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51章 隐瞒

第251章 隐瞒

        “你和他共生了,没想到你和他竟然共生了!”猫偶的嘴里冒出一连串沙哑轻细的声音,听起来极为怪异。

        但过了一会儿她又用本来声音进行了反驳:“不是共生,你不懂。”

        “那为什么我能感受到你内心的抗拒?当初我们不是说好的吗?这是最后一个计划,他无法阻止!”

        猫偶猛烈的摇着头:“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我要说,我一定更要说!你给我记住,这件事还没有结束,必须杀掉她!”

        “不!喵——”

        猫偶抱着脑袋,发出一声猫叫,双腿一弹,跳了起来,飞跃到半空,无声无息的拉开了关着的窗户玻璃,一闪身站在客厅里。

        她仍旧抱着脑袋,疯狂的甩动着,嘴唇在颤抖,似乎在不停的说着什么,但为了避免吵醒屋中的人,只能见到嘴唇蠕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一步步挪动,很快来到客厅中间,猫偶似乎想要极力的阻止某股力量,但双腿却不由自主的往前移,很快往菲菲的卧室门口靠近过去。

        她猫着腰,身后的大尾巴露出来,不安的摆动着,在快要站到卧室门口时,忽然停下。

        随即猫偶不顾一切的转身,嗖的一下飞出至少五米远,身体穿过刚才打开的窗户,直接跳了出去。

        在跳出窗户的瞬间,她嘴唇微张,一道刚才的那沙哑声忽然响起。

        “没用的家伙。”

        半空中的猫偶身体忽然一个激烈的颤抖,身体一空,仿佛什么东西正快速离她而去,全身力量瞬间衰减,尾巴掌握平衡的能力消失,整个身体往下跌落。

        在快要接近地面时,她猛地一咬牙,拼尽全力将双手双脚伸展开,尾巴也尽量伸直,在掉落地面的前一刻成功控制了平衡点,并且阻止了降落的速度。

        下一秒,啪!

        一道轻响传出,大概只有一楼的居民才能听见。

        猫偶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半天无法动弹。

        ……

        第二天,早早入睡的沈星和菲菲同一时间起床。

        这一觉睡了八个小时,沈星起床后感觉神清气爽,再一看肩膀伤口的位置,裂开的肌肉豁口已经贴在一起,不过还有一道很明显的伤痕,似乎不注意的话,随时可能会再次撕裂。

        这几天只要注意一下,别搬什么重东西,想来三五天左右就可以完全复原,也不用再擦什么药了。

        准备好之后,和菲菲一起下了楼,为了照顾菲菲,现在这种天气沈星也不准备骑电动摩托了。

        两人走到街上,先是在路口冒着热气的早餐店铺里吃了一顿豆浆油条,然后又用两个透明小塑料袋给菲菲装了一个卤鸡蛋。

        这个鸡蛋最多到了学校后,就会被菲菲给消灭干净。

        在街边打了一辆出租车,路上的堵车不算很严重,很快就来到学校门口,沈星为菲菲整理了书包才让她下车,而他自己却没有下车,而是让出租车司机返回大湖公寓的门口。

        老城区的老城一校。

        这所小学虽然建筑物老旧,但得以当时对施工质量的严格要求,这些建筑物非常耐用。

        年初的时候学校让人来检测了一遍,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比一些刚修了不到四五年的建筑物,在质量上还要过得硬。

        菲菲所在的二年级一班在教学楼的一楼。

        这教学楼其实并不高,只有四层,但每一层设置的教室都很多,且面积宽广。

        其中一二年级在一楼,三四年级在二楼,四五年级在三楼,六年级和部分老师的办公室在四楼。

        同时一楼还设置了警卫值班室和几间教学办公室,

        除此之外,这老城一校内的另外两幢建筑物是教师宿舍和教研楼,那教研楼实际上有一半的房间堆满了各种杂物、以书籍和教学用品居多。

        菲菲此刻的座位在第二排,靠近窗户的位置。

        这个座位是上周刚刚换的,通常她们每隔两周更换一次座位,并且会根据个人身高来给座序进行排列。

        此刻正在上数学课,一个身材矮小微胖的女老师正在授课,她的声音并不算大但穿透力较强,教室里非常安静,所有同学都听得很认真。

        菲菲同样听得认真,她的小腰板挺得笔直,坐姿也非常端正。

        刚刚第一节课之前,她把沈星买给自己的卤鸡蛋给吃了,此刻感觉小腹暖暖的,虽然天气变冷,但坐在教室里没有一点寒意。

        虽然老师写在黑板上的题,她都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但菲菲仍然听得很认真,如果老师在解题的过程中给了她一些启发的话,她还会立刻用放在身前的笔记本记下来。

        不仅如此,菲菲记的笔记也字迹端正、条理脉络非常清晰,曾作为笔记范本拿到五六年级的班级进行过展示。

        在快速记下老师新讲的一种解题方式后,菲菲放下笔,目光重新投向黑板。

        就在此时,她忽然听见很远的地方有人在笑。

        按理说如果位置太远的话,自己应该是听不见的,不过那笑声极为入耳,虽然相隔较远,但菲菲听得很清楚。

        她有些诧异,可平时的习惯养成让她告诫自己,在上课时绝对不能东张西望、分散注意力。

        菲菲只是坐着一动不动,保持着听课的姿势。

        大约十秒左右,又是一道清晰的笑声从远处传来,听起来似乎是从花坛那边。

        菲菲微微一愣,脑海里不知不觉的产生了疑问,这个时候正是上课时间,又不是最后一节课或者下午的课,难道其他班有体育课吗?

        心里的困惑刚刚出现,第三次笑声传来。

        菲菲始终是个孩子,再也忍不住,扭头往窗外看去。

        她很快将目光定在花坛附近,而在那个地方,一个小女孩将自己藏在花坛后方,似乎在与某人捉迷藏,此刻只是露出头发和一双眼睛,嘻嘻的笑着,盯着这边。

        这个情形很是古怪,那花坛距离菲菲教室的方向至少有三十米,但菲菲却能非常清晰的听见对方在小声的笑。

        不仅如此,那藏在花坛后方的小女孩,明显目光瞧着这边,说不定就在看着自己。

        这么一瞧,菲菲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她回头看了看黑板。

        老师依旧在讲解着,虽然自己都听得懂,但菲菲感觉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分心,可教室外的场景却让她无法保持专注。

        再次侧头,看向窗户外那远处的花坛。

        此时就见刚才那藏在花坛后方的小女孩站了起来,这女孩看上去似乎有些微胖,身上穿着一套花色布裙,这种花色其实也很简单,只有红白亮色,交叉点缀在衣服表面。

        小女孩身体站的笔直,目光平视,留着齐耳短发,发质黝黑,在头上左边的位置,夹了一个黑色的蝴蝶结。

        让菲菲感到诧异的是,这小女孩从站起来后,双手一直很自然的放在身前,相互扣在一起,没有其他动作。

        而小女孩仍旧在看着这个方向。

        菲菲回过头,再次看向黑板,看了一眼数学老师。

        没有人发现她此刻已经心不在焉,注意力完全被外面的那小女孩给吸引。

        顿了顿,菲菲又一次扭头看去,随即眼瞳一缩,就见原本站在花坛后方的小女孩,此刻已经来到了花坛前方站着,靠近了自己的方向一点,她的身高好像不是一二年级的,至少是四年级或者以上。

        而且这女孩的双脚踩着的鞋子,似乎是木屐,中间部位高高拱起,鞋尖和鞋尾悬空。

        再一看其双手相互扣住后放在身体前方的位置,几乎挡住了她腰间腰带的一半,那腰带看上去似乎也绑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而此时菲菲发现,这小女孩的裙子是左右开合的那种,被腰带系着才没有散开,像是一件睡衣,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嘻嘻……”

        笑声再次出现,从那个方向很清晰的传过来,钻进耳朵里。

        菲菲的心跳在此时开始加快,她有些诧异的回头,想要让同桌看看那独自一人站在外面、没有老师管的小女孩。

        但想了想,这样会打扰同桌听课,嘴唇张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正想着不再去理会,而是好好听课时,耳旁的笑声又一次响起,感觉那声音似乎在接近自己。

        菲菲猛地侧头看去,就见这一直站着一动不动、穿着古怪装束的小女孩,已经距离自己大约十二三米。

        这个距离使得菲菲能够很清楚的看见她的面容和表情。

        这小女孩的五官简直精致无比,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孩子的模样,给菲菲的感觉,就是一个完全长开了的成年人,怕是面部五官也形成不到如此精致的程度。

        她一直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目光也在同时盯着菲菲。

        菲菲当即回头,快速举起了手。

        正在讲课的数学老师引起了主意,目光投去,问道:“林菲菲,你有事吗?”

        菲菲此时已经将手放下,指着窗外道:“报告老师,外面有一个小女孩,可能是逃课了。”

        这数学老师转过有些微胖的身体,往教室门口的方向走了几步,看了看,摇头道:“没有人啊!”

        菲菲立刻转头看向刚才那小女孩站着的地方,随即一愣,果然那个地方一个人影都看不见,小女孩不见了!?

        菲菲目光移动,又看了看其他地方,还是一个人都没看见。

        其他同学此刻也都在往窗户外看,但显然都没看见有人。

        “你看见谁了?”与菲菲同桌的另一个小姑娘好奇询问。

        菲菲此时诧异的张着嘴,快速摇头:“没,我可能眼花看错了。”

        “菲菲,你没事吧?”老师关切的询问。

        对于眼前这年级学霸,每一个老师对菲菲都是另眼有加,平时对她都很在意,加上菲菲自己也懂事,在各位老师当中简直零差评。

        菲菲摇了摇头:“我没事,姜老师,可能一直盯着黑板,刚才眼睛有点模糊了。”

        “如果眼睛不舒服,老师准许你可以闭眼休息一下。”姜老师对她可算打开绿灯了。

        啪啪啪,一般说着,这姜老师的教鞭在黑板上快速敲了三下,继续道:“还有五分钟就要下课了,别耽搁时间,大家请看过来,我们看这幅图……”

        菲菲并没有闭眼,而是跟着其他同学看向黑板。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笑声再次响起,而这一次,听这笑声似乎就在自己耳边,并不是从远处传来。

        菲菲吓得冷不丁身体一颤,扭头看去,窗外什么都没有,远处刚才那地方也同样没有那古怪小女孩的身影。

        她正要回过头来时,猛地一愣,脖子保持快要扭动的姿势僵直,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玻璃外的窗沿处。

        只见窗沿下方,就与菲菲一窗之隔的走廊外,一个黑色蝴蝶结慢慢升起,随即是齐耳短发,然后是一双黢黑幽冷的眼瞳,目光冷冷地盯着紧靠窗户的菲菲。

        ……

        沈星今天没有打算去开店,坐着出租车返回大湖公寓后,

        在公寓外的一家大型超市里转了很久,买了一些家里需要的日用品以及油盐酱醋,还有菲菲喜欢吃的一些食物。

        菲菲现在吃东西都以口感爽脆的为主,因为没有味觉的原因,所以她对口味的追求转移到了一些较为突出的、能够立刻带来口感反馈的食物,比如虾条、薯片。

        将买好的东西提回家里,然后沈星又下楼到停放电动小摩托的地方,用两张干净的湿毛巾将摩托整个擦拭了一遍。

        又用干毛巾吸干上面的水渍,再去楼上取下早就准备好的一个车罩,将小摩托给全部罩起来。

        现在天气渐冷,每天骑小摩托接送菲菲肯定不现实,就是他自己也不会骑这家伙出去吹风,否则晚年恐怕要落个老寒腿也不一定。

        所以这段时间先将小摩托暂时“封存”,等天气变暖一点再使用。

        回到公寓住所后,沈星走到客厅那扇开着的窗户前,左右看了看,开口道:“猫偶,昨晚是不是你打开的窗户?”

        屋里没人回应,探头往窗外楼下瞧了一眼,一切正常,但没有见到猫偶的身影。

        沈星仔细一感应,能够感觉到她就在附近,随即将窗户关上,刚刚转身,就见猫偶蹲在沙发旁边那张有椅背的木椅上,正在舔自己的手背。

        “昨晚到现在跑哪儿去了?”

        沈星询问,同时盯着她那极具猫化的舔爪的动作。

        “出去随便逛了逛,看看这云谷市适不适合木偶产业的布局。”猫偶放下右手,又抬起左手舔了起来。

        “我感觉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沈星走到沙发前坐下,目光平视着她。

        猫偶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一边舔着手背,一边回答:“是啊,难道你还是第一次知道我有事瞒着你?”

        沈星笑了笑,摇头道:“我不是指委托人的事。”

        猫偶将左手慢慢放下,脑袋扭到了一边,不去看沈星的方向,没有回答。

        沈星没有再问话,只是注视着她,心中涌起了很多个猜测。

        他与猫偶之间虽然可以思维感应,但这并不是“他心通”,在猫偶不愿意披露的情况下,自己也根本无法得知对方隐藏的想法。

        不过对方在面对自己时出现了心境波动,这明显是有什么最近刚发生的事在瞒着自己。

        片刻后,沈星再次说道:“我能感觉到,这一次你在刻意隐瞒其他的事。”

        猫偶还是没有回答,反而将毛茸茸的尾巴伸出来,覆盖在自己面颊靠近沈星的一侧。

        “不说?实在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沈星拍了拍手,站起身,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不是我不说。”猫偶将尾巴缓缓放下,目光游移,没有去看沈星。

        沈星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她,略一思索,问道:“所以说,虽然是其他事,但还是与委托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