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24章 心理健康调查问卷什么的都是乱填的

第24章 心理健康调查问卷什么的都是乱填的

        学校的午休时间是从中午12点40分到1点30分。只有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吃完便当又去了料理部,悠一回来之后剩下睡觉的时间就剩下了短短的十几分钟。

        虽然午休时间很短,比种花的学校要少得多。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午休时间得不到充足睡眠,下午第一节课简直是老师大型催眠现场。

        牺牲午休时间换来的是——早上八点半到校,下午三点半离校。

        如果不是学校强制要求参加社团,放学回家部的学生下午三点半可以回家。

        午休结束之后紧跟着就是下午第一节课的上课铃。

        被上课铃声一闹就醒,悠一推了推旁边的信也:“信也君!起床了要上课了。”

        信也头还枕在臂弯里,闷闷的声音发出:“第一节课是心理课,睡觉专用课。别吵我我再睡一节课。”

        悠一眉头皱了皱,在犹豫要不要继续把信也叫醒。

        心理课是睡眠课这个观点他不反对,曾经他也是在这堂课上睡觉的专业户。

        张了张口,道:“emmmm……好吧。一会老师如果看你了我就叫你。”

        信也:“不用叫我也可以。心理课是那个衫村上。”

        悠一无奈:“要好好叫衫村三三啦。”

        现在衫村老师还没来。悠一看了眼继续睡觉的信也,看向秋田孝宏。不过对方现在还趴在课桌上睡觉没起来。

        班主任本就要负责全班学生的学习成绩、道德思想、心理健康等各方面的事项。每两周一节的心理健康课交给班主任上没毛病。

        门外犯困无数个哈欠,走到门口就换成了正经扑克脸。

        衫村友哉怀里抱着一沓白卷走上讲台,看着下面还在犯困双眼离闭眼就差一点点的学生,鼻子抽了抽差点又是一个哈欠。

        动作很轻地甩了甩脑袋打掉哈欠的冲动,衫村友哉把试卷嘭砸在讲台上!

        整个教室里还趴着或者上下眼皮打架的学生瞬间清醒了七八分。

        不过……也有例外。悠一侧目看了看旁边雷打不动的信也,低声偷笑。

        衫村友哉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目光只在信也身上逗留了一下就移开:“今天的心理课,先来把这套心理问卷做了。”

        接过前面同学传下来的两张问卷,悠一轻轻推了推信也,把一张卷放到他手臂旁边。然后自己低头开始做起这张问卷。

        问卷一共有七十道题。衫村友哉给了十五分钟时间做题。

        信也过了五分钟才勉强抬起了头。

        看向旁边的悠一,后者已经把问卷做到了四十九题。

        “你怎么做这么慢?”

        信也拿起笔,几秒钟都不用勾勾勾就做完了十套题。

        悠一哭笑不得地说:“你这是乱做的吧。”

        “拜托别那么蹩脚!这些无聊的题目本来就是乱做的。讲台上那个老太婆难不成还想指望从一张试卷里分析出我们心里怎么想的?”信也满脸嫌弃。

        “嗯,这倒是。不过还是认真做比较好。而且老师给了我们很多时间。”

        回应了信也又看着他用飞快的速度填试卷,一会后,悠一缓缓收回视线,他的笔和视线停在这第四十九题和它后续的几道题目上。

        【49.你有过想自杀的想法吗?

        50.你在一年之内有过想自杀的想法吗?

        51.如果你有自杀的想法,你有跟别人说过吗?

        52.你有自杀过吗?】

        前面的题目都是些关于睡眠和心情的问题,都是心理健康问卷的常见题目。

        这个自杀的题目也是心理健康的常见问卷题目。

        刚刚做题目都很顺的悠一在这里诡异地停住了。

        注意到自己同桌的异样,信也停下笔问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我只听说过女人有那东西。”

        悠一:“…………”为什么你会想到那个亲戚啊!摔!

        不过经信也一调侃,悠一局促的心情放松了许多。

        对信也道了声对他而言莫名其妙的谢谢,落笔在四道题上打上勾。

        【49.你有过想自杀的想法吗?有。

        50.你在一年之内有过想自杀的想法吗?有。

        51.如果你有自杀的想法,你有跟别人说过吗?没有。

        52.你有自杀过吗?有。】

        “你果然是这种人。”

        看过悠一在这四道题上的答案,信也满脸‘我看透你了’。

        悠一握笔的手突然‘空了’,无力。自骨子里发寒和虚弱。

        堪堪把笔虚握住,低着头压住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抖,声音平静地反问:[笔趣阁    www.biquwu.biz]“什么人?”

        “哈哈哈哈!别装了ok?贼拉胯!”信也笑道:“还说什么认真做!还不是在乱填!”

        确实,如果是认真做,正常人不可能在自杀上在‘有’的选项打勾。

        想通这一点,悠一松了口气,对信也笑道:“偶尔调皮几题老师看不出来。”

        见信也点了点头,悠一继续做下面的题了。

        信也重新抓起笔低头继续勾题。不过他的心绪已经全然不在这上面。眼角的余光视线一直放在悠一身上观察。

        刚刚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虽然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可凭借天然的直感他能感受到刚才的悠一似乎在掩藏什么。

        该不会,这家伙是真的在认真做?以前真的自杀过??

        脑袋里冒起这个念头的一刹那,信也写完卷子把笔扔到桌上,扭头正视悠一。

        即使认识这个讨厌的家伙不到半天,但信也真的不相信这个家伙会是那种想自杀的人。

        但,也仅仅只是半天而已。

        悠一也是差不多时间把卷子写完,一抬头撞上信也毫不掩饰像狼看住食物一样的视线。被吓到差点从椅子上蹦起:“呜哇!信也君你看什么?”

        “看一个笨蛋。”

        信也凑近逼近,拿出了男女平等直视的威力盯人:“你不会真的自杀过吧。”

        悠一愣了愣,噗嗤失笑,哭笑不得地说:“信也君你这是想到哪去了,我怎么可能自杀过。这个问卷只是填来玩玩的而已。”

        “可你是认真填的。”

        无语,顿了顿清理一下元素过多信息过量的脑子。

        说道:“信也君,我家里还有妹妹和弟弟。要我照顾。”

        信也挑了挑眉头,问:“哦?你是孤儿?”

        “是,父母不久前刚去世。”

        “嗯,那还好。我也是孤儿,打小就是。”

        “诶?那你……”

        不容悠一多问信也就已经转过头去再次趴下睡了。

        看着把自己埋进手臂中的信也,悠一浅浅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