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43章 食费

第43章 食费

        斋藤铃子和中野荒治两个人不太对付。可悠一也没想到两人关系居然僵到这个地步。

        他一踏进家门,斋藤铃子很惯例地从客厅里伸出头喊他去做饭。

        结果斋藤铃子一看到中野荒治就换了张脸。

        中野荒治被嫌弃不说,连悠一也被殃及池鱼。

        原本的喊做饭变成了催做饭让做饭赶做饭。一点不带客气的。

        他脾气好没放心上,不过旁边永目葵就忍不了了,手放在了背上背着的木刀上想打人。

        悠一把自家妹妹要拔出的木刀接过手扔到楼上,让她跑上去追木棒。顺带把他的书包也挂在了永目葵的手上让她带上去。

        人走去厨房。把买来的食材放进冰箱,选出今晚要用的摆出来。

        往身后看了看走廊的方向。中野荒治走进了客厅。八成今天晚上会留下来吃饭了。

        关上冰箱的手刹住车。把冰箱再次打开拿出了一人份的食物。

        先用电饭煲开始煮起五人份的饭。开始做菜。

        耳朵和呆毛高高竖着,前者聆听后者感应客厅那边。

        中野荒治不是空手来的,就在隔壁超市买了两瓶酒。当啷砸在斋藤铃子面前,笑问道:“今晚有兴致一起喝一杯吗?”

        看在酒的面子上,斋藤铃子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不过仍然言出不逊:“有话直说有屁快放。就你那小酒量我还不如把悠一君拉过来和我喝。”

        “那孩子可没喝过酒。而且还有两个小团子在,好哥哥才不会陪你喝酒。”中野荒治轻轻一笑。说话的功夫已经用开盖器打开了一瓶酒。

        手握住酒瓶伸到斋藤铃子面前晃了晃。

        她本就嗜酒,酒瓶子散发出的酒气让她秒控制不住寄己,一把夺过酒瓶塞进嘴里。

        看着面前女人大口灌酒的样子。一次没咽下的酒水从嘴缝里流出来,滑着肌肤往下落。

        “叮咚!”

        门铃声突然响起。

        现在家里四个人。外面按门铃的是谁用排除法就知道。

        “小葵,开门。”

        “嗨~~”

        两个小团子旁若无人地走过客厅门前去厨房。

        里面传出的酒气两人都觉得难受。捂着鼻子走过,顺带给了两个行为不检点的大人一个眼刀。

        两个大人一时都有些尴尬。

        被两个小孩子这么看,他们有种好像带坏了人的罪恶感。

        斋藤铃子瞪了眼中野荒治,自然都把错误都盖到了这个人头上。酒瓶子放到一旁:“算了算了,不喝了。你有什么事情快点说。说完快点走,别留在这碍眼。”

        中野荒治是铁了心要留着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松被赶走,很是无赖地回应:“我连留在这吃个饭的资格都没了?唉,这年头啊,敬业都有错。”

        “你敬业?”

        斋藤铃子双手环胸,眯眼盯面前这位,后者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简直不要太明显呦。

        “那当然。我是过来调查一下售后情况的。”中野荒治也全然不怵,自顾自说浑话:“永目君的衣食住行我都要好好观察,不能让这么可爱的小孩子被你这个老妖婆玷污了。”

        虽然他不放心悠一甚至还去暗暗调查了他。但这不妨碍他拿悠一来怼斋藤铃子。

        “呵,怎么能是我亏待他?就不能是他亏待这份工资?”

        “哇塞,你还真没良心啊。别的不说,人家把你这狗窝打扫成了龙床。也就是外面还没打扫我还认得出来这是你家。刚刚我走进大门的时候还以为我走进哆啦a梦的时空门了。”

        斋藤铃子老脸一红。

        转移话题打断中野荒治不让他说下去。目光冷下,食指指甲在桌子上点了点:“交伙食费。”

        中野荒治不止笑笑,还想说话:“你有交?”

        …………这当然是没有的。

        另一边厨房里。

        悠一把食材都处理好之后,抽空给永目葵和望月讲了周末去赏花的事情。

        他们都没意见。很高兴可以出门赏花。

        得到两人的肯定答复,悠一给孝宏发去了一个短信告诉孝宏后天他会拖家带口去赏花。

        孝宏秒回复了ok,顺带还加了一个颜表情?(?>?
        莫名觉得这颜表情和孝宏有点神似…………

        估摸着饭快熟了,悠一把手机收起撸起袖子准备做菜。

        望月扯了扯悠一的裤子,说道:“悠一哥哥,手机借我玩。”

        悠一没借。揉了揉望月的头发,笑道:“我今天借了书回来了,有漫画。在我书包里,拿来看。”

        小毛孩的头发有些刺。抓在手里有密密麻麻的丝丝痛感。

        “有漫画?!真的?!谢谢哥哥!!”

        望月没想到悠一这么通情达理居然借了漫画!瞬间把昨天发下的誓言和刚刚朝思暮想的手机给忘了,直奔二楼目标漫画。

        永目葵看着为了漫画抛弃哥哥的望月离去,不放过这大好的可以单独与悠一相处的机会,主动请缨留下:“哥哥,我帮你打下手。”

        “不用。你回去做作业。”

        “作业做完了。”

        “那去看另外一本书。我借了两本。另一本是《你的名字》小说版,你应该会喜欢的。”

        做饭十分钟折寿两小时。

        悠一可不愿意把永目葵留在这里吸油烟。对身体不好对皮肤不好。

        永目葵:作战失败:)。

        跟望月相反。永目葵垂头丧气地走出厨房。

        中野荒治和斋藤铃子好奇地往两个一前一后情绪相反走出厨房的小团子递过去好奇的眼神。

        两人推开客厅和厨房间的拉门。

        “永目君,有好事上门哦~~”

        中野荒治拉着不着调的话尾音,凑到悠一身后一把拽过他的手。

        “什么事?”

        “你的无良房东决定给你做饭的钱了。可要记得感谢我哦。”

        悠一把火关小了,疑惑看向斋藤铃子,后者哼一声撇过头。

        眼底酝酿着些许深沉之色,悠一低下头把自己从中野荒治的手里脱出来,对中野荒治笑道:“这个我们之前说过了。我可以无偿做饭。斋藤桑帮了我们大忙了,简单做个饭是应该的。”

        “安心。要给你的钱不是做饭的工钱。是她那份食材的钱。另外,这是我的。”

        中野荒治塞给悠一几枚百元硬币,说道:“我和斋藤商量过了,斋藤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决定痛改前非,今后她会出她自己那份食材的钱。不过你要好好记账。月~结。”

        斋藤铃子现在很想上去把乱说胡话的中野荒治给撕了——神tm深刻认识!踹nm痛改前非?!

        “斋藤桑,这……我……”

        “就这么定了。不是征询你意见,是正式通知你。”

        斋藤铃子顿了顿,稍稍眯起眼睛,严肃道:“帮两个小孩子多买点东西吃。还有,那个小男孩你也要给他攒学费吧。他总不可能一直待在家里。”

        一起住了几天,斋藤铃子精准把握了悠一的弱点——家里另外两只。

        她甚至发现悠一把他们看得比他自己还重要。

        悠一扬起嘴角。内心衷心感激斋藤铃子。

        如果不是她,他现在也许在街上、或者在一间残破狭小的便宜公寓里。别说正常上学,别说带好永目葵和望月…………

        答应下斋藤铃子的‘通知’的同时,他心里也决定要尽快还她人情。

        抬头看向中野荒治,和他对了个眼神:‘一会方便聊一聊吗?’

        中野挑了挑眉头,轻轻点头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