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50章 这位小姐姐是?(5400字,继续求月票!)

第250章 这位小姐姐是?(5400字,继续求月票!)

        “这个木雕的手都断了,回去还得看看能不能修理,不过想来可能要重新做一个。”沈星坐下后,一脸微笑的说道。

        猫偶指了指布袋里那种婆iii的木雕问道:“那这个呢?”

        “这个倒是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沈星的语气甚是满意。

        猫偶点头,有些畏惧的从种婆iii的木雕上收回目光。

        刚才她所察觉的某个人很怪异,就是那已经锁定了沈星的种婆iii,只是种婆很会隐藏自己,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并完全现身以前,猫偶也只是有所察觉,但无法准确定位对方。

        一人一异常在候机厅又坐了片刻后,很快收到了登机提示。

        归程中,沈星征得后方乘客的同意,将座椅稍微往后放倒,仰躺着,闭着眼睛养神。

        在一周的周杀结束后,这个阶段是他感觉全身心最为放松,最为惬意的时候,什么也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担心,安安静静的感受着时间的流逝,心境不起一丝波澜。

        猫偶自从上了飞机后就没有和他在一起,因为沈星的旁边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大胖子,没有她的位子。

        这会儿猫偶自己跑到了商务舱去快活,刚才还跑过来跟沈星说那边有三四个空位,她一人在里面选择性躺尸,简直不要太爽。

        沈星没有理会她,很快睡着。

        一觉睡起来后,飞机已经开始下降。

        现在沈星唯一有顾虑的是,本周之后,下一轮周杀来临时,来的是谁?

        如果来的是种婆iv,他相信自己最多只是受点伤,在有防备的情况下,依旧可以用木雕将这女人收容起来。

        不过要是来的是种婆v,那他就没什么把握了。

        最主要的是,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有什么特征,无法制作木雕。

        他现在不敢确定,在种婆v出现后的第一次攻击中,自己还能不能够生还。

        如果挺过去了还好,要是挺不过去,也就不存在制作种婆v的木雕抵抗她的后续事情了。

        略一沉吟,沈星有了一个猜测。

        不多时,猫偶的脑袋从后方乘客通道伸了过来,用思维感应对沈星问道:“你在叫我?”

        沈星点头,他此刻没有开启异瞳,而是凭借着思维感应,依旧闭着眼睛。

        “我想知道,虽然你无法说出委托你的委托人是谁,但要是我自己猜到了它的身份,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

        “这个可以。”猫偶点头,“我的束缚是不能主动透露委托人,但要是你自己得知了,我可以给出是否正确的答案。不过……”

        说到这儿,猫偶沉吟道:“你不能采取诱导性的提问,只能用对方准确的身份向我提问,而不是模棱两可的诱导我给出正确答案。如果那样的话,你即便最后可能得知了结果,但我也会因此消亡。这全看你了,其实你可以采取这种方式,用我的命,换来委托人的身份信息。”

        沈星摇头,他倒没有这个想法。

        顿了顿,说出了刚才心中的猜测:“你的委托人,是不是种婆?”

        他没有问出是哪个种婆,但不管是哪一个,只要知道是种婆就行了,她们目前对自己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也是目前沈星能够想到的、对自己抱有极大仇怨的异常。

        “不是。”猫偶当即否定,随即问道:“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

        猫偶的脑袋缩了回去,在临下飞机前再次去商务舱尽情的躺尸。

        飞机平稳落地。

        从云谷市出了机场以后,沈星没有立刻回家,而是直奔夏红玉位于永建大厦37楼的豪宅。

        此时正是晚饭时间,提前打了电话,夏红玉和菲菲正在家里等着自己。

        就快要冬日,云谷市的气温这几天下降的厉害,沈星下了飞机后也明显感到了温度的变化,不过他现在身体状况极好,这点温差并不在意,除了肩膀上被种婆iii抓伤的地方依旧处于红肿状态。

        进了屋,菲菲已经拿来一双毛茸茸的拖鞋给他换上。

        沈星把手里的布袋和背包放下,蹲下身仔细看了看这小丫头的脸颊,见她虽然带着甜甜的微笑,但眉间有一股郁色积聚。

        很显然菲菲前两天手撕短毛猫大妞后,一连几天沈星又没在身旁,她的一些心事不一定会向夏红玉全说,而是藏在了心里。

        “待会儿我们吃完饭就回家吗?”菲菲轻声问,可能担心夏红玉会听见。

        沈星点头:“当然回家了,我就是过来接你的。这几天麻烦你夏阿姨了。”

        “麻烦什么啊!”后半句话夏红玉在餐桌那边听见了,微笑着开口道:“菲菲很懂事,那天也幸亏有她……”

        说到这儿,夏红玉脸上的笑容收敛,回忆起当初惊险的一幕,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还要感谢菲菲呢!”

        “这小姑娘,好像很懂事的样子。”一直站在沈星身后的猫偶,此时用思维感应对沈星说道。

        “沈叔叔。”菲菲目光投向沈星的身后,“这位小姐姐是……”

        此话一出,还没有说完,沈星就感到身后的猫偶直接跳了起来,嘭的一下飞到了天花板上倒过来趴着,惊讶的张着嘴,瞪着眼睛,那几根猫须轻轻颤动。

        “她、她、她能看见我?她能识穿我的暗域?”

        “介绍一下。”沈星站起来,依旧用思维感应对猫偶道:“林菲菲,我的养女,当初就是她手撕你第十二只猫分身的。”

        “啧啧,恐怖,恐怖,恐怖如斯!”猫偶惊诧的摇头。

        “沈叔叔?”菲菲有些惊觉。

        本来她见猫偶长那番模样就已经起疑了,此刻对方直接跳上了天花板,肯定不是人。菲菲心生戒备,靠近沈星身旁,一眼不眨的盯着天花板上的猫偶。

        “他是你叔叔我新近结交的一只异常,都是朋友,不用害怕。”沈星附在菲菲耳边轻声道。

        “你们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吃饭了。”夏红玉道。

        她以为菲菲和沈星应该是多久没见面了,加上两人之间关系很好,所以现在一直有话说不完。

        三个人坐在餐桌前,那夏家的保姆亮姐在厨房和餐桌之间来回走动忙活,等菜全部上齐了之后,亮姐却没有上桌吃饭,而是独自在厨房里吃。

        通常家里来客人时都是这样,亮姐也很识趣儿,知道关于夏红玉的事情她还是少听一些为好。

        桌上的菜品很丰富,虽然这会儿才三个人,猫偶并不吃东西,但大菜就有两道,还有两道蔬菜,一道清新小凉菜,一锅小鸡炖蘑菇。

        屋里开着地暖,即使不用穿拖鞋,踩在地毯上双脚也很暖和。

        一边吃着饭,沈星一边大概将自己到了平安市的经过述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收容猫偶和后续发生的关于β-2序列链的事,并且幕后操手也只是说到莫图本人。

        至于夏红玉的前夫的确委托了莫图,而不是和猫偶打交道,不过不喜欢和人交易的猫偶,当时直接让莫图将她前夫也做成了木偶。

        那个时候的猫偶是喜怒无常的,并且不管是对人,还是对异常,只要忤逆自己,她都会毫不留情的着手对付。

        当然,猫偶对人的态度肯定比对异常要差,而这一切在沈星将她收容后正逐渐在一点一点的改变。

        此时的猫偶站在金毛的狗窝旁,上下打量着这条趴在狗窝里的金毛,对方即使有狗鼻子也无法发现她的存在。

        不过很快她就感觉到一双目光正在盯着自己,扭头一瞧,正是菲菲。

        “我先出去一下,受不了这小丫头的目光,看我跟看见怪物似的。”猫偶嘟着嘴,快速转身,却是一个跳跃去了夏红玉家的二楼,消失不见。

        沈星抿嘴微笑,就见菲菲回过头来,小声问道:“叔叔,她咬不咬人?”

        “只咬坏人,不咬好人。”沈星回答。

        夏红玉虽然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但并没有想其他,而是仍在消化沈星告诉自己的一切。

        这个世界有些稀奇古怪的事,她其实也知道,但沈星讲得要稍微具体一些,原来自己的前夫关志雄竟然也找上了这种制造怪事的奇人,且反而还被害死,这让她一时有些无法接受。

        看着沈星传给自己的拍摄于仿造关志雄的木偶,这个木偶非常逼真,和关志雄一模一样,不过面部僵硬,看久了还是能够发现一些端倪。

        而对于这个男人,夏红玉早已没有一点感觉,死了就死了,这是他咎由自取,夏红玉也不会因此感到难过。

        现在既然知晓了前因后果,事情也被沈星处理的很好,她心中的石头也逐渐放下,很快恢复了常态,一边喝着汤,一边说道:“剩下的180万,下周周一之前就转给你。”

        “不急。”沈星道:“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直接告诉我,即使出于朋友的关系,我想我也能帮上一些忙。”

        言下之意今后有事,可以直接告诉自己,两人之间现在关系不错,不一定什么都要用钱来解决。

        夏红玉知道他的意思,虽然她这几天受到惊吓过后感觉很疲惫,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太好,但还是微笑点头。

        伸手摸了摸菲菲的脑袋:“菲菲是我的小福星,要是没有菲菲,现在我也不可能还在这里坐着吃饭,所以我决定,菲菲今后的学费我包了,直至大学毕业。”

        菲菲一愣,沈星笑道:“还不谢谢你夏阿姨。”

        这种事情他才不会拒绝,而且这是菲菲自己获得的,虽然当时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但菲菲至少也有一定的危险性。

        一顿饭吃完,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沈星此时也发现夏红玉对待菲菲是真的好,两人准备离开夏家、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发现菲菲已经多出来了十七八件新衣服,还有两个新书包,以及大约五十多本图书。

        按照夏红玉的话说,菲菲不喜欢玩具,否则各种洋娃娃、毛绒玩具应该还要更多,结果全都变成了课外读物。

        这些东西沈星和菲菲两个人肯定是拿不走的,只得让夏红玉开车送一下,楼上楼下跑了两趟才将所有东西装进车里。

        永建大厦的地底车库中,夏红玉在发动轿车的瞬间,沈星感应到了猫偶靠近,不过她并没有进入轿车,而是和之前一样,蹲坐在车顶保持着高冷,一言不发。

        此时菲菲微微抬头,也往车顶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发现了还是没有发现。

        回到大湖公寓时,车顶的猫偶首先消失不见。

        夏红玉帮他们将所有东西搬运回住所内,收拾好后,对沈星问道:“我看你搬东西的时候,右边肩膀似乎有些不方便,是不是受伤了?”

        沈星没必要隐瞒,只是轻轻拍了拍肩膀,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夏红玉有心想要给他检查一下,如果受伤不轻的话,至少应该去医院看看,而要是只是擦伤或者撞伤,她不介意现在就帮沈星擦点药膏。

        如果家里没有的话,夏红玉还准备去楼下街上买来。

        正要提出建议时,她忽然发现一双目光正在扫过,先是看了看自己,然后才看向沈星,这目光正是来自菲菲。

        显然这小丫头听见两人谈话,不知在想什么,而且目光中尽是担心之色,快速走了过来,对沈星问道:“沈叔叔,痛不痛?你先坐下,待会儿我给你擦药。”

        夏红玉耸了耸肩,微笑道:“如果伤口没什么的话,你家里也有一个贴心小棉袄,那我就不帮你了。”

        “嗯,不用帮忙。”沈星也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靠着自己的菲菲脑袋。

        两人闲聊了几句,夏红玉起身准备离开,沈星将她送到门口后,夏红玉转身说道:“我最近一直准备投资一些新兴产业,虽然你的木雕生意并不是什么新兴产业,但如果你有意愿的话,可以去鹤山大市那边发展,我负责注资,你出力就行。”

        沈星思考片刻,点头道:“也不是不可以,等这几天缓过来再说吧。”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进入鹤山大市,距离大市的特调组更近,不管是异常案件还是对异常信息的探知,或许要更多更方便一些。

        夏红玉离开后,沈星准备将菲菲的衣服和图书整理一下,哪知菲菲当即阻止,让他多休息休息,她自己可以整理。

        沈星也就不再管她,将菲菲的卧室里打开小太阳暖灯,让她在做事的时候手脚也不会冰冷,然后去换掉自己的衣服,在卫生间冲了一个澡。

        期间他看了看肩上的伤口,虽然因为自己的黑筋保护膜有一定的自愈的原因,但伤口处还是没有完全愈合,也没有血液流出,只是红肿,而且红肿的程度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明显。

        将头发吹干后,沈星坐在沙发上,拿出一些碘酒和棉签,在茶几上摆放了一面小镜子,正好可以照到自己的肩膀伤口处。

        然后用棉签沾了一些碘酒,在伤口处开始涂抹。

        虽然自己拥有一定的自愈能力,且伤口愈合较快,但这并不代表自己能够抵御来自种婆的诅咒之力,这东西是毒非毒,不知道具体的运作原理,万一深受感染还不自觉,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所以沈星这几天准备持续观察一下。

        要是伤口迟迟不愈合,可能就要动用一些非常规手段,要不就是联系一下周道,问问他这种情况该怎么做。

        正在涂抹碘酒时,菲菲收拾完自己的东西从卧室走出,见到沈星正在涂抹碘酒后,她立刻返回卧室,把屋里的小太阳拿出来,放在沈星身前打开。

        然后跑去卫生间,用热水洗了洗手,让小手保持着热乎乎的状态快速走来。

        “沈叔叔,我来给你擦,我的手还热乎着。”菲菲一边给双手哈气,一边说道。

        沈星笑了起来:“你会吗?”

        “我怎么不会?”菲菲道:“你这样不对,书上说了,只擦碘酒可不行,擦完碘酒后还需使用浓度为70%左右的酒精进行脱碘,这样才会得到最佳效果。”

        一边说着,菲菲一边接过了沈星手里的棉签,小心翼翼的为他擦拭起来,换了两三支棉签,将裂开的伤口处全部擦完。

        菲菲又道:“不过书上好像还说,伤口如果破裂了,是不适用碘酒的。”

        “没事,我的身体和别人不一样,尽管随便使用。”沈星道。

        不多时,菲菲又从家里的小药箱里找出了酒精瓶,这小药箱是平时沈星所配备,就是为了防止家里出现什么意外情况,需要紧急使用。

        对于他和菲菲这种随时和异常打交道的家庭来说,急救药箱这一类东西肯定是必需品。

        等了片刻,待碘酒变干后,菲菲又为他擦拭了一遍酒精脱碘,在此期间沈星几乎没有什么痛感。

        这倒不是他的伤口麻木了,而是体质本来得到了强化的原因,这一类疼痛对现在的他而言,影响程度很小。

        将急救药箱里的东西收好,药箱重新放回沈星的卧室,菲菲犹如小大人一样对沈星叮嘱一番后,很快去洗漱睡觉。

        沈星本来想着把种婆iii的木雕吸收了之后再睡,但自己实在感到太疲倦了,遂准备第二天再说。

        两人各自回了卧室,都没有关门。不多时,沈星出来关掉了客厅的灯。

        大约十多分钟后,在沈星的呼吸声均匀响起时,客厅的窗户外,猫偶的脑袋慢慢缩了下去,脊背靠着外墙,就如一只真正的猫,稳稳地蹲坐在外墙凸起的边沿。

        她刚才一直静静地趴在窗户外,而且沈星也知道她的位置,还曾用思维感应问她要不要进屋。

        猫偶回答说是等菲菲睡觉了再说。

        沈星知道她俩可能是因为还不太熟悉的原因,也没有勉强,等时间长了,两人总会慢慢熟悉的。

        在沈星清醒的状态下,只要是有效距离范围内,他随时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存在以及具体位置,并且通过思维感应进行交流,不过此刻睡着后则无法办到。

        楼外的窗户下,冷风习习,冰冷刺骨,不过对猫偶造不成任何影响。

        此刻她蹲坐在窗户下,不断的自言自语,口中轻声说着什么。

        “杀了她!就趁现在!”

        “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这不是你的目的吗?”

        “是你的目的,不是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