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55章 搜寻因果

第255章 搜寻因果

        说实话,在最开始沈星一直以为蒙因介子只是一种物质,这种物质可以隐蔽某人的行踪,隔绝所有关于这人的信息。

        那个时候他压根没有想到,蒙因介子竟然是一个人形,一个异常!

        所以当初在怀疑猫偶的委托人是谁的时候,沈星一直将怀疑的目标往“顾问”的身上靠,或者其他一些至少是异常的物种身上怀疑。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什么蒙因介子。

        不过从最开始“顾问”所描述的那样来看,这蒙因介子的确是隔绝关键人物所有信息的高手,她所成立的隔绝空间,自己如果没有更强的黑域作为手段,刚才根本就无法进入。

        或许下一个关于叶听信息的追寻,不用再与“顾问”签订第二个契约了,只要找到逃走的蒙因介子,应该同样可以在她身上打探出叶听的下落。

        一想到今天早些时候与“顾问”签订的第一个契约时,对方说出的交易条件,沈星就忍不住摇头。

        不过他并不后悔订立这次契约,起码他得知了猫偶的委托人是谁,并且针对这个委托人的信息,以极快的速度制定了反制计划,并在菲菲受到伤害前及时阻止成功。

        这一次,可以说是菲菲遭遇最凶险的一次,因为蒙因介子不同于整张皮异常,她的等级明显要高了很多。

        虽然可能是中高序列,还不是高等级序列,但蒙因介子的特性非常特殊,再加上其一系列隐藏的手段,差点就让她目的得逞。

        将菲菲好好放在床上躺着,沈星知道她要不了多久就会醒来,先跑去卫生间打了一盆热水,然后拿了一张菲菲的洗脸毛巾。

        来到卧室后,用热毛巾给她擦拭了一下额头和脸上,此时菲菲已经有了快要醒转的迹象,眼睛微睁,喉咙里发出轻哼,四肢开始慢慢挪动。

        沈星怀疑,实际上菲菲那种全身通红在小范围空间内发生强烈爆炸的能力,应该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其实当时的菲菲可能已经昏迷了,她自己无需在主动去操控什么,这是自然而然激发的保护状态。

        见她快要醒来,沈星将菲菲的被子盖好,又将屋里弄乱的地方清理干净,看了看墙上,并没有留下任何刚才搏斗过的痕迹。

        似乎蒙因介子对自己的身体有一套极为特殊的保护层。

        现在沈星可以先将“顾问”的交易条件暂时放在一边缓缓,等处理完了蒙因介子这个最大的隐患再说。

        至于这一次“顾问”的交易条件,沈星在得知之后就明白不怎么好处理,虽然没有违反自己的原则,但需要在前期做好充分准备才行。

        幸好“顾问”这个条件给出的完成时间很充足,不至于让自己手忙脚乱。

        倒是在订立契约的过程中,沈星注意到了最后的违约条款,上面写着:如有一方因主观原因没有完成对方的交易条件的,将会得到契鬼的惩罚。

        这契鬼是什么,沈星不得而知,但这句话却让他忽然想到了猫偶为什么一直说有诅咒之力、从而不敢透露她的委托人的原因。

        如果同样也是收到这什么契鬼的约束的话,按照沈星的猜测,这家伙怕是异常中一种极为强悍的存在,自己是万万惹不起的。

        有可能这些异常之间,如果通常要约束对方行为的话,都会将这契鬼给请出来,让它作为中间人,确保交易的公平性。

        而这契鬼肯定一直以来都是兢兢业业的,否则也不可能得到异常们的信任。

        “沈叔叔……”

        菲菲有些虚弱的声音传出。

        沈星坐在床沿,伸手抚摸她的额头,发现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发烫感,不过菲菲全身是汗,待会儿需要洗个澡。

        “明天不去上课了,一会儿我给你放水,你洗个澡。”沈星轻声道。

        菲菲微微点头,问道:“那古怪的小姐姐呢?”

        “被叔叔打跑了。”沈星露出微笑,“敢欺负我家菲菲,怕是不想活了。”

        菲菲勉强笑了一下,双手撑在床上坐了起来,背靠床头呼出一口气,慢慢说道:“她可以进入我梦里,刚才我在梦里见到了妈妈,结果我妈妈忽然变成了魔鬼,她想要掐死我。”

        “是她变的?”沈星猜测。

        “嗯,那小姐姐自己说的,说是在梦里既然杀不死我,那就在这里杀。”菲菲有些后怕的道。

        沈星露出冷笑:“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菲菲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看沈星的模样,明显动了真怒。

        不多时,菲菲感觉恢复了力气,去卫生间里泡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睡衣,沈星此时已经将她的床铺重新整理,把电暖片开到最大,又充了一个暖脚宝,放进被窝里。

        待菲菲回到卧室,爬进被窝里,将脚伸进去后顿时一阵温暖。

        菲菲咯咯的笑了起来。

        沈星有些好奇的道:“经历了刚才的事,你不害怕吗?”

        菲菲收起笑容一愣,随即摇头:“我也不知道,好像不是太害怕。你要是不提醒,我都已经快忘记那小姐姐的恐怖模样了。”

        “还是心大一些好。”沈星仿佛在自言自语。

        这一晚,他就穿着厚一点的睡衣坐在菲菲的床边,等菲菲睡着后,自己也靠在床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小卧室的门被沈星提前关上,屋里暖暖的,再也没有凉意。

        一觉睡到天亮时,沈星醒来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蜷缩在床上,不过身上搭着一层被子。

        菲菲的被子被自己盖着,她早就起床,此刻厨房里传来一阵油香气,伴随着锅铲挥动的声音。

        这一觉睡得很稳,因为沈星知道蒙因介子受创离开,一时半会儿不会敢再靠近。

        况且,昨晚一晚上他都将阿柴释放在客厅里守着,如果有个风吹草动,阿柴早就已经提醒。

        起床来到客厅,阿柴已经不在客厅里,不过可以肯定这会儿是菲菲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活。

        阿柴曾经说过,自己的样子很丑,一身漆黑,恐怕会吓到菲菲,所以即便沈星将他释放出来,他都是通过钻门缝或者墙缝的方式躲着菲菲。

        此刻阿柴不在客厅,不知道钻哪条缝里去了,倒是猫偶端端正正的坐在客厅的木椅上,目光紧紧的盯着沈星。

        见到沈星出来后,她脸上浮现笑容,尾巴在身后摇晃了两下,陡然间才反应过来沈星有可能此时没有开启异瞳,可能看不见自己。

        不过沈星虽然看不见,却能通过思维感应察觉。

        他愣了一下,本来想去厨房看看菲菲的,但还是将异瞳开启,目光投向客厅。

        “坐多久了?”

        猫偶晃了晃尾巴:“凌晨四点到现在。”

        “阿柴呢?”

        “钻那条门缝里了,怎么都叫不出来。”猫偶指了指沈星卧室那边的门。

        “你是不是吓到他了?”沈星皱眉。

        “没有啊。”猫偶耸了耸肩,身后的尾巴摇晃得更快,“我只是说他身上散发的黑气有些意思。”

        沈星提醒道:“别看他好像有些胆小,但他的父亲很厉害。”

        “是吗?”猫偶低下头,若有所思。

        不过很快她就把思绪拉了回来,再次抬头,看向沈星,问道:“你是怎么发现她的?”

        沈星知道她问的是谁,回道:“通过顾问。”

        猫偶点点头,似乎她自己的猜测也是如此,说道:“她与我订立的委托协议,特意请了契鬼作为监督,不仅不能暴露她委托人的身份,甚至连提都不能提她的存在和行踪。”

        “契鬼是什么?”沈星趁机问道。

        “我们不能谈论。”猫偶直接回答,有意避开了这个话题。

        沈星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原因,不再多问,略一沉吟,道:“那现在你和蒙因介子之间的委托协议,也不存在了?”

        猫偶摇头:“从她在面对你后,选择退缩放弃的那一刻开始,协议就已经消失。”

        “好的,现在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她。”沈星道。

        猫偶几乎没有多想,立刻回答:“她如果受伤了的话,不会走多远,应该是就地隐藏。这个蒙因介子善于利用因果隔绝,攻击力量并不是很强,她隐藏养伤的地方不外乎有两个,一个是医院妇产科,那里有许多新生儿降生,代表了人因,另一个则是墓地,那里有许多人死去,代表了人果。”

        顿了顿,猫偶肯定的点了点头:“隐藏在这两个地方,她的伤势恢复最快,最多明后两天就基本可以痊愈。”

        沈星皱起眉头,问道:“如果她藏在新生儿降生的地方,在恢复伤势的过程中,对他们有没有损坏?”

        “当然有。”猫偶从座椅上直起身来,尾巴晃动的频率开始加快,“在她恢复的过程中,新生儿会迅速衰老,而死人则会……”

        说到这儿时,系着小围裙的菲菲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锅铲,正要说话时,她发现沈星已经起来了,且猫偶似乎和他还在谈什么重要的事。

        而且看菲菲注视猫偶的表情,似乎她刚才起床的时候,已经和对方打过招呼了,此刻没有任何惊讶之色。

        “喵呜——”

        猫偶停止了说话,嘴唇弯起来,形成了典型的猫唇,眨巴着眼睛盯着菲菲。

        “沈叔叔,早餐就吃面条吧,我刚刚用青辣椒炒了一碗新鲜的肉沫,可以拌肉沫面。”菲菲道。

        “好的。”沈星点头。

        “猫姐姐,你要不要?”菲菲又问。

        在她的目光中,看这一直藏在暗域中的猫偶,仿佛就跟实体一样在自己身前,没有任何变化。

        猫偶似乎还是不太适应有人像这样直接就看见自己,顿了顿,这才摇头:“谢谢你,我不吃东西。”

        “那你吃什么?”菲菲好奇问。

        “我……呃,嗯,哦,吸气,吸气就饱了。”猫偶回答。

        菲菲若有所思的点头:“哦,我知道,就像喝西北风一样。”

        “什么逻辑?”猫偶的思维感应在沈星的脑海里响起。

        沈星忍俊不禁,轻笑道:“菲菲,待会儿我给学校请假,你今天多睡会儿,别去厨房了,好好休息。”

        “我要给你煮早餐。”菲菲的声音有些倔强。

        这种感觉,使得沈星忽然愣了一下。

        片刻后,他回过神来,用思维感应对猫偶道:“我们就用这种方法交谈,你刚才说蒙因介子会利用生人和死人的地方进行伤势恢复,如果她去了死人的地方,是去医院陈尸房的几率大,还是去墓地?”

        “你们这里是土葬还是火葬?”猫偶问。

        “火葬。”沈星回答,又补充道:“一般下葬的都是骨灰盒。”

        话落他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准备今天就去陵园为菲菲的母亲林婉茹买一块墓地吗?

        像风岭山陵园这种地方,只能统一火葬,现在不可能还会有土葬,除非是像之前自己碰见过的卓大同居住的地方——北风镇。

        那个镇上才保留了当地习惯,而且不被市政厅干涉。

        不过如果是蒙因介子选择的话,不一定会去那么远的地方养伤,因为北风镇距离云谷市的北郊都有十二公里。

        如果要选人果的地方,怕是市内某家医院的陈尸房几率更大。

        当然,她也有可能会选择去新生的地方。

        “这样,我们分头行动!”沈星道:“我要在家里准备一点东西,你和阿柴先去医院看看。等我这边准备好后,会立刻去全市最大的殡仪馆。如果你那边有了消息,不要打草惊蛇,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们去哪个医院?”猫偶问。

        “市妇产医院,那里是新生儿最多的地方。”沈星道。

        话落他叫了一声:“阿柴。”

        不多时,自己卧室那边的门缝里挤出一道黑影,正是一直躲在里面的阿柴。

        “跟着猫偶走,她在路上会告诉你做什么,这件事很紧急。”沈星没有多说,而是直接吩咐。

        阿柴有些畏惧的瞥了猫偶一眼,但还是点了点头。

        “别担心,虽然你身上的气息很吸引人。”猫偶舔了舔嘴角,快速翻了一个白眼,“可我又不吃你。”

        阿柴快速在空气中写下四个字:【也不能舔。】

        猫偶嘴角抽搐两下,跳下木椅往屋外走去。

        “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