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三章 斋藤

第三章 斋藤

        “去!”

        头上的呆毛高高竖起,悠一下了决断。

        虽然在他心里这份工作更加奇怪了。但现在悠一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

        这份工作工资不低,提供住处地方住,难得的天降系大馅饼。其他的正经工作就算能雇佣他也不会有这么高的薪水,更不可能提供一个住处给他们。

        “好,我现在帮你联系一下斋藤女士。她现在应该在家。”

        中野先生把电话打给了他口中的斋藤女士,并且向悠一示意安静。

        悠一点了点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一点钟了。

        日本的中学是三点半放学。放学后是社团活动的时间。不过他刚刚在永目葵入校之前叮嘱过她今天把部活推了。

        悠一心里暗暗祈祷:“希望一会时间赶得及。”

        电话接通了。中野开了免提让悠一可以听见电话的声音,了解一下斋藤铃子。

        对方开门见山就问:“喂~中野先生,找到了吗~~?”声音十分懒散,就像一般人刚起床。可现在已经下午一点了。

        悠一默默在心里给那个尚未谋面的斋藤女士记上‘懒散’的性格标签。

        这是他的习惯。在和一个人深刻接触之前,会先把握清楚那个人的脾性。通过对方的言语、动作等。

        中野:“找到了,是一名高中生。他现在就在我身边,你是刚起床吗?”

        “不,没有。高中生?”

        听到斋藤铃子质疑的声音,悠一的心脏被提悬到最高点。

        中野先生瞟了眼旁边紧张起来的悠一,对斋藤铃子询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不如说是高中生就更好了。我们的目标……”

        “我开着免提。”

        中野先生临时说出的这句提醒打断了对方的话。

        悠一微微皱起眉头,有什么是他不能知道的吗?看来这份‘工作’确实存在不能让他知道的情况。

        不过,应该不是那种円/夜的事情。更应该是,一种‘隐情’。

        对方‘需要’人住进去。不过不需要‘人’知道这件事。

        斋藤:“…………嗯。你现在把他带过来,我在家。”

        “ok,等着,很快到。”

        中野先生把电话挂掉了,对悠一说道:“宗一君,斋藤她愿意见你。不过别高兴得太早,面试还是要看你自己的。”

        “好的!非常谢谢你,中野先生!还有……我叫悠一。”挠了挠脸颊,悠一颇为尴尬的笑道。

        “是是是,悠一。啧,喊错一天你的名字,还是笑嘻嘻的,你真无趣。”

        “我中学的时候很多人都这么说我。”

        “这不是赞美的话。”

        “嗯……中野先生,我想问一下,那位斋藤女士是一位怎么样的人?你好像和她很熟。”刚刚两人间说话没刻意掩藏。显而易见,他们很熟。

        没料到一个高中生能观察这么仔细,中野有一阵没反应过来。

        “有很熟吗?我们只是纯粹的房产证所有者和房产中介的关系。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出发吧。”

        中野下意识转过身背对悠一——关掉‘摄像头’只给悠一听语音。还急切地切开话题。

        悠一也不追问以免引起对方反感。对中野先生笑道:“好的!谢谢您!”

        中野先生点了点头,重新收拾好自己的神情。凑到悠一耳旁,轻声说道:“给你开个小灶,悠一君。你最好叫女性‘小姐’,无论女性多少岁,这样讨女性喜欢。特别是小孩子喊女人‘小姐’,最容易讨人喜欢。”

        呆毛打了一个转。

        “‘小姐’?是,我明白了!”高高竖起。

        中野先生叮嘱了一番店里的员工,便带着悠一离开了房地产门店。

        悠一在心里暗暗希望那家斋藤家不要太远。如果太远的话,一会赶回会太晚了,将来他和永目葵要去上学也不方便。

        想到上学的事情,悠一焦虑了起来。不是因为他休学一年到期,明天必须要去学校报到的事情。而是因为望月的学业。

        他的父母和望月的母亲都是赌徒,不过他的父母还从赌博的赌资里匀出了一些钱拨给他们去上学。虽然那些学校都不是什么好学校,钱也没花多少。

        悠一累计休学两年出去赚钱,分别是中学第一年和高中第一年。所以他今年18岁了还只是高中一年级。

        第一次打工赚来的钱都是用来还父母的赌债。出去打工也是因为讨债的上门了。

        第二次打工是为了他们的学费。

        可望月不同,他是独生子,很小的时候他父亲就去世了,他的母亲在让望月完成了六年的小学教育之后就不让望月出去学习浪费钱了。所以现在他和几乎同龄的永目葵不同,他没有上学。

        …………

        所幸斋藤宅离房地产门店并不远。路上走了十分钟左右到了川崎的地铁。再走三分钟的路程,悠一和中野先生便站在了门牌上写着‘斋藤’的一户人家面前。

        “就是这里了。”

        中野先生又叼起了烟,跟悠一说道。

        悠一抬起头打探着面前的这栋房子。

        是比较古老的木头材料构建。不过因为日本这边经常爆发地震,所以木头材料的房子在东瀛省不算少见。木头的房子并不是古老的代名词。

        之所以想说古老,主要是有对比有伤害。

        在这座木制房子的对面就是混凝土构建的公寓。再加上这栋老房子的木头仔细一看会看出来这些木头也是有点年代的了。故称古老也不是没事实依据。

        “中野先生,这种年代的房子,应该要拆了吧。”很明显旁边的房子都已经是重修过的。

        中野先生回答道:“我们曾经也想买下这里,我跟斋藤女士也是老相识了。毕竟这里很靠近车站,要是重修的话利益会非常高。这间房子可以说是车站附近唯一的旧建筑了。,不过斋藤女士不肯卖,我们甚至已经把条件开的很好了,但她还是不肯卖。”

        对斋藤铃子的称呼从‘斋藤’变成了‘斋藤女士’。

        悠一假装没注意到,就着话题问道:“哎?为什么?”

        “内情我也不清楚。不过接近更年期的女人就是这样吧。”

        “更·年·期。”悠一有些汗颜。

        刚刚他听电话里斋藤铃子女士的声音,他还以为这位尚未谋面的斋藤小姐还年轻。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大了。

        这让他始料未及,心里暗暗在思考一会该怎么讨一个更年期的女人的关心。

        这回轮到中野先生汗颜了。他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这呆毛孩子还真相信了。

        看来对方是真的急需一份工作。明明刚才还很精明的,现在又变傻了。

        笑了笑,中野先生没解释。一会让悠一见到斋藤铃子就真相大白了。

        走上前几步,中野先生按下了门铃。

        电子门锁上的屏幕闪烁了一断黑白画面后,显现出一名年轻女性的脸。

        虽然脸还年轻,但这名女性看起来真的无法和年轻两个字搭在一起。一双无神的死鱼眼、许久未打理过就这么散在额前的头发,嘴上还叼着一根还在燃的烟——

        颓废。无论谁看到这张脸都会有的第一反应。

        但怎么看,最多也不超过40岁。

        悠一惊诧叫道:“哎!中野先生!”

        不是说是更年期吗?

        “嘘!”

        中野先生立刻眼神示意悠一有话憋着,有弹幕别发。

        对着电子锁上的屏幕对斋藤铃子笑道:“斋藤小姐,我带那位高中生来了,麻烦开门。”

        “哦,好的。请进~~~”

        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打扰了!”*2

        悠一走进玄关。正看到斋藤铃子晃晃悠悠的背影往客厅走回去。一个正面都没给他们。

        对方若有若无地回头打探了他一眼,随即旋踵走进客厅。传来轻飘飘的一句话:“鞋柜里有室内鞋。自己拿合脚的穿。”

        “是!”*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