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45章 创可贴

第45章 创可贴

        跟中野荒治的谈话只是持续了几分钟的时间而已。

        汉堡肉需要冰上三十分钟。这段时间里先做另外两个菜。时蔬色拉和味增汤。

        做完这两样菜还剩下一点时间,为了不浪费时间,悠一就索性决定将汉堡肉做得特别一点。

        准备好三份材料:面粉、鸡蛋和面包糠。

        在汉堡肉冰冻的时间到了之后将汉堡肉取出来,陆续让汉堡肉沾上三样材料。

        最后将表面上涂满面包糠的汉堡肉扔进了油锅里——炸!

        正反面各三分钟。

        表面上布满油炸面包糠的汉堡肉出锅的时候充满了神圣的金黄色!

        冲着五个圆满出锅的黄金炸汉堡肉满意地点头,暗道:“完美。不过会不会有点太上火了?明天去超市买些绿豆回来做绿豆汤降降火。”

        手机将这一份汉堡肉拍下来。这就可以当这个星期料理部的‘作业’了。

        将五个人的汉堡肉和菜分好放在厨房的桌子上,悠一拉开拉门对客厅里看电视的几人说道:“可以吃饭了,小葵望月帮忙来拿一下饭菜。斋藤桑,家里有没有创可贴?”

        “有。你做菜伤到了?”

        “嗯。”

        轻轻应一句,抬起自己被菜刀切伤的手指,笑道:“刚刚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就想到其他事情了,结果就切到了。”

        斋藤微微颔首,起身,道:“你跟我过来。”

        中野荒治挑了挑眉头,凝神盯着悠一。

        他刚刚才说了那句话,然后这小子就切到手指?是巧合?

        同样表情的还有永目葵。看到悠一居然做料理受伤,她的心猛地漏了一拍!

        她哥哥怎么可能做菜被切到手受伤?!十年前的他都不可能!

        面色沉重地上前,抓住悠一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拉着悠一跟在斋藤身后一起走了。

        望月看着永目葵率先将悠一拉走,很不爽地咂舌,冲在场唯一剩下的中野荒治喊道:“大叔,一起过来端菜。”

        中野荒治乐得呵了一声,反笑道:“望月海音君~听说你在这附近很活跃呢~你说我要不要跟悠一君提一下这件事。”

        望月一听整个人炸了毛,一蹬一脚踩上桌,像被惹到的小银狮子一样瞪人:“你敢!?!”

        中野:“那就要看你怎么做了。”耸了耸肩,很无害无辜。

        “……啧!给我等着!”

        狠狠地刮了眼这个大叔。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这个大叔在那个欧巴桑面前露出狐狸尾巴想追人的时候,他一定豁出去了去捣乱!

        中野荒治不知道现在因为一个端菜的小事为他将来追妻火葬场添了三把柴。。。

        另一边。

        在斋藤铃子拿出了创可贴之后,小葵义正言辞用妹妹的身份抢过了帮哥哥贴上创可贴的机会。动作无比小心地帮悠一手指上的一字形伤口卷上创可贴。

        “谢谢。贴得很好。一点都不痛了。”

        小葵一下拍掉悠一伸过来的那只有伤的手掌:“不要用这只手!我要这只!”

        自助餐一样地将悠一没伤的那只手,按在自己头上,自助摸头。

        斋藤铃子在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吹了个口哨,道:“咳咳,我们能不能先出去恰饭。”

        永目葵:“铃姐,你先去吃饭吧。我想再和哥哥说几句话。”

        斋藤铃子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刻意冷着脸道:“叫什么铃姐?我跟你很熟吗?”然后离开了房间。

        小丫头,净会看场合来变称呼。

        和她撕逼抢饭的时候口口声声都是阿姨欧巴桑,现在有求于自己就喊姐。

        不过永目葵喊姐喊得让斋藤铃子这个29岁奔三的女人很舒服。

        “要跟我说什么?”

        “没什么重要的,就是刚刚发现了一样好东西。”

        永目葵没想要和悠一揭开了来说话。就像她说过的,她喜欢现在的悠一。

        她只需要像以前一样像刚才一样,帮悠一贴上创可贴就好。

        “这个,贴上去。”

        她从急救箱里找出一个绿白色小方格掺杂的创可贴。刚刚在斋藤铃子在急救箱里翻创可贴的时候她看到的,觉得很衬他。

        悠一配合地让小葵往自己脸上贴上了这个创可贴。

        伸手摸了摸,问道:“这个是?”

        “装饰品啦!很衬你是不是?!”

        永目葵一下撞入悠一怀里,眼睛睁得大大滴瞪着悠一——不准说不!

        没有镜子,悠一也不知道自己颜值到底是提高了还是降低了。不过……

        “嗨嗨。我也觉得很合适。”

        “还有,这是用来提醒你以后不准再‘不小心’伤害到自己。”头埋在人怀里,小声嘟囔。

        悠一浑身一个哆嗦。小祖宗你倒是考虑一下我是一个正直的青春少年啊。

        怀里抱妹,她还在我怀里吹气。何解在线求。

        “以及……你这个笨蛋都不会帮自己处理伤口的。这个创可贴随时贴着,将来有用可以用到。我不在的时候也可以提醒你记得处理伤口。”

        抬起头见悠一好像一点都没听进去的样子,气结!

        怒道:“听到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悠一竖起一排手指,正经:“以后绝对!不会让小葵再担心我!”

        眼前上道的小弟很让她欣然。小葵满意地点了点头,从悠一身上起来,面色淡定地指挥人:“绝对要记住哦!快去吃饭啦!”

        说罢她就先快步走出了房间。

        悠一抠了抠脸上的创可贴,撕开一个小口子,还是没把他撕下来又按了回去。

        干笑着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有点不舒服。”

        不过既然是自家妹妹给贴的,他要是撕下来,晚上在楼上房间里怕不是会被用木剑敲。

        秃然有点后悔当年让小葵去学剑道了。

        无奈叹口气,悠一拿起刚刚在进行大动作的时候从口袋里掉出来的手机。

        手机的显示灯从刚刚开始一直在闪烁。

        “有短信?”

        轻轻一划解开锁屏打开短信。

        【武田美树:你要我找的人我找到了。三个人都是一年级c班的。打架的时间和地点发给我。】

        【悠一:不劳烦副会长sama。这些事情我可以自己搞定。阿里嘎多づ?~】

        看到回信,武田美树不爽地啧了声。

        这混蛋,果然!绝对把我那年跟他说过的话忘了!

        她立刻将悠一这封回信删掉了,可转眼悠一又发来了一条短信。

        还附带图片的那种。

        【悠一:我妹妹让我贴上的创可贴。能看吗?[图片]】

        【武田美树:……拉黑。】

        【悠一:??哎!!!!】

        【(!)发出短信失败。】

        悠一一阵凌乱。为什么啊?!!!

        城市的另一角,武田美树死死地扣住手中的手机,可却狠不下心将那张图片删了。

        “岂可修!!!”

        气极的副会长发泄式地将一堆任务发到了下层。

        今晚学生会全体哀嚎!!谁塔喵惹到他们的魔鬼副会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