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46章 早晨

第46章 早晨

        尽管是周末,悠一也没有让自己闲下来。

        周六早上一早起来先去公园踩了个点。

        接下来一整天他清洁了斋藤宅的外层。

        前一天晚上他和斋藤铃子细谈了料理费用的事情。

        今后每天的料理都是由悠一来做,斋藤铃子会出三分之一的食材费用。

        她、悠一、两个孩子各算分母的1:1+1+1。不容反驳,只是通知他。

        另外,悠一不收做料理的劳工费用。这点斋藤铃子没跟他争,随便他。

        由于这点在永目葵和望月看来简直就是在犯傻,悠一在深夜的时候被永目葵和望月两人狠狠地训了一顿。当然最后的结局是被悠一以理服人+紧箍咒念咒怼了回去。

        总归最后悠一少了笔支出,四舍五入完成了一个小目标。

        所以周六干活像喝了脉动+吃了炫迈一样。效率极快地用半天时间就完成了清洁任务。

        晚上在做完一家子的菜之后还有工夫和时间做周日去赏花要带的料理。

        顺带一提,晚上中野荒治也来了。

        这次他连踏进哆啦a梦的时空门的机会都没有。直接错过了斋藤宅。

        悠一把四人份生米都快煮成熟饭了中野荒治才走了回来。然后灰溜溜地到超市买了杯泡面,回来蹭菜。

        …………

        早上六点半。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抬手关掉自己耳朵旁边才响了两回的闹钟,悠一睁眼第一时间看向身边两侧的永目葵和望月。

        他们还没醒。刚刚闹钟闹铃给了睡眠中的他们一点刺激,两人的眉头都深深皱了起来。

        不过在闹钟关掉之后两人很快又继续深睡回去。

        趁着两人睡着,悠一趁机在二小头上摸了一把。

        顿时整个人神清气爽。

        轻手轻脚走下楼梯,没有打扰到还在睡梦中的他们。

        他得先起来去倒垃圾,还有做一些简单的饭团。这段时间可以让他们多睡一会。

        洗漱完换上衣服,打开电饭煲的加热功能。饭他昨晚已经煮好了。

        拿上他昨晚收拾好放在玄关的资源性垃圾的垃圾袋出门。

        日本因为本身的资源少,消耗资源还多。所以非常重视垃圾回收资源循环使用。

        日本国民也非常配合政府的工作。

        在每天8:30之后会有专门回收垃圾的车到垃圾回收点收集垃圾,然后送去处理。

        居民则需要在每天8:30之前把该天的垃圾送到垃圾回收点。

        因为每一天收集的垃圾种类不一样。

        如果一次忘记了或者超时了没把垃圾a送到,就只有等到下一次收集垃圾种类a的那天才能把垃圾a扔走。而垃圾a在这期间内就只能一直放在家里。

        悠一走出家门的时候,对面公寓正好也走出一位老人。

        “哎呀,悠一君。早上好。”“早上好,西冈婆婆。”

        悠一扫了眼老人手里的垃圾袋,笑道:“一起去吧。”

        “当然。”

        打从悠一第一天住进来倒垃圾的活就是他来做的。

        不过斋藤铃子又没告诉他附近的垃圾回收点在哪里。

        他第一天早上醒过来准备早餐的时候,斋藤铃子还在睡觉。悠一也不敢去打扰她。

        好在那天早上悠一刚好碰到了也出来倒垃圾的西冈琴,后者带他去的垃圾回收点。

        这倒垃圾一来一回的功夫,悠一已经和对方处熟了。

        西冈琴是独居老人。住在对面公寓里几十年了。

        她曾经是一位音乐老师。后来离职去一家琴行做钢琴教师。

        不过现在年纪大了,钱也够用,所以辞职了待在家里闲居养老。

        “我昨天看到你在打扫房子。”西冈婆婆很是义愤填膺,怒道:“真是!那个女人连一点忙都不帮吗?真是没点我们日本女人的样子!”

        就住在对面。西冈婆婆过去两年多也没少碰见过斋藤铃子。

        那天早上见到悠一从斋藤铃子家里出来还很惊讶,她没听说过斋藤铃子有儿子了。

        后来悠一跟她解释过了情况她才明白过来。

        悠一笑道:“是我自己主动打扫的。只是一点小忙而已。”

        走到垃圾回收点把垃圾放下,开始折返。

        西冈婆婆问道:“今天有什么安排吗?要不要去我那里坐坐?我老婆子一个人待在家里无聊。”

        迎上对方慈祥和蔼的目光,悠一浅浅笑道:“谢谢您的好意。不过今天约了同学要去海豚公园赏花。赏完花看看时间,如果还早我去附近逛逛,看看有没有适合的工作。怕是没时间。”

        “这样吗。那还真遗憾。”

        “西冈婆婆。我一直都想问了……希望您不要介意。”悠一挠了挠脸颊,问道:“您的儿女呢?”

        西冈婆婆怒道:“哼!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都和我断了联系几年了!这么多年一次都没和我联系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死…………算了我们不说他。”

        “哦。果咩纳塞。”

        西冈婆婆看了眼不远处的斋藤宅,问道:“悠一君。那个女人现在是做什么工作?”

        “没有工作。”

        悠一敏感地抓住‘现在’这个词,反问道:“婆婆,你知道斋藤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

        “啊,这我知道。她以前好像是一名警官,他的丈夫也是警官,还是刑警。”

        西冈婆婆回想了一下一年多以前的记忆,说道:“我以前还经常看到他们穿着警服一起上班。”

        悠一惊道:“警官?!”

        他怎么也没想到斋藤铃子以前居然是做警察的!

        现在听西冈婆婆说起了他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在逗他:“婆婆你说真的吗?没记错吧!”

        “没记错。我还没老糊涂。不过在一年多以前,他丈夫因公殉职。那个女人在那之后也辞职了,每天就在那间房子里宅。也就只有在买东西或者赌钱的时候才会出门。”

        “赌?!”悠一深深皱起眉头。

        斋藤铃子吸烟和喝酒他能当作没看见。生活上的一点小习惯而已,算不上好也不算太坏。

        可赌钱…………

        这个词和他之间可不是那么友好…………从小到大这个词就充斥在他们家的生活里。

        可惜,这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两人在家门口前分别了。

        回到屋子里,悠一深深地看了眼一楼卧室的方向。

        ‘咕噜噜噜噜!’‘呸!’‘唰次唰次唰次唰次’*2

        洗手间里传来二重奏的刷牙声让悠一回过魂来,想起他们一会还要去公园赏花的事情。

        “他们是什么时候醒的?”

        困惑地看了看洗手间里的两人。

        另一边,斋藤铃子好像还睡着,还没起床。

        一会就要出发去公园。他只好把斋藤铃子的事情暂时抛到脑后,快步走进厨房开始做饭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