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15章 回校

第15章 回校

        次日早上。真光中学教师办公室。

        衫村友哉细细地打探面前的悠一。才敢确认他和自己看过几遍的学生资料上是同一个人。

        原因无他。他对这个塞到他班里来的学生资料自然是看过很多遍的。曾经休学过两年,以至于现在已经18岁成人了才只是念高一级。

        当然,包括家庭背景。高一级b班的班主任衫村友哉老师也是了解的十分清楚。

        他曾经无数次脑补过这个有黑暗家庭背景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按照一般的套路,要么是孤僻要么是叛逆。

        而且也跟悠一通过几次电话,让悠一休学结束了就来学校。而悠一在跟他通电话的时候因为申请批假,所以语气比较哀求。

        这哀求被衫村友哉老师当做是证据,所以下意识地认为悠一是孤僻型的问题儿童。非常头疼。

        但是当真正见到真人,尤其是看着悠一脸上灿烂阳光的笑容,衫村友哉老师有种心肌梗塞的感觉——把我的脑洞和痛苦补偿回来啊!!

        内心戏贼多的老师要不是看在现在他们还再办公室里,而且是师生关系,他真的很想把悠一拉去放学小卖部谈一下人生。

        “咳咳。”

        衫村友哉很控制地自我中断心理活动,对悠一说道:“悠一君,我是衫村友哉,你的班主任和国文老师。和你通过电话了。”

        “是,我记得。谢谢老师前几天能宽容给我批假。”

        “应该的。今后好好学习,没事少请假。”

        悠一脸上面露尴尬,低声应是。

        “你的家庭状况我也了解,我已经帮你向学校申请了贫困生补助,申请成功之后你的学费会减免,你只需要交书本费和伙食费一些杂费就行。一会课间时间把两份资料表填了,中午之前交给我。”

        呆毛激动地竖了起来。

        悠一忙不迭又小心翼翼地接过这两份表,应道:“是!非常感谢!”

        和自己的脑洞相差太大了,衫村友哉现在有点不想直视现实。

        朝悠一点了点头拿起桌子上的书本,对悠一说道:“第一节我的班会课,跟我来。”

        “嗨。”

        悠一心情很激动,跟着班主任不急不慢的脚步甚至让他急了。想到从今天开始他终于能开始正常的学校生活,连昨晚工作到深夜的疲惫都选择性消失了。

        昨天晚上他先是将一楼的客厅和卧室打扫干净了,又将三套被褥洗干净晾上,差不多一点了才回的房间睡觉。当然,晚上睡的是榻榻米。

        衫村友哉突然在班级门口前停了下来,好在悠一的注意力一直在前面,看到了衫村友哉的顿步动作及时刹住了车。

        否则衫村友哉在今天班会课以前可能就要以一种很特别的姿势出现了。基纽特战队级别的。

        衫村友哉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的班里的空位置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在于那个空位置同桌的学生。

        空位置之所以是空位置,就是因为那个问题学生。

        衫村友哉动作僵硬地扭过头,对悠一语气很不适地说道:“悠一君,你的同桌同学比较……嗯……待会可能不会太友好。能暂时先忍受一下吗?”

        “ok,我会和他好好相处的。”

        不是好好相处的问题啊!少年你是不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还是我把事情说的太简单了?!你能忍受他一节课我都算你牛逼了!!

        衫村友哉老师心里瞬间又飙出了一段内心戏。面皮有点僵硬,看着面前‘图样图森破’的新学生,衫村友哉甩了甩头不去想了。待会见了棺材让悠一去抬个棺材……啊呸,搬个新桌椅就好了。

        给了个眼神让悠一跟上来,衫村友哉迈开步子走进有些吵闹的课室。

        如果是正常班级的学生会一秒安静。但b班的学生却并不,依然保持着那份吵闹。这跟某位班主任比较亲民的相处态度有关。

        不过当悠一进来的时候,这份热闹就下去了……一秒钟。一秒之后吵闹声更翻了翻。

        “转学生?”“不会吧,没听到消息说要来转学生啊。”“长得还有点帅。”“只是有点吗?简直是我们班新的颜值巅峰了!!”……

        衫村友哉站到讲台上,悠一站在讲台边,略有紧张和兴奋的目光快速又迷恋地扫过教室。

        同时注意到教室靠窗边倒数最后一排的,唯一一个单人坐的同学。他应该就是老师口中的他的同桌同学了。

        他正趴在桌子上睡觉,悠一无法看到他的脸,只有一颗金色头发的脑袋显露在外面。

        那人像两边狼耳朵一样的头发,悠一发觉他对这人有点印象。

        衫村友哉扣了扣黑板,示意安静。并在黑板上写下永目悠一的名字,对下面的大包子们笑道:“新同学,永目悠一。永目君,自己做一段简短的自我介绍。”

        “是!”呆毛高高竖起。

        悠一对现在时和将来时的同学们笑道:“我是永目悠一,擅长料理、木工和电器修理,不过信息产品、学习和体育不是很擅长。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衫村友哉抽了抽嘴角,你的成绩是叫学习不擅长?我信你个鬼啊你个糟小同学坏滴很!

        不过衫村友哉却是误会悠一了。跟悠一的料理和手工比起来,学习真的只是不擅长。

        “很有元气的自我介绍。永目君你坐到雪松君旁边…………”此时衫村友哉注意到了某只在睡觉的雪松君。

        很无奈的叫他起床:“雪松!雪松!!”

        然而某人不仅没起来,反而还换了个姿势让自己睡的更加舒服点。

        悠一笑了笑,对衫村友哉老师打了个招呼后往那个位置的方向走去。

        很干脆直接地在位置上坐下来,悠一将书包放到椅子后面摆好后抬起头,收获了全班同学惊恐的表情包。

        一个坐前排的女同学敲了敲讲台,小声对衫村友哉问道:“老师!你没跟新同学说雪松的事情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衫村友哉心虚地觑了眼悠一,俯下身小声回答:“我说了。不过永目君他很自信。我们给他点信心。”尽说瞎话,他自己都对悠一没信心。

        同样说出来也没人信。

        一些学生已经在小声讨论押注,赌新同学能忍受雪松多久。

        有些学生化身‘柯蓝君’,私底下的民间版猜测不断接近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