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修改超神在线阅读 - 第208章 “据理力争”……

第208章 “据理力争”……

        原本隋宇还以为吴穷这小子被自己欺负怕了再也不敢进《异界》了呢。

        只不过,很多时候真的全靠同行衬托!

        因为《异界》的特殊性,导致在这个游戏中,像吴穷这种号贩子可以遇到更多的机会,更加容易赚钱。

        最起码,比捣腾其他游戏的帐号,一不留神把号砸手里,《异界》真的有很高机会赚钱!

        别的不说,就看隋宇赚了多少就知道《异界》的特殊性让玩家真的有机会在游戏中赚到大钱!

        哪怕其他玩家没有隋宇的本事,但是号贩子们凭借他们的情报网络,利用信息不对等,亦或是依靠运气跟勤奋,赚点小钱还是没问题的。

        运气好,也未必不可能像隋宇那样一夜暴富!

        《异界》就是现实,而现实中则充满了无穷的可能性!

        不像其他那些受到游戏公司操控,动不动就调数据,要不就拼命算计如何让玩家更多氪金的虚拟游戏。

        在《异界》中,一切都是不受任何限制的!

        在《异界》中,完全不需要考虑游戏公司的因素!

        因此,吴穷这家伙似乎在现实中躲了几天后,估摸着隋宇可能已经把他忘了,所以又偷偷的进入了《异界》。

        说实话,虽然吴穷当初骗了自己,但是最终到底是吴穷更加吃亏。

        所以在吴穷退出游戏过了现实中的几天后,隋宇就自然而然的把这家伙给忘了。

        要不是之前这家伙上了一回电视,搞不好隋宇真的要不记得曾经还跟这么一个号贩子产生了交集。

        只不过,既然在游戏中巧遇。

        而且隋宇现在正好因为跟岳紫杉无法汇合而心里郁闷。

        那么……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貌似发现了一个非常可靠的出气筒!

        然后隋宇的身影就在周围路人的视野中渐渐消失。

        隐秘,启动!

        与此同时……

        “可恶啊!才几天没有进游戏,市场行情就变得这么大!之前积累的矿石以及装备的价格竟然跳水这么多!”

        吴穷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发出嘶声的咆哮:“难道是天要亡我?!”

        此时吴穷真的希望自己是网络小说的主角。

        如果是的话,他此时就可以非常中二的吼出:“天要亡我,我便灭天!”

        只可惜,他不是……

        “诶呦!”

        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吴穷突然因为身体失去重心向前倒去,而前方的地面上恰好有一块突起的石头杵在地上。

        而且那块石头非常凑巧的跟倒下的吴穷脑门发生了最亲密的接触!

        这叫一个寸,搞的悄悄来到吴穷身边的隋宇都被惊呆了!

        天地良心啊,隋宇虽然的确打算偷偷对吴穷做点坏事,例如将其打昏之类的。

        但是他真的还没动手呢!

        结果倒好,自己还没动手呢,结果对方却先倒下了!

        “这家伙到底有多倒霉啊?!”

        靠近到吴穷身边确认吴穷已经被摔晕了之后,隋宇的心里这叫一个哭笑不得就别提了。

        进入旁边的小巷,然后解除了隐秘技能的隋宇紧跟着就装作恰好路过的路人从旁边走出。

        “诶呀!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在这个冷漠的世界上,终究还是有热心人的!

        虽然吴穷摔晕后,周围路过了不少行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关心倒地不起的吴穷。

        但是,此时终究还是有热心群众现身,主动关心起倒霉的吴穷。

        嗯,此时隋宇就在扮演热心群众。

        轻轻扶起吴穷,隋宇努力露出一脸关心的表情:“兄弟!你这是喝高了?这里可不是睡觉的地方啊!”

        隋宇的语调这叫一个语重心长。

        然后,他就一边安慰吴穷一边扶着他向镇外走去。

        既然吴穷这小子动不动就喜欢跟自己套近乎攀交情,那么隋宇自然就现学现卖。

        还别说。

        效果真的非常不错。

        看到隋宇跟吴穷认识,街道上的路人完全没有人怀疑,甚至有那新进入游戏的玩家一脸佩服的望着隋宇,一边感叹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一边为隋宇点赞。

        孰不知,隋宇一脸“我是在做好事”的表情,却把吴穷给运出了野牛镇。

        至于城门口的士兵……

        顶着“驱龙英雄”的称号,这些士兵谁敢阻拦隋宇啊?!

        或者说,隋宇为野牛镇做了这么多事,让野牛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算有士兵看出吴穷的状态非常可疑,也会故意装成没看见。

        其实,原本隋宇都打算好了,哪怕扣除声望值,今天也要把吴穷给弄出去!

        结果倒好,守门的士兵明明察觉到了可疑之处,却硬是装成没有看到!

        也是,《异界》是现实!

        虽然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貌似也会受到好感度的影响,但是他们本质上到底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因此,在平时的生活中,他们自然也有着他们的行事准则。

        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就果断无视疑点,假装没有看到。

        于是,当吴穷缓缓睁开双眼苏醒过来的时候……

        “呦!好兄弟!真巧啊,咱们又见面了!”

        一睁眼睛,吴穷就听到了这个让他汗毛倒竖的声音!

        试图挣扎起身,但是他却发现,隋宇早就已经手法娴熟的给他捆成了毛毛虫!

        一切恍如从前。

        二话不说,吴穷用力一咬牙齿。

        但是本应该藏在牙齿后面的毒丸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而看到吴穷鼓着腮帮子似乎在用舌头寻找毒丸的脸,正努力挖坑的隋宇站直身体轻笑着举着一个小小胶囊问吴穷:“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看到自己的毒丸竟然在隋宇手中,吴穷的脸瞬间充满了绝望。

        此时他已经预见到了接下来几天会遭遇怎样悲惨的对待了!

        绝望!

        于是,趁着嘴没有被堵上,吴穷最终还是第n次选择了“以理服人”:“可恶!你太过分了!”

        “呵!”冷笑出声,隋宇轻笑着问吴穷:“这是又打算用你那套有趣的理论试图说服我?”

        “拜托!你那套理论也就你这个双标非常严重的家伙喜欢用!”隋宇撇撇嘴一脸不屑:“总是在试图用你心目中最高尚的道德标准要求别人,而你自己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还别说,小人在某些时候真的非常方便呢!”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正直是正直者的墓志铭!”

        “这话真有道理!”

        说实话,对于吴穷那些严于律人的歪理,隋宇已经听腻了。

        只不过,吴穷这次貌似有了新的内容。

        “我这次不是说那些道理的!反正你的素质那么差,根本听不进去!”

        根本懒得跟吴穷争辩自己有没有素质,如果表现出在意自己是否有素质的话,那么对上吴穷这种小人,自己就输了!

        于是隋宇直接一翻白眼,果断采取不予理会的策略,然后继续挖坑。

        不得不承认,吴穷醒来的挺是时候,眼瞅着给他量身订做的大坑就要挖好了。

        而看到隋宇完全懒得跟他争论,就是一门心思的挖坑。

        吴穷哭了:“我要跟你说的是,其实我真的已经走投无路了!”

        “如果你看新闻的话,就会发现,我之前差点跳楼啊!”

        “新闻啊!看啦看啦!”隋宇才没兴趣在这事上装傻充愣呢,直接果断承认:“你在楼顶上摆的马踏飞燕造型真的挺好看的!希望以后还能看到!”

        汝听,人言否?!

        这把吴穷给气的,差点一翻白眼直接昏过去!

        只不过,此时可不是昏迷的时候!

        这个时候一旦昏过去,那他吴穷就真的彻底完蛋了!

        所以吴穷强打精神,一脸认真的对隋宇说道:“虽然后来被救下来了,但是我当时真的想死啊!”

        一边挖坑,隋宇一边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心说:“能救下来的话就说明还不想死!如果真想死,谁来得及救你啊?超人吗?!”

        心里嘀咕的同时,隋宇非常不屑的对吴穷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么做,以及你妈说的那些话的目的,说白了不就是希望你欠钱那些个债主放弃追债吗?”

        “哼!当初你花钱雇佣他们来袭击我们,这下子因为付不出雇佣人手的钱,抓瞎了吧?”

        听到隋宇的话,吴穷哭的更加凄惨了:“你根本不知道!雇佣那些人的钱都是现场用混沌金币结算,根本不让我拖欠!”

        “至于我电视上说欠的那二十万,其实主要还是当初你抢走了我的魔牛披风导致我没办法准时交货而欠下的违约金!”

        好吧,隋宇对吴穷的无耻已经习以为常都懒得跟他在这方面废话了。

        “因为数额巨大,而且他不像当初你,当初竟然不知道其实是有官方平台支持《异界》交易的。”

        “所以我们在官方平台进行了交易。”

        “结果现在我就成了被执行人!什么都被限制了不说,我父母提前转到我名下的房子现在也被查封!”

        “可以说,因为你,我们一家真的被你逼到绝路了!”

        听到吴穷这番非常无耻的发言,隋宇那是一点同情都欠奉。

        他此时最关心的事,果然还是:“那么你上次上了电视后,你那个债主有没有因为你的道德绑架而放弃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