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隐秘

第五章 隐秘

        接过斋藤玲子的话尾,悠一:“我是永目悠一,18岁。目前就读于东京市公立真光中学高中部。”

        斋藤铃子问道:“怎么今天没有去上学?现在四月份,已经开学了吧。”

        悠一毕恭毕敬地回答她:“因为要找工作和住处,所以我向学校请假了几天。明天是最后的期限。我很庆幸今天可以找到您这份工作。”

        斋藤铃子点了点头,没发话。

        中野荒治问道:“你父母呢?你自己出来工作还休学他们不管的吗?”

        这种问题已经被问过很多次了,在之前几天找工作面试的时候。所以悠一很顺畅地回答上了:“我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在半个月前的一场车祸中。”

        中野荒治也还是第一次听悠一说起自己的身世,道:“很抱歉。”

        “不,大丈夫。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悠一笑道:“我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我要负责照顾他们!”

        斋藤铃子长长的‘哎~~’了一声,说道:“失去父母的哥哥带着妹妹和弟弟在城市讨生活吗?听起来倒是挺可怜的。刻意说这个不会是想要博人同情,然后想着这么说就可以让我怜悯你然后收下你们。”

        悠一一时真慌了,嗖地站起身手忙脚乱地用四肢陪着嘴解释:“不是不是,我当然没……”

        “嘛,开个玩笑。”

        斋藤铃子把头一低,笑了。递给中野荒治一个挑衅的眼神,道:“看,分明是你的功力不够。看看,这不就破功了吗?”

        原来是玩笑啊……悠一心底松了口气。收拾了一番狼狈的自己重新坐下来。

        只是一颗心还没定下来。刚刚一刹那的功夫全身迸出了不少冷汗。

        他早上奔波了半天热汗出了一身,早上衣服就湿了。

        在这坐了一会好不容易干了点,此时又被刚吓出来的冷汗打湿了。

        中野荒治都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来对斋藤铃子,道:“你这根本不算玩笑了吧。简直就是恶劣的捉弄。悠一君还真是可怜呢,以后要和你住在一起。肯定会被你这个生活脏乱差的老巫婆捉弄坏的。”

        “喂喂喂,什么老巫婆啊。我才二十多岁。”

        中野荒治淡淡的爆出了后面的数字:“29。四舍五入20,也四舍五入40。”

        “喂!!!魂淡!!”

        悠一颇为尴尬地看着两人当面互撕。不过思路一换就捡起了吃瓜心情,沉默不说话就看戏。

        呲牙对视的两人也感觉到好像气氛有些不对劲。一同转过头发现这个小屁孩在看他们笑话。

        不由得老脸一红,再互瞪了一眼之后,各自都退了一步。

        斋藤铃子安坐回榻榻米上,跟刚才一样随意地用手撑住脸,看着悠一。

        悠一忍住心中的笑意,心知自己现在应该先开口,将话题说回正题:“那个,斋藤小姐。请问你可以让我做这份‘工作’吗?”

        斋藤铃子挑了挑眼眉,笑道:“这是工作?只是让你住在这里。你就不会怀疑一下我是一个变态?”

        “不,我肯定你不会是。斋藤小姐是好人。”悠一笑道。

        好人卡发得光明正大。

        斋藤铃子一愣,有些无力的叹气,说道:“……好吧,看来这个混蛋说得对。你的确很无趣。”

        悠一憨憨用食指轻轻在脸颊上勾了勾,呆毛微微垂下。

        “看来你想推进进度是吗?那我们签订合同吧。中野混蛋,我给你保存的合同呢?”

        “带着呢。”

        中野荒治笑着把一张合同推到悠一面前,还有一支笔。

        悠一疑惑道:“这种东西斋藤小姐为什么不自己保管?”

        中野荒治毫不避讳,就在本人面前调侃她:“要是让她保管,我敢保证要么找不到,要么就算找到了也会是满张纸的灰尘。”

        斋藤铃子不爽的哼了一声。不过没去反驳这个大实话。再度点起一根烟。

        长长呼出一口烟,斋藤铃子偏过头对在浏览协议全文的悠一说道:“哦对了。我平时会抽烟也喜欢喝酒,你不介意吧。毕竟你还有带你妹妹和你弟弟住进来对吧。”

        “这个……不介意。”

        说不介意当然不可能。

        可这涉及到对方的个人习惯,不是他“可以”插嘴的。

        “您能给我这份工作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我们会尽量不打扰您的日常生活节奏的。”

        “是~~吗?”

        斋藤铃子盯了悠一数秒。这个小鬼的顺从在情理之中,也不算是意料之外。

        吹出一大口烟,斋藤铃子带着点痞气说道:“那就好。既然这么说了,以后可别求我掐烟或者戒酒。”

        她是说真的。

        悠一答应得干脆:“是。当然不会!”

        他很快浏览了整份协议,确认没有什么不健康的内容之后,在上面把自己的名字签下。

        斋藤铃子将协议拿过来,草草的看了一眼上面的签名后便将协议扔到桌上,对悠一说道:“好了,悠一君你今天就可以住进来了。我的房间在一楼,你和你弟弟妹妹可以上二楼住。对了,这是房子的钥匙。”

        接过斋藤铃子抛过来的钥匙,悠一从坐垫上站起来,对着斋藤铃子90°鞠躬:“是!非常感谢!斋藤桑!那么,我现在就去将我妹妹和弟弟接过来。先走了。中野先生一起吗?”

        “不用了,我还要和斋藤聊一聊。你先走吧悠一君。”

        这次又直接喊姓了。

        “是!再见!”悠一站在门口,脸上挂着笑容手朝内向两人挥着。

        走到客厅外面的走廊,悠一再度对着斋藤铃子90°鞠躬,才转身往玄关的方向走去:“再见!”

        “嗯,再见。”

        咔嚓……大门合上。是走了。

        斋藤铃子看着自己刚刚一不小心就举起来‘说’再见的手。一时愣住。

        重重吸呼一大口烟,她道:“危险危险,真的危险。一不小心就被他带走了。”

        中野荒治勾唇笑道:“就像我说的,悠一君他有很危险的魅力哦。要喝酒吗?”

        “要。”

        斋藤铃子动作丝毫不客气,将中野荒治从背包里拿出的啤酒打开来。

        她将啤酒罐提起,在自己面前晃着:“父母双亡,自己带着弟弟妹妹生活。看他这么着急找工作的样子,看来他父母也没给他门留下多少存款。从零开始吗?不,三个都是学生,都是要花钱的拖油瓶。这应该算是从负数开始吧。”大口饮下。

        “是。真亏那孩子还能笑得出来,真是乐观呢。很适合和你住在一起。一个人待在这未免太寂寞了,还有两个小孩。这也很好,超额达成我们的目标。”

        中野荒治瞅了眼面不改色的斋藤铃子,笑了笑,接着说道:“刚刚他说,半个月前他的父母去世了,看看人家小孩多会放下。你跟他多学学。”

        duang!!

        哐啷哐啷…………

        中野荒治瞟了一眼被远远扔掉的啤酒罐,还有洒了一地的啤酒,低下头低声说道:“失礼了。”

        “滚。”斋藤铃子的脸蒙上了亿层阴影,双目放射出恶狠狠的凶光盯着中野荒治。

        “是。失礼了。”

        对斋藤铃子微微低头表示歉意,中野荒治将东西都收好回背包里离开。

        走出斋藤家,中野荒治诧异地看着门外还站在这的悠一:“你怎么还在?”

        “中野先生,能给我说说斋藤小姐的往事吗?”

        呆毛打了个转,悠一往旁轻轻一歪头,笑道:“我很好奇。而且,我希望我可以帮上忙。”

        “你这小子……看出什么了吗?”

        呆毛带着手指边旋转画着圈。笑道:“明明是给我提供住处还给我工资。而且斋藤桑明明这么年轻很颓废,这很奇怪吧。”

        “你没资格说别人奇怪吧,悠一君。”

        中野荒治失笑一声,摇了摇头,道:“这些你就不用了解了……我不清楚。我们只是普通的房东和中介的关系。如果她想告诉你,她会告诉你的。而且……如果你有本事,就让她松口告诉你。”

        “是。”

        悠一重重点头,没多追问,也好像是自信能做到中野荒治所说的。

        笑道:“那我去接我妹妹和弟弟了。再见,中野先生!”

        “再见。”

        目送悠一大步跑走的背影,中野荒治点了根烟抽上,眼神无比锐利地看着悠一的背影。

        刚才的痞气大叔似乎不见人了。面色严肃沉声低语:“永目悠一吗?回去查查最近的车祸,应该就能查到这孩子的背景。唉,我真是全日本最好的中介,以后不做这行了可以考虑真的做一个中介算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