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望月

第八章 望月

        悠一和小葵走进这片公园区的时候,望月就已经看到了。

        不过他没有走上去,也没有逃跑。静静地待在原处,等悠一坐到他身边,他才往旁边挪了一下屁股。

        双脚踩在滑梯上,把双手交叉相握套在两膝盖前。悠一扭过头看着望月,笑道:“海音。我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跟刚田君打架的事情。海音真厉害呢,居然打败了那个刚田君,连哥哥我都不敢说我能打得过他。”

        听悠一似乎不是来责备他的,反而还夸了他!

        望月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和发色同为银灰色的瞳孔对上悠一认真的眼神,正处叛逆期少年心性满满的望月不禁得意地夸耀起自己的伟大之处:“哼!那家伙就是个的哦农作笨拙的肥猪,完全不会打架。你也是,不会打架。”

        悠一笑道:“是是,我从小到大没打过架。所以这方面不太擅长。所以以后可能要靠海音保护哥哥了。”

        “嗯!交给我吧!”望月一锤自己的胸口,高昂的挺起并不厚实的胸膛,很自傲的笑道。得到肯定和赞赏的他很想要进一步获得表现的机会。

        悠一目色柔和地看着望月。

        这孩子,小时候是和他一样,上的不怎么样的小学。

        日本学校里的校园暴力一向很严重。

        不过当年悠一上学的时候几乎没人去欺负他。

        不过望月的境遇显然就和他不一样了。当初他在葬礼上第一次看见望月的时候,因为望月的身材过于瘦小,他还以为望月只是小学生。但他实际已经小学毕业,不过没钱上初中。

        他们一起洗澡的时候,悠一看到望月身上有不少的伤痕,应该是在长年累月的被霸凌中留下的。

        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悠一改变了对望月的印象。

        望月,应该不是处于被动的那一方。反而是处于主动施暴的那一方。

        被悠一一直盯着,悠一还不说话,望月有些慌乱地说道:“干,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说错了什么吗?”

        悠一回过神,伸手揉头,笑道:“海音是个好孩子呢,那么我以后就交给你来保护了。就像你刚刚保护小区里其他孩子一样。”

        望月闻言怒道:“我跟那个肥猪打架才不是保护他们!!”

        悠一头顶呆毛问号:“那是为了什么?”

        “因为这个。”

        望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钞票,硬塞到悠一的手上。

        “这是?”

        悠一瞳孔一缩。他草草的清点了一下手上的钱的数量,各种颜色的纸币加起来至少有两张福泽谕吉(万元纸钞)。

        他的钱包里不算散币现在就只有四张万元钞而已。他手上的钱就已经比他现在钱包里的钱的一半!!

        望月此时无视了悠一惊骇的目光,甚至把这当成了一种享受,很激动地跟悠一炫耀自己的战绩:“我盯了那个肥猪很久了。他是这里的孩子王,经常向其他的小孩子索要钱财。这个小区的有钱人很多,那些小孩的零花钱也很多。不过我懒得抢一个个小孩,直接选定了那个胖斧。他一向勒索其他孩子的钱!所以他身上肯定有很多钱!果不其然,把他打哭之后我从他身上搜出了超多钱!真是一个大肥羊!”

        望月说这些话说的很顺畅,完全没有半点停顿。显然,他已经对这种事情很熟悉了。

        悠一握了握拳,紧紧的抓着手上的钱。

        如果接受了这笔钱,那么他们三人危急的经济情况不说完全解决,但两万円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

        看着眼前望月bulingbuling发闪的眼神——这是在向自己邀功。

        但是悠一对这真的不能夸出口。要是夸出口了,以后要指正望月的道路就更难了。

        但望月拿到这笔钱之后,并没有自己私吞。悠一也能看出来望月对他没有隐瞒,他已经把从胖斧身上搜刮出来的钱全部都交给了他。

        想到这里,悠一不禁有点欣慰。起码这些天他对望月做的已经有了回报,望月这孩子的初心是好的。

        望月这些天跟着悠一一起生活,知道悠一平时为了他们出去找工作有多辛苦,也牺牲了回去上学的时间,尽管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这不妨碍望月能看到悠一为他们做的。

        一次·悠一不停的在电话上跟老师求情多请假几天可以放心找工作。还请他帮忙装可怜的叫喊声。谁知道他这个校霸当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那对一个陌生人卖萌……那个陌生人还是个老师。。。

        还有一次,就是两人在一起洗澡的时候,悠一在帮他擦背的时候,居然擦着擦着累到不小心睡着了。悠一的头就那样倒在了他的背上,当时他差点被吓死还以为悠一猝死。

        总而言之,他想帮忙。

        这个小区和他以前住的小区不一样,一看就挺有钱的。而且来钱的方法望月很懂——就跟他以前一样,要么抢,要么打过之后抢。

        而且望月一上来就瞄准了最大的肥羊——刚田同学·工具人。

        只不过,望月这种行为,让悠一很为难就是了。

        如果手段如此初心也如此,那悠一就好下手了。雷厉风行直接纠正。但是现在从初心来讲,望月这是在帮忙……这让悠一既高兴又欣慰。

        至于方法错误……这只是小事。悠一相信他能够帮望月纠正过来!

        不说虚的。曾经中学时候,他的朋友十个有八个都是校霸·过去式。

        心里思考了一会如何作为,悠一握了握手里的钱,对望月笑道:“谢谢你海音。你能够为我考虑,我真的很开心。海音你长大了,已经不是十岁的孩子了。”

        望月恼火,为自己正名:“我本来就13岁!”

        “emmm……我记得当时还把你错认成十岁的小学生来着。毕竟当时你很瘦……不过现在也是。”

        “什么受?!你才瘦呢!我很强壮的好不好!”说着望月撸起袖子,将小臂弯起秀了秀他的肌肉。

        “emmmm……”悠一笑而不语。就只留条呆毛在一左一右转悠,让望月猜他是什么意思。

        “哼!”

        望月脸红着撇过头,问道:“对了悠一哥哥,你今天找到工作没有?”

        “找到了。而且我也找到了新的住处。”悠一笑道:“我们一会去拜别加藤阿姨,今晚就过去那边住。详细的事情我一会再跟你解释。”

        “哈?为什么现在不能说?”

        “因为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悠一逐渐收起笑容,神情较为严肃的说道:“海音,这些钱我不能收。”

        “为什么?这些钱本来就是我给你的,不用考虑我!”

        经过这些天的接触,望月也大概了解了悠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用粗俗的话语来说就是,一个总想着别人不想着自己的烂好人(大笨蛋)。

        所以望月回答也对症下药。

        “不。这不是为你着想……”对付叛逆期的孩子最好不要说大道理的话,悠一很好的避开了这个炸药点,对望月说道:“这些钱是胖斧君从其他小孩子身上抢来的。所以这些钱应该还给那些孩子。”

        望月怒道:“你在逗我?!你居然要把这些钱还回去!”

        望月会炸毛也在悠一的设想之内。悠一很平静的看着望月,说道:“那些被抢的孩子是无辜的,他们也是被刚田君欺负。这些钱也应该故归原主。海音,我相信你以前也经历过。我相信你能明白。”

        “我……你!……啧!八嘎!”

        咂舌一声,望月很不爽的侧过身。宝宝很生气,哄不好的那种.jpg。

        “放心吧海音,我现在找到工作了。而且工资也不低,养我们三人没问题。如果平时省着点花,下学期你就可以去正常上学了。”

        “不需要!我才不想上学!”

        “这不可以!学生必须上学!我保证会让你上一所正常的中学!!相信我,你会喜欢上上学的!”这一点悠一绝不退让。

        “啧!正常?”

        望月有点被唠叨烦了,不置可否,双手一松人从滑梯上滑了下去。

        悠一苦笑了一番,转身从楼梯上下去。

        他当然也可以选择用滑梯,如果他想体验一把屁股被儿童滑梯卡住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