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26章 秃头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不治脱发

第26章 秃头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不治脱发

        悠一和秋田孝宏踩着上课铃回到课室。

        一踏入课室悠一就感受到来自课室各个方向传来的恶意的目光。

        整个教室寂静的表面下藏着涌动的恶意。

        这种态度和出教室之前显然不同了。而且都是冲着他来的不是冲秋田孝宏去的。

        悠一目光清淡扫过教室内。用膝盖想他都能猜出来估计是他和秋田孝宏去上厕所这段时间里,信也做了什么惹公愤的事情。

        这些人不敢去瞪信也,就把恶意都撒在了他身上。

        “嘿!你们看着我们做什么!!”

        悠一能猜出来可秋田孝宏猜不出。不过那些火辣辣的视线想不让人看到都难。

        秋田孝宏虽不像信也那样是个狼灭但也是一个小暴脾气,当即踏前一步朝班里的人怒道:“想打架的话我奉陪!”

        悠一倒是被秋田孝宏这句话弄笑了。刚刚还在那边和他说信也打架是坏人,现在到自己这边瞬间就变样了。

        拍了拍秋田孝宏的肩,悠一对他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别这样。你以后也会被这么对待的。”

        悠一说出这句话后觉得这句话有点似曾相识。仔细想想,这好像就是中午时候信也跟他说的。

        秋田孝宏怒喝道:“你根本什么都没做!你又不是那样的人!凭什么被这么对待!这群人tm就是有病!”

        悠一莫名有种自家弟弟的既视感。

        昨天他也是拿着钱跟自己这么恼火来着。

        手情不自禁摸上去揉了一把摸头杀:“行了,乖,回去上课。”

        秋田孝宏甩了甩头甩开悠一的手,态度激昂地说:“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吗?!”

        手握了握。手感有点刺刺的。回答道:“不,一点都没有。”

        饶是已经火烧上头,也被悠一这平和的态度搞得懊恼,秋田孝宏憋了口气一般嘟囔:“为什么啊?”

        “我基本上都不会生气的。”

        悠一浅浅地笑着,说道:“孝宏,先回位置上。”

        “可是……”

        “要上课了。”

        对上悠一认真又带有严正劝告的眼神,秋田孝宏生不起要继续为他出头的意思。

        半推半就地被悠一拉进教室。

        悠一:“我去问问信也。谢谢你帮我。今天下午我有事要先回家不能去部活,明天下午怎样?或者明天中午我们一起吃午餐。”

        “呜哞~好吧。你真的知道该怎么让我冷静下来。记得你说过的!我等着你的料理!”秋田孝宏径直往自己座位走去。

        旁边的那些视线对一个沉心思考食物味道的吃货来说通通被无视。

        至于数学课……那是什么东西?数字有食物好吃吗?

        悠一和心大的秋田孝宏不同,生性敏感的他对于周遭的视线不能无视。采取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快走几步回到位置上。

        进入到信也的势力范围里,那些视线的数目和威慑力以指数函数的平面直角坐标系曲线趋势飞速下滑。这其中也有(被遗忘的)数学老师到场的原因。

        看到这个始作俑者还在这睡得跟猪一样,悠一有些哭笑不得。

        坐下后推了推他,说道:“信也君,上课了。”

        “…………”

        前面的一名同学稍稍侧过身关注后面的动态,忍不住说了一句:“雪松君。永目君因为你被其他人怼成这样,你好歹道个歉吧。”

        班里其他人不清楚这两位。但两位前桌非常清楚。

        就坐在前面,两人的对话他们想不听到也难。

        而且莫名还有种奇妙又恐怖的既视感——悠一和信也在一起,貌似后者才是被欺负的那个!

        悠一颇为意外地看前面看过来的两个同学。笑着对他们点了点头,噤声手势,口型:‘谢谢,我会叫醒他的。’

        刚刚没发话的女生默默地给了悠一一个眼神让他看看旁边,拉过自己同桌扭回头去看黑板。

        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别过了头侧躺在手上,直直地看着悠一。

        “嘘。”

        悠一侧目,上眼皮子往数学老师的方向挑了挑,正脸对着信也轻声道:“上课。数学书,第19页。open。”

        说罢,悠一打开书本开始跟上数学老师的讲课。

        “啧!”

        看悠一全然不打算提起刚才的事情,信也他也不去说,他就等对方能忍多久。右臂在内测一个打滚翻起来,左臂撑住往下掉的大头,右手翻开书本后开始转笔玩。

        数学老师是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男人,还有些秃顶。

        看外表乍一看还以为他是那种讲课古板的老师。但真正听起课来才发现对方古板的外表下藏着的是有头发的灵魂。

        就是日语说得有些怪怪的。

        临近下课在黑板上写下三道习题,数学老师转过身,说道:“咳咳,我听衫村老师说我们班来了新同学。永目君,上来做一下这三道题。”

        “嗨!”

        看着积极主动走上来的悠一,老师问道:“课能跟上吗?”

        悠一:“目前能跟上,谢谢老师。”

        “嗯。做吧,错了没关系我会教你。”

        是出于考验现在悠一学习水平的初心,老师三道题出的并不难,顶多比马冬梅(书本原理)高一个等级。

        但三道题的难度从左到右有所递增。

        把这三道题都做出来后,悠一松了口气,还好刚才上一节课自己有预习。

        “很好。全对。可以下去了。”

        回到座位上坐下的那一刻下课铃正好打响了。

        “下课。好好做作业,明天上课我随机抽人上来做题。”

        刚刚因为下课铃欢呼的学生们纷纷发出悲剧的哀嚎。老师对此充耳不闻,面色如常地走出教室。

        信也面色极为难看地把脚踹在桌上,愤愤然道:“该死!那个秃头又玩这一招!”

        “他经常用?”

        “嗯,据说是种花那边常用的教学方式。那个秃头是种花人。”

        “哦。soga。”

        ………………

        悠一收拾书包ing,信也沉默盯人ing。

        好在这时候秋田孝宏过来了打破两人之间监介的气氛:“悠一!要不要一起回家!我今天也不去料理部了,明天再和你一起去。”

        信也目光冷然地瞪秋田孝宏。

        他还疑惑这个火炬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刚刚去偷听才知道原来是一个社团的人。

        秋田孝宏也毫不认输地瞪回去。刚刚上节课下课的那一幕他还记着!

        刚刚他从他同桌那里都了解了,在他们去上厕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都是这家伙的错才会让悠一sm白白被全班人讨厌!

        “stop。”

        落下手掌挡在两人对视的视线之间,悠一拽了拽秋田孝宏把他拉远了去。回过头对信也笑道:“信也君,明天见了。我还要接我妹妹回家,不方便在学校待太久。改天我再去看你打球。”

        信也一懵,刚刚打算说出来的道歉被噎了回去。莫名有种头秃的焦虑。

        这家伙,居然还记得今天早上的事情。

        …………

        “啧!bakaichi!谁管你来不来看!”

        在悠一和秋田孝宏离开教室后,信也书包不背只戴上了棒球用装也跟着走出教室,到楼下操场上打棒球。

        入学后短短一个星期,少年在棒球部里就以凶狠著名,实力直追棒球部里的一线中高二年级高三年级的打手(用棒球棒把棒球打出去的位置,防守端)。

        今天带上三分火气打球,更是让棒球部里一起训练切身接近的投手(把球扔出去,然后开始跑垒得分的位置,进攻端)和捕手(戴着手套接投手的球,负责指挥,进攻端)心惊胆战——投手担心球pia脸,捕手担心球棒轰脸。

        教练在旁看了一会,叫停:“雪松!”

        “哈?什么事?”

        “你今天心情不好?”

        “对,超级不爽!”

        “……你今天先回家,整理好心情,明天下午部活把今天的量再补回来。”

        “随便~你喜欢。”

        信也轻飘飘地回答了一句,把棒球棍扔到一边,轻轻一扫周边人庆幸松口气的表情,摘下棒球帽扇了扇,径直走出了棒球场。

        “雪松桑。”

        信也顿住脚步,遁声扭头看向自己身后,神情极为不友好地盯着眼前比自己低了一个头的女的。

        有点眼熟,但信也想不起来她是谁。

        面色极差地问:“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