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只猞猁在线阅读 - 第1章 幽深的山洞

第1章 幽深的山洞

        幽深的山洞里

        王天一忧心忡忡的看着身边四个小毛球,萌萌的小眼神四处张望着,不时摇动着小尾巴,满满的卡哇伊风格。

        这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准确的说山洞里是五个刚出生不久的小猞猁幼崽,毛茸茸的可爱极了,只不过其中一只比较忧愁罢了。

        上辈子好歹还是个充满正能量的快递小哥,每天骑着心爱的小摩托穿越大街小巷,给客户送去期盼和喜悦。

        直到碰见人生的最大一次艳遇,印象中一双大长腿从豪华轿车上优雅的下来,十个脚趾头都涂着鲜艳的指甲油,尖叫声回荡在耳边……

        后来那个……就嗝屁了,眼睛一睁一闭一辈子就过去了。

        这辈子直接整到猫科动物身上,真是让人蛋疼的重生呢!

        也不知道地府咋搞的,竟然把我错打入畜生道转世投胎,他们有没有认真考核过?

        我曾经扶老太太过马路,为失学儿童捐款,帮助街坊邻居找丢失的小猫小狗,捡到楼上掉下来的内衣都送上门去归还。

        我这样的好人,就算不投胎大富大贵的人家,最少也得是个拆二代吧。

        算了,不说了,心好累。

        为什么上一辈子的事儿都能记得?

        那是因为我肠胃不太好,必须得喝干净的温水,送快递的时候都准备个保温杯放在小摩托上。

        孟婆汤不知道啥东西做的,喝了以后吐的七晕八素,晕乎乎就这么投胎了。

        人生的起跑线也别谈了,以后钻小树林倒方便了,这倒霉催的重生啊!

        正想着呢……

        一只毛茸茸爪子突兀盖在王天一的脑袋上,随后又是一只小短腿盖上来,挡住了他的眼睛。

        一只猞猁幼崽费力的从王天一的脑袋上爬过,圆滚滚的小肚皮却成了障碍,翘翘板一样的担了起来。

        王天一真的不能忍了,他费力蠕动着从对方肚皮下钻出来,对着小猞猁怒吼一声,露出短短的乳牙。

        虽然想搞得气势足一点,可发出的是奶声奶气的一声叫,气场皮球一样的被戳破了。

        没有小猞猁关心王天一的情绪,也没有小猞猁害怕他的叫喊,萌萌的眼睛转向洞口处。

        那是妈妈熟悉的味道,她回来了。

        黑暗的山洞里出现一只眼神凌厉的母猞猁,左右查看了一下山洞里的环境,看见五个小毛球向自己步履蹒跚的跑过来,眼神立马变得温柔了。

        猞猁弓起紧绷的身躯松软下来,迈着轻盈而优雅的步伐走向五个宝宝。

        这是一种极其美丽优雅的食物链上层猎食者,身长大约一米九左右,有着金黄色带着斑点的美丽皮毛,闪烁着动人光泽。

        尤其是头顶直立的毛茸茸耳朵尖上,各有一络长长的褐色丛毛,仿佛小旗杆一样的树立着,就像舞台上将军背后插着的战旗。

        这是猞猁特有的标志,区别于小型猫科动物山猫,豹猫,也不同于大型猫科动物丛林狮,环眼吊晴虎。

        猞猁是中型猫科动物,成年后体长约为一米八至两米二,比闪电豹略小一些,最擅长潜伏匿踪,在高山丛林中如鱼得水。

        美丽的外表下隐藏顶级丛林杀手的本色,物竞天择的进化中,成年猞猁是完美的猎手。

        小猞猁们围着母亲摇着尾巴,欢快的叫了起来;

        “妈妈,你回来真好。”

        “妈妈我饿了。”

        王天一迈着小短腿也掺杂在其中,欢快的叫着。

        母兽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唯一依靠,源自血脉的紧密联系将二者结合在一起,密不可分。

        成年母猞猁智力相当于人类五六岁,这在野兽中已经是极聪明的,通过高低婉转的兽语传达情感,只能表述简单的语境。

        王天一不敢表现出特立独行,与其他幼猞猁一样紧紧环绕在母亲身边,流露出浓浓的孺慕之情。

        母亲的第六感极其敏锐,能够察觉到每一头幼崽情绪的细微变化,她爱怜的伸出舌头舔舐幼崽。

        腥红的舌头带着热气和淡淡的血腥味舔舐王天一脑袋,王天一迷缝着眼睛享受着舔犊之情,颤巍巍的没站稳,一下子跌了个屁股蹲儿。

        从下向上的角度看去

        母猞猁胸腹处有四个清晰鼓胀胀的隆起,那里是生命的源泉,也是王天一生存下去的唯一途径。

        五个幼崽只有四个乳凸可分,必然有一个喝不到母乳,不同于其他懵懂的幼兽,王天一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生存或是死亡。

        虽然上辈子九成九的知识都无法使用,仅剩的0.1%也足够王天一做出正确选择。

        母猞猁绕过五个幼崽的牵绊,脚步优雅的走向山洞深处,王天一立刻行动起来。

        他迈着小短腿奋力的向前跑,抢在所有幼崽的前面率先卡好位,四肢摊开趴在地上等待。

        幼崽的力气都很小,没有可能把他从这个最好的位置上推开。

        母猞猁不出所料的趴在习惯的毛皮堆上,侧身躺着准备给幼崽哺乳,露出胸口鼓胀的生命源泉。

        最上面的距离王天一近在咫尺,他毫不犹豫的冲上去一口含住,甘甜的乳夜立刻充满了口腔。

        王天一幸福的闭上眼睛,八爪鱼一样的趴在母亲怀里,其他的幼崽挨挨挤挤的涌上来,不时头拱头的打闹着,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个家伙已经上桌先吃了。

        过不多久

        一个又一个的幼崽整齐的趴在母亲的怀里,含着生命源泉吮吸着,不是哼哼唧唧的呻吟,享受这温馨时刻。

        唯独有一只幼崽费力的爬上爬下,口里面焦急的叫喊,声音显得相当凄惨。

        母猞猁神态慵懒的抬起头看了下,打了个哈欠又继续躺下来,没有半分触动的样子。

        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无处不在,没有脉脉温情,怜悯和谦让在野兽的字典中是不存在的。

        在这个幽深的山洞里,王天一是最为独特的存在。

        智慧可以令他在生存竞争游戏中占据绝对优势,唯一的变数是母猞猁必须活到幼崽长大,能独自猎食的那一天。

        母猞猁是食物链的上层猎食者,却不是顶级猎食者,有很多恐怖的野兽甚至妖兽可以威胁到母猞猁的生命。

        王天一所能做的只是祈求上苍,愿母兽一生平安,还有能够猎杀到足够的食物。

        只有这样,才能有足够多的生命源泉。

        从出生的那一天起,血脉中蕴含的知识传承,王天一就知道这个世界大致的模样。

        猞猁族群生活在一个叫做魔雾森林的地方,这是一个广袤不知十几万里无尽原始森林,重山叠嶂,溪流纵横。

        在魔雾森林之外,模糊知道还有人类和其他的族群,具体的就不甚了解了。

        这个无尽的原始森林分为最外层,外层,中间层,里层和最恐怖神秘的禁林核心,越靠近核心地带越危险。

        禁林上空终年飘荡着神秘的紫色魔雾,任何生命进去就出不来了,魔雾森林由此得名。

        母猞猁一家生活在外层群山环绕的地方,这里的兽群比最外层更多,实力也不是特别强大,很适合母猞猁这样的上层猎食者。

        越往里面去,野兽的实力越发恐怖和强大。

        中间层就有传说中的妖兽存在,它们汲取日月精华修炼,就像人类中的修仙家族一样,是极其稀少而恐怖的存在,修练到高深时还能够幻化成人形,而且寿命极其悠长。

        其他的,血脉知识完全是一片空白。

        王天一贪婪的吮吸着,母兽的生命源泉太丰富了,他的小肚子很快就鼓胀起来,快要吃饱了。

        可他依然没有停止吮吸,因为王天一知道初乳的珍贵,将会为幼崽今后的成长打下坚实基础,喝的越多越好。

        在这个残酷的丛林中

        母猞猁不可能每一天都猎杀到足够的动物,像人类产妇一样每天五六餐再加人参老母鸡汤滋补,幼崽没有母乳还可以喝奶粉。

        从林中,野兽哺育五个幼崽绝对是一项高难度的事,饿肚子自然就没有乳液。

        这就更要珍惜,困难时刻会坚持的比较久一些。

        一直吃到肚子撑得溜圆,王天一依然闭着眼睛不放,旁边吃饱的猞猁幼崽已经放开了,终于轮到那个惨叫半天的幼崽。

        仅仅吃了几口,这个惨叫的幼崽已经吮吸不到乳液,它拼命努力着咬疼了母兽,母猞猁不耐烦的轻轻一脚将它踢开,抖了抖身上的毛发准备站起来。

        这时候

        依然有最后一个贪心的小毛球唆着不放,自然是来的最早,走的最迟的王天一。

        母猞猁轻轻的一拨溜,就把这个贪心的小家伙弄开了,换了个姿势趴在毛皮堆上。

        这下谁都别想吃了,进餐结束。

        三只吃饱的幼崽欢快的打闹起来,只有那个肚子饿扁的幼崽依然在母亲旁边逡巡不去,哀叫着试图得到怜悯。

        它的打算注定不可能成功,乳液就那么多喝完就没了,母兽注定不可能继续哺乳。

        要想喝,下次赶早吧。

        王天一慵懒的趴在母亲旁边,肚子撑的真有些难受,他看着三个精力充沛的幼崽你来我往的打闹着,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

        搞毛运动?

        搞毛消食,根本不存在的。

        吃了睡,睡了吃才是王道,而不是把宝贵的体力消耗在无谓的打闹上。

        学着点吧傻憨憨,太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