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53章 妈妈?

第253章 妈妈?

        离开公寓后,沈星来到街边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老城一校。

        到校门口进行登记,但沈星仍是不得入内,而是由保安打电话给了班主任朱老师。

        片刻之后,朱老师和另一位矮胖老师一边一只手拉着林菲菲往门口走来。

        沈星仔细看了看菲菲的表情,见她有些脸色发白,暂时看不出有什么特殊情况。

        朱老师将手里提着的菲菲那沉重的书包交给沈星,说道:“刚才在医务室给她冲了一杯葡萄糖,她现在看起来似乎好点了,但不能忽视,一定要带去医院检查一下。”

        “嗯,好的,谢谢朱老师,麻烦你们了!”沈星点头,一只手拉过菲菲,另一只手将她的书包提着。

        与这两位老师交谈了几句后,在朱老师的催促下,沈星带着菲菲准确去医院。

        离开校门口站在街边等车时,沈星弯下身子,对菲菲问道:“需要去医院吗?”

        菲菲摇头。

        “是不是遭遇到什么了?”

        菲菲点头,仿佛又想起了刚才的画面,身体微微一颤,轻声开口。

        “一个穿着花色古怪裙子的女孩,头上还有一个蝴蝶结,刚才一直站在教室外盯着我。”

        沈星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脑袋,问道:“她说什么了吗?”

        “没有,只是在发笑,不时会笑出声。”菲菲回答。

        “然后你就被吓晕了?”沈星不解。

        “不,我故意装晕的,因为这样才会引起老师的注意,能尽快叫你过来,否则她们在看不见那小女孩的情况下,一定会问东问西的。”菲菲道。

        “在今天早上你独自进入学校这段时间,有没有碰到什么反常的事?”沈星问。

        菲菲认真想了想,随即摇头:“没有,和以前一样,还在校门口遇到了同学,我们一起进去的,没有碰到其他陌生人。你给我买的卤鸡蛋,也是第一节课后才吃,嗯,会不会那卤鸡蛋有问题,我吃了会产生幻觉?”

        沈星思考一阵:“嗯,暂时不排除这个情况,那我们现在先回家。”

        不多时,一辆出租车停下,两人先后上了出租车后排。

        坐定后,沈星露出微笑,问道:“你现在还有没有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

        “没有,心跳加快,脸色苍白,那是被吓的。”菲菲小声回答。

        “对了,昨天你看见的那位小姐姐对你并没有恶意,你可以试着跟她交个朋友。”沈星道。

        菲菲侧脸看着他:“那小姐姐会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不是,但现阶段可能是这样。”沈星回答。

        猫偶不同于阿柴这种异常,她几乎已经完全拟人化,还拥有自己的产业并处理一些俗事,在某些方面可以帮助沈星,使得他事半功倍。

        并且猫偶自身的特性能力也比较强,有时候给沈星搭把手,完全没问题。

        况且沈星现在有些畏惧招引黑域使者出现,如果频繁的开启黑域,哪天说不定又要将这极小概率引发的黑域使者召唤出来。

        面对黑域使者,虽然如今自己实力增强了,但沈星依然无法保证能够真正的抵抗对方。

        毕竟目前黑域使者只是用柴刀纯粹的进行物理攻击,自己就只有逃跑的份儿,要是那家伙还有诸多后手或者杀手锏没用的话,自己绝无生还的可能。

        一听那猫脸小姐姐还要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一段时间,菲菲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怎么?你觉得她有什么问题吗?”沈星问。

        “感觉很奇怪。”菲菲一老一实的说道:“我感觉她很想亲近我,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又在躲避。”

        “这你都看出来了?”沈星讶异。

        “直觉吧。”菲菲点头,“《井底的天空》这本书说过,我们不要受困于只能看得见的那一小块天空,而是要以一颗无限大的心,去观察事物的方方面面,善于发现新的东西,并找到不一样的地方。”

        “所以……”说到这儿,菲菲抬头看向沈星,“我感觉这个猫姐姐在刻意躲避我的原因,是因为她对某件事情好像没有办法,所以只能有意减少面对我们的机会。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有时候,似乎多读点书也不是坏事。”沈星上下打量着菲菲。

        回到公寓,猫偶果然一直没有出现。

        沈星让菲菲先躺下休息一会儿,今天他准备亲自下厨——炒鸡蛋饭。

        蛋炒饭这种东西说简单也简单,说很难同样也很难。

        简单的是,只要随便炒,谁都能炒出来,但要想炒得好则要一定的功底。

        沈星自我感觉良好,如果蛋炒饭也分水平等级的话,假使从低到高有五等,他认为自己炒蛋饭的功力至少已经排到了四等。

        平时也只有菲菲没下厨的时候,他才有机会展露一手,而恰恰菲菲也挺喜欢吃他的蛋炒饭,虽然对于菲菲来说味道都一样,但至少能图个新鲜。

        沈星的具体方法是先在碗里打好几个鸡蛋调匀,然后将调匀的蛋倒入已经呈散粒状的隔夜米饭里,再次全部调匀,等锅里的油至七成温,用切好的葱姜蒜下锅爆出香味,然后捞起浮渣,再把已经包裹鸡蛋的米饭倒入锅里,放适量盐,均匀翻炒一阵后就可以出锅。

        出锅前撒一把葱花更是香浓爽口。

        当然,菲菲看中的不是香味,而是每一颗饭粒都包裹了鸡蛋,显得金黄灿烂,看上去卖相极好,与母亲林婉茹炒的鸡蛋饭完全不一样,她可以一颗一颗挑着慢慢吃完。

        把炒好的鸡蛋饭抬到菲菲的卧室里,沈星坐在一旁,和她一边聊着,一边很快吃完。

        等沈星去厨房把碗洗了,灶台收拾一遍后,菲菲已经起床拨打了同学的电话,并且把今天的作业也都完成了,效率惊人。

        两人来到客厅沙发上半躺着,打开电视找了一部神剧,有一搭没一搭的边看边聊着。

        不知不觉间,菲菲把小脑袋靠在半躺着的沈星的腰上,沈星则是无意识的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沈叔叔。”

        “嗯?”

        “我想妈妈了!”

        沈星愣了一下,他记得菲菲的妈妈最开始还在治安厅的法医室陈尸房,后来应该是解剖研究完毕,在发现没有任何研究价值后,已经秘密送到了殡仪馆进行火化处理。

        不过像这种曾经有过异常情况的尸体,特调组肯定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安葬,而是会秘密进行某种无痕迹的清除。

        “等我明天问问,咱们过几天一起去看你妈妈。”

        “还看得到吗?”菲菲稍微仰起头来,看着沈星。

        “你可以去祭拜她一下,嗯,应该可以。”沈星点头。

        菲菲起身去了自己卧室,不一会儿手里拿着一张林婉茹的上半身照片走了出来:“这张照片,我们可以送过去放在妈妈的墓碑上面。”

        “好的。”

        沈星接过看了一眼,照片中的林婉茹穿了一件中袖衣裙,一头波浪卷,头发应该是染过,呈微黄色,笑容很甜。

        “在我更小的时候,我妈妈曾经把我弄丢过。”

        菲菲此时笑了起来,整个人陷入了回忆,给沈星讲起了她的妈妈曾告诉过她的一些有趣儿的过往。

        不久之后,菲菲眼睛有些微红,打了个哈欠,沈星摸了摸她的额头,吩咐她早点去睡觉。

        等这小家伙洗漱完走进卧室之后,他起身关了电视,然后回到自己卧室,将门微微虚掩,并没有完全关闭,拿出电话给李乃婧打了一个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李乃婧那边似乎正在吃宵夜,听声音有点吵,等对方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才得以正常交谈。

        “这几天一直没联系你,是因为异常案件很少,我和文博去就可以搞定了。”李乃婧以为沈星准备问这个,所以一开口就开始解释。

        “没事。”沈星道:“我还不缺那点案件费。有其他的事想问你,你知道菲菲妈妈的尸体现在在哪儿?”

        那边明显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回道:“消除了,我们研究无果后,送去鹤山大市特调组作了进一步研究,确定尸体没有异常后就进行了无痕迹处理。”

        “一点骨灰都没留下?”沈星问。

        “骨灰?有。”李乃婧道:“不过但凡清除后的异常灰渣都会在指定的地方掩埋,林婉茹的骨灰早就和其他灰渣混合在一起,根本无法分离出来。”

        沈星陷入了沉默。

        那头的李乃婧也沉默片刻,随后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菲菲说,她想去看看妈妈。”沈星没有隐瞒。

        “唉——”

        李乃婧叹了口气,想了想,道:“好像林婉茹在诈尸以前、也就是被害时穿的那套裙子还在我们治安厅法医室内。因为当时本来是作为普通凶杀案件进行处理的,所以那件连衣裙并没有销毁,而且林婉茹诈尸的时候穿的是在陈尸房换上的统一衣服。嗯,等我确认一下。”

        一边说着,她似乎一边吩咐身旁的赵文博在打电话确认。

        不多时,李乃婧得到了答案,肯定的说道:“刚才请人查看了,林婉茹的那套裙子的确还在法医室的遗物留存中心。”

        顿了顿,李乃婧道:“其实那东西已经过了销毁时间的,是被王景中法医刻意进行了保留,因为这与异常有些关系。你也知道,王大法医平时热衷于对异常的探知,很喜欢探究根底。”

        “你的意思是……”沈星大概猜到了李乃婧的想法。

        “我们可以做一个衣冠冢。”李乃婧道。

        沈星略一沉吟,微微点头:“那你过两天去找王法医,把林婉茹的衣服取出来,我明天就去咱们市里的风岭山陵园,给林婉茹买一块墓地,咱们把‘她’葬在那里,让菲菲有个寄托哀思的地方。”

        “好。”

        电话挂断,沈星把虚掩的卧室门拉开,去了躺卫生间。

        而此时,菲菲站在自己卧室的门后,刚才紧贴着门的身体缓缓移开,她的眼泪一颗颗滚落,伸手用衣袖擦了擦,无声无息的回到床上,拉过被子轻轻盖上。

        此刻的菲菲,将身体蜷缩在一起,挤在被窝中形成了小小的一团,仿佛突然间变得很渺小,很渺小。

        大约十分钟后,沈星从卫生间里出来,见菲菲的卧室门是关着的,他微微一愣,走过去慢慢将其打开。

        走进去将卧室里的电暖气片又打开,虽然卧室门开着后,制暖的效果要差了很多,但这样沈星才能感觉安心。

        他很快回到自己的卧室,将门依旧虚掩,没有完全关闭,走到靠里面一些的位置后,这才开口轻声道:“顾问。”

        等了片刻后,又道:“顾问?不在了吗?”

        墙上很快显出了熟悉的文字。

        【没空。】

        “和你签订第一个契约也没空?”沈星笑了起来,知道对方此刻心情的由来。

        【说吧,你的契约要求是什么?还是寻找叶听吗?不过话说回来,这段时间我倒是对于叶听的信息有了新的发现。】

        “顾问”似乎恢复的很快,白天的不愉快已经抛到了脑后。

        不过这家伙城府极深,笑里藏刀,与他交易起来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

        听了“顾问”这番话,沈星的心跳有些加速,沉默了片刻,他的面色始终保持不变,摇了摇头:“不是。”

        【哦,那你订立契约的目的是什么?】

        沈星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突然道:“在与你签订契约以前,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在对我暗中做些什么?”

        【……我不懂你这话的意思。】

        “是不是在委托人调查或者算计我?”沈星直言不讳。

        【哈哈哈,我要调查和算计你,还需要委托别人吗?】

        墙上的文字快速变化。

        【虽然我只能和你交流,并不能看见你现在在哪儿,但凭我自己的能力,能够很轻松的就查到你的一切。这一切只不过是多花费一点时间而已。】

        沈星陷入沉思,伸出食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下巴。

        好半天后,他再次开口道:“帮我查查,是谁在委托猫偶加害我?”

        【猫偶?嗯,好。请你确定一下,这就是你的契约目的?】

        “我确定。”沈星点头。

        “顾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暂时没有文字显示。

        大约一分钟后,一行文字出现。

        【这个信息稍微有点难度,我需要一点时间来确认。在这之前,不知道你是否想听听我的交易内容是什么?】

        “你说。”沈星点头,随即提醒道:“不过你应该还记得当初我说过的,你让我办的事,不能违背我的准则。”

        【那是当然……】

        ……

        “今天上体育课热不热?”

        林婉茹为刚刚放学回家的菲菲脱去了校服。

        “嗯,热死了。”

        菲菲将书包丢到沙发上,跑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咕噜咕噜一口喝个杯底朝天,随即她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

        扭头看向妈妈,只见林婉茹拿着她的校服外衣走进了卧室里,脸上带着一抹微笑。

        乍一看去,这微笑似乎很僵硬,很假,仿佛固定在了脸上。

        “妈妈?”菲菲愣了一下,但没有得到林婉茹的回答。

        菲菲快步跟了过去,来到卧室门口,目光投向里面,发现房间里竟然漆黑一片,只能看见靠近门口的床头柜三分之一的位置,卧室里的其余空间仿佛全部被黑暗淹没。

        “妈妈?”菲菲不敢进去,站在门口再次喊道。

        “进来啊。”林婉茹的声音很快传来,“我在这里,你进来啊。”

        菲菲快速摇头,面露惊恐,反而后退了一步:“妈妈,你在哪儿?里面太黑了,我不敢进去。”

        “进来啊,你快进来啊……”林婉茹的声音依旧在响起,但看不见任何人影,菲菲的眼前只有一片漆黑。

        此时菲菲不进反退,又往后退了一步,一边摇着头:“不不,妈妈,你快出来!我害怕!”

        黑暗中没有了动静,林婉茹的声音也没有再发出,周围一片死寂,只剩下菲菲因为害怕而发出的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下一秒,黑如浓墨的卧室中,林婉茹猛地冲出了黑暗,面容狰狞,双眸血红,手臂前伸,留着尖锐指甲的十指一把扣住了菲菲的脖子。

        菲菲根本躲避不及,猛地一惊,霍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满身都是冷汗。

        数秒钟后她才回过神,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卧室里有些黑暗,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不过那一直开着的电暖气片下方,有一道朦胧的黄色指示灯一直常亮,这让菲菲面前能够勉强看见卧室中的场景。

        只见此刻在电暖气片的旁边,一个人影正蹲在那里,低着头,使得菲菲只能看见其黢黑的头发。

        “妈妈?”菲菲诧异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