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在线阅读 - 第248章 β-2序列链

第248章 β-2序列链

        猫偶嘴里叼着衣服,自己的装备失而复得,使得她兴奋的开始用四肢行走。

        呜呜呜呜……

        她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声音很小,什么也听不清楚,但思维感应却在沈星的脑袋里炸响,语速极快。

        “原来你的木雕可以收容异常!牛逼啊!把那家伙用木雕弄回去后,我能不能虐它一会儿?”

        “从它进入这个木雕开始,就再也不会出来了。”沈星回答。

        猫偶忽然打了个寒颤:“我就知道你的木雕不对,太像了,和异常一模一样,不简单,很不简单……”

        沈星抿嘴微笑,不再说话,控制着处于黑域中的枯井木雕,快速走出高墙,穿过岗亭跟守在那里的特遣队员打了声招呼,沿着小路离去。

        此时车子还在路边等着,沈星上了车后,立刻吩咐返回特调组大院的住所,没有等谢宗宇到来。

        大约二十分钟后。

        谢宗宇站在高墙外的岗亭内,目光死死的盯着正在回放的监控视频,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重复观看沈星进入高墙后的一幕。

        视频中,就见沈星空着手快速走到枯井旁,掀开透明隔离罩走了进去,站了不到十秒钟,随即转身离去。

        谢宗宇看得很清楚,视频中的沈星就只是站在枯井旁,连手都没碰一下枯井边沿,什么也没做,然后就走了。

        “他说他清除了异常没有?”谢宗宇满脸疑惑的对身边的特遣队员问道。

        那队员点头:“他说已经清除了,我们现在就可以摘下防毒面具,他还让我告诉你一声,他已经回特调组。”

        谢宗宇眼睛瞪得犹如铜铃,片刻后猛地摇了摇头:“不可能,我进去看看。”

        为了保险起见,谢宗宇还是戴上了防毒面具,并叮嘱其他队员暂时不要摘掉,等候自己的命令。

        他带了一支电筒,拿出钥匙一个人走进了高墙,周围的环境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变化,似乎和之前一样。

        快速来到枯井边,谢宗宇站在井口小心往里面望去,陡然一愣。

        立刻打开手电筒,将电筒光顺着洞壁往里面照射,他很快发现这些光线可以毫无阻碍的穿透井里的黑暗,将最里面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之前井中那一直不散的诡异黑暗此刻已无隐踪,在电筒光的照射下,自己的视线竟然很好。

        这枯井并不深,电筒光直接照到了井底,而这井底看上去坑坑洼洼,除了极不平整以外,并没有其他特别之处。

        再看井底的四周内壁,看上去很湿润,布满青苔,一些地方甚至有水珠渗出。

        谢宗宇没有看见任何可以隐藏的地方,井底也没有其他洞穴。

        “就这?”

        他张着嘴,收回目光,凭借现在所看所感,谢宗宇已经可以得出结论,那井底异常的确是不见了,或者已经直接被消除。

        就凭刚才沈星在这里站了十秒不到???

        慢慢地,谢宗宇将头上带着的防毒面具摘下,缓慢的吸了一口气,没有感觉,闻不到任何臭气。

        他哗啦一下扯下了笼罩在井口外的透明隔离罩,转身离去。

        平安市特调组大院,沈星的临时住所内。

        那吸收了枯井异常的木雕,此刻被沈星摆放在木桌上,仔细的检查着。

        在刚才他将木雕拿回房间后,发现该木雕已经开始产生变化,整个变得不像枯井的形状,而是慢慢变得扁平起来,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压缩。

        不仅如此,在他观察这么一会儿,压缩变形还在继续,只是较为缓慢,整个枯井木雕与那γ-6序列板的外形越来越接近。

        沈星扭头看向猫偶,问道:“但凡像这种序列链稳固的异常,都会出现类似这种情况的异状吗?”

        猫偶翻了翻白眼,暗道自己怎么会知道你木雕为什么变这样子,不过仍是回道:“一些异常序列链天生就稳固,你杀了其中一个,可能很快就会有同序列的其他异常来找你麻烦。”

        沈星点头,他知道这就好像种婆这种同种姓异常。

        “而一些异常虽然同在一个序列链中,但实际上联系不是很明显。”猫偶继续道:“现在这个看起来,算是序列链较为稳固的了。”

        “你当初杀那黑衣女人,并夺其衣服时,就没有其他特别的反应和遭遇?”沈星问。

        猫偶摇头:“异常和异常之间的杀戮,很少会这样。高等级异常杀低等级异常,更是不会有其他反应。”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谢宗宇的声音传了进来。

        “沈先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沈星过去打开门,谢宗宇脸色犹有刚才的震撼,站在门外说道:“刚刚我赶到段家老宅后,已经检查了一遍现场,确认那异常的确不在了。”

        沈星点头表示已经知道。

        此时,谢宗宇顿了顿,面露迟疑,试探着问道:“沈先生,我能不能知道那异常是离开那个地方了,还是已经被你抹杀了?”

        “被我杀了。”沈星回答。

        谢宗宇更是面露惊异,他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可我看视频,发现你站在井边并没有动手啊?”

        说这话时,他准备故意表现得急切一些,这样可以在问出不该问的问题后,能够回旋一下。

        “如果你不方便说的话,那就当我没问。”

        沈星点头:“好的。”

        谢忠宇:“……”

        他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好半天才再次说道:“我能知道,那异常长什么样子吗?”

        “它没有外形,可以自由变化。”沈星此时还是松了一些口,否则感觉谢宗宇还会继续再纠结。

        “所以是被你用精神类攻击,或者干扰器之类……”

        “就算是吧。”沈星点头。

        “对了,沈先生,你昨晚不是在制作那枯井木雕吗?完成的怎么样了?”谢宗宇闪烁着眼神,往房间里面探头看了一眼。

        沈星没有遮遮掩掩,让到一边,将身后桌上的枯井木雕显露出来。

        谢宗宇当即看过去,不过很快就皱起了眉头。

        只见眼前的木雕只有四成像枯井的模样,甚至看起来都不像一口井,而是一个空心圆柱体。

        昨晚过来的时候,谢宗宇记得好像看见的木头就是这个样子,当时他并没有注意,哪知过了一晚上,看得出来沈星的木雕作品并没有多大变化,这证明他的雕刻进度其实并不快。

        “刚刚处理完异常,我感觉有些困,可能是因为昨晚睡晚了。”沈星道。

        言下之意,自己准备先睡一会儿。

        谢宗宇点头:“那好吧,沈先生你休息。”

        话落,他仍旧迷惑的转身离去,同时暗自嘀咕,一定要给特调总部写一封建议信,今后所有外聘的人员,不管等级高低,都要将处理异常的过程对特调组正式成员无偿披露。

        不对,也可以有偿披露,但特调组付出的代价不能太大,大到超过该信息本身的价值。

        想是这么想,谢宗宇很快摇头苦笑起来,愿望很美好,但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上面对拥有特殊能力的外聘人员的态度,就像在养着一批随时转正的人员,不可能这么粗暴恶劣。

        并且谢宗宇很清楚,像沈星这么一批外聘人员,其实是为了对抗夜隐组织而埋下的棋,随时可能被赋予重任反制一直在暗地里猖狂活动的夜隐人员。

        说到底,夜隐在想办法买通治安厅特调员和外聘人员,而特殊案件调查组又何尝没有买通他们的人,或者直接让外聘人员当做“双面人”来使用。

        这当中的水很深,谢宗宇也是因为平安市和京州总部相距较近的原因,加上自己在总部有点关系,才得到一些隐秘信息。

        总部对普通外聘人员的态度都是如此,对沈星这种拥有红心证的人员,更是会高度重视,一举一动,几乎都在总部的监控范围内执行。

        谢宗宇心里琢磨着。

        在他走出去一会儿后,身后传来沈星的喊声。

        “谢组长,等一下。”

        谢宗宇以为他良心发现,要对自己披露关于灭杀那井底异常的信息,哪知沈星开口道:“我准备今天晚些时候就离开平安市,返回云谷,提前跟你说一声,我已经订好机票了。”

        “晚饭都不吃了吗?要不我安排一下,为你饯行?”谢宗宇客气的说道。

        “不用了,好意心领。”沈星摇头,“今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说一声,方便的话我还可以过来。”

        谢宗宇连忙道谢,当即去为沈星准备一些礼物,在他离开之前送给他,以表示对沈星的感谢。

        而对沈星干掉枯井异常这个案件,已经直接登记上传入库,上面审核后,会通过系统将本次的酬金转至沈星在系统内登记的银行账户。

        当然特调组的酬金无法和夜隐组织的报酬相比,夜隐是天价,特调组是白菜价,但胜在收入波动不大,且对外聘人员本身也有很大的安全保障,而不是像夜隐那样,只想着催促完成某个根本无法完成、危险程度很高的任务,根本不会管当事人的死活。

        而一些外聘人员如果愿意的话,也早就转入特调组的正式编制,而像沈星这种始终还是少数。

        与谢宗宇说话的这段时间,眼前的枯井木雕再次干瘪下去很多。

        沈星回到屋中又等了一个小时后,原本是一个完整的枯井木雕,快要完全被压缩成与γ-6序列板一样的形态。

        猫偶此时一直在旁边观察,看得出来她很好奇。

        见变化的差不多了,沈星走过去伸手将这第二块序列板拿了起来,见这木板一面光滑,一面呈不规则图案,与γ-6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不规则图案的那一面,那些颗粒状仿佛木疙瘩的纹路,有两颗都已经变成了灰暗色。

        也就是说,这两颗木疙瘩所代表的序列链中的异常,已经被清除。

        沈星仔细寻找了一下,整个木板中也只有四个凸出的木疙瘩,代表了该序列链里总共只有四只异常。

        一只是被猫偶搞定并且抢夺了人家的衣服的女人,另一只应该是被谢宗宇这个特调组杀掉的身材高瘦、同样身穿黑衣的女人。

        而第三只就是枯井异常,该异常形态和前两只不一样,但气味完全相同,甚至还要浓烈很多。

        至于第四只……

        沈星看了看那凸起的木疙瘩,需要根据地图比对上面的纹路才能找到这只异常当前的确切地点。

        相比这种拥有序列链的异常,如果搞定后,吸收的特性效果比其他异常要好很多,还附属了一些特殊的潜技能。

        这是沈星所看重的一点。

        所以第四只异常,他肯定会去收容,只是看选择在哪个时候。

        或许要等回云谷后看看菲菲再说,要不就是休息一阵子再做决定。

        盯着手里的序列板,和上次一样,沈星的意识很快沉入其中。

        眼前出现了相差无几的高山河流,自己仿佛在这一刻变得很渺小,只是在河流和高山上空急速飞掠。

        在此过程中,沈星发现自己的精神抗体在此开始缓慢的增加。

        之前在收获了γ-6序列板后,他的五层精神抗体因为激发了该条序列链,直接提升了一级,获得了六层抗体。

        现在看来,虽然当前这条序列链较弱,但至少提升半个进度条还是没有问题的。

        有了上次的经验,沈星没有去克制意识的快速飞掠,任凭其随着那些纹路起起伏伏,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才重新回归,发现自己只是右手食指在这一刻摸着序列板上的纹路。

        脑海中同时出现了文字提示。

        【已获得一条残缺序列链β-2,序列类型:第二类,破除该序列链将获得一项随机的半成品模因能力。】

        【因本序列板已经自动转变为序列链显示载体,为给宿主以指引,故保存该特性,不供宿主吸收。】

        【是否显示β-2序列链中排名第一序列的异常?】

        阅读完这些文字,沈星有些无语。

        因为通过枯井异常获得了整条序列链,这就导致自己无法吸收枯井的特性,而是开启了该链条的序列面板。

        但该序列链实际上开启的价值并不大,因为目前只剩下β-2链条中的最后一个异常了。

        沈星仔细看了看第一条文字信息,其实考虑过后,自己或许并没有吃亏。

        他还记得那γ-6序列的异常,要全部搞定后,才能获得一项随机的模因能力,但这条序列链只要再搞定一只异常,就可以获得随机模因能力。

        虽然这个模因能力是半成品,这与该序列链的残缺程度有关,但至少也是模因能力啊!

        沈星认为自己并不亏,甚至还可以说是获得了一个快速得到模因能力的捷径。

        想到了这一点,沈星调整好了心态,心中默念:“显示该异常。”