又带着骄傲。

        能够哺育四只幼崽,本身就说明了王祖儿在族群中超强的捕猎本领,远远超过了其他同族。

        山岩上

        王祖儿逡巡了一会儿,向前走了几步轻盈地跳下山岩,行走在灌木丛中宛若t台走秀,尽显优雅从容的风范。

        既然没有得到任何信息,经验丰富的王祖儿就靠着神秘的第六感行事,向着西侧的山谷中行去。

        王天一落后了些许,迈着同样优雅的步伐跟了上去,身后是一只又一只的弟妹们,就像是小型的捕猎搜索队。

        一个时辰之后

        队伍进入山谷底部的茂密森林中,高大的树木足有两三个人合抱粗,展开绿色盎然的伞盖,连接成了无边的绿色海洋。

        星星点点的阳光从树叶间隙照射下来,令森林中不显得过分昏暗,捕猎队行进在灌木丛中悄无声息。

        突然

        走在最前面的王祖儿停下了脚步,发出警惕的低吼声音;“注意点,这里有一头丛林花斑森蚺,我们绕过去。”

        王天一小心翼翼的靠过去,只见在两颗紧挨着的大树底下,有一条身长足有十几米的丛林花斑森蚺盘起了水桶粗的身子,高高立起来对着捕猎队的方向。

        丛林花斑森蚺张开血盆大口,不停的吞吐蛇信,涎水滴答滴答的淌了下来,它阴测测的说道;

        “真是一群美丽的动物啊,留在这里做个邻居也好。”

        “别忘想了,混蛋!”

        丛林花斑森蚺游动的速度非常快,能够对猞猁造成致命威胁,一旦被咬住随之而来的窒息绞杀,纵然是体型更大的丛林狮也吃不消。

        捕猎队小心翼翼的离开一段距离,一路前行。

        片刻之后

        走在最前面的王祖儿似乎发现了什么,她跳上路边的一块高高山石,细心的体察前方的动静。

        王天一也止住了脚步,侧起耳朵静听。

        走在后面的三傻子似乎玩闹之心大起,敏捷跑了几步一把扑倒前方的王天一,似乎想玩一个你追我赶的游戏。

        王天一翻滚了一下站起来,恼怒的一巴掌搧在他的脑袋上,亮起锋利的獠牙低吼一声;“蠢货,浪个屁呀!”

        “大佬,玩闹下解解闷呀……”

        “解个屁的闷,都给我安静一些,母亲可能发现猎物的存在了,不想饿肚子就给我老实些。”

        捕猎是最大条的事,这下彻底安静了,所的猞猁都警觉地竖起耳朵。

        王祖儿没有管身后的玩闹,她敏捷的从山石上跃下,踩着厚厚的落叶小心的向前方摸过去。

        从举止神态可以看出,她已进入了临战状态。

        猞猁宽大而肥厚的脚掌走起路来轻盈无声,在崎岖的丛林中奔跑宛如平地,总是从猎物意想不到的地方杀出来,一击致命。

        没过多久

        王天一和伙伴们已经看到了前方的情况,一群银环角鹿正在前方啃食肥美的裂齿草,数量大约有七八十头之多。

        以前从来没见过,恐怕是从远处山谷而迁徙而来。

        银环角鹿是大型食草动物,成年雄性身高两米多,体长更达到接近五米,足有四五百公斤重,奔跑起来速度非常快。

        它头上带着银环的尖锐鹿角就像是两柄长剑,性情暴躁而警觉,一旦刺入捕食者的身体里加上头部的狂猛摆动,能够切割开一个巨大的伤口,足以致命。

        成年银环角鹿已经超过了捕猎队的能力,他们把目标指向了幼年角鹿。

        在鹿群中有六、七只幼年角鹿,目视看约100多至200公斤的样子,正是合适的目标。

        既然如此,决不能放过。

        王天一悄悄地走到母亲身边,低语道;

        “采取围猎方案,我们两个到前方埋伏,让后面的三个白痴依次发起攻击,把鹿群赶到我们埋伏的地点。”

        “嗯,就这么办。”

        外围警戒的银环角鹿似乎发现了什么危险,警觉的哞叫起来,大多数的银环角鹿立刻抬起了头左右张望。

        一旦有风吹草动立马拔腿狂奔,这些大型食草动物冲起来势不可当,铁蹄翻飞宛如洪流一般。

        即便是从林狮也不敢直撄其锋,轻则骨断筋折,重则踏为肉泥。

        查看了会儿,只有风儿吹动树叶哗啦啦响,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鹿群又开始低头啃食肥美多汁的裂齿草,这一片谷地树木较少,大片裂齿草长得非常旺盛。

        忽然间

        一只凶悍的猞猁从隐身处狂奔出来,张开锋利的獠牙冲向外围警戒的银环角鹿,距离近到只有区区的几米远。

        银环角鹿立刻发出惊恐的哞叫声,瞬间加速狂奔起来,打碎了一汪平静。

        这就像平静的湖面落入巨石,鹿群炸了窝一样的向前冲去。

        三傻子率先发起了攻击,驱赶着鹿群在丛林中跑起来。

        随后二呆子和拖油瓶先后从两侧发起攻击,这更加剧了鹿群的恐慌情绪,慌不择路的奔向前方的埋伏处。

        出于对猎食者的天然恐惧,狂奔的鹿群根本没有分辨猞猁是否成年?是否有能力猎杀大型食草动物?

        相比较食肉动物而言,食草动智力更是低下,完全凭籍本能行事。

        一路狂奔的鹿群铁蹄翻飞,刨开落叶和厚厚的黑土到处飞溅,宛如密集的军鼓爆响一片,宏大声势极为骇人。

        这一切对猎食者来说都是浮云

        王天一透过茂盛的草叶能够看到鹿群滚滚而来,他隐身在一块巨大的山石旁边,目光死死的盯住鹿群侧后方一只小鹿,它正惊恐的随着鹿群奔跑,有些偏离了大部队。

        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