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28章 对傲娇EX级宝具

第28章 对傲娇EX级宝具

        信也眯眼瞧着面前矮小瘦弱,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病弱的小女生。

        身上穿的不是校服,而是一身白色的长衫。

        白色帽子底下淡蓝色的头发和病白的脸部皮肤给了他一点印象,让他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但也就仅此而已。

        “你好,雪松桑。能打扰一会吗?”

        “你已经打扰到我了。”

        “额…………”

        大概是没想到信也对女孩子的态度也是这么恶劣和情绪暴躁,中原白大概能理解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注单身’是什么意思了。

        盯着身前女生的脸,信也从她的眼神中没有读出恐惧的意味。

        信也不满地蹙起眉头,语气稍缓,道:“有什么事快点说。”

        中原白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周围:“能转移一下场所吗?学校旁边有一家咖啡厅,我已经让管家先生在那里包场了。”

        “你是要和我商量谋杀首相的计划还是要商量炸掉富士山的伟大壮举?”信也眉头之间的川字更深一层,语气幽沉地道:“有什么话在这说。别磨磨唧唧的浪费时间。”

        “好的。”

        中原白双手交到身后,左手扶着自然竖下的右手手肘,仰起头眼睛不偏不倚地和信也对视:“我来是想来跟你道歉。我没想到事情居然会闹这么大,没有第一时间派人来处理是我的过失,非常抱歉雪松桑。”

        信也同学头顶大问号:“哈??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目眶震惊地瞪大了,中原白花了点时间处理这句话中的巨大信息量,问出:“雪松桑你不记得我?”

        信也被这个女生蠢到了,不屑地嗤笑,反问道:“你凭什么让我记住你?”说着同时信也视线微微下放。

        中原白顺着信也的视线定在自己胸前,平…………

        她从小身体就不好,身上没长几两肉,包括那里。

        家里的父母和佣人都不会说她这里,小学和中学都是私人教师来家里上课没有去上过学。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被这么说。

        也是有人第一次没记住她。这种感觉,挺新奇的。

        “有什么好笑的?你平你骄傲?”

        “当然不。”中原白摇头。

        顿了顿,接着道:“额,我想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中原白。谢谢你上星期把欺凌我的人打跑。”

        …………信也凝神盯了中原白数秒。

        关键词直接提醒了信也,他想起来这个女生是从哪块石头里蹦出来的了。

        “哦,是你。”

        冷淡地说了句。

        终于想起自己当时是为什么打架,信也又联想到今天中午偷听到的悠一跟孝宏说的那些话,心情变得更加不爽,吊起眼角面目凶狠。

        中原白愧疚低下头,道:“这是我第一次上学,没想到居然会遇上这种事情,所以没让家里的保镖跟我来。

        我爸妈听见这件事也是连夜从国外飞回来不准我再来上学,把私人家教都重新请好了。

        我也是听家里的佣人说你被学校记了处分,才过来想和你道歉和致谢。

        请放心,我已经让管家先生打点好了,你在学校的处分已经消除,管家先生说,你明天就能被学校老师通知这件事。”

        信也沉默了一会,咂舌一声,眼睛微微眯起,冷声道:“多管闲事,你这个珍稀品种。你以为我会在乎那些记过?a~~ho。没事就给老子快点走,要是再遇到那些人老子不会再出手救你。”

        ………………

        “什么叫珍稀品种?”中原白懵逼眨眼。

        信也撇了撇嘴,懒得回答。目光瞥向一边站了许久的两人:“你怎么过来了。”自动化把孝宏无视。

        对信也笑了笑,悠一走上前朝中原白笑道:“我帮忙翻译一下:谢谢你帮我解决了困难,被宠大的不知世事富家小姐。被记过这件事我不介意不过这对我来说也是个麻烦。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家,否则很容易遇到危险的。祝你一路顺风。”

        “我tn!!!”

        信也大声怒吼一声,一个箭步跨上去扯住悠一的衣领把人高高抬起打断他、阻止悠一说这多余的话!恶狠狠吊起的双目死死瞪着被他抓起的悠一!!

        “你个大块头做什么!”

        孝宏扑上去把悠一救下来,拉着悠一退开几步拉开距离,像老母鸡护着小鸡崽一样把悠一护在身后,帮悠一拍背顺气的同时警惕地怒视某只老鹰。

        信也生闷气,握了握拳扭过头不去看那俩人。

        中原白此时成了场外人,把三人的互动收入眼中。看了眼远处的悠一,脑子里细细把信也的原版和悠一的翻译版一一对应。

        一会后勾起一个笑容,躲在后面暗暗捂嘴偷笑。

        在信也察觉到笑声看过来后中原白迅速收起笑意,双手习惯性交到身后,接着说道:“雪松桑,管家先生还跟我说,你因为这件事在学校里的名声有点不太好。如果你不介意,我明天会在学校做一次广播说明真相。”

        信也:“不用……”

        中原白用极快的语速说完剩下的:“不用多管闲事。”

        “噗嗤!哈哈哈哈哈!!”

        这次笑的人换成了悠一。他刚刚才缓过气瞬间又笑得岔气了。

        信也的脸瞬间充红。他现在就想把老天爷拽下来问问今天是不是他前世的忌日!

        把老天爷拽下来不可能,对一个女生生气他也做不出来,狼目一扫瞪向悠一。

        悠一秒收起笑意。表情要多正经有多正经。只是呆毛还在笑颤。

        孝宏莫名替信也感到可怜。这个念头刚升起来他自己都吓到了。

        悠一刚刚过来后,把对话都听到了,事情也听懂了。

        信也在悠一回来上学前,在一个星期前打人是因为英雄救美。

        结果中原白在学校里不安全的事情被传到了她家里人耳中,中原白被带回家。没了证人,那些被信也揍的学生就有机会发难了。信也也因此背下了这口锅。

        中原白从她家里的管家和佣人口中知道了信也的现状,所以特地来学校帮忙澄清误会。学校那边的记过已经被消除了。

        不过学校的学生都不知道真相,现在就还需要操作一波帮信也把风评挽回来。

        还有班里的人对信也的印象。

        想起今天下午的不愉快,悠一愁绪凝满了眉间。

        主动走上前把信也挤到一边,说道:“中原桑,我来跟你谈如何?”

        “可以,求之不得。请问,君の名?”

        “永目悠一。”

        “嗯,你好永目君,我名为中原白。”

        见两人居然就这么旁若无人,把自己这个当事人晾在一边说自己的事,信也怒道:“喂!bakaichi!我的事不用你插手!”

        孝宏把信也拉住,看好戏不嫌事大:“行了行了,悠一好心帮你你就甘心接受。”

        “这是我的事!”

        悠一转过头,认真的目光和信也对视,笑道:“这也是我的事。信也君,如果不把事情解决,我和孝宏将来在班里会无法立足的。我们是朋友。”

        “谁要跟你做朋友?滚开!离我远点!”

        悠一:“请安心信也君,我不会被班里的人伤害到的。我能保护好自己。这种事情我……我有经验。”

        “见鬼!你哪来的经验?!我先在把你揍一顿看你明天还敢不敢和我坐一起!!”

        说是这么说,信也却被孝宏越拉越远。孝宏正常来讲自然不可能拉走信也。

        至于原因……

        悠一挂着的‘宠溺’的笑颜,明明很弱小又软弱,可信也却发现他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提不起来了。

        就像迎来春暖的松树一点点地被融去了积压在表面覆盖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