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这个男主他是一块砖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依靠

第一章 依靠

        日本神奈川县川崎市的一栋公寓里。

        永目悠一面色阴晴不定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几行字。

        是他们的遗书。

        【父&母:对不起悠一,我们不能给你和你妹妹一个好的生活。但我们已经戒不掉了。也许只有这种方式,才能最好地帮到你们。以后照顾好小葵,也照顾好你自己。你是一个好孩子,是我们做父母的没有能力。祝你以后武运昌隆——爱你的我们。

        父:你还有个表弟,他母亲也会和我们一起走。他父亲很早以前就去世。他现在就一个人。如果可以,带带他。】

        这封遗书,在他们死去后的半个月时间来,他已经看过无数遍。

        可每看一次,都让他越发地想念他们。

        “为什么,为什么要留下这个,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们是爱我的……明明我已经放弃了……

        酷索!酷索!!酷索!!!

        …………

        父亲、母亲,你们真的对我太残忍了。”

        轻轻一按。阴暗房间里唯一的灯光被关灭。

        只有他低音喃喃的声音在洗手间里传响:“已经,过去九天了。”

        --------------

        “阿姨,我带小葵去学校了。麻烦你在家里帮忙照顾海音。我会在今天找到工作和房子然后搬出去的。”

        在一栋公寓小区的大门外,永目悠一挂着真诚以至于没人能挑出刺的笑容,跟自己的阿姨说道。

        手紧紧握着自己妹妹永目葵的手。

        当永目悠一说出这句话后,他的手掌上传来隐隐约约加强的力道。

        悠一将疑惑的视线扫过去,歪头,问道:“怎么了小葵?”

        “没!没什么!”

        永目葵立刻心虚低下了头,心中不断地打自己笨哥哥的小人。

        加藤和惠一眼就能看出就差在地上挖个洞把自己的头埋进去的永目葵,心里笑了笑。

        小女孩的心思清晰易懂——让哥哥不要说傻话,争取多几天时间。

        这种心思,加藤和惠手牵着的小男孩望月海音也肯定有。

        ——刚开始,望月海音抓她的手明显攥紧了一些。

        其实加藤和惠不介意这个。和这相反,她很欢迎悠一他们三人可以继续住下来。

        只是需要帮助的人反而不想要继续麻烦他们。

        加藤和惠直直地看着悠一脸上乐观的笑容,心里一阵心疼。

        这个孩子是她姐姐的孩子。

        不过这孩子的父母和姑姑在半个月前出车祸去世了,他们三人都欠了巨额的赌债。他们三人留下的遗产还有保险金,都拿去赔了赌债。不多不少,正好够用。

        但是永目兄妹和望月海音却没地方可以住了。

        在九天前的葬礼之后,他们只好来投靠她家。

        一开始她是拒绝的,突然多了三个小屁孩,而且还不一定很快就能甩掉。毕竟他们都已经无处可去了。

        出于恻隐之心,她才愿意收留他们十天。当初和永目悠一谈判的时候,她也摆出了一副恶人的面庞,威胁悠一十天之内必须找到工作和住处,然后搬出去!

        但才短短几天时间,她改变想法了。

        俗话说,她真香了。

        悠一这孩子真的是懂事得让人心疼。他一开始就很乐意的接受了她的十天之约,对她刻意摆出的黑脸始终笑意相对,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

        一开始她在想这孩子是在装可怜装乖,所以在一开始的几天刻意刁难他们。

        住的房间没打卫生,故意拖延不帮他们去买床被枕头,做饭特意做的难吃…………一切都是为了防止他们对她家依恋。

        但悠一始终都笑着没生气过。

        打扫了房间以及整个房子的卫生,把一些没用的布料缝起来自己做了被子,还包揽了三餐厨务……最关键的是做的菜比她做的好吃。

        从震惊,到钦佩,再到心疼。

        稍微想一想都能知道,悠一小时候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才能这么熟练。她甚至都想把悠一认了做自己干儿子了。

        可是她家里的另外两位始终反对。令她无能为力。

        但是至少能帮多少帮多少——

        “悠一,你也太见外了。多住几天没关系的。”

        “不,我们来之前跟您约定的就只是十天。我们这九天都住在你们这里,已经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了,不会再叨扰你们的。”

        悠一坚决的摇了摇头,笑道:“放心阿姨,我今天一定能找到工作和新的住处!”

        迎上悠一认真的眼神,加藤和惠心底里叹了口气。傻孩子……要是能找到工作,你早在前几天就能找到了。一个还上学的高中生,怎么可能找到一份稳定、正经、工资水平还能养三个人的工作。

        勉强扯起笑容,对悠一笑道:“加油。阿姨相信悠一,你是一个很出色的孩子,一定可以的!”

        “嗯!阿姨,我们先走了,再晚点的话小葵可能就要迟到了。拜拜阿姨。”

        “哎等等!!”

        “?”

        加藤和惠紧紧的抿住唇,问出她一直很想问又不敢问的问题:“悠一,你恨你的父母吗?”

        “哎?”

        恨吗?

        “不哦,我完全不恨。”

        悠一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笑容。连一瞬间的破裂都没有。

        加藤和惠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悠一,说道:“这不可能……不可能。悠一,说实话没关系的,我们都是一家人。就算是坏话我也不会介意的,你爸妈还有海音的母亲简直就是混蛋!”

        听此,永目葵和望月海音抓住另一方的手不禁更加用力了。两人的小牙齿紧紧咬住嘴唇,心中滔天的恨意让他们的身体都在颤抖。

        不过两人都没有看向悠一。悠一的回答他们都知道的,这个问题他们也问过。

        悠一毫不犹豫的就回答道:“我说的是实话,加藤阿姨。我不恨我的父母。至少他们都去死了。”脸上仍然挂着那真挚的笑容。

        “?!”

        注意到加藤和惠的惊愕,悠一再次开口解释道:“阿姨,我的意思是他们死之后的保险费交还了他们的赌债。在这以前那些追债的都经常会上门来找麻烦。但现在赌债还清了,现在那些追债的人没有追着我们跑了。所以,虽然他们都不在了,但我现在可以和小葵和海音重新开始!”悠一握了握拳,精神振奋地笑着说。

        前半句怪怪的,但悠一的后半句让加藤和惠的目眶充盈满了眼泪。

        加藤和惠别过头,不想让悠一看清自己已经泪盈的眼睛,语速很快的说道:“悠一你真是乐观。嗯,阿姨也相信你可以。快点走吧,再晚了小葵真要迟到了。”

        “是!拜拜!”

        手很无力的跟已经走到远处的悠一挥手,直到悠一走过转角后,加藤和惠才把手放下来。

        双手怀揣在胸前,刚刚一直憋住的眼泪此时再也忍不住涌了出来。

        加藤和惠啜泣着叹道:“姐姐,姐夫,你们到底是有多幸运。悠一这么好的孩子,你们怎么就不珍惜,就这么走了……要是悠一是我的孩子该有多好。”

        说起悠一,加藤和惠就不免想起自己家那个读完中学就辍学现在天天在家打游戏的臭小子。

        都是同龄的孩子,怎么自家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孩子差那么大?

        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回头要跟老公再说一下,如果悠一没找到工作,就再收留他们几天!大不了吵一架!!”

        不过说是这么说…………一个还要上学的高中生,在东京城市圈中找到工作简直是不可能。

        祝你武运昌隆,悠一君。

        加藤和惠看向自己牵着的小孩子,半蹲下身直视望月海音,对他笑道:“走吧海音。你哥哥已经走了,我们回去吧。还是你想在外面玩?”

        望月海音低着头,不愿意将自己的眼睛交付出去,沉声回答:“在外面。”

        握住加藤和惠的手不禁抓紧…………如果回去的话,肯定又会看到那个令人讨厌的人。还要碍于面子不能揍一顿。

        虽然望月海音低着头,有一段时间没剪的银灰色刘海遮住了眼睛,但小孩子的心思都写在脸上,加藤阿姨轻易就明白了望月是因为自己在家打游戏的儿子才不愿意回去。

        在家里的时候,她儿子可没少对他们恶言相对。虽然她一开始也是这样……

        “好,阿姨带你在外面玩。”

        正好她也不想回去面对那个臭小子。

        悠一在家里住了几天,有对比有伤害,她现在对自家儿子嫌弃的很。

        -----------------

        “欧尼酱~”

        当走远之后,刚刚一直沉默的妹妹永目葵忍不住开口了。

        在她看来,刚刚自己的哥哥简直就是犯蠢!!!!

        悠一停下脚步,低下头,对自己妹妹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嗯,什么事?”

        对上悠一的笑容,永目葵差点将想要说的内容憋回去,但还是坚持地将她的意见说了出来,双手环在胸前,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教训哥哥:“刚刚加藤阿姨都说了可以在他们家继续住,你为什么不答应?”

        悠一蹲下身伸手想去揉永目葵的头,不过被她躲开了。

        永目葵双手环胸伫立,威风凛凛地瞧着悠一,一副不给她解释她就不原谅人的样子。

        “我很高兴你能将你的看法说出来,小葵。”

        悠一还是伸手去揉了。就和以前一样,这第二次永目葵就没躲开。

        “不过这是不行的。我们和加藤阿姨当初做了约定,十天之后就离开。加藤阿姨要养我们也要花钱,我们不能待在她家太久,这样子会对他们家的家庭造成很大的影响。”

        永目葵争着抢着说:“可是你知道加藤阿姨她是愿意收留我们的!”

        “站在加藤阿姨的角度考虑一下,小葵。也只是她愿意,加藤先生和加藤君不愿意。我们不能让加藤阿姨为难。”

        悠一笑着继续摸永目葵的头顺毛,道:“放心吧,哥哥今天一定能找到工作和住处。小葵就想好上学的事情就好。”

        看悠一态度坚定,永目葵憋气把想说的咽下去,改口问道:“那哥哥你什么时候回去学校?休学一年的期限到了,你的学校这几天都在催你了。”

        “我暂时不用考虑。等我帮你和海音找到一个安定的住处,我再回去上学。小葵这么关心哥哥,哥哥很高兴。”

        永目葵原本还想再指责这个犯蠢的哥哥。

        可被悠一一夸,脑袋里的文字瞬间变成了一堆墨水,迷迷糊糊的脑袋已经完全想不出什么话了,低声应道:“嗯…………~~”

        站起身,拉起永目葵的手,悠一说道:“我们继续走吧。不能再停下了,小葵你不能迟到。”

        “是!”

        两人沿着去学校的路相牵着手走下去。

        虽然刚刚跟阿姨和妹妹说得很笃定。

        其实,能找到工作的几率有多低悠一心里是知道的。他是乐观,但不是傻。

        要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工作的话,他前几天早就能找到工作了。

        而今…………他也只能勉强保持在别人面前不显露出自己的怀疑和忧心。

        暗里暗道:“就剩下一天……真的能找到吗?要是找不到的话我们该……”

        永目葵难得没听见悠一在路上的像老婆子一样的絮絮叨叨。

        觉得奇怪,扭过头去看。看到悠一的笑脸一直保持着熟悉的僵硬角度,眼神发空。

        她心里咯噔一跳,急忙叫唤他一声:“尼桑?”

        悠一似是才回过魂来,第一时间就回道:“不,我没事。”

        “哦。”永目葵低下头,不敢去看悠一。

        小小的拳头紧紧地握着。不断在心里捶打悠一的小人偶。

        没事!?没事才有鬼!

        悠一哪能看不出永目葵刚刚的担忧。甩了甩脑袋,暗骂自己的不称职,居然将不自信的情绪表现得这么明显。让她担心了。

        他从小就发过誓,父亲和母亲不能带给小葵的生活,他会带给她。

        可现在,他在做什么啊……

        “放心,小葵。”

        顿住脚步,他拉住了永目葵,后者没继续往前走。

        永目葵低着头,两瓣软唇此时被狠狠地咬在一起。连抓住悠一的手也忍不住发力。

        “剑道部主将的力量还真大。小葵。”

        悠一觉得自己的手骨都快要散架了。

        闻言,永目葵立刻松开了悠一的手:“啊!对,对不起!哥哥!我……”

        “不用道歉,是我的错才对。是我让你担心了。”

        稍稍弯腰,悠一拍着永目葵的头,对她笑道:“放心。这不是能不能找到的问题——是一定会找到。相信哥哥,好吗?”

        永目葵撇过头,哼道:“我当然相信哥哥。不要太累了。别太勉强自己。”

        悠一双手伸出穿过她手边,将永目葵揽入自己怀里。

        悠一闭紧双目搭在永目葵肩上,感受着紧贴自己臂弯和胸怀的温热,悠一像是放下了万吨巨山。轻声说道:“当然。谢谢你相信我,一直陪着我、依靠我。谢谢你。”

        缓缓挣开双眼,它们不复在永目葵眼前的明亮,蒙上了一层阴影。

        如果没有你一直在我身边,我走不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