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29章 带袋盐人

第29章 带袋盐人

        悠一答应了中原白的邀请,一起出了学校去隔壁的咖啡厅那里坐谈。

        孝宏和信也自然也跟着一起去。

        就像刚才中原白所说的那样,这家咖啡厅已经被她包场了。透过墙上的玻璃窗看到里边,只有一个穿着管家侍服的中年先生。

        “还真是万恶的有钱人。”孝宏直言感叹:“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里看到。嘿嘿~要是我有钱了一定要包一家五星级餐厅吃三天三夜!”

        信也低声嘲讽:“鬣猪大下午的别做白日梦。”

        “嘿~!梦想还是要有的,又不占我的胃,还能满足一下我精神上的胃口。”

        “啧,看到你我就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会存在饥荒。”

        “你什么意思?!还有刚才你叫我什么?!”

        “一天天就想着吃,你可不就是头猪?!”

        听后头两人的吵架愈演愈烈,悠一回过头示意噤声:“嘘,别吵架。stop。”

        “哼!”*2

        两人撇过头谁也不看谁+谁也不服谁,视野里没有另外那个人的存在。拒绝同屏出现。

        不过现在两人并肩走在一排是不争的事实。

        中原白朝咖啡厅里头的管家挥了挥手。

        里头的管家虽然见到居然来了三个人被意外到,但还是保持着专业的态度和水平——秒上道给自家小姐打开咖啡厅的门。

        做了个非常正式的管家礼:“小姐。”

        中原白对管家点了点头,介绍:“矶野先生,他们是yukimatsu桑的朋友。nagame君和akita君。”

        “你好。抱歉打扰了。”*2。

        抬头看悠一和孝宏,管家再次行鞠躬礼,歉然道:“很抱歉没为两位少爷准备周到。请问二位少爷有什么喜欢的食物,我现在让鄙府的佣人送过来。”

        管家一言一行都是那么的正式,两位五斗小民有些不自在。一时小心地面面相觑,不管是平时稳重的悠一还是直来直去的孝宏都没回答。

        中原白见状对三人说道:“没关系,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孝宏眼睛阿巴阿巴地望着悠一,拜托他来讲。

        悠一被这一双星星眼盯得嘴角直抽,应道:“不用麻烦了,谢谢好意。孝……能麻烦给秋田君准备一点吃的吗?”

        “是,马上就去准备。请稍候。”

        管家先生到一旁去打电话通知人。中原白带着三人坐进咖啡厅里。

        悠一拦住中原白走向一起坐的四人桌,对她摇了摇头。伸出手指指向咖啡厅中间靠着隔屛的一对一二人座:“中原桑,我们去那里聊。”

        中原白把一句‘为什么’吞在心里,应下点头,和悠一一起坐到了双人座位上。

        孝宏问道:“我们为什么不坐在一起?”

        “废话那么多!跟我坐过来!”信也硬拽着孝宏到两人隔屛另外一边的双人座位坐下。走前狠狠地瞪了悠一。

        孝宏不服气,坐下后气鼓鼓地盯着自己对面坐到靠悠一那边的信也:“为什么是你坐那边。”

        “不服憋着!”信也侧耳全心在听,怒喝孝宏一句把他怼回去。

        “哼!好吧,等会我的食物送过来了你不许跟我抢。”

        信也啧了一口,侧耳贴到隔屛上听隔壁的对话。

        分开两派坐开了,他们就只能听无法参与发言。

        中原白瞧了眼隔屛上方若隐若现的枫红发,心里了然。

        悠一则是在想刚才信也的举动。有点意外,对方居然能察觉到他的意图然后主动把没懂的孝宏带走。最后那个瞪人……噗嗤。有点可爱。

        管家打完电话回来了,站到中原白身边,闭目静听。

        原本他和中原白说好的是由他来跟信也说清楚这件事的处理手段。

        不过既然现在中原白坐下去了就说明她想自己说。

        而这位永目君就是雪松信也的‘代言人’了。和他一样的位置。

        只是他这个代言人没用到。小姐长大了……

        管家先生有种想咬纸巾涌泪的冲动,一颗老母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不过对外他还是保持扑克脸,像一座雕像闭目无声地站在中原白身边。

        管家的到来让悠一收回了神。

        虽然管家在旁边让他有些不自在,不过正主和孝宏都在一旁听着。悠一他自己一手把事情揽了过来,不想也不能让人失望。

        “你们是怎么打算的?我想先了解清楚。”

        中原白:“管家先生已经跟学校打好招呼了,明天我会去学校做一次广播解释清楚情况。当然,如果雪松桑不同意的话我可以让管家先生跟老师们说,取消明天的广播。”

        “不够。”

        悠一蹙眉摇了摇头:“信也帮你付出了两个代价。你随即又消失不见人没在第一时间解释清楚。现在不单单是被学校记过的问题。还有在学校里的风评也变差。尽管澄清事实,可信也打人的事情已经在学校里传开。”

        不过这其中也有某人行事风格太粗暴的缘故。

        悠一换想如果是自己,会第一时间把人找出来跟老师说清楚。在舆论传出去之前控制住。

        可信也却啥也不说地把锅背了下来。以信也的性子,悠一猜想他背锅的时候对老师的态度肯定非常不友好,甚至他说出了一些恶劣言语。

        比如当面怼老师是一个蠢蛋,之类的。

        自己不说出真相还对老师恶言恶语。老师被气到也不会再深究原因直接记过了事。然后信也在班里也不合群,人外貌看上去也很凶。

        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这个管家先生和我提过,所以明天的广播会是全校开。”

        “也不够。需要把那些人拉出来。”

        那些人自然指的是那些围中原白的人。

        “只有你上去解释事实,就算再加上老师做权威。可缺少了这个事件的另外一个主角,大多数人心里不会认同这个剧本的。打脸的滋味不好受。而且……那些人还在学校里,只要没被揪出来,他们可以在暗地里继续诽谤信也君。”

        毕竟信也的风评已经这样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是被打的,身上还有伤可以招人同情。再加上同学们对这件事情先入为主的认识,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坚信了一个星期的版本。

        中原白愧疚地低下头:“我不记得他们的样子了。而且,那个地方是他们把我拉过去的……”

        “也就是说,不可能有监控。”轻揉有些发烦的太阳穴位置。

        看向信也的方向,问道:“信也君,那些人的脸上有伤吗?”

        信也在悠一朝他发话的瞬间立刻撤开距离,只是目光一直黏在隔墙上那跳动的呆毛移不开。

        大概明白悠一这么问的用意,可回想起当时的事实,信也语气烦躁地回答:“没有,专门没往脸上打。”

        得,这下完全没辙了。

        生活不易,主角叹气。

        中原白提议道:“我们可以问老师,有记过记录。”

        悠一眼前一亮,但旋即想到什么,又颓了。

        “没用的。你记不清他们的脸,只要你印象模糊,他们就可以矢口否认勒索你的行为。这跟套麻袋一个道理。记过记的是信也打人的事情。”这种戏码悠一在小学和中学的时候见多了。

        这虽然互为因果,但这是两件事。

        管家稍稍抬眉。这个少年不简单,做事清晰条理,行事能抓重点。

        动作很小地看了眼信也的方向。管家心里又加了一条:还知道要支开对这方面不擅长的人。

        挂在耳旁的蓝牙耳机传入耳朵无线电联系另一方的声音,管家睁眼,说道:“小姐,准备好的食物送到了。”

        中原白:“嗯。劳烦。”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