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四章 面试

第四章 面试

        中野荒治见悠一把手伸向鞋柜,急忙喊住他:“等等!你想干什么?”叫停危险行为。

        他拉住了悠一想要去打开鞋柜的手。多次造访斋藤家的他,对这间房子里的‘危险’了如指掌。

        包括打开这个鞋柜后会发生什么。

        不过悠一是第一次来,自然就没有中野先生的这种警觉性和先知先觉,不解中野先生为什么拉住了他,回答道:“拿鞋子啊。”呆毛高高翘起。理所应当的回答。

        中野荒治叹了口气,这孩子还是太年轻啊。

        “你想想。斋藤小姐那样的人,会打扫鞋柜吗?小心会从鞋柜里跑出一些脏东西哦。”摆出一副吓人的面容,狰狞的脸摆在悠一面前,对悠一施加恐吓……好像是这个意思。

        可悠一完全没被吓到,一副表情古井不波地和中野荒治对视。我就静静地看着你演.jpg。

        “……唉,你这个小鬼还真是无趣。”中野荒治托了托手,无奈的说道。

        悠一看向鞋柜。仔细打探一下不难发现,鞋柜上面有非常多的灰尘。里面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且从玄关往内部看进去。无论是走廊的墙壁,还是走廊尽头的厨房,都有一层又一层肉眼可见的灰尘。

        单单只看了这间房子的一部分,悠一大概能明白中野荒治的意思了。

        斋藤铃子不是一个会打扫房子的人。所以,鞋柜里面也肯定是灰尘,而且说不定还有蜜汁能令人升华的生化味道。

        “那,中野先生。我们该怎么办?”

        “我有带拖鞋。来这里的时候我习惯捎上了。不过你的那一份我就没准备了。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中野先荒治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双装在塑料袋里的拖鞋,穿上后径直走去客厅。没理会后面的悠一。

        斋藤铃子瞄了中野荒治和他的身后,不见悠一。问道:“那个高中生小鬼呢?”

        “我给他出了点小难题,让他打开你那几年没打扫的鞋柜。”中野荒治坏笑着说道:“那个小鬼真的是无聊呢。我说了好多个笑话他都没反应。”

        从背包里又拿出了一个坐垫扔到榻榻米上,然后坐上去。一套动作很熟练。

        斋藤铃子没管中野荒治这一套自成流派的做法。倒不如说,省了她准备鞋子和坐垫,这样更好。

        嘴上对这个不正经的中介挖苦了一句:“你那些算是笑话吗?冷得掉牙。上次你冷到我,我现在都还在考虑要不要把你舌头割掉。”

        “哎哎哎!可别!我就靠着这一条舌头吃饭了,你割了你就要负责养我。”

        “呵呵。”

        斋藤铃子大口吐出一口烟,对中野先生问道:“那个小子什么背景?高中生不应该出来找工作吧。我看他不像那种会是离家出走的叛逆期小鬼。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乖乖牌。”

        “不知道。我没问。”

        中野荒治笑了笑,一对手指夹住烟把烟挑出来,说道:“这种事情还是等他自己告诉你比较好。毕竟你才是接下来要和他‘同·居’的人。我就只是一个中介,把房子或者工作介绍出去赚到钱就完事了。呦,羽一,来啦。”

        “中野先生,我叫悠一。”

        悠一扫了一眼客厅里面。果不其然,客厅也是一样的脏乱。

        中野荒治看了一眼悠一手上不知道是本色黑还是脏到黑的拖鞋,笑问道:“你把那个鞋柜打开了?”

        挂上一枚苦笑,悠一实在不想回味刚才的记忆。应道:“嗨……斋藤小姐,我借想用一下厨房或者洗手间的水龙头。”

        斋藤铃子一直无神的眼睛微微眯起,扫过了悠一的脸,上面带上了很多灰尘。不出意外应该是打开鞋柜的时候粘上的。

        老脸不免一红。她撇过头,朝悠一摆了摆手,道:“去用吧。”

        “是!非常感谢!”

        斋藤铃子注视着悠一走去厨房。中野先生笑道:“怎么样?很好的孩子是不是?留在这里起码能够帮你整理一下你的狗窝。”

        “也许只是演给我看的。”

        “你还真能说出这种狠心的话呢。有本事当着他面说。”中野先生笑道:“虽然和他认识不久,还遵守了荒治顾客接触太深的规则。但是我承认……那个小子有一种危险的魅力。”

        “是吗。中野先生,你该不会是有那种癖好吧。”

        “你的笑话也挺冷的,哈哈,你应该知道我是喜欢你的。”

        “滚。”

        厨房里传来了水龙头冲水的声音。还有刷子用力洗刷鞋子发出的沙沙擦擦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沉默下来。

        将拖鞋洗干净后,悠一才看清原来这拖鞋是深蓝色的。

        下意识的想拿过抹布来擦一擦拖鞋。但当看到那条破破烂烂还有很多黑色污渍的抹布,想必抹布抹完之后会出来一堆的黑水。

        悠一只好先将抹布洗干净并拧干,再用它把拖鞋给擦干。

        穿上‘改头换面’的室内拖鞋,悠一快步走到客厅,在客厅的榻榻米前面停住了脚步,对斋藤铃子笑道:“斋藤小姐,非常抱歉让您久等了。”

        斋藤铃子扭头目光定在悠一脚下与肮脏的地面完全不相符的干净室内鞋。

        她一直盯了好几秒。口中吐出一大口烟,把烟蒂大力按在烟灰缸上把烟掐灭,开口说道:“不用道歉。是我没做好待客之道。也不用说敬语,我听着不习惯。进来。”

        “是!”

        “小姐就接着叫吧。”

        又听到斋藤铃子说话,悠一大开脑洞还以为她会说什么警告的话,但听到居然是这个要求,这让他险些在榻榻米上摔了一跤。

        好在稳住了。

        “是!”

        斋藤铃子雷霆出手把中野先生的烟夺过来掐灭,并说道:“中野先生荒治你屁股下的坐垫给悠一君。”

        悠一急忙说道:“不用了!我站着就可以!”

        “没问你意见。”斋藤铃子横过去威慑的眼刀子。

        悠一被吓得挺直了军姿:“是!”

        中野荒治笑了笑,道:“呀嘞呀嘞,早知道就不跟来了。果然你这小子的魅力很危险,连个~性~冷淡斋藤小姐都变了态度。哎呀好痛!”斋藤铃子重重踹了他一脚把人踢翻了。

        正好屁股也挪了个地儿。

        斋藤铃子冷冷地说道:“废话一大堆。悠一君,坐下。我们开始面试。”

        “呀嘞呀嘞,真痛。看来你手脚功夫没落下。”

        对斋藤·房东·霸气·铃子的吩咐,悠一他不敢说不,立即蹲坐了下来。

        “随便坐就好,这样蹲着不难受?”

        “是!”

        看着面前悠一紧张的样子,斋藤铃子不禁觉得好笑,撑住自己一边脸颊的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脸想试试自己现在是不是在这一年多里变成魔鬼脸了,或者长出了白雪公主童话里巫婆的外貌。

        悠一稍稍抬目注意到斋藤铃子的小动作,急忙开口解释:“非常抱歉,我太紧张了。因为这份工作对我非常重要,所以…………对不起。”

        斋藤铃子颇为惊异地看着悠一,这小鬼察言观色技能点居然点得这么高?

        “不用道歉。悠一君,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斋藤铃子稍微调整了坐姿,转向正向面对悠一,坐姿正了几分,想来点正经的。

        刚坐正就是浑身的不协调和不舒服。

        一秒都没坚持住就垮了,索性也不再装。

        右手手肘撑在桌上手背撑起脸,小小地牵起右边嘴角,朝悠一笑道:“我是斋藤铃子。如你所见,在这个又破又旧又脏又老的房子里一个人住。我还是二十多岁,所以可以毫不介意不要吝啬地叫我小姐。悠一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