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25章 笨蛋+悠一=Bakaichi

第25章 笨蛋+悠一=Bakaichi

        答完卷子上交之后的后半节课没什么好听的。

        悠一的认真是对有用的内容会认真。

        听了几分钟后已经昏昏欲睡。而旁边的信也已经趴下睡着了,随便拿了两本书挡在前面遮住。悠一庆幸这位兄弟睡觉没有打呼,否则把老师吸引过来就糟了。

        他没法像信也一样敢大胆睡觉,可也拿出了数学书在看。

        下节课是数学课。

        如果是国语、日本史一类文科的科目还好说,每节课听过去把该记的笔记记下,回头可以找时间再把前面的内容补回来。

        数学不同,知识点一环接一环。他之前都没学过,现在得先提前预习。至少得先知道新课里的数学符号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日本高中高一年级数学的内容翻开第一页是因式分解。隔壁种花初中的内容。

        简单是简单,悠一现在光看课本能理解七七八八。

        不过数学这种鉴定类科目,看懂和会做是两码事。

        基本上是:

        【书本:马冬梅。题目:马·克烈夫斯基·冬·柴可夫斯基·梅·柯基。】

        or:【答案(or:听讲):马冬梅。自己做:马什么梅?什么冬梅?md什么冬西来的?!!】

        “下课!”

        不知不觉地一节课就过去了。

        衫村友哉老师在讲台上的声音才把悠一喊回过神来。

        把书本合上,和笔一起放到一边。

        悠一推了推同桌,小声喊:“信也君。已经下课了,要不要去厕所?”

        闷闷地回答:“不去。怕吓到你。”

        “哦,好。”

        自动把后半句话中的恶意忽略掉,转化成人能听懂的句子:‘我不急。’

        悠一起身朝秋田孝宏走去,后者欣然应邀,两人紧紧肩靠着肩走出课室。

        可悠一这‘渣男’行为对课桌上等着某人‘三顾茅庐’的某傲娇非常不友好。

        虽然秋田孝宏的座位距离他们有点远,但刚刚打从悠一起身后,信也就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所以把两人从接触到一起走出去的交流听得清清楚楚。透过手臂间缝隙露出来的眼睛也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红毛是中午一直找死盯着他的那货!

        他的同桌什么时候和交上别人的?

        “啧!关我什么事!”

        “哈,你今天中午一直在看我们?”悠一听秋田孝宏讲完今天中午他为他所作的伟大事迹,满脸愕然。

        看悠一居然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严重,秋田孝宏恨铁不成钢,给自己的厨师做思想工作:“我说真的悠一!你最好快点去跟衫村老师提搬座位的事情。和那个家伙在一起你迟早会受伤的!”

        悠一淡淡地笑着,听秋田孝宏把话说完才道:“谢谢你关心孝宏。不过我也是说真的,我和信也君相处得很好,你不要太操心。刚刚你也看到了,起码刚刚我睡在信也君旁边的时候,他没有把我抓起来扔下去。”

        “那是因为我一直帮你盯着!等着下次有机会的时候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孝宏。”

        抬起手指堵住孝宏的嘴,悠一笑道:“不要这么说信也君。我把你当朋友,信也君也是我朋友,能好好相处吗?”

        虽然笑着,可眼睛里满是认真和严肃。

        被这么看着,秋田孝宏一时失神,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悠一拉着秋田孝宏进到走廊外的楼梯间里。这里相对没有那么大的人流。

        呆毛稍稍随着头歪下小小的角度:“我相信信也君是一个好人。孝宏你对他的看法也只是道听途说得来的。我不会去听别人的话来判断一个人,我相信我自己能判断一个人的好坏。是,信也君的行为风格非常……有点野蛮,看上去很像一个恶党。但每个人的风格都不同。比如说我,可能你会认为我这么看信也君有点傻。”

        “不是!我当然不会这么认为!”

        秋田孝宏连忙摆手否定:“可雪松信也那个人在学校里打架的事情是真的!在风纪委那里都已经被记过了!”

        “他为什么打架?”

        突然来的问题让秋田孝宏发懵。

        悠一摇了摇头,说道:“打架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虽然认识不久,但我相信他不是那种滥用暴力的人。嗯……他只是因为行事风格而采取了这种方式解决问题。是出于某种原因。我相信他做的有他的道理。”

        虽然信也说话方式和行为方式都非常粗暴,是个狼灭。非常难相处。这是悠一对他的第一印象。

        然后,后面他主动的道歉让悠一对他稍稍有点意外。这也让悠一心里开始对信也改观。

        真正让悠一改变看法的是中午的时候。信也劝他离开他身边。

        【想交朋友的话最好远离我。】

        以及,在悠一拒绝之后,他的劝告【好吧,随便你。不过既然这样你最好和我待在一起。】

        悠一如果用直白的方式把这两句话翻译过来就是——

        “不要呆在我身边,你会被其他人讨厌的。”“如果你非要和我待在一起,我就勉强接受好了。不过不要离我太远,方便我保护你这个战五渣。”

        虽然话说得非常的婉转不直接,但简单翻译过来就能辨别出对方在担心他。他知道自己在班里的处境,只是信也他自己不在意这些。但是为悠一担心。

        想到这里悠一就很开心,呆毛高高愉悦地翘了起来。

        …………………………

        “唉。明明才认识一天不到,悠一你也太容易相信人了。当心哪天被那家伙卖去非洲还在帮他数钱。”

        秋田孝宏觉得自己脑子思考过度濒临爆炸边缘,在倒计时54321boom!

        常年只在食物上动脑子的他干脆不想了,鼓着脸说:“去上厕所。快上课了。”

        刚刚聊了一大堆花了至少一半的课间时间。

        悠一赞同点头,和秋田孝宏一同走出楼梯间往厕所去。

        话题中心的信也一直潜藏在楼梯间外围。

        刚刚,他在目送悠一和秋田孝宏离开教室后,他的脑海里经过一番傲娇怪与真香怪的纠结战斗,最后真香怪获得胜利。

        在听到秋田孝宏去厕所后光速后撤回到教室里。一秒趴下恢复原状假装自己哪里都没去过。

        头重重扎进两只粗壮臂弯勾勒出的小空间里,男生长长的碎发被手臂压得翘起。

        那家伙那家伙那家伙!八嘎!aho!八aho!干脆改名叫做bakaichi算了!!!

        他自己都快忘了,他当时是为了什么把那几个学生给打了。

        反正就是打了架,然后被记过了。

        可那家伙,居然。。

        如果不是刚刚决定过去了,如果不是听到悠一说的话让他想起他当时是为了什么。

        …………

        md我是有病吗?!管他什么理由!反正那时就是打人了!

        狠狠地把那一餐人揍了一顿!超级爽快!嗯!

        ‘真的很爽吗?’

        如同鬼钟魅铃一般,某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吓得信也整个人在椅子上弹起来,惊恐中带着慌张的目光四处探寻那个声音的来源。

        没有找到他。

        信也才刚刚趴下去十几秒而已。现在另外一边悠一和秋田孝宏才刚进厕所。

        “f!见鬼了!!”

        嘴上大骂一句,抬起头撞上班里人看自己像看神经病的嫌恶眼神,后者成了导火索直接引爆了炸弹:“f!!看什么?!想吃一餐暴揍是不是?!”

        说罢,他再次趴到桌上。选择这么‘和平’的结尾连他自己都觉得愕然。

        嗯,都是那个bakaichi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