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49章 别惹会做木雕的男人(6000字,求月票!)

第249章 别惹会做木雕的男人(6000字,求月票!)

        下达了显示该异常的命令后,沈星的眼前弹出一幅画面,和之前γ-6的序列链一样,这同样是一幅会动的照片。

        照片中的场景看起来很阴暗,应该是位于某个密闭的空间,或者是地下室里。

        在有限的昏黄灯光下,这里摆放了三张手术床,床身并不宽敞,而是比正常的手术床相对狭窄了一圈。

        白色的床单覆盖在上面,显露出三个人形的模样,其中中间的一张床上,那床单下的人形模样大概头部的位置,有一大团血污浸透而出。

        这类似地下室的地方,墙壁斑驳发黄,除了手术床上盖着的三个人形以外,没有见到其他活人。

        “难道这β-2序列链中的最后一个异常,是三个连成一体的不成?”沈星有些纳闷。

        【名称:人体标本

        序列等级:中高等序列

        序列类比:第二类

        序列来源:行为失控

        诱因:外来物带来的折磨

        该类描述:她已经死了,对!不过她又醒了,注意,不是活了,是醒了。她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只是感到很空虚,内心空虚,身体空虚,整个人都是空的。所以她养成了一个习惯,把所有活体塞进自己的身体……】

        看到最后这句话,沈星没来由的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不知道这个“塞”的动作是怎么进行的,不过想来不会是开快车的那种“塞”。

        他猜测这女人既然是人体标本,那其身体肯定有大量裂口或者缝隙,这些地方要塞进去一个活体的话,应该不难办到。

        而现在看来,这条序列链的异常果然等级都不是很高,像γ-6序列链那种一个比一个高,一个异常比一个异常厉害的情况还是属于较少的一类。

        当然,这β-2序列链的最后一个异常,的确比前面的黑衣女人或者枯井,要高那么一些,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压轴的一个,实力稍高一点也算正常。

        沈星没有去打开手机地图进行比对,而是准备暂时把这个异常放一放,等回云谷了再说。

        看了一眼刚才上升、现在已经趋于稳定的精神抗体进度条,果然到了第六个进度条在大概一半的样子停了下来。

        刚才说是要休息一会儿,其实沈星并没有休息,而是在屋里把所有东西装好,找了一个大一点的袋子,将种婆的两个木雕以及这块序列板,一起装了进去。这样可以为背包减负,也便于携带。

        在此期间,猫偶则是把那爱不释手的黑色衣服仔细折叠起来,规规矩矩的房间自己的短裤里。

        对,就是短裤,那看上去像极了睡裤的宽松短裤内,在沈星看来就好像哆啦a梦的次元袋,但凡她看上的东西,都是抓住后往里面塞,并且塞进去后的外观看起来也很正常,不会出现任何鼓鼓囊囊的模样。

        沈星在怀疑,可能某天猫偶会从短裤中直接扯一个完整的人偶出来。

        在屋里待了大约两个小时后,敲门声响起,谢宗宇再次过来,并且给沈星准备了一些平安市的特产。

        除此之外,因为知道沈星收养了一个小女孩,所以还给菲菲买了一套系列木偶。

        这木偶是平安市传说中能够保平安的宠物,平均身高只有七八厘米,看上去小巧精致,共计有12个。

        当初沈星也不太清楚平安市的风土人情和文化习俗,所以在为菲菲选择木偶的时候没有考虑这么仔细,而这一次这件礼物来自于当地人的推荐,看过之后他知道菲菲肯定会喜欢。

        与谢宗宇和其他特调组成员道了别,还是由之前那名坐办公室的工作员驾驶商务车,将沈星送到了机场。

        前往机场的途中,沈星用思维感应与同坐在车内的猫偶交流起来,因为刚才谢宗宇送来的木偶,让他忽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最开始我在平安市购买了一个人偶,而你控制精雕大师莫图,制作了一个与那家店的店员一模一样的人偶,将我买的人偶掉了包……”

        “是啊。”猫偶眨巴着眼点头,“我做的人偶都可以以假乱真。嗯,不是莫图做的,是我做的。”

        “赵文博的人偶,是不是你做的?”沈星忽然问道。

        正因为他担心这件事又因为涉及到顾问,猫偶可能不会回答,所以干脆直接单刀直入的询问。

        猫偶一愣:“赵文博是谁?”

        沈星想了想,把手机的图库打开,在里面找到了一张赵文博的侧面照片,那还是很早以前自己在木雕店坐着的时候,赵文博在店里闲逛,自己给木雕拍照不小心将这家伙照进去的。

        猫偶凑过来看了一眼,回忆片刻,摇头道:“不认识,我没有做过他的人偶。”

        “会不会是莫图自己做的,并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沈星猜测。

        猫偶依旧摇头:“没有我,莫图什么都做不了。”

        沈星有些好奇,问道:“那现在的平安市中,还有莫图这位精雕大师吗?”

        猫偶嘴角抿起来,露出微笑:“当然有,那可是我的产业,莫图的脑袋是完好的,但上次你把他的身体全部破坏了,我费了一些劲儿才重塑了一个。”

        沈星问道:“他的脑袋,是不是也是一个异常?”

        猫偶点头:“是我抓的一个小异常,头脑很灵光,可以模仿人类语言,就是实力不强。它的神经细胞很发达,擅长远距离传输,只要我愿意,它可以随时和我取得联系。”

        沈星记起来,那莫图的脑袋里当时伸出了很多细小的触手,密密麻麻,就像某种多足虫的下肢。

        原来那只异常下肢弱小,但大脑发达。

        现在既然猫偶说不认识赵文博,她不会欺骗自己,极有可能真如她说的那样,自己的想法在一开始就偏了,猫偶与之合作的人,也就是那位雇主,并不是顾问。

        其实仔细一想,凭顾问的能力,还有可能真没必要与猫偶合作,那家伙是个老阴逼,真要对付自己,手段将会很多。

        但如果不是顾问,自己到底还和哪知异常有这么大的仇怨?

        现在沈星真的找不到答案。

        “你和人做交易吗?”沈星问。

        “不,人太复杂。”猫偶一口否定,“异常和异常之间虽然也有隐瞒,但我们没有欺骗,顶多是我知道,但我会告诉你我不能透露给你。”

        “这样很好。”沈星点头。

        目前猫偶对待自己的方法,就和她所说的类似,只是她并不是不想透露,而是假如透露了,她会立刻陷入诅咒,很可能死亡。

        但不管如何,与她交易的那异常,沈星总要想办法找出来,不然自己今后可能陷入了某种严重的危险中也不自知。

        来到机场门口,他拿好自己的行李背包下了车,与那驾驶员告别之后,走进机场大厅。

        此刻距离登机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沈星的行李除了背包以外,就是一个装着木雕的大布袋子。

        进入候机厅后,沈星将背包和大布袋放在身侧,猫偶则是坐在他的另一边。

        此刻候机厅里人来人往,除了乘客以外,不时还能看见三五成群的空姐拉着拉杆箱有说有笑的经过。

        这道靓丽的风景线吸引了不少乘客的目光,特别是男性乘客。呃,沈星也不例外。

        大约十分钟后,沈星忽然感到有些内急。

        他看了看时间,正要告诉猫偶一声,猫偶却首先开口,说道:“这个大厅里很奇怪。”

        “有什么奇怪?”沈星问。

        猫偶道:“有一个人很奇怪,但奇怪的地方就是,我找不到这人在哪儿,可是能感觉到他很奇怪。”

        沈星抬头左右看了看,周围有人坐着、有人经过,但看上去都在做自己的事,没有什么奇怪之处。

        “有没有确切的方向?”沈星问。

        猫偶指了指卫生间指示牌那边:“大概……是在那边。”

        此时沈星正好要去卫生间,点头道:“我去上个卫生间,你在这里等等。”

        “别是针对你的吧。”猫偶忽道。

        沈星一愣,将布袋里的序列板取出来,放进背包里,然后只提着还剩下两个种婆木雕的布袋,往卫生间走去。

        “看着我的背包。”

        猫偶在身后点点头。

        跟着眼前的指示牌,沈星很快来卫生间门口,此时有人走出来,也有两个男子先后走了进去,其中一人还背着一个较大的深黄色旅行包。

        沈星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身上都停留片刻,但很快又移开,因为这些人看上去都很正常。

        进了卫生间后,走到洗手台前,将手里的布袋放在上面的角落处,然后小便池前方,沈星开始方便。

        刚才进来的两个男子先后进了厕所隔间,关上了门,显然在上大号。

        卫生间外传来了甜美的提示声,提示前往京州的某班乘客到c1、c2、c3号好登机口检票登机。

        自己的航班还没有到,沈星听了片刻就转移了注意力,此时有一个之前进入隔间的男子已经穿上裤子打开隔间门走了出来。

        数十秒后,沈星方便完,正在整理裤子时,身后的隔间门再次有一扇响起,另一个早就进入卫生间方便的男子正在开门准备出来。

        不过随着门栓声快速响起,这男子的声音从隔间内传出来。

        “怎么回事儿?谁在外面把门抵上了?”

        随着这句话出口,卫生间的空间里忽然变得很安静,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不管是候机厅外面的提示声,还是隔间里的冲水声,又或者里面的叫喊身。

        沈星的动作一顿,没有回头,就这么站在小便池前方,静止不动。

        他的身后,一个穿着淡白色长裙、长发披肩的女人静静地站在第二个隔间门的前方,背对着隔间门,正对着沈星的方向。

        这女人长相清秀,表情平常,不过注视着沈星背影的目光中,不时有一道杀机闪过。

        “来了!”

        感受着此刻涌起的阵阵心悸感,沈星缓缓抬起头,目光右移,看向放在洗手台上的布袋。

        此刻布袋中,放着种婆iii和种婆iv的两个木雕。

        同一时刻,他全身上下覆盖了一层光滑的黑色筋膜,这筋膜比之以前更薄,但韧性和防御度却上升了一倍之多。

        在黑筋保护膜覆盖之后,沈星的身体肌肉凝结在一起,因为凝结速度极快的原因,甚至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你越来越强了!”

        一道声音忽然在沈星耳边响起,这声音听起来很是怪异,并不是从一个人的喉咙里发出的,而是直接在沈星的耳膜里震响,瞬间响彻脑海。

        沈星微微一愣,他没想到种婆竟然会说话,因为一直以来,种婆出现后都是直接追杀自己,还没有谁说过话。

        转过身目光投去,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正是第一次报复自己的种婆iii。

        而这位种婆并不能直接说话,刚才的声音也不是从她喉咙里发出的,而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直接在沈星耳旁爆开。

        盯着这年轻的、眉清目秀的种婆,沈星开口回答:“不断变强,有一部分原因是被你们逼迫出来的。”

        种婆iii咧嘴一笑,很显然听懂了他的话,不过她再没有其他表示,而是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猛地扭动了两下,全身骨骼啪啪作响。

        身体一个弯曲,弯曲幅度之大,几乎已成对折,在上半身直起来的瞬间,对着沈星弹射了过去。

        沈星眼瞳一缩,准确的捕捉到这位种婆iii的两只眼睛再次变成了之前曾看见过的那种墨绿色,而且在靠近的过程中,这女人全身的皮肤同时泛起了大量透明和反射着光芒的鱼鳞,就如身体上下突然长满了指甲。

        只要是她裙外的肌肤露出来的部位,这些指甲大小的鳞片都在疯狂生长。

        见到这一幕,沈星心里很清楚,这种婆iii已经直接施展出了最强一击,就因为她发现自己成长的很快,越来越强,无需再小心试探。

        如果还不立刻解决自己,可能下一次见面就不再是如今的局面。

        不仅仅是物理攻击,沈星同时还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晕眩冲击来临,他眼角下的精神抗体进度条,瞬间失去了刚刚因为取得了β-2序列板后吸收的半个进度条。

        这还是在他的精神抗体整体变强之后,如果换做在以前,这一次立刻就会失去一层进度条,而不是半层。

        但在这半层进度条被消耗之后,种婆iii的嘴巴微张,沈星能看到一条漆黑的舌头迅速伸出,脑袋再次出现一阵强烈的眩晕感。

        身体一沉,差点丧失了力气,眼角下的进度条再次消耗了整整两层。

        此时按照种婆的估计,沈星应该已经趴下,然后自己同时靠近,击杀对方。

        但哪知沈星只是身体一颤,再次站稳,种婆完全贴近过来,修长尖锐的指甲插向沈星的额头。

        消耗了两个半的进度条,使得沈星的精神没有受困,成功升起了躲避的意识,他快速侧身。

        虽然自己的黑筋保护膜已经增强,但是他仍不放心直接面对种婆,能避则避,在避开的瞬间,种婆那条黑色舌头立刻翻卷而来,显然指甲和舌头的攻击是同时进行的。

        沈星右手五指快速晃动,从兜里掏出的随身带着的平口刀、从他无名指迅速翻到中指和食指之间夹住,掌心用力一顶这把雕刻刀的刀柄,平口刀准确无误的插入卷动而来的黑色舌头中间,洞穿而出。

        沈星当即抓住刀柄,挟带着种婆正在前倾而无法控制的上半身,往小便池内按了下去。

        他没有去在意这个动作是否成功,而是在按下去的同时,快速侧身,左手伸出,一把抓向放在洗手台上的布袋。

        这一次,不能再让种婆iii离开,沈星需要继续强化。

        布袋的袋口此时是半敞开的,从沈星的方向一眼就可以看见属于种婆iii的木雕放在哪一边。

        他准确无误的一把抓住了种婆iii的木雕手臂,往布袋外猛地一扯,哪知里面不知哪个部位卡住了另一个种婆iv的木雕,两个木雕连同布袋被同时扯了过来,差点掉到地上。

        噗的一声,沈星左肩膀一疼,本来已经一击不着、准备退去的种婆iii,在发现自己无法离开后,她只得继续展开攻击,拼尽全力将自己黑色修长的指甲插入沈星已经闭合的肌肉中。

        但种婆这会儿也不好受,五根手指的尖锐指甲,在攻克了沈星的黑筋保护膜后,同时有三个指甲已经断裂,只有拇指和中指指甲攻击成功。

        刚才将种婆的舌头插穿,消耗了沈星的1点模因值,不过他也知道,像这种同种姓的异常,即使在同等级的状态下,肯定也比普通序列异常还要厉害。

        所以再次消耗2点模因值,使得手中的平口刀模因力量再次强化,手臂摆动,将种婆的黑色舌头轻松割裂。

        下一秒,平口刀在他指间绕了一个刀花,锋利的刃口将这女人伸出来的大部分黑色舌头直接割下。

        种婆身体微微一颤,身体快速扭动,似乎察觉到了危险,想要竭力挣脱。

        趁着这个机会,沈星双手腾出来,迅速将那被挂住了部分位置的两个木雕从布袋里分开,一把拽出种婆iii的木雕,猛地按在想要继续对折身体、企图避开的种婆脊背上。

        肉眼可见,这种婆的所有企图失效,身体迅速变小,短短数秒钟时间,被沈星手里的木雕强制吸入了进去,无法再逃脱。

        在用木雕将种婆iii收容的瞬间,整个阴暗、寂静、透出一股莫名压抑的卫生间内,气氛瞬间变得正常。

        “门怎么打不……”

        那被困在隔间内的男子还在敲门叫喊,不过只是这一瞬间,他身前的门被自己敲打的力量猛地敲打开。

        这家伙站在里面,一脸懵逼。

        沈星此时已经褪去了黑筋保护膜,并且快速将地上的布袋捡起来,把手中的木雕塞了进去。

        虽然打开隔间门的那男子看到了沈星的部分动作,但他此刻自己都还是懵逼的,也没有过多的注意和怀疑。

        而沈星通过黑筋保护膜对皮肤和肌肉的保护,使得自己的伤口并没有流血。

        不过种婆的攻击拥有一种特定的毒性,或者说是诅咒之力更为恰当,这伤口处的肌肉微微红肿,且传来疼痛感,且暂时还无法完全愈合。

        沈星伸手有意无意的遮住衣服被种婆的指甲戳破的位置,一手提着布袋走出了卫生间。

        那懵逼男子此刻总算回过神,为刚才的遭遇不觉有些气愤,暗道肯定是哪个淘气的男孩故意在外面抵住门,本来还想问问沈星的,但见对方走得匆忙也没来得及。

        在他走向洗手台去洗手时,另外隔间传来了冲水声,很快另一个男子打开隔间门走出,表现平常,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

        沈星走出卫生间后,把手里的布袋打开看了一眼,眉头微皱。

        他没想到刚才用力过猛,不知是布袋在地面磕碰的原因,还是拽动的原因,那种婆iv木雕的一只手臂竟然断了。

        也幸亏断的是种婆iv木雕,而不是种婆iii,否则刚才根本无法将那女人收容,只得先击退后,下一次才能想办法重新收容。

        不过真有下一次的时候,恐怕有了防备的种婆iii就没有那么好对付了。

        她在察觉自己无法在对抗沈星时,下次还出不出来都不一定,有可能出来的直接就是种婆iv,或者种婆v。

        心里有些惋惜,又有些庆幸,回到放着背包的座椅旁坐下,猫偶此时本来还在静静的感应着什么,等沈星回来后,她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对方身上。

        沈星知道她在看着自己,暂时没有说什么,只是从背包里拿出来一件干净的外套,就在这里脱下那被戳破两个指洞的外套,立刻换上,随即将换下的衣服塞进背包里。

        猫偶此时已经将目光移到那放在脚旁的布袋上,等沈星换好衣服后,她抬头看看沈星,又低头瞧瞧布袋口露出来一截的木雕,面露深思之色。

        好半天后,她突然喃喃自语:“我总结出来一个道理,不要试图惹怒一个会做木雕的男人。”

        话刚落,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