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修改超神在线阅读 - 第256章 追……

第256章 追……

        虽然岳紫杉爷爷没有说的非常清楚,但是看岳紫杉的表情,娇羞中带着一丝期待,望着自己的眼神不断躲闪似乎突然不敢正视自己的目光。

        难不成……

        “这次不是人生三大错觉之一?”隋宇心里暗喜。

        现实到底不是有着旁白的小说以及动漫世界,没有上帝视角的隋宇很多东西他都是注意不到的。

        因此,隋宇自然经常会陷入判断是否是人生三大错觉的纠结之中。

        不管怎么说,人的主观其实是很片面的。

        就算天才如岳紫杉,在很多方面诸如男女之事上不也是一知半解甚至认知错误的吗?!

        因此,隋宇虽然察觉到了岳紫杉对自己的态度似乎不止是报恩那么简单,但是却一直将其当成了人生三大错觉来对待。

        不管怎么说,虽然岳紫杉此时距离自己非常近,但是这些天的相处下来,隋宇也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了两个人虽然表面上距离非常近,但是其实还有着非常遥远的距离!

        最起码,隋宇现在对于上流世界的很多常识都欠缺了解。

        也许“世界”的隔阂让彼此感觉非常不错,再加上一直想要报恩的岳紫杉处处迁就自己,让隋宇感觉呆在岳紫杉身边挺舒服的。

        但是如果真正去了解、去相处甚至相互依靠的话,文化、常识的差距就会渐渐被突显出来。

        到那时,现在的良好感觉很可能就会荡然无存!

        古代人讲究一个门当户对虽然在人人平等盛行的现代看来非常不合理。

        但是其之所以存在,实际上也是有着很多深层次意义的。

        最起码,如果结合在一起的两个人差距太大的话,那么在新鲜感消失后,等待两个人的恐怕就是无尽的折磨!

        因此……

        说老实话,虽然隋宇此时真切的感觉到了岳紫杉对自己的感情,但是他的心里却明白,如果此时贸然答应下来的话,等待自己的很有可能是悲剧!

        同时,隋宇也知道。

        岳紫杉爷爷之所以要在此时急不可耐的提出这件事,恐怕除了希望岳紫杉可以按照心意找到如意郎君的同时,也有着深层次的想法在里面。

        最起码,自己掌握的魔法技术要说他们没有一点想法那明显是不现实的!

        现实不是童话!

        大家族曾经的掌舵者也不可能真的只是一个慈眉善目非常无害的老头!

        岳紫杉爷爷的另一个目的,恐怕也有着用婚姻为媒介,将隋宇彻底绑在岳家的想法在里面!

        而岳紫杉明显也是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因此才会表现出一副害羞而又躲闪的模样。

        一瞬间想清楚的隋宇深吸一口气就打算尽可能的委婉拒绝掉岳紫杉爷爷的提议。

        反正岳紫杉爷爷此时并没有把话说的太透,明显是给自己留下了余地。

        那么自己只要……

        【如果我曾太过天真……】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正努力思考该如何组织语言的隋宇在心里为打电话的人点赞。

        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藤原爱!

        歉意的对岳紫杉爷爷以及岳紫杉微微一笑表示要接电话,然后隋宇接通了藤原爱的来电。

        一接通,藤原爱就用撒娇的语气对隋宇大声喊道:“隋宇哥,你从医院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隋宇微微点头,下意识转身望向自己新家的方向——他有种预感,似乎藤原爱就在那里。

        果不其然,藤原爱紧跟着在电话里大声说道:“太好啦!我现在已经到你家楼下啦!什么时候回来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要到你这里放松放松,于是我就过来了。”

        “那个……”

        “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完全没有添麻烦!

        甚至还帮隋宇解决了一个非常麻烦的麻烦!

        藤原爱这电话打的,实在是太及时了!

        隋宇这边正纠结如何防止自己被绑上岳家呢,没想到藤原爱就打电话过来了。

        尤其听到藤原爱竟然是突然心血来潮一定要过来,这简直心有灵犀的一幕让藤原爱在隋宇的心里瞬间增色不少!

        于是隋宇的语气越发温柔:“那好,我这就请假……”

        “不用请假啦。”岳紫杉温婉一笑,双手放在身前举止端庄的插言对隋宇说道:“做为岳家的恩人,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就把岳家当成自己家好啦。”

        “这里不是你的束缚!我也不会束缚你的自由!”

        “如果你想回去的话,随时都可以回家,等你想回来了,就回来吧!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听到岳紫杉一语双关的话,隋宇强忍着心中的震颤努力保持微笑对岳紫杉轻轻点头,然后在跟岳紫杉爷爷与岳紫杉微微挥手后就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快步离去。

        看到隋宇消失在门口,保持着端庄姿态微笑送走隋宇的岳紫杉的肩膀一跨,深深的叹了口气。

        而岳紫杉爷爷也有些歉意的对岳紫杉说道:“抱歉,看起来我真的有些太急了,似乎一不小心弄巧成拙了。”

        “诶,谁让咱们的确心思有些不纯呢。”岳紫杉叹气说道:“对于我们这些大家族子弟而言,正治婚姻似乎已经成为了理所当然的常态,但是对于思想与普通人差不多的隋宇而言,恐怕他更加崇尚完全源自感情的恋爱吧?”

        “之前我就隐隐的感觉到了,隋宇他很多常识跟我都有着极大的差异。”

        “因此我的心里虽然对隋宇的确像爷爷猜测的那样产生了感情,甚至我心里清楚的明白,我恐怕真的喜欢上了他!”

        “不是因为当初被他救下,也不是因为她懂得魔法,更加不是因为他拥有强大的力量!”

        “而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相处,我真切的感受到了隋宇的温柔!”

        “隋宇他真的非常关心我!”

        “不是因为我是岳家大小姐,而是因为我们是朋友!”

        “这种纯粹不包含任何利益的感情,对我的吸引实在是太强烈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岳紫杉忍不住双手捧住了通红的俏脸明显非常害羞:“当然,我也不否认,如果不是因为他救了我,同时还那么优秀,恐怕我也没有机会体会他的温柔!”

        “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的确是沦陷在了他的温柔体贴之中!”

        “尤其想到他为了我的安全,每天都毫不留情的训练我的自保能力,明明非常心痛,却在训练时丝毫不敢放水。”

        “想到他训练后为我医治时露出的复杂表情、想到他当时的纠结、想到他当时心里的痛苦。”

        “我发现我真的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不可自拔的喜欢……不!我已经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爱上了隋宇!”

        而听到自己孙女难得真情流露,而且还罕见的流露出了如此一副小女儿姿态。

        于是岳紫杉爷爷轻声叹息再次道歉:“抱歉,是爷爷错了!”

        “看起来,爷爷一不小心给你感情的道路平添了不少麻烦。”

        “既然如此……”看起来只有四五十岁实际上却近百的岳紫杉爷爷捏着下巴思考了片刻后突然提议道:“孙女啊!爱情是战争!不努力争取的话,恐怕顷刻间就会被击垮哦!”

        “刚才电话里那个女声听起来挺好听,温婉、阳光以及仿佛融入骨子里的自信。”

        “拥有这种声音的姑娘,想必从小就习惯了被人崇拜吧?甚至已经把被人崇拜被人感叹当成了日常。甚至可能因为已经把优秀当成了普通,从而在某些时候会表现的缺乏自信。”

        “这样的话,不难猜测,对方想必应该是一个无论家世、长相还是能力都非常出众的姑娘。”

        “而此时,隋宇似乎就是去见那个姑娘,而且对方似乎接下来就要进隋宇的家了?”

        姜还是老的辣,仅仅从电话里听到了几句话,岳紫杉爷爷竟然就推断出了如此多的事实。

        尤其岳紫杉可是见过藤原爱,并且对她有着不少了解的。

        此时两相对比,岳紫杉一下子就发现他的爷爷竟然把藤原爱说的这么准!

        在想到隋宇此时就是去见藤原爱,而且还要让藤原爱进家后……

        岳紫杉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早上去找隋宇时碰到藤原爱的一幕。

        当时俩人似乎玩了一晚上的电子游戏。

        但是如果俩人相处时间一长的话,那么除了玩游戏之外,会不会还会“玩”些其他的东西?!

        托之前隋宇科普的福,现在岳紫杉可是已经了解到了很多男女之事呢!

        因此,岳紫杉一下子就想多了……

        就在此时,他的爷爷将手按在藤原爱肩膀上,同时语重心长的劝说道:“孙女啊,是时候放开大小姐的矜持了!”

        “爱情是需要自己去努力争取的!”

        “这其中也许会充满心酸,甚至就算追到手后还要克服重重困难!”

        “但是……”

        “但是我啊……”岳紫杉接口自信说道:“从小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困难再多有何妨!”

        握拳,岳紫杉充满自信的对爷爷大声说道:“看我像以往一样,把困难统统踏破!”

        说完,岳紫杉二话不说,在进屋快速换了一身衣服后,就急匆匆的出门去追隋宇了。

        而看到岳紫杉急匆匆离去似乎忘记了大小姐高贵姿态,仿佛一个情窦初开少女的纯真背影,岳紫杉爷爷欣慰的笑了。

        “紫杉,加油!希望你能成功得到能够与你一同支撑着突破重重困难走完下半生的伴侣!”

        “孙女啊,一定要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