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学校

第六章 学校

        从斋藤宅里出来悠一径直走去学校。路上边走着边在回想刚刚见面的细节。

        刚刚和中野荒治的短短对话里,悠一说的:希望可以帮忙不只是客套话。

        他刚刚嘴上说不介意斋藤铃子抽烟喝酒,就真的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如果能帮忙解决了,说不定能说服对方戒烟戒酒。

        他想帮忙的初心也只是因为对方有这种习惯,想要曲线救国劝戒烟戒酒。

        从今晚开始他们就要住进去了。共处一室,生活习惯难免会互相影响。家里的两只还是未成年+叛逆期。

        万一如果永目葵或者望月跟着学上了这种毛病。

        悠一他自己也想象不出自己会对自己做什么。

        …………

        斋藤宅距离永目葵的学校有一定距离。而且因为悠一从斋藤宅出来的时候时间还早,所以就先去找一下斋藤宅到学校的最近距离路线。

        他和永目葵都是一个学校的。

        他就读高中部一年级,永目葵就读中学部二年级。

        为了方便以后日常上下学,找到一条最近的路是必须的。

        到学校的时候刚刚放学。不过现在永目葵还没在门口。

        没见到人,悠一临时起意进去校园里逛一逛。

        毕竟他明天也要进来这里学习了。

        他对这所中学并不熟悉。国中的时候他并不是在这里读的。

        原本永目葵也会被安排到他那个中学读,因为学费的问题。

        他在那所便宜的中学待过,知道那里面存在有多严重的校园问题。永目葵小学的时候悠一他无能为力,中学他绝对不允许小葵再进入到那种学校就读。

        所以他高中一开学就休学了一年出去打工赚足了学费。

        他打工的那家电器行的老板和他很熟。

        悠一在小时候为了省钱,每次老板过来修电器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想着以后可以自己动手,就不用花钱雇人过来修了。

        老板看他想学,就随手教了他,他学了几手。

        曾经他中学的时候,他也休学过一次。那次是因为家里被讨债的追上门了。他不得不休学去打工赚钱帮补。打工的地点也是那家电器行。

        这次高中时期的休学,攒到的学费可以让永目葵可以上这所问题并不严重的正常中学,也支付他的学费。

        感谢老板当时可以预支他薪水,赶在永目葵开学之前缴费的最后期限之前交了学费。

        永目葵就读国中后他虽然经常来这里接她,但也只是在门口等候然后在门口接到她。

        唯一一次进去,就是在高中第一年入学之前,办了一年的休学手续。

        不过因为他经常来接小葵,门口的保安大叔跟他很熟,平时在等待的时候也经常聊天。保安大叔也知道悠一即将进去学习。悠一不用拿出学生证,保安就放他进去了。

        正常的学校,虽然有些古老但终归有些书香味道的教学楼,还有整齐漂亮的操场…………

        教学楼上,眯起眼睛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坐在窗户的同学们或认真或无聊或期待的表情;操场上,各式各样的运动社团正在进行部活。

        “这就是正常的中学吗…………”

        悠一将这所学校里的设施一一逛过,略带感慨的叹道。心中不由得激动,期待起明天就要开始的高中生活。

        趴在铁丝网上,悠一目光激动地看着操场上穿着白色球服的学生在操场上跑步,叫道:“这是棒球部吗?斯国一!比我的中学要完善好多!”

        虽然种花家不流行棒球运动,但是在日本这边棒球却是一大热门运动。

        它拥有几乎最完整的中学赛事体系。甚至比起职业棒球联赛,以日本高中生为参赛对象的夏季甲子园大会名声更大,更为万众瞩目,受到东瀛省男女老少的热切关注。因为每个人,都能够在这里找到自己的青春。

        能够打进甲子园很不容易。入选队伍几乎每天都要训练5-6个小时,全年无休。

        许多人也并不是为了要成为职业选手。它更像是一场仪式,选手们经过漫长的训练,只为在这赛场上彻底地挥洒自己的热汗,为了胜利拼尽全部。尽管最后败了,但正是青春。

        正如《灌篮高手》作者的一句名言:青春,原本就是不完美的。

        “可惜,这和我是无缘了。”

        悠一手不禁抓紧了铁网。

        “嘿!你在这干什么?!”

        耳边传来的一声爆喝吓得悠一立刻甩出了闪现退出铁网外三米远,神情慌乱地对来者解释:“不不不,我没干什么!我是学生,过来这边看看而已!”

        “学生?”

        来者微微眯起楂红色的瞳孔,凝神怀疑地看着眼前这个没穿校服的同龄人。

        对方许久没说话,悠一稍稍平定下心情,认真打探起面前的同学。看上去是棒球部的,身上穿着的白色运动服被胸肌和肱部肌肉高高撑起。头上出了不少汗,将他金色的头发打湿了不少。

        看这形体,应该是队伍里的王牌,甚至是队长。悠一不禁觉得有些不妙起来。如果只是普通队员或许还能忽悠两句就脱身,但如果是高层人物就不一样了啊。会啰嗦更多的。

        “是,我是这里的学生。不过办了休学手续,明天才入学。今天先来参观一下校园的。”在对方脑洞开得更大之前,抢先一步跟对方解释清楚为好。

        对方头上两边像狼狗耳朵一般的金发动了动,双手在胸前抱起。淡漠的目光上下扫了眼悠一,道:“看起来不像是说谎。切,学校有什么好参观的。这里简直一无是处!”

        “额…………”

        “雪松!别偷懒!过来训练!你已经迟到了!!”

        棒球场内,一个个子很高的同学朝这边大声喊道。

        被称为雪松的男生很不耐烦回应道:“是是是!训练~!训练~!无路赛!!你是教练吗?还是一个老太婆?brabra……”

        雪松没再管悠一,带着‘略微’有点大声的抱怨,不爽地迈开步子绕过铁网跑进棒球场,跟上队伍进行跑步训练。

        对方的离开让悠一松了口气,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下课二十分钟了。

        见不小心耽搁了这么久,他也不拖沓了,往校门走去。

        刚走到校门口处没多久,在这里等了有一会的永目葵见到来了一秒扑过来栽进他怀里。

        “怎么这么慢?”

        “果咩果咩。我刚刚来的时候没看见你,就去学校里逛了一圈。”

        悠一动作轻缓地给自家妹妹顺毛,声音中包含难以掩藏的激动:“小葵,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我……”

        “嘘!不用说,我都知道的。”

        他肯定没找到工作。

        小葵抬手捂住悠一的嘴,嘴巴张开想说点什么。

        她今天在学校想了一天现在该怎么安慰哥哥。

        可现在正面怼上哥哥,她却连一个单字都说不出来。

        悠一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永目葵,嘴角疯狂上扬。在这种本该温和骨科的场面下他有点想笑怎么破。

        小家伙感情这是完全没信过他能找到工作。

        抬手将妹妹没用多少力的手摘下,顺下去扯上她的脸颊:“听完我说的话。第一,我找到工作,还有住处。第二,说好的信我,没做到。嗯?”

        永目葵瞪大了双眼看着悠一,不敢信。

        “说的是真的。”

        松开手、拍妹头——当作惩罚了。

        永目葵捂住头后退几步,拿起十分警惕的眼神看悠一,埋怨道:“真是的哥哥,你不要总是这么轻易的看穿我。”也是信了悠一所说的找到工作和住处的事情。

        先就事论事:这种事情不可能撒谎。

        再有一说一:悠一哥哥的话,除了说他自己的内容,可信度100%。

        “哈哈哈,谁让小葵你什么事都写在脸上。”

        “不许这么说我!走啦走啦,回家了。”

        永目葵酷酷地撇过头率先转身走人。惩罚哥哥只让他看自己的‘背影’。

        心里负气想道:‘哼!总比你这个什么都装在心里的强。笨蛋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